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一件古墓出土的文物,揭開陳勝吳廣起義真相:是陳勝的陰謀

陳勝吳廣起義的歷史故事,似乎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縱是不能夠完整敘述,也總能在鼓勵自己時念叨出一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史記中,官逼民反似乎已成了定律, 然而陳勝吳廣起義的原因,真的是史書上記載的官逼民反嗎?

然而1975年,一座古墓出土的文物,揭開了陳勝吳廣起義的真相,原來,千年謠言藏陰謀。

雨天堵路面臨殺頭 奮起反抗農民起義

這個流傳已久的歷史故事,在人們的印象中是這樣的:

秦二世時期, 秦朝發生了一起著名的農民起義事件——大澤鄉起義,即陳勝吳廣起義。

事件的起因是秦二世元年7月時,朝廷為了戍守漁陽,大舉征兵,命所征百姓在指定時間內到達漁陽報到。

然而秦始皇以殘暴著稱,其子秦二世更是長江后浪推前浪。

為了盡快趕到指定地點,被征兵的百姓沒日沒夜的拼命趕路。

故事的主人公陳勝吳廣,便也在這900多人的隊伍里。

由于年輕力壯號召力強,也由于為了方便管理,陳勝和吳廣被兩名負責押解他們的秦兵命為屯長,任務是協助他們帶領及督促這些窮苦百姓趕路。

日夜兼程早已折磨的所有人疲憊不堪,但是為了避免殘酷的刑罰,隊伍里雖有不滿、有怨言,但卻沒有人敢獨自放慢腳步。

可是天公不作美,就 在大伙兒憋著一股氣兒趕到蘄縣大澤鄉地界時,傾盆大雨連天落下。

泥巴土路在雨水的沖刷下變得泥濘不堪,洶涌澎湃的洪水傾瀉而下,前往漁陽的道路被瞬間阻斷。

陳勝吳廣一行人,只得看著洪水目瞪口呆、連連嘆氣。

每個人都著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依照當時秦朝法律, 凡是被征兵的人,如果不按時到達指定地點,那是要被殺頭掉腦袋的。

就這樣,為了活命,腦瓜靈活的陳勝決定謀劃起義造反。

打定主意后,陳勝趁著兩秦兵不注意,連夜找到吳廣,希望可以一起合計密謀造反之事。

吳廣跟陳勝一樣,都是窮苦的莊稼漢出身,由于二人都是屯長,私下里交往得比別人密切些,這一來二去,兩人便成了推心置腹的好友。

只見陳勝找到吳廣,避過眾多眼目,將吳廣拽往人群中一個小角落對其說:

「吳廣兄弟,如今洪水擋道,我們已經沒辦法按時到達漁陽,即便洪水明天就消退,我們日夜兼程趕到漁陽也是會被殺頭的,不去是死,去了也是死,逃亡被抓住還是死,既然橫豎都是死,不如我們拼一把,反了他,干一把大事業!」

這吳廣也是條漢子,對于秦朝的苛捐雜稅早已不滿,心中早已同意陳勝的說法,只是不知如何實施,便出言詢問。

陳勝見自己的想法得到了肯定,心中很是激動,便針對當下時局說道:

「秦王殘暴,募役刑罰、苛捐雜稅早已令天下百姓忍無可忍。我聽說當今皇上秦二世胡亥由于是始皇帝的小兒子原本沒有繼位資格,只因他殘忍殺害了他的哥哥長子扶蘇,才僥幸繼位。

另外還有一位仁義大臣叫項燕,以前是楚國的名將,戰功卓著,以愛戴百姓、體恤屬下受人敬重。現在扶蘇和項燕二人均失蹤多日,百姓并不知道其真正生死,你我二人不如趁此機會以他們二人之名義號召百姓起義,反了秦朝暴政?」

吳廣聽完頻頻點頭,十分認同陳勝的頭腦及膽識。

二人一拍即合,「大澤鄉起義」的初步戰略謀劃形成。

隨后, 為了妥善起見,陳勝吳廣又進行了當時十分盛行的預測吉兇活動。

為此,他們還專門找到了一個專門做占卜算卦的人咨詢。

對于神明,人民向來是敬畏的。

敬畏之心令兩人不敢隱瞞,一五一十的將準備起義的計劃告訴了卦師。

卦師可能也是不滿秦朝的殘暴統治,亦或是出于自己的職業習慣,面對陳勝吳廣的疑問,專挑順耳地講。

卦師告訴陳勝吳廣:「你們這是為百姓積福積德的大事業,肯定能成功。」

隨后又拐彎抹角地暗示陳勝吳廣——最好借著鬼神的名義「威眾」,因為必須師出有名。

陳勝吳廣得到了指點,豁然開朗。

于是,他們找了一些朱砂和一塊綢帕, 在上邊工工整整小心翼翼地寫下了「陳勝王( wàng)」三個大字,意思是陳勝將掌管天下。

做好后,二人偷偷將綢帕塞在了漁民捕來的魚的肚子里。

漁民的魚被戎卒們買回營地打牙祭,吃著吃著便發現了魚肚子中的「丹書」。

戎卒們看著「丹書」上的三個字不知所措,各個都覺得十分驚奇。

但是,小小丹書不足以引起戎卒們的高度重視。

為了加強戎卒們對神明的敬畏與對「丹書」的印象,陳勝決定趁熱打鐵,讓吳廣趁著夜色躲進離營地不遠的一座荒廟中。

等到大伙都困倦入睡時, 在寺廟旁點燃幾垛篝火裝作鬼火,然后再模仿狐仙的聲音朝著營地喊:「大楚興,陳勝王」的口號。

熟睡中的士兵被驚醒,聽著聲音看著鬼火,感到十分恐懼,都在悄悄議論此事。

第二天一早,議論的士卒越來越多。

當時的人們十分相信封建迷信,就這樣,經過大伙的揣測、議論及相互分享,陳勝被傳得神乎其神。

加上陳勝平日里為人仗義、溫和,對大伙兒照顧有加。

這一來二去,陳勝就在「鬼神」的協助下,被大伙兒與楚國復興相關聯在一起了。

士卒們越看陳勝越像個王,不由得崇拜心更甚。

隨著威望的越來越高,陳勝吳廣覺得造反的時機成熟了。

于是,二人趁著兩個押解他們的秦兵喝醉時,故意當著他們的面揚言自己要逃跑。

兩位秦兵聽后氣急敗壞,拿著鞭子打罵吳廣。

秦兵的暴戾,令被征兵的百姓士卒們想起了秦朝多年來的暴戾統治,鞭子仿佛抽打在自己身上般的格外的感同身受。

在各種新仇舊恨的加持下,被征來服徭役的士卒們對兩位秦兵的做法十分不滿。

怒火到了極致,便化為行動。

士卒們不再袖手旁觀,而是一哄而上地反抗起來。

吳廣見勢,立馬奪下一位秦兵的佩劍,一劍將其殺死,與此同時,陳勝也殺死了另一個秦兵。

最后,陳勝吳廣制止了騷亂,將900多名士卒聚集在一起,慷慨激昂地作動員。

他們表示: 「大雨阻擋了我們的去路,秦王昏庸無道,我們去也是死,不去也是死,早晚都是死,不如在死前干一番大事業,還有活的可能,誰說王侯將相是天生注定的、是天生的貴種呢!男子漢不死便算了,死就要死出大名聲!」

鏗鏘有力的一番話點燃了所有漢子的熱血,大家紛紛表示要跟著陳勝吳廣造反干事業。

就這樣,史上著名的一場大規模的農民起義拉開了序幕……

然而,歷史的真相真的是這樣嗎? 陳勝吳廣起義,真的是受壓迫而導致的反抗嗎?

實則不然,一座古墓出土的文物,揭開了陳勝吳廣起義的真相:千年謠言藏陰謀。

考古學家挖出竹簡 千年謠言隱藏陰謀

1975年,在湖北省孝感市云夢縣,考古學者們找到了一個戰國時期的墓葬。

國家審批后,該墓被同意可以進行保護性挖掘。

經過考古專家的努力,這個墓葬終于呈現在人們眼前。

墓的主人叫「喜」,是秦國人,在當時只是一名普通的小吏。

他生前抄錄秦朝律法及記錄秦朝律法活動的文書,死后便將其所寫的竹簡帶于墓中陪葬,因此給我們留下了大量的珍貴史料。

又因其墓位于「孝感市云夢縣睡虎地」,所以該墓被稱為「睡虎地秦墓」。

在「睡虎地秦墓」中,專家們發現了多冊竹簡。

由于其中大部分都記載的是秦朝時期的法律內容,所以被稱為「睡虎地秦律竹簡」,簡稱「睡虎地秦簡」。

考古專家對《睡虎地秦簡》進行了詳細解讀后, 在其中發現了這樣的記載:「御中發征,乏弗行,貲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誶;六日到旬,貲一盾;過旬,貲一甲;水雨,除興。」。

這段話的意思是,徭役逾期的處理方法:

倘若朝廷征兵,被征者倘若錯過規定日期,延期3到5天的,會遭受官員的責罵;

延期十天的,罰制作一件鎧甲的錢;如果抗命不去的話,那就罰兩件鎧甲的錢。

如果行進途中遇到大雨山洪等不可抗力阻擋無法行進的,就會將此次征調取消,不會受罰。

由此可見,《史記》一書中的記載的「失期,法皆斬」是過于夸大了。

人們根據史記的記載,直接將陳勝吳廣的做法進行慣性帶入了。

那麼如果如《睡虎地秦簡》所記載的,那陳勝吳廣的起義動機真相就值得考量了。

現在看來,簡直就是赤裸裸的陰謀。

這個陰謀的順序是這樣的:陳勝忽悠吳廣,陳勝吳廣聯合起來忽悠900多名被共同征兵服徭役的窮苦百姓。

事實是: 陳勝原本就有鴻鵠之志,奈何找不到契機干一番他心中的大事業,只得忍受秦朝苛捐雜稅的壓迫。

此次大雨,剛好是一個契機。

借此契機, 陳勝發動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大事業——起義,翻身當王侯將相。

而至于吳廣和900多名百姓為什麼能被陳勝一句:「橫豎都是死,不如干一番大事業」忽悠住呢?

俗話講:當人有了欲望,他會自己欺騙自己。

所以,同為秦朝人的吳廣和900多名秦朝百姓不是不知道秦朝的律法,而是明知故犯。

因為他們被秦朝的苛捐雜稅和秦始皇、秦二世的殘暴壓迫的早已無法生活,一肚子怨氣憋在胸中無處可發。

這些怨氣日積月累下來,成為了他們心中被碾壓到極致的彈簧。

只需要一個出頭鳥,就能讓這些900多個被碾壓到極致的彈簧瞬間觸底反彈,爆發出恐怖驚人的力量。

也就是說,他們人人心中早就想反,但是沒膽兒,繼續需要個出頭鳥帶領。

而陳勝,就恰恰是那只出頭鳥。

陳勝年少時家里很窮,只能給有錢人家種地過日子

隨著年齡的增大,陳勝越來越不甘心受秦朝壓迫、受人奴役,十分同情自己和與自己有著相同命運的人。

有一天, 陳勝干活完畢,休息時,對一起做農耕的兄弟們說:「咱們幾個當中,以后有誰富貴了,千萬不能忘了咱們這些一同吃苦受罪的兄弟們,都想著幫上一把。」

一起耕地的小伙伴們聽了都覺得好笑,覺得陳勝在做夢。

他們反駁道: 「你可別胡思亂想了,咱們這些靠力氣給人種田熬活的泥巴腿子,哪來的大富大貴的命呦」。

陳勝聽了十分不服氣,立刻站在一塊大石頭上,胸脯挺得高高的教育小伙伴:「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故而,倘若《陳涉世家》中對此段記載準確,毫無杜撰。

那麼從這段中我們就不難發現 ,陳勝在少年時,便有著與小伙伴們不同的鴻鵠之志,立志要成為人上人。

因此,在契機到來時,陳勝只不過是借著秦國的殘暴找到了合適的借口,帶著一群早就想反抗卻又不敢當出頭鳥的農民兄弟們完成自己的夢想而已。

即便沒有這場大雨,陳勝也終究會從另一個契機中尋找反抗起義的機會。

是以,古往今來,我們認為陳勝吳廣是被逼上梁山不得不才起義的說法,是個千年謠言。

那只不過是陳勝蓄謀已久的陰謀而已。

如果《睡虎地秦簡》所記載屬實,秦朝百姓在那次山洪中沒有按時服徭役是不會丟失性命的,既然沒有生命危險,那就不屬于被逼起義。

陳勝吳廣起義的真相實則是: 所有參加起義的人都心知肚明,不按時到達地點根本不會死。

但是大家都受不了壓迫,心甘情愿地配合陳勝耍這個小陰謀。

當然,嚴謹點講,陳勝吳廣也算被逼起義,因為秦朝的暴政是真實的,陳勝吳廣是親身感受的。

倘若秦始皇施仁政,愛子民,陳勝想翻身大可以想別的辦法,不用選擇最危險的起義。

參考文獻:

湯曉靜.解讀《陳涉世家》中陳勝的智慧[J].文學教育(上),2011(11):98-99. 趙錫元.關于大澤鄉起義的幾個問題[J].思想戰線,1981(05):47-51. 桂心儀.陳勝,何許人也[J].寧波師專學報(社會科學版),1980(01):26-31+44. 江浦.試論陳涉吳廣起義[J].江漢學報,1963(07):48-55. 青野.詭異的陳勝[J].延河,2013(08):142-146. 羅昌奎.談司馬遷對陳涉起義的態度[J].武漢教育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89(04):57-5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