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治問高僧:大清能傳幾代?高僧的話沒人懂,溥儀:朕明白了

中華歷史文明上下5000年的傳承中,有許多先賢古人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精神和物質財富,相比于現代社會和平民主、百姓有自己公平平等參與社會權力的機會,在千百年前的封建王朝可就沒有相應的待遇了。

對于封建王朝的絕對統治者,歷朝歷代的皇帝,他們也有著自己統治天下的方式和做法。不過相比于現代社會民主科學開放的思想,古代上到皇帝下到黎民百姓,大都可以說是封建迷信。

所以在近現代像魏源、康有為、梁啟超等人諫言睜眼看世界,腐朽無能的清王朝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壓這些創新人才的積極性,也就導致了幾十年后中國一直處于被列強欺壓的悲慘遭遇。

歷朝歷代的皇帝不僅不相信科學,反而對風水之類的迷信十分看重,正如曾經的順治帝為了知曉清王朝的命運特地向高僧請教,只不過高僧說過的一番話當時一直沒人理解,直到幾百年后的溥儀皇帝才參透其中內涵。

歷經千辛萬苦登基的順治帝

歷朝歷代幾乎每任新君王的登基,都要伴隨著流血事件和傷亡事件的發生,這一方面印證著皇帝權力之大,幾乎是每個人暗中覬覦的一塊肥肉,另一方面皇帝這個職業也是一個高危行業。

從小見慣了宮廷間勾心斗角和兄弟間爾虞我詐的欺騙后,皇帝變得生性多疑和思想迷信也是在所難免的。

畢竟在諸多皇子中自己能脫穎而出當上皇上,不僅要一定的實力,更重要的是超乎常人的運氣,這奉命于天既壽永昌的機會也不是人人都有資格享有的。 順治帝也有著自己的對手,這個人就是自己的叔叔多爾袞。

相對于自己在朝廷中勢力單薄、無依無靠,多爾袞為清王朝可謂是立下了汗馬之功,自己也一直占據著攝政王的位置,他一日不死順治便一日不安。

說到順治帝奪取清王朝政權那不得不提到一個人的協助—鰲拜,雖然鰲拜在后期也成為權傾朝野的命官阻擋了康熙的稱帝,此時的他卻是一個忠心事主、堅貞不二的忠臣。

在皇太極死后,鰲拜本可以利用自己的權力攀附多爾袞,兩個人聯手后也能在清朝內部統攬朝政大權,這種為謀求個人利益互相結黨的事情在古代早已司空見慣。

可鰲拜卻看不慣多爾袞作威作福的態勢,耿直暴躁的性格讓鰲拜多次與多爾袞兵戎相見,甚至三次被殘酷打壓判處死刑,但鰲拜面對如此險境仍與順治帝同進退,在朝政初期仍是皇太極、順治帝身邊忠心耿耿的幫手。

相比于自己后期蠻橫無理、居功自傲的秉性,此刻又算得上是一員忠臣良將了,所以在多爾袞意外暴斃后,順治不僅沒有半點難過,反而極為興奮,因為自己終于有機會一展統治宏圖抱負。

順治與高僧的對話

多爾袞一死,順治皇帝可謂沒有了擔心的后顧之憂,此時雖然清王朝在中原大陸上的統治還處于剛剛入關的初級階段,但順治帝平復民心,改革農業發展的一系列舉措還是讓不少百姓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

一時間剛剛經歷水深火熱生活的百姓,也紛紛擁護順治帝的清朝統治。國家相對安定后,順治帝也開始效仿起以前中原地區各朝各代皇帝,大力注重佛教事業在中國的宣傳發展。

通過與各地的僧人和尚交流學習后,順治帝對宗教也開始有所信奉。嘴上說著看破紅塵勵精圖治,可誰能沒有私心,即使是皇帝也想長命百歲。

所以順治帝也開始對僧人加以重視,也正是在這一段時間,順治結識了一位修行頗深,自己也非常談得來的佛家弟子—玉林琇。

佛門弟子之所以看得遠認得清,其根本原因還是在摒除七情六欲后,長期隱居在世外,為了多跟玉林琇親近,順治帝多次派使臣到寺廟請玉林琇進京,推辭無果后,玉林琇也不得不答應時常為順治帝解惑生活上的難題。

玉林琇師傅本身是佛門中人,自然不可能在紛擾的朝廷住太長時間,順治帝再三挽留后,玉林琇師傅還是執意要回歸山中寺廟,眼見大師去意已決,順治帝沒耐得住性子問了這麼一句話:大師看清朝能傳幾代江山?

玉林琇師傅本不愿透露,可為了順治帝同意放自己回去,大師說了這麼一番話,十帝在位九帝囚,還有一帝在幽州。

不明所以的順治帝還想在繼續追問下去,卻不想玉林琇大師雙目緊閉說天機不可泄露,這一句話也被作為謎團困擾了順治帝余生。

破解秘密的溥儀皇帝

順治皇帝到死也沒有想到僧人的這番話究竟是什麼意思,玉林琇先生回歸隱居后便如同人間蒸發般再也尋找不到,雖然謎底解不開,但是這段話也一直留給清朝歷代的皇帝,只不過參透其中緣由的竟然直到了二十世紀初的溥儀皇帝。

1912年中華民國的成立,張勛復辟,袁世凱稱帝等一系列鬧劇讓清王朝成為了各地軍閥爭奪權勢的傀儡,年少的溥儀對這種別人把控自己命運的生活感到厭煩和暴躁。

日本人的拉攏讓溥儀未經人事的溥儀以為遇到了貴人,誰知道不過是利用他殘存的影響力制造輿論攻勢而已,所謂的偽滿洲國也不過是哄騙著他玩的把戲。

隨著1945年日本戰敗,溥儀也被作為戰犯關押在了當初的撫順戰犯管理所,值得一提的是當初的撫順正是曾經的幽州一帶,這也正印證了玉林琇大師所說的一帝在幽州的預言。

直到溥儀這代,清朝滿打滿算正好歷任了十位皇帝,前九位全部都在紫禁城居住,而只有這最后一位皇帝溥儀,一生流離失所,甚至連皇族的子嗣血脈也沒有傳承下去。

幾百年后再看當初玉林琇先生對順治皇帝說的這番話,每一句都切中要害,印證了清王朝的結局。

可直到新中國成立后,溥儀才恍恍惚惚記起了這句困擾清王朝歷代皇帝百余年的謎語,相信如果歷史有重來的機會,溥儀一定會盡自己所能扭轉大師留下的結局預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