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熬過窮和苦,28歲才嫁給郭德綱,沒她,德雲社走不到今天

德雲社,能走到今天。

郭德綱和於謙是那個造爐的人,但添火加薪的人是王慧,她是,郭德綱的老婆。

德雲社的99%的控股人。

當年,德雲社許多的弟子都被刷下去了,是他們口中的這個師娘親自把她們撿了回來。

嶽雲鵬,那會水準低,要被除名,是王惠流著淚說,就是掃地也要留下嶽雲鵬一輩子。

後來又遇上岳雲鵬母親病重,醫生說要去北京做搭橋手術,要12萬,沒辦法,嶽雲鵬只有給師傅和師娘打電話求助。

王惠和郭德綱說:孩子沒事,錢我幫你出,醫生我幫你找,你直接帶著母親來北京。

張鶴倫,三次沒考上德雲社,是王惠看著這個孩子,覺得心誠,就把人直接給留下來了。

曹金大鬧郭德綱生日宴會,是王慧說,你們就是跪下磕頭好聚好散,也不能這樣欺負老郭。2005年,張雲雷倒倉。他不顧表姐和姐夫的勸阻,偷偷離開郭德綱,從北京回到了天津。

王惠跟郭德綱給急壞了,生怕這孩子被人給拐走了,滿世界的找他,可是就是找不著。

沒人知道,那些年張雲雷去哪裡了,也是後來根據張雲雷自己的講述和朋友的轉述才知道。

張雲雷回到天津後,做過撞球廳服務員,收銀員,後來還去地產公司上過班,去地產公司做過賣樓的銷售,一干就是六年。

離開德雲社的6年,張雲雷,漂泊無定,直到2011年,是王惠聽到了風聲,托人在溜冰場找到了張雲雷,找人看著他。

王惠立馬就從香港飛回北京。拽著小辮子,把他給帶回德雲社,這才有了後來的「二爺」。

在德雲社,郭德綱就像個唱黑臉的老師傅,只負責臺上的專業,經常把徒弟弄得崩潰弄哭。

王慧唱紅臉,從老到下,德雲社上下幾百人,王惠都去細心照顧,把徒弟們視為己出。

如果沒有王惠,按郭德綱那臭脾氣,德雲社的徒弟們,起碼得走掉一半。

用郭德綱的話說:反正這些年來我得承認,要是沒有她,確實德雲社,到不了今天這狀態。

得妻如此,夫複何求。

01:相遇

王惠出生于商人之家,家裡富足,從來就不用為雞毛蒜皮的柴米油鹽算計。

在逐夢的路上,家人也是要什麼給什麼。

13歲,她拜師于京韻大鼓名家為師,

14歲,她就在天津開了專場。

王惠紅的時候,郭德綱還是個失意的毛頭小子。但,命運註定讓他們相遇。

1997年,郭德綱在保定走穴演出的時候認識了王惠。王惠跟他同台演出,郭德綱心動了。

他不敢上前搭話。幾年前,郭德綱辭去了在天津紅橋文化館的工作,拿著存款去了北京。

郭德綱在北京包了個小劇場,取名北京相聲大會,但小劇場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火。零稀的觀眾,賺的錢還不夠付租金。

背負著養家糊口的重擔,日子卻始終捉襟見肘。

1996年,原配胡中惠看不到希望,心灰意冷,跟他離婚,轉頭去了日本,留下孩子郭麒零。

1997年,郭德綱,貧苦潦倒,又拖著一個孩子,他自卑,又怎敢上去結交王惠。

兩個人,總有一個人要向前走一步,王惠主動上前打招呼,打破了僵局,這才有了開始。

演出結束後,郭德綱和王惠就像是相見恨晚,兩人從白天聊到了深夜,臨走前,郭德綱幫提著王慧的行李箱,送她上了車。

兩人留下聯繫方式,有演出的時候就一起去,漸漸兩人就熟絡了起來,成為了彼此的知己。

日久生情,郭德綱愛上了王惠,可是他不敢表白,他自卑,覺得自己配不上王惠。

有天,郭德綱剛忙完演出,從劇場回到家中,電話響起,他拿起電話,那頭是王惠的聲音。

王慧在鄭州演出,生病了,倒不是什麼很大的病,就是有些累,打電話跟郭德綱聊聊天。

郭德綱衝動的就像個年輕的孩子:「你等我,我就來。」說罷,郭德綱掛下電話,奔去機場。

他見到了王惠。王慧見到眼前的郭德綱,第一次覺得,他有些傻,有些憨,有些可愛。

那天開始,兩人的關係有了微妙的變化。可郭德綱在逃避,他想起了以前在北京的時候。

他曾三進北京,急功近利,要當大腕兒,想一場掙好多錢,發財。後來後,現實敲醒了他。

數載浮游客燕京,遙望桑梓衣未榮。

苦海難尋慈悲岸,窮穴埋沒大英雄。

03:相戀

郭德綱不敢表白,跟以前一樣,一切順其自然地對王惠好,他不敢提進一步發展的想法。

有好幾次,郭德綱去天津看王惠,連鞋子都換過,一雙皮鞋早就破破爛爛,但他在王惠面前從來沒有抱怨,也沒一句牢騷。

郭德綱總是堅持說:相聲會好的。

兩人的關係轉折說在2002年。那年,王惠姐收到邀請,到臺灣演出,快到北京機場的時候。

郭德綱給她電話,讓她到了機場等下,等下就到。王惠辦完登機牌,就在大廳等著郭德綱。

見到郭德綱的時候,郭德綱從包裡取出了幾塊巧克力,說了句:「你待在路上吃吧。」

跑了這麼遠,就是為了給幾塊巧克力,王慧內心有些酸,巧克力不值錢,可心是沉甸甸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