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不用盧俊義出手,關勝林沖,哪怕是秦明,都可以擊敗史文恭

一、眼見為實的背后

所謂眼見為實!人們都習慣于相信眼見即「真相」,同時往往卻忽略了,還有「人生如戲」這一現象。而《水滸傳》之所以被稱之為「江湖」,道理也在這。

十字坡,武松識破孫二娘的黑店后,孫二娘大吼:「 客官休要取笑。清平世界,蕩蕩乾坤,那里有人肉的饅頭、狗肉的滋味?自來我家饅頭,積祖是黃牛的。

菊花會,魯智深反駁宋江招安時也吼:「 只今滿朝文武,俱是奸邪,蒙蔽圣聰,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洗殺怎得干凈。招安不濟事!便拜辭了,明日一個個各去尋趁罷。

之所以摘出這兩句,就是在闡述,眼見為實和人生如戲之間的微妙關系。當「人肉包子」和「清平世界,蕩蕩乾坤」一齊出現。當「俱是奸邪」和「蒙蔽圣聰」花開兩枝一起綻放時,是不是感覺怪怪的味道?

只能說這就是水滸江湖,能否悟破,全在人生的積累和修為!所謂年輕時看水滸,全是哥們義氣,讓人心神往。經過人生江湖的歷練后,再看水滸卻處處真假混雜,讓人不勝唏噓。

《水滸傳》沒有變,是誰變了?哪個是真相,哪個又是演技呢?明白了這些,咱再進入到本篇話題,也就好理解了。所謂眼見為實的背后,不見得就是洞悉了真相!

二、史文恭何許人也?

筆者給史文恭的定位,是水滸第一冤大頭。晁蓋咋死的一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死后,必須讓史文恭來頂雷。

史文恭在射殺晁蓋的箭桿上,為何要刻自己名字?這不明顯是吃飽撐得嘛!想炫耀嗎?論箭術,花榮比他牛,為何花榮不刻?所以這個問題,估計連史文恭自己都迷糊。

若還不信這個推斷,那就看后來宋江討伐曾頭市時。曾長官給宋江寫信求和: 向日天王率眾到來,理合就當歸附。奈何無端部卒施放冷箭,更兼奪馬之罪,雖百口何辭。原之實非本意……

宋江卻不干,必須要讓史文恭頂雷。于是在盧俊義活捉史文恭之后,立馬殺之,根本就不給史文恭辯白機會。

所以晁蓋之死,事實是啥?只能肯定兩點,其一:晁蓋的確死了。其二,宋江認定是史文恭射殺的!那麼這是真相嗎?一半一半吧——晁蓋死了,無可更改,但是不是史文恭,就明顯有栽贓陷害的嫌疑。

因此,史文恭不是水滸最大的冤大頭是啥?換句話說就是,宋江利用晁蓋之死,秀了一把「演技」,這麼說,沒毛病吧。

三、史文恭武功到底如何?

談史文恭,除了晁蓋之死和宋江演技外,還必須要結合著他的武功。畢竟對于水滸好漢來言,武功就是吃飯的本事——猶如諸位讀者的職業,就是飯碗一樣。

理解了這一點,也就明白了所謂的「水滸武功」,也存在著假打和真打之分。

林沖搞投名狀時惡斗楊志,絕對是真打,關系能否活下去。

孫立和石秀,在祝家莊的對陣,就是明明白白的假打,要騙過祝家莊,幫助孫立完成臥底的行動。

那麼史文恭二十合就擊敗秦明呢?須知這是梁山五虎將,唯一的一場慘敗。也讓秦明從此在五虎將中抬不起頭來。以至于如今,許多人都表示:這麼菜的秦明,應該踢出五虎將,明顯是宋江送人情,他才得以進入。

那麼史文恭二十合敗秦明的真相呢?所謂,眼見為實的背后,并非就是真相!

四、未必能打贏林沖關勝

晁蓋死前說,誰捉得射死我的,就是梁山泊主。宋江鎖定了史文恭。也就說,只要有人能活捉史文恭,那就是梁山寨主了——但這是真相嗎?不是!

因為真相是,晁蓋死后,唯有宋江能坐穩這頭把交椅!

梁山上不乏有能打敗史文恭的好漢。如公孫勝、樊瑞,這兩位會法術的沒問題吧?花榮神射也可以吧?

還有吳用,他屢試不爽的把對手引誘至水里,由水軍頭領活捉,或讓對手掉入陷馬坑,也是沒問題。

可為啥面對史文恭時,這一切都不見了?因為都知道,史文恭捆綁著梁山的第一把交椅——而交椅上,必須要坐著宋江!

再來看秦明單挑史文恭,他二十合就 力怯,然后撥馬就跑,卻被史文恭的照夜玉獅子馬追上,挨了一槍,是不是就能看出問題了?

遇到關勝時,秦明和林沖曾二打一。結果遭到了宋江鄙視和教育,言稱:你們二打一不是英雄好漢。

而這次征討曾頭市之戰,林沖、關勝這兩位五虎將中,公認的武功最高的好漢,卻都被扔在梁山,根本不允許他們參戰,還有呼延灼也是這待遇。也就是說,梁山五虎將中,只有秦明老哥一人來了!

秦明再暴躁,卻不傻。前有大戰關勝后被宋江教育。如今馬軍悍將中,又僅有他老哥一人前來,這叫反常如妖!

若還不相信,那就看后來宋江和盧俊義,用東平府和東昌府賭斗寨主之時。關勝、呼延灼被張清飛石一打立馬就退。林沖則根本不出戰,跟著花榮一起去雙斗張清的副將龔旺,然后活捉回來——這是不是一種玩法?

所以秦明大戰史文恭,就是秀了一把演技,假打一圈就走。他唯一錯算了,史文恭胯下那匹照夜玉獅子馬,沒想到那麼快罷了。

就如宋江和盧俊義賭斗寨主時,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必須要讓宋江贏兩次。于是跟著盧俊義的好漢,包括盧俊義自己,都出工不出力。

大戰曾頭市也是一樣,幾乎都知道:唯有新來的,且已經內定的二把手盧俊義,可活捉史文恭,別人無非是在陪太子讀書玩。

史文恭的武功并不高,若他身上沒捆綁著梁山頭把交椅,秦明放開跟他打,未必能贏秦明。就更不要說跟秦明同級,更猛的林沖和關勝了。

曾頭市之戰,無非是東昌府(張清)之戰的翻版。打得不是武功勝負,而是如何讓宋江體面坐上,梁山的頭把交椅……所以才說,其實根本不用盧俊義出手,關勝、林沖,哪怕是秦明,都可以擊敗史文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