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郭德綱徒弟,把曹云金和岳云鵬放在一起對比,差距就出來了

2009年,德云社來到河南演出,曹云金在臺上手掐岳云鵬的脖子扭打起來,臺下觀眾笑哈哈,皆以為是設計好的逗樂橋段。

其實,這是真打架、沒劇本。

原來岳云鵬回到家鄉過于興奮,多次用家鄉話和父老鄉親互動,打斷了師兄曹云金說話。

曹云金生氣,逮著機會便來了這麼一出。

于謙看出不對勁,趕緊拉開兩人,把他們轟下臺才了事。

現在誰都知道郭德綱有兩個很出名的徒弟,一個是岳云鵬,一個是曹云金,當然曹云金早已被逐出師門。

但當時曹云金正如日中天,是德云社「一哥」,而岳云鵬連小有名氣都算不上。

一個得志猖狂,一個老實木訥,用郭德綱的話來說,「他們(指曹云金等人)都不拿他(岳云鵬)當人。「

平日里在后臺,岳云鵬禮貌地喊句「師哥,你好」,曹云金都不拿正眼瞧他,正面碰到也把他當空氣,又怎麼能容許他當眾打斷自己說話,這才有了開頭那一幕。

但聰明反被聰明誤,傻人也有傻福。

2010年,曹云金為錢背叛師門,岳云鵬「臨危受命」,從此這兩位師兄弟的命運發生了奇妙的變化。

如今,曹云金被罵逆徒,拋棄妻女,丑聞不斷,岳云鵬紅透半邊天,家庭和順,這一對比可謂風水輪流轉。

岳云鵬:忠

1985年的4月15日,河南濮陽市南樂縣老岳家終于有兒子了!

彼時,在農村沒兒子根本抬不起頭,所以岳云鵬的出生給家里帶來了無盡的喜氣。

都說孩子容易恃寵而驕,但在父母和五個姐姐的寵愛下,岳云鵬卻很老實,還總被同村孩子欺負。

老實到逆來順受,似乎是他生命的底色。

上國中時,因為家里窮的揭不開鍋,沒法拿出68元學費,岳云鵬只能輟學,跟著姐姐去北京打工。

那些年,保安、電焊工、洗碗工、服務員、保潔員等他都做過,受過不少委屈。

有一次,他算錯了6元啤酒錢,被客人罵了很久,他再三道歉、好話說盡,還提出打5折結賬,客人仍不接受。

無奈之下,他只能自討腰包,為客人付了352元才算完。

哪怕過了20多年,岳云鵬回憶起這事都忍不住流淚,他說「我還是恨他,我特別恨他,到現在我也恨他。憑什麼?」

但那時他都忍著委屈,沒和客人起過沖突。

2004年,岳云鵬才終于迎來了命運的轉折點,

那時,他和孔云龍在某飯店做了一年服務員,一個熟客趙鐵群把他們介紹給了郭德綱。

其實,那時岳云鵬都不知道相聲和小品有什麼區別,他資質平庸,學貫口也慢。

郭德綱收徒的標準可是「聰明」,只是他不好意思拂了趙先生的意才收了岳云鵬。

后來,郭德綱還開玩笑地說過,「你說那老先生得多恨我,給我介紹這麼一棒槌!」

雖然岳云鵬下了十分功夫,躺在床上、走在路上都背詞,但一上臺就忘,于是他只能做著打掃衛生、搬桌椅的雜活。

這一做就是三年,一起入門的孔云龍都感嘆:「有時候看他,真的很可憐。」

就這樣,他還被同門擠兌,很多人覺得他「吃啥啥不夠,干啥啥不行」,向郭德綱告狀,想讓他走人。

好在岳云鵬的本分和老實,讓郭德綱于心不忍,「我讓他掃一輩子地,我也不想讓他走。他只有兩個選擇,回家種地和在這兒待著。你們忍心看著這麼一個小孩回家種地嗎?」

岳云鵬這才能安安穩穩的留下。

另一邊,看著師兄弟們都上臺了,岳云鵬心里也很著急,可他不敢鬧情緒。

因為師父說了:「該讓你上的時候自會讓你上,不到你的時候,上去你也受罪。你把這事干砸了,日后你都干不了這行。」

師父怎麼說,他就怎麼聽。

但有時間,他就觀看、揣摩師兄弟的表演,拆解段子和包袱。

2010年,德云社四面楚歌,主力出走,郭德綱找到岳云鵬,「如果你能踏踏實實做人,好好學藝,不犯毛病,我就能讓你紅。」

岳云鵬答應了,郭德綱也實現了自己的諾言,他把岳云鵬捧紅了。

成名之后,岳云鵬坦言,「我能走到現在,都是我師父幫我鋪的路。」

名利雙收后,他還說過:郭德綱不是我的師傅,而是再生父母。

其實,岳云鵬也一度膨脹過。

畢竟他的相聲表演,場場爆滿;無數影視劇找他,不乏大制作;所有目光聚焦在他身上……他覺得自己走道的姿勢都不對了。

有一次他得意的和媳婦說,「你看我這現場火爆的程度,比高老師(德云社總教習)都還要火……」

他媳婦當即就抽了他一巴掌:「你要瘋?」

那一夜岳云鵬輾轉反側,后來他找郭德綱談心。

郭德綱一針見血地說道:人家找你演戲并不是因為你演得有多好,而是因為你是德云社說相聲的……電影學院那些多科班出身的演員都沒有片約,你要想明白,人家憑什麼找你?

一語驚醒夢中人,岳云鵬收起了輕狂,「在名與利的旋渦里,我時刻都在努力調整自己,要不然就真瘋了。」

對此,郭德綱很滿意:岳云鵬這點很好,我說的話他聽進去了,如果那會兒撒出去之后,就全完了。

曹云金:狂

郭德綱這麼說,就是有曹云金的「前車之鑒」。

曹云金比岳云鵬大一歲,父親早逝,母親沒太多時間管教他,于是他自小學習不好,還調皮搗蛋,不得老師喜歡。

他出生、成長在天津,耳濡目染之下,對相聲很感興趣。

有一次學校文藝匯演,他想表演相聲,老師不同意,「只有學習成績好的才能表演」。

曹云金可不怕老師,直接頂嘴,說話也沖,氣得老師直讓他滾出教室。

2002年,16歲的曹云金無心學習,一門心思想學相聲,全家人想辦法,將他送到了郭德綱處。

彼時郭德綱才27歲,也還沒混出什麼名堂,曹云金不服,「這人這麼年輕,能當我的師父嗎?」

郭德綱看出他的顧慮,立馬表演了個傳統相聲《賣布頭》,「包袱抖得巧妙有勁兒,唱段唱得響亮地道」,曹云金服了。

此后,曹云金跟著郭德綱,吃住都在一起,形同父子。

當然,郭德綱也不止一個徒弟,每個徒弟性情不同,教育方式也不一樣,沒想到卻讓曹云金有了心結。

曹云金聰明,但跳脫,很狂,郭德綱對他很嚴厲,幾乎從未當面夸獎過他。

對何云偉,郭德綱則溫和了許多,從沒說過重話,還是在房間里單獨教授。

「他和何云偉說話,別人都不能進門聽。」曹云金很是受傷,他認為師父這是防著自己,這事他一直記著。

只是曹云金不知道,郭德綱其實非常喜歡他,對外總夸他,「金子是我的相聲小王子。」

隨著德云社越辦越好,郭德綱在眾多弟子中一手提拔了曹云金。

曹云金也是有真本事,很快就有了大量粉絲,開專場,捧場的粉絲極多,周圍師兄弟也捧著他。

慢慢地,曹云金狂了起來,「我就是好,這不用謙虛。」

2006年,德云社搶占了幾乎所有相聲市場,引起同行不滿,雙方鬧出一番風波。

恰好曹云金在參加某比賽,馬上就決賽了,郭德綱出于種種考慮,要求曹云金退賽。

但曹云金不理解,他覺得自己冠軍在望,此時讓他退賽,分明是在打壓他。

曹云金最終是退了賽,可心有不甘,綜合此前的種種,他對郭德綱有了怨言。

此后幾年,曹云金在德云社越混越好,顯然是「德云一哥」,他越發狂得沒邊了,逮誰罵誰,逮誰打誰。

和于謙吃飯時,他甚至喊出,「我養活了半個德云社。」

鶴字科招生,曹云金和老前輩謝天順起了沖突,他一怒之下竟然動起手來,相聲界對輩分可是很看重的。

郭德綱原本只是失望,但2010年德云社最困難時,曹云金選擇叛離師門,才是真正讓他傷了心。

那天眾人在給郭德綱過生日,曹云金姍姍來遲,挨個敬酒,下定決定要走,「我不夠吃,我吃不飽!」還發誓,再也不回德云社。

眾人皆震驚,而當晚郭德綱還要上臺唱《未央宮》,這是早早安排的,那天他氣得在臺上忍不住顫抖,都走調了。

郭德綱是真心傷,「這麼多年來沒有受到這麼大的打擊,我想不到最后真正傷了我的是親人,中國相聲界無數相聲大師聯合其他人,十余年來對我的攻擊不如這徒弟退出的萬分之一。」

離開德云社的曹云金,借著這番輿論風波,一度扶搖直上。

他錄節目、上春晚、拍戲、開公司,還建立了自己的相聲團隊「聽云軒」,和德云社打擂臺。

但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隨著抄段子、耍大牌等風波四起,曹云金發展越來越不行了。

回看德云社,度過危機后扶搖直上,還培養出岳云鵬這個一線大咖。

或許是想蹭熱度,在郭德綱將其從家譜除名時,他跳出來怒斥德云社打壓自己,要將自己逼入死路,還爆出郭德綱的丑聞。

那一場精彩的師徒反目大戰,大家應該都知道吧。

結果自然是郭德綱棋高一著,曹云金將自己本就不剩多少的口碑作沒了,事業越發不濟。

曹云金這個聰明人,到頭來輸慘了。

結語

對比岳云鵬和曹云金,一個忠厚老實、一個聰明情況,不同的性格造就了不同的選擇,又決定了他們截然不同的人生。

如今岳云鵬邀約不斷,上的都是大熱綜藝,如《王牌》、《新游記》等。

忙到沒時間參加德云社的大封箱演出。

和師父師娘關系親近,

和老婆幸福美滿。

可謂人生贏家!

曹云金雖然不缺錢,但資源降級,影視劇成了客串。

好不容易參加個綜藝,還是春季祛濕這種。

和唐菀失婚后,他常常傳出醉酒、路邊打架的丑聞,以及各種緋聞。

曾經他看不起的岳云鵬,如今早已讓他高攀不起。

所以,做人一定要不忘本,處世一定要不負恩,尤其不要「狂」!

[碰拳]本文為Z姐獨家原創內容,謝絕轉載,抄襲必究!

往期精選

1999年,劉威愛上19歲楊若兮,同居7年后,為何突然狠心拋棄她?

劉曉慶的「王熙鳳」怎麼會輸給鄧婕?深度解析那些不為人知的幕后

吳敏霞剛生二胎,又喊老公生三胎,是28天不重樣月子餐給的勇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