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震帶老郭去買古董,一番討價還價攤主不干,但聽老郭給他算完賬,氣得沒有話說

郭德綱,上當了。自從認識馬未都先生后,老郭愛上了收藏。一日,德云社后臺,侯震神秘兮兮地說:「某工地刨出了一個清代廚房遺址,滿眼皆是青花精品,千載難逢的機會,馬先生正往那兒趕呢…」

他勸老郭,無論如何也得拔得頭籌,不然好東西就落不著了。

老郭:「還等什麼,開車出發吧。」

侯震:「買古董,切忌露富。開好車去,本來一萬能賣的東西,非要你十萬不可!低調才是王道…」

于是換車。為了掩人耳目,老郭還戴了副特大的墨鏡。車上,老郭問,工地刨出來的東西,是不是屬于國家,不能私自買賣?

侯震:「買古董,切忌問出處。出來流通的古董不是墓里挖出來的,就是宮里偷出來的,再不就是富貴人家當出去的。總之貨賣識貨人,好東西能傳下去就好…」

老郭:「能不能刷卡?」

侯震:「買古董,切忌刷卡。從來都是當場交錢拿貨,沒聽說買明器用POS機的,上面正愁沒證據抓盜墓賊呢…」

老郭:「我沒現金啊。」

侯震:「我帶了三千。別著急,真要見到好東西,大不了把汽車賣了套現,這車怎麼也得值個萬八千的吧?」

老郭豁然開朗,稱贊侯爺聰明。

這時,汽車七拐八拐,進了一個鎮子,已經午夜時分,燈火通明。賣古董的攤位也有十幾家。

下了車,侯震告誡老郭要少問多看,別讓人看出自己是棒槌來。

一路看下來,青花瓷器大的小的,高的矮的倒是不少,沒有一件能打動老郭的心。

侯震詢問:「到底哪里看不上眼?」

老郭:「顏色太暗,圖案也很模糊!」

侯震:「看東西時,最好把墨鏡摘下來…」

老郭:「…」

走到街角,老郭被一個攤上的三件套青花碗吸引住了:「這一套要多少錢?」

攤主:「水盆是康熙的,碗是乾隆的,茶盞是咸豐的。少于三萬,不賣…」

老郭:「我不打包買,康熙水盆和乾隆碗要多少錢?」

攤主想了想,報出了兩萬四。

老郭:「把零頭抹了,便宜四千?」

攤主看看天都快亮了:「就再優惠你四千,這兩件東西歸你了。」

老郭大喜,一把抓起咸豐茶盞,讓侯震拿兩千塊錢給攤主。

攤主不干,但聽老郭給他算完賬,氣得沒有話說。三件東西三萬,既然康熙水盆和乾隆碗要價兩萬四,那咸豐茶盞也就是六千,再減去四千,正好兩千。這買賣公平合理。

回到車上,老郭興高采烈,突然問:「為什麼這小街走了三遍,沒見到馬未都先生?」

侯震:「馬先生正在道邊吃烤串呢。」

老郭一看,確實有一個姓馬的人坐在那里。是作家馬伯庸在體驗生活,為新作《烤串十二時辰》積累素材呢。

回到德云社,老郭疑惑:「這茶盞是不是有問題啊?瞧瞧這落款,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

侯震:「要不去問問馬未都先生?」

老郭:「還問啥啊,北京奧運會紀念品!咱們被耍了…」

侯震:「像話嗎像話嗎?吃一塹,長一智吧。兩千塊錢記得還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