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德亮:我捧紅了郭德綱,可是我拿150,他卻拿7000?郭德綱9字回應,字字慷鏘有力

2008年,徐德亮退出德雲社,于是他呵斥郭德綱:「我捧紅了郭德綱,可是我拿150,他卻拿7000,忘恩 負義的東西。」

郭德綱9字回應,字字慷鏘有力!

徐德亮拜了張文順為師,而張文順和郭德綱又是「合夥人」,所以大家本來就是一個團隊的。

雖然徐德亮是德雲社的成員,可是他穿得寒酸,比其他人都要矮一截,不過他的才華非常出眾。

不管是自己上臺演出,還是自己寫稿子,徐德亮可以說是當時德雲社的臺柱子。

徐德亮在德雲社演出時,200多人的場子,座無虛席,台下的掌聲也是如雷貫耳,而當時他的酬勞是150元一場。

要知道,這在2005年時,3000元工資就已經很厲害了,一個月下來,20場就有3000元,徐德亮也是非常滿意的。

可是後來,德雲社漸漸地紅了起來,從當年的十幾二十元門票,一路飆升到了幾百元,一下子一票難求。

票價一度被炒到了500塊一張,郭德綱聽了十分生氣,對黃牛喊話:「早晚收拾你們!」

沒想到,黃牛不僅不怕,還囂張地放話:「有本事就來呀!誰怕誰?」

可是郭德綱非但沒有收拾黃牛,反而是在黃牛的炒作下,賺了不少的門票價格,可是郭德綱的分配方式,讓徐德亮非常不滿。

2008年,徐德亮公開宣佈退出了當紅的德雲社,他在發佈會上呵斥郭德綱,一點情面也都不留。

「德雲社分紅不均,老人和普通員工掙得一樣多,連開會車費都不夠,太不公平了!」

可是師傅張文順一聽這個徒弟如此忤逆,就氣得火冒金星,張文順說:「你要是敢自立門戶,就當沒有我這個師傅。」

沒想到徐德亮去意已決,並且真的自立門戶了,張文順堅決不原諒他,並且說:「你這個德字,我要收回來。」

所以,徐德亮就變成了徐亮,徐德亮非常氣憤:「他(郭德綱)不善良,甚至像一條野狗,毫不掩飾對骨頭的渴望!」

記者疑惑:「你為什麼這麼說他呢?」

徐德亮是北大中文系畢業,罵人都是有文化的,是相聲界少有的高學歷。

徐德亮曾經算過一筆賬!

他說道:「我和王文林最高的出場費是每場每人150元,而德雲社一場演出的流水票價是10000元,後臺所有的演員加起來給1000元。「

「扣除別的費用,郭德綱一場能淨掙七八千,這些都是他一個人獨拿的,他是賺了,可是我們卻餓死了。」

如此大的差距讓他心有不甘,並且在節目裡多次談到過這個問題。

「他郭德綱都是我捧紅的,可是我現在賺得比以前少了,因為錢都是他拿走了。」

所以記者就跑去問于謙于大爺:如何看待分錢的事兒?

于謙也說了兩句:「你覺得在微軟公司,人人都能拿比爾蓋茨那樣的收入嗎?」

郭德綱回應:「我這不是慈善機構,按勞分配,其實他拿得也沒那麼少。」

主持人問郭德綱:「徐德亮是你趕走的嗎?」

郭德綱說:「第一,我可以告訴你,我沒有趕他走,而且我極力挽留。第二,他們倆在這沒受罪,他們掙了很多錢,比別人掙得都多。

為什麼我後來彆扭?就是因為我對他們太好了,如果我整天對他們打過來罵過去,我也就認了。我加倍的疼這兩個人,後來他這樣。」

可是張文順一直都不原諒這個徒弟,直到去世時,徐德亮和郭德綱一起出席葬禮,郭德綱還是放下了個人的恩怨,先送一程張文順。

後來德雲社的門票就飛上天了。

楊冪在節目中問燒餅:「德雲社的門票現在多少錢啊?」

燒餅說:「10000多元吧!」

楊冪感慨道:「我好久都沒去看了,德雲社現在的門票都漲價了嗎?

他們6000多買的,第一排說是6000多。」

燒餅解釋說:「2300多吧!現在能賣75%左右,前面的幾排10000多,後面的600、700,要靠後一點。」

德雲社的門票能賣這麼貴,絕對離不開黃牛黨的推波助瀾。一怒之下,曹雲金也是不滿分錢比例,離開了德雲社。

「我要是再回來,我就是‘大沙比’。」

最終,德雲社一大波人也步了徐德亮的後塵,紛紛離開了,因為對分配方式不滿,覺得在德雲社吃不飽。

他們一走,德雲社的年終獎都變了!岳雲鵬分到了80萬現金,和2.5斤金條,算起來差不多有130萬。

這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啊,岳雲鵬算是撿到了一個大漏。

小編認為,郭德綱嘗遍酸甜苦辣,試遍人間疾苦,從落魄到成功,確實不容易。

但是他和趙本山都一樣,徒弟也都不滿分配,小瀋陽都要喊著單飛,可見曾經是有問題的,好在都挺過來了。

但是作為一個「團體」的老闆,真的很難做到人人都公平,老闆不賺錢要員工幹什麼?

在娛樂圈裡,這特別指望老闆和員工一樣的收入,那不現實,太幼稚了。

如今快過年了,年終獎很多人都沒有。

你們敢跟老闆提加工資?

我敬佩徐德亮要求加工資的勇氣!

可是方式不對。

你們敢不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