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面待不下去,還回來」~曹雲金以為郭德綱這話是對他說的,其實是對劉雲天說的

2010年,曹雲金離開德雲社時,同時也忽悠搭檔劉雲天一起離開,郭德綱很不舍,挽留劉雲天說:「孩子,只要你留下,薪資給你翻倍,岳雲鵬和郭麒麟隨便你挑,不行我親自給你捧。」

曹雲金要走就讓他走,劉雲天得留下。郭德綱當著大家的面表態。師娘王惠拉著劉雲天親昵地說,「只要你留下,以後分雙份錢。」

話說盡了,劉雲天還是選擇曹雲金。郭德綱也沒啥說的了。他擺擺手,說,「走吧,走吧……」

曹雲金和劉雲天一起給師傅師娘跪下,磕了幾個響頭,算是拜別。之後這對搭檔便起身,揚長而去。

身後傳來老郭不舍地聲音,「在外面待不下去,還回來。」曹雲金以為這話是對他說的,其實老郭是對劉雲天說的。

2010年,德雲社的日子不好過,臺柱子曹雲金背叛師門,離開德雲社,還發文痛斥郭德綱。

曹雲金字裡行間暗指郭德綱摳門,壓榨徒弟。此文一出,郭德綱當即回應,收回曹雲金的「雲」字,以後師徒緣分已盡。

自己離開就算了,曹雲金還攛掇搭檔劉雲天跟著他離開。他說,「你跟著老郭有什麼前途?他那麼摳門,掙十塊錢恨不得自己全拿了,一分錢也不給我們。」

「你跟著我,保管吃香的喝辣的。」

為什麼是劉雲天不是別人的?首先,劉雲天是曹雲金的搭檔,要是他不走,這搭子就得拆了,對曹雲金有影響。

再者,多一個徒弟走了,對郭德綱越不利。簡而言之,曹雲金就是想拉個墊背的。劉雲天是個老實人,擱不住幾句好話,曹雲金給了塊糖就跟著走了。

他們拍拍腦袋離開,最痛苦的是郭德綱。老郭當初對他們多好,曹雲金就不說了,哪怕劉雲天背叛師門,老郭也沒把他的「雲」字收回來。

當時劉雲天剛到德雲社,先是被安排到門口賣票,後來郭德綱發現他有說相聲的天賦,便把他收入門下。

為了這事,郭德綱還惹怒了劉雲天的師傅孟凡貴,孟凡貴罵郭德綱,居然讓別人的徒弟給他賺錢。

當時劉雲天左右為難,郭德綱想了個主意,他說,「咱們相聲行裡的規矩,不能跳門,但是我收你做西河門大鼓的徒弟,這樣你就能留在德雲社說相聲了。」

劉雲天是個好苗子,加上他曾經師從孟凡貴,底子打得好,再加上郭德綱的調教,很快出師。

郭德綱看重他,讓他給自己的得意門生曹雲金捧哏,這對黃金搭檔很快得到了觀眾的認可。

隨著合作的深入,劉雲天和曹雲金走得越來越近,可是誰也沒想到,事情居然發展到那樣的地步。

曹雲金和劉雲天等人相繼離開,德雲社一時陷入低谷。好在老郭這人看得開,他作為一個草根,一路摸爬滾打直到今天,早就煉就了銅牆鐵壁般的內心。

曹雲金走了,沒關係,那我就再捧出一個比他更厲害的人。老郭說到做到,德雲社如今人才輩出,相聲更是得到年輕觀眾的喜愛。

咱們看看現在的德雲社,孟鶴堂,張鶴倫、岳雲鵬、張九齡、燒餅,哪一個不是紅得發紫。可是昔日蹦躂得厲害的曹雲金完全銷聲匿跡了。

曹雲金自顧不暇,哪裡顧得上搭檔劉雲天呢?不知道午夜夢回的時候,劉雲天是否後悔當初的選擇。

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藥,既然做出決定,就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值得欣慰的是,郭德綱已經完全走出來當年的陰影,如今德雲社在相聲界的影響無人能及,老郭功不可沒。

如今,功成名就的郭德綱把這些年的是是非非,都寫進了《過得剛好》這本書,書中還有他從藝30多年的心路歷程以及對人生、相聲藝術、生活的感悟和思考。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風雨踏歌行。江湖子弟,拿得起來放得下 放不下,也得放。活一百歲的沒幾個人,開心笑,不開心待會兒再笑。

高高興興比什麼都強,跟誰較勁都是跟自己較勁。一輩子,忍一忍也就過去了。就是憑藉著這樣的智慧,郭德綱才能走出陰霾,迎來陽光。

聽郭德綱講段子,聽不懂是相聲,聽懂了是人生。

段子之中,都是辛酸;金句妙語,字字血淚,聽郭德綱的相聲,品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觀榮辱紛爭、死走逃亡,自濁自清自安然。

《過得剛好》諧音就是「郭德綱好」!名如其音,音同其意,再次展示郭氏幽默詼諧、富帶畫面感語言風格!嬉笑怒駡皆成文章,喜怒哀樂皆為兒戲!

有人說,這是一本罵人的書,老郭的文筆很犀利,文字中透著郭德綱的嫉惡如仇和江湖氣概。忠貞、孝順、仁義、天地之主、親人、師長,都屬于「江湖」,但這種江湖氣概卻在郭德綱身上得到了充分體現。

他堅持不懈,勇于擔當,更是一種精神境界,感動了無數人,他的江湖氣概和他對江湖氣概的看法,也帶給我很多新的思考。

在郭德綱的人生哲學中,處處透露:既要有菩薩心腸,也要有獅子般的力量。讀懂了郭德綱的《過得剛好》,讀懂了人生,給自己和他人一盞心燈!

喜歡聽相聲的,喜歡老郭的,在艱難中不知如何是好的你,找不到生活樂趣的你,不妨看看這本《過得剛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