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吐心聲,談德雲社八件事,有辛酸有真誠也有無奈

lvdonghua 2021/10/29 檢舉 我要評論
 
 

郭德綱又接受採訪了,面對中新經緯的記者他談了德雲社很多事,總結起來至少有八個方面的問題。

有意思的是,外界對郭德綱的採訪內容多數隻關注了一件事和一句話。

一件事是,德雲社不打算上市。

一句話是,我對錢不感興趣。

實際上,郭德綱這次採訪吐露了很多心聲,有些是明面兒上的,有些是需要讀者去品的,本文就來品一品郭德綱這八件事中的小細節。

一、商業成功背後有辛酸對于德雲社的商業成功,郭德綱認為這也是「不得不如此」,因為他從16歲時就想進入體制內說相聲,沒有得償所願才被迫搞商業化相聲。

事實上,郭德綱確實曾經嘗試進入三個曲藝團卻失敗,一個是16歲時想進天津曲藝團,另一個是同一時期的全總文工團。

但郭德綱也有兩次進入體制內說相聲的機會,是他自己放棄了,一次是在天津紅橋文化館,如果他老老實實不在「杵」上出問題那他就留在那兒了,以後沒准還能接楊志剛的班當館長。

二、我對錢不感興趣

郭德綱談到自己對德雲社這兩年損失多少錢沒有概念,他沒算過,也沒問過,原因是他對錢不感興趣。疫情總會過去,一切都會好的。

這就是外界熱議的話題「郭德綱對錢不感興趣」,這話得用動態觀點看,說郭德綱從來都對錢不感興趣,那自然是不客觀的,不感興趣的話不就留在紅橋文化館了嘛。

三、德雲社不上市

這個話題裡郭德綱說了三小點,他不想上市,管理層不考慮上市,徒弟們和他都沒有公司股份。

筆者認為,郭德綱說的是真心話,很真誠,以他現階段的狀態,實在是沒有心思鼓搗上市,也沒那個必要,因為德雲社算是一家輕資產公司,行業性質決定了不需要找別人賒帳,別人(觀眾)更不可能找德雲社賒帳,現金流肯定非常充裕。

但是,這是郭德綱現階段的想法,不代表將來不會變,而且就算他不變,也不代表其他人不會變想法,畢竟上文說了,德雲社說起來算是一家優質的公司,粉絲數量大現金流也大,一旦被資本看中,也不是沒有上市的可能。

四、德雲社人手不夠

郭德綱談到,全國每一個大城市都找過德雲社,邀請他們去開分社,但德雲社人手不夠,有些雲字科和鶴字科的徒弟觀眾還沒見過沒上臺呢,盲目擴張沒有意義。

第一,老郭也不算吹牛。在全國各大城市都推文旅項目的時候,德雲社必定是香餑餑。不過,「每一個大城市」當然是誇張說法,這是相聲演員的職業病。

第二,老郭很真誠,德雲社別看徒弟很多,說相聲的人也很多,但實打實講還是缺人手,一方面缺能鎮得住場的明星,另一方面更缺有優秀作品的藝人,郭德綱是幹這個出身,那些個徒弟有幾斤幾兩他比外界清楚,他這話沒藏著掖著,已經很真誠了。

說到底,德雲社什麼時候能脫開郭德綱了,什麼時候才叫不缺人了。

五、再次確認流量才是王道郭德綱換了一種說法再次確認德雲社的指導思想「流量是王道」。

實事求是講,如果德雲社還是十幾年前的德雲社,那不炒流量也沒問題。但是,德雲社已經成為一個很龐大的民營商業相聲團體,不炒流量真就活不下去,因為大環境放在這裡呢,沒有流量沒有關注度確實做不起一家娛樂公司。

但是,我們也得看到,在一些流量明星都開始往高質量作品發展的趨勢下,純炒流量已經不太好使了,高質量的作品正逐漸成為流量的源泉,炒熱搜、炒話題將慢慢成為過去式,這也是擺在德雲社面前的一個重大課題。

值得注意的是,郭德綱在這裡提到了一句「八十年代相聲大師們也在體育館演出,底下幾千人一起叫好不也挺好嗎?」

六、力挺秦霄賢和秦霄賢模式郭德綱認為德雲社力捧秦霄賢沒問題,這也是跟侯寶林先生和相聲常家學習,因為他們也曾涉足話劇和電影。

老郭的這個說法有些偷換概念了,因為秦霄賢模式和侯寶林先生以及常家還不一樣。

侯寶林先生和常家那是人家已經在相聲行業取得了莫大榮譽和成就之後才開始涉足其他領域。

七、直播招生不是傳播曲藝郭德綱認為,德雲社龍字科直播招生就是利用了網路的便利,但還談不上對曲藝的傳播作用。

這一點郭德綱明顯比他的一些粉絲清醒,不會動不動把「傳播曲藝」「弘揚傳統」掛在嘴邊上,也不會再說給誰誰看墳這樣的豪言壯語,這是老郭的人間清醒,對德雲社來說是幸事。

八、沒考慮德雲社接班人郭德綱說他沒想過將來讓誰接班,不論是郭麒麟還是郭汾陽都沒考慮過,他們倆以後愛幹什麼就幹什麼去。

看來採訪到最後,郭德綱又有些不真誠了。德雲社好歹是一家比較大的娛樂企業,如果郭麒麟和郭汾陽都還未成年,郭德綱說沒考慮過接班人那還有可信度。

可是郭麒麟都多大了,放在任何企業,兒子都這麼大的情況下肯定都要考慮是否接班的問題,這涉及到郭麒麟的職業方向和定位。

綜上,對于中新經緯這次專訪,郭德綱的表現比以前要成熟許多,有些話撈幹地說,有些話說一半,有些話收著說,越來越像企業家。

郭德綱這個歲數,不論是經商還是做藝都是黃金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