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的「家長制」,保得住德云社名聲嗎?

德云社又上熱搜了,這次不是封箱票難搶,而是攤上事了。

相聲演員陳霄華,被曝擅闖女子臥室,疑似[猥.褻]未遂。目前已被朝陽公安分局依法刑拘。

就在2年前,2020年跨年相聲專場,陳霄華和其余5名霄字輩,正式拜郭德綱為師。

德云社連夜清理門戶,火速辭退陳霄華,取消了他的相聲演出。

一封聲明劃不清界限,撕不掉「德云社弟子」的標簽。

事實上,陳霄華不是第一個翻車的德云社藝人。出軌、家暴、睡粉……德云社黑歷史,就是一部「渣男」集合史。

網友怒其不爭,嘲諷德云社越來越缺「德」,該改名「云社」。

連官媒下場直指德云社,「該好好自我檢視了」。

明明是相聲演員,為什麼翻車的頻率比明星還高?

德云女孩捧起的「亞洲第一天團」

小園子已經困不住那幫說相聲的了。

和大家想得不同,德云社相聲演員,不光穿著大褂上台演出。

他們被稱為「亞洲第一天團」,每天有1300萬粉絲,在抖音上在線催更。

男團背后的是神秘組織,是德云女孩。

德云女孩有多能打?

張云雷全國巡演時,場館內數千觀眾揮舞熒光棒跟唱,場面如同歌星開演唱會。

一入德云深似海,光喜歡不行,還舍得花錢。

德云社的演出門票,幾乎場場秒沒,搶票戰況堪比春運火車票。

德云女孩的狂熱不可低估。剛到德云社,張云雷有時候一張票都賣不出去。爆火后,他的首支單曲《毓貞》,22天粉絲集資60萬應援,上線一分鐘后,銷量突破百萬。

論送禮物,德云女孩從不認輸。

送岳云鵬新華字典,送肚兜給秦霄賢,送張鶴倫活蝦,因為郭德綱一段相聲,給謙大爺送丁字褲。

飯圈文化出現,衍生出一批飯圈德云女孩。

她們為愛豆的事業操碎了心。比如秦霄賢孫九香拆對兒,本是正常的人事調動,結果粉絲「意難平」,直接吵上熱搜。

綜藝節目中,有誰敢說德云社演員不好,德云女孩下場開懟,用實力證明什麼叫不好惹。

德云女孩的大量涌入,讓德云男團在相聲屆C位出道,資源拿到手軟。

少班主郭麒麟因上了15檔綜藝,以一己之力養活整個德云社。

何炅笑稱,開工錄了三檔節目,哪都有他。

上了綜藝還不算,他在影視界也是一路開掛。

郭麒麟憑借《贅婿》攬下70余個微博熱搜,拿到了澳門國際電視節的最佳男主角。

網紅藝術家秦霄賢,拜師時間最短但抖音人氣最高。

在《樂隊的夏天》上,秦霄賢和大波浪樂隊一起玩搖滾,唱至盡興處直接扔下話筒,從舞台上縱身躍入人海。

據不完全統計,2021年德云社成員參與的電影、電視劇、綜藝不下20部,不少現象級節目明星都搶著上。

德云社為什麼能讓德云女孩上癮?

是因為相聲藝術嗎?要知道德云社早年的相聲賣力多了,但賣不動票。

郭德綱曾說,如今的相聲跟創作關系不大,它賣的是個人魅力。

其實,德云社女孩更關注演員本身,而非相聲作品。

開拍偶像劇!相聲社竟是大型MCN機構

26年來,德云社從一個相聲社團,活成了明星作坊。

按排輩來說,「云鶴九霄」已經扛起了德云社的大旗。

有機構估值德云社能達到20個億,不輸一家上市公司。

在岳云鵬走紅時,郭德綱說過「讓誰紅都是有計劃的」。

德云社在養成系「偶像」,爆火速度為什麼會越來越快?

1、貼標簽、造梗、立人設。

凡是德云社叫得上名的演員,其人物特色基本上能用一句話概括。

相聲界有四大風格:帥怪賣壞。

德云社人設立得恰到好處,討巧又有辨識度。比如岳云鵬的賤萌、張鶴倫的痞氣、欒云平的穩重,于謙永恒三大愛好:抽煙、喝酒和燙頭。

秦霄賢是個顏值擔當富二代,他身高一米八,每次上台都要調整話筒,稍不留神,話筒就會磕到下巴。這個小失誤被網友剪成小視訊,反而落了個傻子和白月光的人設。

人設要立住還要通過相聲作品或綜藝節目鞏固。

秦霄賢雖說是「傻樂」人設,但在節目中,還時不時秀一把智商。

短視訊更是流量放大器,秦霄賢不到1年就趕超了同門師兄十年。

2、借力造勢,走流量路

一直以來,郭德綱很懂得造勢。

2010年,德云社打人事件和退社風波后,停社整頓一個月,郭德綱以自己的名字造了個綱絲節。

10多年間,綱絲節門票有30萬人開搶,黃牛最高炒到28800元。

這兩年,德云社越來越在乎流量,不僅孵化了團綜,還拍起了偶像劇。

德云社吸金主要來源是大型商演和小劇場,從2010年開始,郭德綱試圖進入電影行業,相繼主演了好幾部電影,都撲街了。

現在,德云社把流量那一套玩得很明白。

郭德綱拉來了導演嚴敏,制作了相聲界《極限挑戰》。《德云斗笑社》設置了很多游戲環節,選出「德云新一哥」。

德云女孩不是來聽相聲德,更多是來看顏值。郭德綱讓新晉頂流秦霄賢成為常駐嘉賓,節目中鏡頭之多,遠遠超過了云鶴兩輩的師兄們。

在偶像劇《德云瓦舍》中,郭德綱欽點秦霄賢為男主,還請來女團成員趙小棠、模特張昊玥等流量明星助陣。

郭德綱放出狠話,德云社將要拍三部300集起步的情景喜劇。

從德云天團的爆紅熱度來看,德云社更像是中國明星經紀公司。

十個藝人九個塌,誰害了德云社?

從爆火到塌房,只有一線之隔。

張九南被前妻控訴出軌、家暴20余次;王九龍在明明已有對象的情況下,欺騙粉絲說是單身。

除了私生活,連立身之本的相聲表演,也快守不住了。

張云雷塌房是因為調侃地震、慰安婦等嚴肅話題,把女性前輩老藝術家編進低俗段子。

各大官媒下場批評:砸掛應有底線,通俗不是低俗。

名利洶涌而至,有些相聲演員迷失了自我。

在#德云社辭退陳霄華#迅速登上熱搜后,陳霄華過往的直播錄屏也流傳開來。

和社內爆火的其他人比,陳霄華不算出名,眼看著身邊的人紅了,陳霄華開始躁動不安。

在直播中,他直言不諱地透露,自己「想上熱搜、想有熱度」,甚至不惜踩著同社其他人上位。

不少人認為,陳霄華是成年人,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該拿德云社和郭德綱說事。

實際上,德云社成為失德藝人重災區,根源是傳統的「家長制」管理模式。

明星有經紀人幫助打理業務,甚至有經紀人對明星有100%的掌控權。這對明星來說,本身就是一種約束力。

在吳亦凡事件中,因為媽媽當經紀人,團隊管理松散且縱容,這種家長制,導致吳亦凡巨嬰思維,把自己作進監獄。

相較于明星藝人,相聲界極其看重師承和江湖關系,不是單純得經紀公司和藝人的關系。

即便改制,德云社輩分等級仍然嚴格。在《德云斗笑社》的游戲環節,面對郭德綱和于謙時,演員們不會像極限男人幫那樣「豁出去」,而是小心翼翼,這是骨子里的尊師重道。

岳云鵬、張云雷等人,不止一次公開表白自己的師傅。郭德綱稱呼他們為愛徒、兒徒。

除此之外,德云社的管理模式,遠遠跟不上其招生速度。

20多年間,德云社從10人不到的相聲社,發展到如今400多人的公司。

2020年年底,德云社招收「龍」字科學員,有200多萬人搶著報名。

德云社在經營模式上像個MCN機構,把更多相聲演員推向流量的名利場,也因管理不善敗光路人緣,口碑日漸崩塌。

與其在藝人出事后清理門戶,德云社不如主動出擊,改變管理模式。

結語:

現如今,郭德綱帶著徒弟們,輾轉于各大綜藝和電影之中。

不可否認,他把相聲這門日漸凋零的曲藝,慢慢帶火,甚者走出了國門,在國外開設相聲專場。

但德云社開始「不務正業」,錢大把大把地進,就是沒好好說相聲。

明明可以靠實力吃飯的相聲演員,卻端起了流量明星的飯碗。

拜師后,陳霄華曾寫道「必守初心,愛相聲」,但「受師命,遵教誨」更像是笑話一則。現在看來,格外諷刺。

但基本的底線,他最終沒守住。

圖片來源于網絡,侵權請聯系刪除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