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懶、黑臉、睡大覺,草根出身的岳云鵬,終于活成自己討厭的樣子?

岳云鵬的綜藝反噬,終于來了。

今年5月29日,岳云鵬在個人社媒發問:「今年《極限挑戰》還錄制嗎?」隨后便上了熱搜。

作為主場優勢,岳云鵬賬號底下的評論有人期待,有人互動,一片歌舞升平。

然而換了另一個娛樂大V的賬號下,評論卻風向大改:

「拉倒吧拉倒吧,極挑垮掉也有他的責任。」

這位網友的評論不僅得到300多人認同點贊,還引得天津、江蘇、廣西五湖四海的網友一致吐槽。

從不敬業到綜藝感差,將岳云鵬的綜藝形象貶得一文不值。

無獨有偶,就在《新游記》播出后不久,嚴敏的這檔新綜藝就被全網吐槽,而火力集中點又多半被岳云鵬承包。

槽點無他:依然是擺爛、黑臉、無綜藝感。

此情此景,不禁讓我想起了《大話西游》。

曾經大家還一口一個「小岳岳」,如今卻成為了「綜藝黑洞岳云鵬」,近幾年能數得上的相聲作品寥寥無幾,綜藝「冥」場面卻層出不窮。

回望那些綜藝黑歷史,岳云鵬走到這一步,都是靠本事積累的。

一、

參加綜藝節目時,岳云鵬總是在立flag,不過相比其他人「不破樓蘭終不還」的豪勇勵志,岳云鵬反而是提前給自己設置好上限的偷奸耍滑。

他親自敘述,自己有三重體質:

1:吃飽了就困。

2:做運動就累。

3:既不能動腦,也不能動腿。

用一句話解釋就是:「吃飽就睡,睡飽就偷懶。」

既然禍從《新游》起,那就從《新游》開始說。

《新游記》是2022年嚴敏導演的新作,在創作完9.1分《說唱新世代》的綜藝巔峰后,網友本以為嚴敏的《新游記》會重現《極限挑戰》當年輝煌。

沒成想,卻拍成了一地雞毛。

嘉賓敷衍、游戲混亂、連嚴敏最拿手的體驗普通人生活的劇本都被網友吐槽成「大明星下鄉扶貧」。

這其中,屬岳云鵬的代表性最強烈。

比如第二期中,幾位嘉賓得到相應職業體驗,相比黃子韜、林更新、王彥霖的純體力活,岳云鵬則是相對輕松的房產銷售。

結果,明明已經有了最容易的活,可岳云鵬還是不滿足,一連作了三次妖。

師傅帶領著看房、手把手教著銷售,最后還帶著岳云鵬吃飯,結果岳云鵬不領師傅的情,蹭飯還點名要吃麻辣燙。

一天只有80塊薪水,一頓飯就吃了40塊麻辣燙,普通人敢這樣嗎?

到了晚上因為任務未達標,根據規則張若昀和岳云鵬必須面臨降級,選擇更低的生活檔次。

導演給兩個人3個選擇:

1:兩人睡馬路。(開玩笑)

2:倆人一塊降級。

3:把錢集中,保住一個人不降級。

因為夜色已深,降級所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住宿標準降低,也就是說要驅車周轉一段時間,換個地方才能休息。

一開始,岳云鵬還「大義凜然」,因為白天張若昀幫了他,所以想把錢給張若昀,自己降級。

但話音剛落,張若昀根本沒來得及反應,岳云鵬就立即反悔,稱自己就是不想降級,并多次強調就想現在睡。

說白了就是「爺累了,現在只想下班」。

見局勢焦灼,導演還臨時修改了規定,稱降級后的房間可以兩個人住。

也就是說只要岳云鵬和張若昀兩人一起降級,就可以合租50塊錢的出租屋,人均消費只需25塊。

既省了錢,也保證了節目效果。

但岳云鵬根本聽不進去,就是想睡80塊的膠囊旅店,而且膠囊旅店只能一個人睡,寧愿耍賴也在所不辭。

最后張若昀看出了他的心思,主動請求用30塊錢換了他的金幣,然后搭乘上了降級的出租車,前往更低檔次的出租屋。

岳云鵬呢?

倒頭就睡。

睡覺岳云鵬是第一個,可起床他卻是最后一個。

第二天一早,幾位嘉賓紛紛起床錄制節目,黃子韜和陳飛宇已經當了半天的門衛保安了,而岳云鵬一個人在膠囊賓館睡到中午十二點。

鬧鈴響了幾次都被按停,最后被賓館老板親自叫起床。

結果他愣是在開門開燈的情況下,仍然睡了好久...

當其他人的工作都接近尾聲的時候,岳云鵬終于醒了,隨著手機支付的界面釋出,觀眾這才反應過來,已經是下午14.28了。

規定早上9點上班,岳云鵬下午2點半才去,普通人敢這樣嗎?

沒成想岳云鵬到了公司不僅沒有半點愧疚,反而給自己了個台階:

「不管怎麼樣到了。」

反倒是他的上司一直安慰,一邊撫摸著岳云鵬,一邊輕聲安慰「辛苦了」

看到這里,就連彈幕都忍不住吐槽:

「上班遲到也不道歉,想不到岳云鵬才是最大牌的那個。」

對于一個懶人而言,睡覺這個事兒岳云鵬從來都不會將就。

又有一期節目需要轉移陣地,幾位嘉賓坐硬臥,每個床位都已經寫好了名字,而岳云鵬看到自己是上鋪時,光是語氣就透露出大寫的拒絕:

「我上去就下不來了。」

然后岳云鵬就開始長期暫住陳飛宇的下鋪,在下鋪有說有笑,最后干脆脫了鞋悠然躺在床上。

反觀正主陳飛宇,就只能雙手抱胸坐在岳云鵬的腳邊,困到直點頭...

(屏幕右下角)

然后可想而知的,網友們又被岳云鵬的鳩占鵲巢操作震驚到,也為陳飛宇打抱不平。

那麼岳云鵬到底是暫住還是霸占,還是說陳飛宇自愿讓出了下鋪呢?

節目沒有明示。

我們只知道,陳飛宇在第二天轉乘中,眼睛通紅、萎靡不振,想不到陳凱歌的兒子也能受這種氣.....

二、

懶還只是岳云鵬的一點,更令人詬病的是他的表情管理,隨便搜一下「岳云鵬 黑臉」就能搜出一大把他的專屬剪輯。

比如他和林更新組隊,二人玩游戲輸了喝涼茶,結果林更新連贏兩次。

當時岳云鵬就掛不住臉了。

他注視著林更新,頂了一下嘴角、低頭、嘆氣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像極了老師要打我之前的樣子,我光看著就直冒涼氣。

再有無人島那期,嘉賓完成任務后就能離開荒島,岳云鵬用盡渾身解數,先是耍賴再是想頂替名額,最后都沒得逞。

得知自己不能走,當著鏡頭的面就是一個甩頭。

等林更新和黃子韜走后,鏡頭一轉,哥們直接開始擺爛....

緊接著,林更新和黃子韜完成任務,按照規則可以溝通一個人離島,島內幾個人選舉。

岳云鵬聽到這個消息時幾乎都要笑出了花,大家也都知道岳云鵬想走,但王彥霖和張若昀想逗逗岳云鵬,就假意想選選馬伯騫。

鏡頭一轉,岳云鵬幾乎把「崩潰」都寫在臉上了。

當王彥霖問到岳云鵬想不想走時,他努力平復心情,低下頭,終于擠出了一個程式化的假笑。

大家這才意興闌珊,放走了岳云鵬,也放過了自己....

明明年齡最大的是岳云鵬,但他卻最像個孩子,出力最少,待遇最高,幾個弟弟還要哄著他才能將節目錄制下去。

彈幕又雙叒看不下去了,對岳云鵬的形象大為改觀:

「真能生氣,啥本事沒有就想躺贏。」

第四期中,節目組要嘉賓學習非遺英歌舞。

幾位嘉賓都是第一次學,有人認真鉆研,有人邊學邊玩,但最起碼都在完成節目布置的任務。

唯有岳云鵬,從拿到木棍的那一刻就敷衍放空。

林更新鼓勵他,黃子韜陪他練,當地村民親自教他,節目組看出他學得慢,幾乎傾盡所有力量幫他。

最后,竟然還是破防了。

練到一半,他二話沒說就自己跑開,蹲在角落稱自己「真的不行」,甚至翻舊賬說自己學相聲時就笨,像個孩子一樣哭鬧「求」節目組。

最后還是導演嚴敏跑來安慰岳云鵬 ,好說歹說才讓他站起來繼續練。

這不是岳云鵬第一次,在許多節目中岳云鵬都留下過「黑臉史」。

往遠了說,在《西游奇遇記》中岳云鵬第一期就黑臉。

節目組讓嘉賓們割草為晚上睡覺做準備,因為是公益類綜藝,不管是周迅、黃覺還是金世佳、阿雅,雖然身心俱疲,但都在努力完成任務。

還是岳云鵬,割著割著草就心態炸裂,把刀仍一邊就跳上去踩,一邊踩一邊責問節目組:

「割這個有什麼有啊?」

最后,竟然是毒舌女王金星親自出面。

她給了岳云鵬一個香腸補充體力,并在他旁邊溫聲暖語,這才讓岳云鵬停止擺爛....

還有《了不起的挑戰》著名的「火車冥場面」。

沙溢和岳云鵬做游戲,提前選擇「yes」和「no」再看問題。

沙溢贏了升級軟臥,臨走前見岳云鵬快要變臉,勝利者沙溢還要安撫岳云鵬的落差心理。

沒想到沙溢走后,岳云鵬還是發作了。

新的一輪開始,岳云鵬將游戲的決定權交給他面前的3位素人,在他們的提議下選擇了「yes」。

謎底揭開,岳云鵬失敗需要在硬座坐一宿。

然后你猜怎麼著。

他當著3位素人的面兒,直接甩臉把道具牌扔在一邊,就好像這3位素人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兒。

往近了說,《極限挑戰》他也經常黑臉。

游戲輸了以后就會發脾氣,擺臉色。

甚至還有人專門為此剪了一段集錦,光是「石家莊伴郎」就在節目中安撫了岳云鵬N次。

三、

偷懶,擺臉,幾乎都成了岳云鵬上綜藝的兩大拿手好戲,直到最后,干脆演變成「睡覺也掙錢」。

早在《極限挑戰》時期,岳云鵬的敷衍就經常被人詬病。

他深度貫徹「能坐著就不站著,能躺著就不坐著」方針,隨時隨地找機會休息,游戲開始后他最愛干的事兒就是找個地方待著。

說好聽點兒是「守株待兔」,難聽點就是「懶」。

到最后再進行設置游戲時,節目組干脆把岳云鵬設置成了「0戰斗力」,不考慮在平衡之內。

連雷佳音都吐槽:「大家不要指望他」。

到了2020年,岳云鵬的三期《向往的生活》終于將這個玩法用到了極致。

第五季向往的生活中,岳云鵬一次性參加了7-9三期,剛一見面就以「一宿沒睡覺」為理由沖進臥室睡覺,緊接著就開啟「睡醒了就吃,吃飽了就走」模式。

海清、任重、毛不易都在干活,只有他有活兒就睡,有飯就吃。

就連一向嘴上不饒人的張紹剛都拿他沒轍,只能帶著大家參觀了一下岳云鵬,證明節目請了這個人之后就悻悻而去。

來了3期,睡了3期,睡覺也能參加三期綜藝,大把大把真金白銀揣進褲兜。

彼時就有不少人質疑岳云鵬藝德有問題。

藝德有沒有問題我不知道,但品德方面岳云鵬還真沒少出狀況。

岳云鵬經常會說出一種讓人摸不通頭腦的發言,總給人「想甩包袱卻暴露自己情商低」的既視感。

比如,他會在公交車上跟人搭話,得知一位素人工作了十年后,他就是一句真摯的靈魂暴擊:

「工作十年了為什麼還坐公交?」

再比如,他碰到一位打籃球的素人,對比身高后,他好奇的問道對方身高。

得知對方1米59后,岳云鵬忍不住大笑出聲,并開始嘲笑這位素人,字字扎心:

「你1米59?你1米59你這麼自信干什麼?!」

除此之外,岳云鵬對女性的態度也惡行累累。

包括但不限于摟抱孔雪兒,損李斯丹妮腿粗,說張鈞甯不紅等等....

明明是草根出身,岳云鵬和底層人民共情點最高,理應是最符合觀眾對「美好品德」期望的那個。

但成名后的岳云鵬卻極盡低情商之能事,偷懶、耍滑、擺爛層出不窮,有時甚至連逢場作戲都懶得敷衍,對待素人的態度也更是暴雷不斷。

讓人不禁感慨:

那個從服務生一步步走到現在的小岳岳,怎麼變成了這般驕矜的模樣?

結語

2020年,李誕曾問過于謙一個問題:「我好久沒看岳云鵬新的段子了,也不知道他現在啥樣?」

于謙嘴里嚼著飯,不禁嗤笑一聲:「凈上綜藝了。」

誠然,無論岳云鵬再怎麼「作」,也會有人喜歡。

一方面,岳云鵬始終是德云一哥,隨著德云社集團的雄起地位更是水漲船高,就連郭德綱談起岳云鵬來都忍不住夸贊:

「他就是站在那里什麼都不干,觀眾都會鼓掌一分鐘。」

而另一方面,岳云鵬出身寒門,十幾歲就在社會摸爬滾打,又在德云社生死存亡之際扛起大旗。

無論是于個人,于行業,他都有足夠令人欽佩的實績。

但郭德綱夸完他后半句話:

「我既開心又擔心,我怕你因為這個就膨脹了,因為在你之前好多人都死在這個癥結上。」

你是屠龍者,但我怕你最后也變成龍。

從不參加綜藝的胡歌說過:「演員應該是儲值卡,而不是信用卡。」

這句話放在相聲演員身上也同理。

一個表演工作者,他的底氣應該是作品,無論是廣告、商演、綜藝,都是基于對作品的消耗。

但如果一個演員幾年都沒有新作品上線,反而各種綜藝商演層出不窮,當儲值被挖孔,信譽也被透支,最后只會剩下一具為黃白之物奔波的軀殼。

那一年于謙在罵完岳云鵬后,也還有后半句:

「你這起家指著這個呢,你在外面飄得再多,你這根不能斷了。」

真人秀有「秀」,但也有「真人」,玩得轉的來了能做秀,但玩不轉的只會讓人原形畢露。

畢竟,人們喜歡的是台上妙語連珠、與師傅風雨與共的「小岳岳」。

而不是台下偷奸耍滑、黑臉擺爛的「岳云鵬」。

——全文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