孫越在家看電視,突然他爸爸就說了一句,于是他就去了動物園

德云社的大胖子孫越老師太可愛了 圓嘟嘟的站在那不說話,把肚子抬起來往桌子上這麼一放,一句話沒有,這個包袱百試百靈。

這是姜昆李文華早期演出劇照,姜昆的蘭花指還有點樣 ,李文華先生就是孫越的舅姥爺

孫越加入德云社以后 ,跟岳云鵬搭檔很快火了起來,他倆是岳云鵬搞怪耍賤,孫越靠他的塊頭抖包袱,兩人合作起來非常默契。

大家都知道孫越的師父是石富寬先生 ,他是于謙侯震的親親的師弟。

可是早前他的師父可不是石富寬 ,他是經歷了一段艱難困苦后,才能拜師石富寬先生,才能在師承關系上有了依靠。

這是孫越飼養大象的照片,能看出來,那時候孫越就是個大胖子哈哈!

大家都知道孫越的舅老爺是李文華先生,早期搭檔姜昆表演了很多經典節目 ,但是不得不說一點,孫越或許都沒有見過這位舅姥爺。

還有孫越以前在動物園養大象,這個工作是他自己考上的,也不是姜昆給他介紹的 所以大家這一點上就別冤枉姜昆了。

孫越當時是在家看電視,突然他爸爸就說了一句,著伺候動物肯定比伺候人好伺候。

就因為這麼一句話,孫越參加了當年的動物園飼養員考核,還就得到了這份工作。

當時孫越并不是只養大象,什麼駱駝,長頸鹿只要是食草動物,基本都養過。

可能是因為大象不會跟他溝通吧,總覺得孫越在飼養大象的這段時間,抑郁了。所以這個工作也就沒干多長時間就不干了。

這張照片能看出,孫越是在為自己以后考慮嗎是不是有點抑郁了。

來把照片倒過來看看,哀愁的孫越

話說在大象屁股后面走 不怕大象跟馬一樣踹飛你嗎?

吃香蕉的孫越這是在錄制節目,回想以前養大象時候,現在還是好多了,最起碼不抑郁了。

其實孫越挺帥的吧!五官端正哈哈,就是胖了一點

大象的嘴巴可不大啊!有點像菊花哈哈哈

這是網上找的女版岳云鵬

這是寺廟版的岳云鵬哈哈

我就想知道于謙跟孫越這是聽到什麼了,你看孫越的眼神,還有于謙大吃一驚的表情,墨鏡都掩蓋不住啊!

最后看看孫越拉著小車喂大象的樣子

 

要說孫越能夠進入相聲圈,這還要感謝那個在《相聲有新人》舞臺上對著孟鶴堂周九良說「讓了,讓了,差著輩呢」的張伯鑫了。

當年孫越認識張伯鑫以后,就在張伯鑫的摯友社演出。當時孫越的相聲基礎是跟一位女相聲藝人學的,她就是孫越的開蒙老師馬桂榮。

這位馬桂榮本身是一名業余相聲愛好者,但是她創作出很多相聲作品,就連馬季先生,還有姜昆,都表演過馬桂榮寫過的段子。

當年跟著馬桂榮學習相聲的還有王玥波,應寧等人,他們都是馬桂榮的學生。

相聲界一定要有師承,但是這個馬桂榮自己本身就沒有師承,據說當年她想拜師張文霞女士為師,但是被人家婉拒了。

這位張文霞女士,就是寶字輩相聲藝人田立禾先生的妻子。

為了讓這個孫越等人有個師承,馬桂榮就把這些人掛在自己丈夫趙小林門下,趙小林也是一位著名的相聲創作家,很擅長編寫相聲劇本,自己也說過相聲。

到此孫越總算是有師承關系了,本該松一口氣了,可惜啊!馬桂榮女士跟趙小林先生失婚了。

失婚后 這個「面兒趙」趙小林一氣之下就把孫越還有應寧等人都踢出了師門。

從此孫越就又沒有師承了。不過在2006年,教授孫越相聲的馬桂榮女士有師承了 拜師女相聲藝人回婉華。

這位就是孫越的開蒙老師馬桂榮女士

馬季先生與馬桂榮女士

中間這位就是面兒趙,趙小林

創作中的趙小林,他一生創作出二百多段相聲。

這是應寧跟王玥波

早期孫越在張伯鑫的摯友社演出照

這兩位就是田立禾張文霞夫妻

張文霞也是我國為數不多的女相聲藝人之一

分別是王玥波,應寧,不認識,孫越。

這是趙小林馬桂榮夫婦收徒儀式。

 

沒有師承的孫越,又回到了自己的海青生涯,這段時間也有人建議孫越拜師常寶華先生 如果愿意,他可以牽線吃頓飯,好好談談。

可是常寶華先生那是寶字輩的前輩孫越真有那個心拜師,估計也沒有那個膽啊!這樣是拜師成功了,孫越就是文字輩的了。

所以孫越知道這麼做不合適,就沒有同意這次這次拜師。

后來郭德綱邀請孫越賴德云社發展,孫越心里惦記著自己的老搭檔們,哪知豪爽的郭德綱直接說了一句 我全要了。

加入德云社以后孫越做到了放飛自我 一個好的相聲藝人,終于有一個人適合自己的舞臺,可以盡情發揮,這無疑是孫越求之不得的吧!

孫越參加節目聊起了自己怎麼加入德云社的原委

談到了那時候各大晚會已經不拿相聲當娛樂節目了 所以那時候晚會一般沒有相聲節目演出。

說到這孫越機會快哭了,沒想到這個大胖子還很會煽情啊!聽的我都哭了

談起了當時郭德綱搞得德云聯盟

孫越談起了郭德綱于謙邀請她加入德云社這件事

孫越早就想來了,可是他還有十幾個兄弟,他不能有好事自己開溜啊!

孫越這段話聽的,可難受了,這個大胖子說的我都哭第二次了。

孫越說,我來可以,但是我那幫兄弟呢?

十幾個人呢,也不是三個倆個的

可是郭德綱直接回了一句,全來,我全要。

孫越趕緊回去跟兄弟們商量,最后全部通過,都想去德云社,別說他們了,我都想去哈哈

當孫越說出自己總于有了歸屬感這句話的時候 心里挺不是滋味兒的

你們誰也不能欺負我了,我有靠山了,從這句話就能聽出,以前孫越在相聲圈是多麼的卑微啊!

 

加入德云社以后,孫越開始了和岳云鵬搭檔,這是郭德綱故意安排的,因為接下來就是郭德綱力捧岳云鵬的開始。

捧岳云鵬,無疑也就是在捧孫越。這兩人也算是不負郭德綱的厚望,他們兩人很快行成了自己的演出風格,然后就是開專場,很快就火了起來。

論知名度還有錢啦這些的孫越已經有了 可是心里那點尷尬的師承問題還沒解決。

想一想相聲界這麼多年,哪有女老師把自己掛在丈夫門下做弟子,然后兩人失婚,這個師父又把自己踢出師門,這還不尷尬嗎?

這件事還是要感謝謙大爺,因為他的連線搭橋,讓孫越拜在了自己師父石富寬先生門下。

當然,這個也是掛在人家門下,并沒有什麼擺枝儀式的,但是相聲家譜里石富寬先生門下弟子一欄中可以寫上孫越的名字了,這就成了。

至此孫越的師承關系總算是解決了,但是這種半路掛門的弟子畢竟沒有從小拜師的感覺親熱。

比如于謙經常在跟郭德綱表演時說,自己師父是石富寬先生,可是大家有誰聽孫越這麼說過。

倒不是說說不出口,只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這種掛在人家門下的弟子,家譜有他就可以了,什麼三節兩壽禮儀他做到就行了,沒必要天天拿這件事給自己添光彩。

有一年德云社大慶,在德云社后臺 ,石富寬先生跟常寶華先生坐在一塊聊天,這時候岳云鵬孫越下場來到后臺。

常寶華先生說 以前聽說你要拜我為師的嘛,怎麼后來就聽不到信了!怎麼回事啊?

說到這里,孫越特別尷尬,怎麼解釋啊,人家多大輩分,自己才多大,怎麼敢拜人家為師啊!

還沒等所以回復,旁邊的石富寬先生趕緊說到,是有這麼件事兒,后來被我截胡了。

您想想,他才多大啊!三十歲出頭,難能拜您為師啊,現在是我徒弟。

石富寬先生就這麼簡單的日常聊天,都能抖出一個「截胡」的包袱,逗的現場所有人都樂了。

這是德云社后臺,石富寬先生,常寶華先生在聊天,看到孫越來了。

常寶華先生趕緊拉住孫越的手說,這是個好捧哏的。

然后說,前些年有人拖話說你要拜我為師這事,石富寬先生趕緊拉住,這是我徒弟了已經。

石富寬先生一句截胡逗樂在場所有人。

這兩位這還要爭著搶著要這個徒弟啊,

岳云鵬看著孫越都笑了

結語

孫越總算也是熬出頭了,相比在之前的小園子說相聲,德云社這個平臺當然要比他之前那個強百倍。

如今的孫越不僅說相聲,參加綜藝,拍電影,可以說每天都是應接不暇。而之前那張坐在大象旁邊眼神抑郁的樣子再也看不到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