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氣看懂秦國歷史!秦國為了統一天下,到底付出了多少努力?

作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封建王朝,秦朝的歷史確實是不長,但是在秦朝統一天下之前,秦國的歷史卻很長。

秦國,跟秦朝完全是兩個概念。

秦朝的歷史,得從秦始皇統一天下開始算,到秦王子嬰開城投降結束,總共也就只有十五年。但是秦國的歷史,卻得追溯到商朝的時候了。

話說在夏朝末年,有個叫嬴費昌的人,因為看不慣夏桀王的昏庸暴虐,所以轉投了當時正在崛起的商政權,投奔了商湯。后來,在商湯滅夏的過程當中,嬴費昌做了商王朝的先鋒官,立下了不少功勞。

這個嬴費昌,就是秦國的先祖。

因為輔佐商湯開國有功,所以后來,嬴費昌就逐漸有了自己的部落,子孫開始逐漸繁衍開來,成了商朝的貴族。

在整個商朝,嬴氏家族一直長盛不衰,所以人口也開始越來越多。但是到了商朝末年的時候,因為遇上了改朝換代,再加上嬴氏家族一直都站在商王朝這邊。所以在這次改朝換代的時候,嬴氏家族的地位開始暴跌了。

據說當時嬴氏家族這邊,有一個叫蜚蠊的人。當時蜚蠊在嬴氏家族內部,有點像是家族的當家人的感覺。同時,蜚蠊還是商紂王的親信,這就導致嬴家被徹底綁到了商紂王的戰車上。

更要命的是,后來周武王擊敗了商紂王之后,沒過幾年,周武王就去世了。周武王去世之后,因為接下來是幼主周成王即位,然后由那位會解夢的周公輔政。所以很多商朝的舊貴族就開始發動叛亂。在這個過程當中,嬴氏一族也有很多人參與了叛亂,但是最后叛亂卻被周公給鎮壓了。

所以,在這次叛亂之后,嬴氏一族徹底失去了往日的榮光,很多人干脆直接成了奴隸。昔日在商朝顯赫一時的贏家,算是徹底家道中落了。

順便說一句,在嬴氏一族家道中落的這個過程當中,作為關鍵人物的蜚蠊,有兩個兒子。長子叫惡來,次子叫季勝。這個惡來,就是后來秦國王族的直系祖先。同時,有意思的是,那位次子季勝,后來也有子孫不斷傳承下去。若干年之后,季勝的子孫,成了晉國的大臣,并且逐漸在晉國內部掌握了大權,最終和其他兩個家族,瓜分了整個晉國,這就是歷史上的三家分晉。而季勝的子孫,就是后來戰國七雄當中的趙國王族。

簡單來說,在周朝取代商朝的這個過程當中,嬴氏一族衰落了。然后當時嬴家的當家人蜚蠊,有兩個兒子。一個是惡來,他是后來秦國的祖先。另一個叫季勝,他就是后來趙國的祖先。

因為參與謀反,后來嬴氏一族家道中落,所以后來很多嬴氏一族的子孫,都被流放到了西邊,成了中原人眼里的‘蠻夷’。不過,雖然暫時家道中落,但是當時嬴氏一族的前輩,還是憑借自己的本事活了下來,并且開始完成艱難的復興。

在接下來的上百年時間里,嬴氏一族花了五代人的時間,逐漸在西邊扎下了根,并且開始不斷復興家族。在這個過程當中,老嬴家的一門家傳手藝,無疑是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這門手藝,叫做養馬。

在古代的時候,馬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同時也是最重要的戰爭資源。不管是哪一個政權,只要想建立強大的軍事力量,就必須有騎兵;要想養騎兵,就必須得有戰馬。而老嬴家在養馬這件事上,則是有著祖傳的天賦。

所以,周朝開國百年之后,當時惡來的五世孫嬴非子,就成了周王室的御用馬夫。有一次,當時在位的周孝王,去自己的馬場巡視,這期間就召見了嬴非子。在這次召見過程當中,周孝王提出了不少養馬的問題,嬴非子全都對答如流。所以在這之后,周孝王一高興,直接給他升了官,讓他做了周王室馬場的管理員。

這個官職,在古代神話當中,往往也被稱之為‘弼馬溫’。雖然在《西游記》里面,被封了這個官職的孫悟空,十分不滿,最后還直接大鬧天宮。但是對于秦國的祖先來說,這卻是他們家族復興的開始。

此后的幾十年里,嬴非子靠著給周王室養馬,逐漸得到了周王室的賞識。后來周王室琢磨了一下,覺得養馬工作還是要再擴大一些。所以接下來,周王室就把今天甘肅天水地區,直接給了嬴非子,專門讓嬴非子養馬。

因為這塊地方,當時稱之為秦地。所以后來,嬴非子也被稱之為秦嬴。秦國的國號,也是這麼來的。

有了一塊專屬自己家族的地方,接下來嬴氏一族,就可以更好地繁衍生息了。但是說實話,當時周王室給嬴氏一族的這塊地方,真不是什麼好地方。這塊地方遠離中原,比較適合養馬,但是卻不適合人類居住。最要命的是,當時在周王室的西邊,還有很多西戎人生活。

這些西戎人有點近似于游牧民族,反正是不歸周王室管,人家是以狗作為圖騰的,所以也被稱之為犬戎。這些西戎人沒事就來襲擊一下周王室邊境,搶點東西給自己改善一下生活。如此一來,當時地處周朝邊境的嬴氏一族,自然就成了西戎部落的重點光顧對象了。

自然環境惡劣,不適合人居住,周圍又經常有人來搶劫。這種生存環境,怎麼看都是惡劣至極了。但是對于嬴氏一族的先輩來說,能有一塊地方,已經很美好了,他們也沒法要求更多。而接下來的上百年時間里,嬴氏一族就是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從這塊小小的封地開始,不斷繁衍生息,不斷開始壯大了起來。

都說‘自助者天助’。雖然秦人祖先的復興起點,實在是低了點,但是接下來的百年時間里,嬴氏一族卻靠著養馬這個機會,得到了一個歷史性的機遇。

就在嬴氏一族被封到了秦地之后,周朝的國力也逐漸達到了頂點,開始征討西邊的犬戎。而周朝要和犬戎作戰,嬴氏一族所在的這塊區域,自然就成了一塊橋頭堡。再之后,到了西周晚期的時候,隨著周王室自身的力量持續衰落,周王室想要抵抗犬戎的入侵,又不得不大力支持嬴氏一族,希望嬴氏一族強大起來之后,可以作為周王朝在西方的一道屏障。

于是,就這樣,在接下來的百年當中,嬴氏一族開始迅速壯大。從一個最初只占據了五十里方圓土地的部族,逐漸發展成了一個真正的國家!

但是,請注意,直到這個時候,嬴氏一族的當家人,依然不是諸侯,只是周王室的一個普通大臣而已。因為對于當時的周王室來說,嬴氏一族做出的這些貢獻,還不足以得到周王室的冊封。所以,在西周晚期,秦國的雛形,已經出現了。但是秦國的國君,卻并不是諸侯。

這是一種很奇葩的現象。一般來說,諸侯國和諸侯,都是同時出現。或者說應該是先有諸侯,然后諸侯被封了一個國家之后,才有了一個諸侯國。但是到了秦國這邊,其實是反過來的。秦國是先有國家,然后才有諸侯。

秦國真正位列諸侯之位,這其實已經是西周末期的事情。到了西周末期,周幽王在位期間,秦國又迎來了一個歷史性的機遇。

據說當時周王室內亂,周幽王廢黜了自己的王后和太子,然后這位王后的娘家人就不干了。王后的父親,是當時一個非常強大的諸侯國的國君。這位國君一氣之下,直接帶著自己國內的兵馬,聯合西邊的犬戎,一起殺向西周首都鎬京。

因為當時周朝內部,同樣是矛盾重重,所以當犬戎前來進攻的時候,其他諸侯國也因為種種原因,并沒有前來救援。所以,在犬戎的進攻之下,最終,西周的首都鎬京被攻破,周幽王本人也被干掉了,西周自此滅亡。

就在鎬京被攻破的同時,遠在西北的嬴氏家族,也得到了這個消息。因為當時嬴氏一族,算是周王室的核心附庸者,所以得知這個消息之后,當時嬴氏一族的族長,直接帶上全部的家底,傾力前來救援。不過,最終嬴氏一族還是來晚了。等到他們趕到的時候,犬戎已經攻破了鎬京。

所以接下來,嬴氏一族的族長,就聯合其他幾位諸侯,直接對犬戎開戰。一場大戰之后,大家終于趕跑了犬戎。但同時,鎬京也被犬戎劫掠一空,連城池都被犬戎放火燒沒了。而接下來,因為周幽王已死,所以嬴氏一族的族長,就和其他幾位前來勤王救援的諸侯一起,擁立了周幽王的兒子,做了新的天子,這就是周平王。

因為鎬京已毀,所以周平王登基之后,干脆也不再恢復建城,直接搬家去了東邊的洛邑,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平王東遷。

在周平王東遷的過程當中,嬴氏一族一直貼身保護,直接把周平王送去了洛邑。如此一來,贏氏一族立下的功勞就大了。不但有著勤王救主的功勞,而且還對周平王有擁立之功。

所以,周平王上位之后,直接給了嬴氏一族兩個獎勵。一是正式冊封嬴氏一族的族長為諸侯,雖然當時周平王只是給了一個伯爵的爵位,但這對于嬴氏一族來說,也算是天大的喜事了。第二,周平王還承諾,以后嬴氏一族在函谷關以西,只要打跑了犬戎,所有占領的地盤,完全可以歸嬴氏一族自己所有。

從周平王給出的這兩個獎勵來看,我們不難發現,周平王其實真的挺小氣的。他給出的這兩個獎勵,其實都是空頭支票。爵位就不用說了,人家嬴氏一族原本就有封國,此時周平王給他們的,只是一個空頭銜而已。而且,按照周朝的爵位制度,爵位共分公侯伯子男五個級別,伯爵只是第三等。當時的嬴氏一族,對周平王有如此大的幫助,周平王卻只給了一個伯爵,實在是很小氣了。

至于第二個承諾,所謂的地盤,更是虛無縹緲。要知道,當時這些地盤,都在人家犬戎手里。周平王這個承諾,等于是拿不屬于自己的東西,獎勵嬴氏一族,這簡直連空頭支票都算不上了。

但是,如果聯系后來的歷史發展來看,這兩個看似無用的獎勵,卻偏偏成了秦國發展道路上,最重要的根基。

爵位,讓秦國成了一個正式的諸侯國。自此之后,秦國就可以和其他諸侯國,在法理上平等的相處。而合法擴張的空頭支票,在當時來看,確實不太重要。但是在接下來的上百年時間里,這卻成了秦國在西北迅速崛起的理論基礎。

在后來的春秋時代,這個合法擴張的理由,曾經難倒了無數的諸侯。后來大家所謂的爭霸,其實歸根到底,也就是為了拿到這個合法擴張的資格而已。

自從平王東遷之后,秦國終于成了一個真正的諸侯國。而當時在位的嬴氏一族的族長,也成了真正的諸侯,這就是秦國的第一位實際國君,秦襄公。

從惡來身死,一直到秦襄公再度成為一國之君,這期間已經過去了兩百多年,整整十代人。靠著十代人的不斷努力,嬴氏一族終于是再次崛起了。

當然,接下來的崛起之路,依然很艱難。

秦襄公雖然拿到了合法擴張的資格,但是土地畢竟還在人家犬戎手里。所以接下來的上百年里,秦國的主要任務,就是從犬戎手里搶地盤。在這個過程當中,秦國先后經歷了秦襄公、秦文公、秦憲公、秦出子、秦武公、秦德公、秦宣公、秦成公、秦穆公這九位國君,大戰無數次之后,終于從甘肅天水地區,擴張到了關中平原,繼而占領了大半個關中。

到了秦穆公登基的時候,此時的秦國,已經基本占領了整個關中平原,成了一個真正的大國。到了這個時候,嬴氏一族,其實已經算是完成了復興,甚至超過了當年在商朝的地位了。

而接下來在位的秦穆公,則是秦國歷史上,一位最有分量的國君。他的存在,承前啟后,直接決定了接下來兩百多年的秦國。

就在之前秦國埋頭擴張的這一百年里,中原地區其實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周平王東遷之后,周王室的力量開始迅速衰落,導致各大諸侯國開始逐漸崛起。在這個過程當中,齊、晉、楚、燕等諸侯國,逐漸開始兼并其他國家,迅速擴張。

而到了秦穆公登基之初的時候,幾個一流強國,已經徹底劃分了自己的勢力范圍。而且,當時正是齊國的齊桓公在位期間。齊桓公九合諸侯,成了當之無愧的第一霸主。而且,齊桓公尊王攘夷的思路,也成了接下來其他諸侯紛紛效仿的對象。

所以,秦穆公登基之后,見到中原腹地的局面,風起云涌,也開始打算東出函谷關,去中原腹地插一腳。當然,最關鍵的原因在于,當時秦國已經占領了整個關中平原,在函谷關以西,也已經到了沒有擴張空間的地步。秦國如果想要進一步擴張,最好的方向,就是向中原腹地擴張。

但問題是,如果想要東出函谷關,秦國就勢必要面對一個一流強國。這個強國,就是晉國。

當時的晉國,幾乎已經占領了整個山西地區,并且還在不斷向外擴張,直接控制了函谷關以西的地盤。所以,秦國想要東出,就必須要面對晉國。

最開始的時候,秦穆公其實也沒想和晉國開戰,而是打算通過聯姻的手段,從晉國手里友好地換取通道。所以接下來,秦穆公娶了晉國老國王的女兒。但是沒想到的是,晉國老國王對聯姻這件事很感興趣,聯姻之后卻根本不提通道的事情。

所以,再之后,秦穆公就想和晉國打一仗,武力奪取通道。結果秦國和晉國之間,你來我往幾個回合之后,秦穆公發現,根本就奈何不了晉國。所以再之后,秦穆公又打算通過聯姻的關系,插手晉國的內政,扶持和秦國交好的晉國國君。

接下來的二十多年里,晉國老國君去世,秦穆公廢了九牛二虎之力,不斷和晉國聯姻,甚至把自己女兒都嫁給了自己一個大舅哥的兒子,希望將來這孩子上位之后,能給秦國通道。但結果,所有的這一切,都是徒勞的。不管晉國那邊誰做國君,不管秦穆公怎麼結親,怎麼插手晉國內政,人家就是不給通道。

所以,二十多年之后,秦穆公又盯上了一個新的人選。這個人也是他的一個大舅哥,只不過之前因為晉國內亂,在外流亡了十九年。接下來,秦穆公直接扶持這位舅哥回國,送他上了國君的寶座。而這位被秦穆公扶上寶座的晉國國君,就是大名鼎鼎的晉文公。

晉文公上位之后,出于替晉國利益的考慮,也不想給通道,但是又不愿意得罪秦穆公。所以接下來,晉文公就忽悠秦穆公,提出兩國一起去打楚國。楚國被打敗之后,晉國少了一個強敵,秦國也能從楚國那邊,奪取東出的通道。

在晉文公的忽悠之下,秦穆公當時也被唬住了,直接同意了這個計劃。所以再之后,秦晉兩國開始圍毆楚國。當時齊桓公已經去世,齊國因為繼承人的問題內戰,國力暴跌,幾個大國正在忙著爭奪新的霸主之位。原本楚國剛剛擊敗老牌強國宋國,正式春風得意的時候。結果,楚國這時候被秦晉兩國直接圍毆,瞬間就被打下去了。

就這樣,晉文公順利擊敗了楚國,成了春秋時代的第二個霸主。

不過,打著打著,秦穆公發現不對勁了。為什麼秦國仗沒少打,人沒少死,卻依然沒有東出通道?反倒是讓晉國成了霸主?最關鍵的是,秦穆公忽然發現,如果楚國真的被滅了,那以后晉國就會占領整個楚國,秦國以后更沒有東出的機會了。

所以,在秦穆公晚年,秦穆公開始調整策略,改為聯楚抗晉。就算不再東出,也不能讓晉國滅了楚國。因為楚國一旦被滅,秦國就徹底成了西方的孤立大國,接下來晉國就可以輕易滅掉秦國。就算是為了秦國,也不能讓楚國被滅掉,反倒是要讓晉楚雙方,常年打仗,這樣才最有利于秦國。

秦穆公的這個策略,后來被秦國延續了上百年。整個春秋時代,秦國后來的基本國策,都是聯楚抗晉。但同時,自此之后,秦穆公徹底放棄了東出的念頭,轉而在西方專心發展。而晉國這邊,則是趁勢利用地理優勢,對秦國進行經濟封鎖和文化封鎖。

這就是為什麼,自從秦穆公去世之后,秦國在春秋時代的戲份,忽然就變少了。

另外,秦穆公臨終之前,還留下了一個遺詔,要求當時朝堂上最優秀的幾個大臣,給自己殉葬。其他國君殉葬,都是用妃子和奴隸,秦國卻是用大臣。如此一來,其他國家的人才,自然不敢再到秦國做官,生怕自己也被拉去殉葬。所以,后來春秋中晚期的時候,秦國內部就在再也沒出過什麼特別優秀的人才了。

但同時,秦穆公留下的這個制度,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至少,因為優秀的大臣都被殉葬了,秦國內部就很難再形成超強的士大夫家族。如此一來,秦國也就避免了后來‘三家分晉’那一類的事情出現。所以,秦穆公留下的這個殉葬傳統,對于秦國來說,只能是禍福相依了。

而秦穆公去世之后,接下來的整個春秋中后期,秦國雖然是四大強國之一,但是戲份卻少得可憐。只有春秋后期的時候,楚國被吳國攻破了王都,秦國派兵救援,防止楚國被滅國,這件事算是發揮了比較大的作用。其他的時候,秦國基本上都是偏安西方,一直在西方發展。

同時,因為常年在西方發展,缺少和中原諸國的交流,內部又缺少人才。所以接下來兩百多年的時間里,秦國歷經十六代國君。在這兩百多年里,秦國一直在不斷衰落,一直處于吃老本的狀態。

如此,在這兩百多年里,中原諸國又是一番風起云涌。春秋中后期,晉國開始壓制其他諸侯國,一家獨大,但是后來又被韓趙魏三家瓜分。晉國衰落之后,吳越兩國又開始爭霸,然后又衰落。就這樣,隨著三家瓜分晉國,歷史終于跌跌撞撞進入了戰國時代。

到了戰國時代之后,秦國忽然發現,原本強大的晉國,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韓趙魏三國。所以,此時的秦國,就再次產生了東出的念頭。在秦國人看來,自己之前也是四大強國之一,單打晉國尚且不難,如今晉國分裂成了三個國家,自己只打三分之一個晉國,那不是手到擒來的嗎?

但結果,就在秦國剛剛產生這個念頭之后,緊隨而來的,卻是直接被打臉了。

簡單來說,當時秦國向三晉之中的魏國方向發力。但沒想到的是,當時秦國這邊出動了五十萬大軍,卻被魏國這邊的五萬新兵給暴打了一頓,而且直接打到全軍崩潰了。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陰晉之戰,而魏國那邊領兵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吳起。

五十萬人,反過來被五萬人吊打,這種事情,不光后世看來覺得匪夷所思,就連當時的秦國執政者,也很難理解。

不過,此戰之后,秦國高層也開始進行反思,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夸張的事情。而接下來,經過仔細的研究之后,秦國高層得出結論:原來是因為時代不同了,人家魏國當時已經變法了。

變法,這件事在戰國初期的時候,絕對是一個主旋律事件。

簡單來說,在春秋末期的時候,隨著冶鐵技術的不斷成熟,導致以往的土地制度崩潰了。而土地制度的崩潰,直接導致社會制度和國家制度等方方面面,都開始發生劇變。如此一來,率先建立起新制度的國家,國力自然就會迅速提升。而國力提升之后,緊隨而來的,自然就是軍事制度的改革。軍事制度改革,國家軍事力量自然就暴漲了。

這就是之前秦國五十萬人,被魏國五萬人暴打的根本原因。

對此,秦國高層其實早就知道,但問題是,當時的秦國,想要變法,還真不是太容易。因為只要變法,勢必會觸及舊貴族的利益。比如說按照原本的制度,所有平民和奴隸,都得給貴族打工,貴族可以什麼都不做,躺在功勞簿上吃老本。但是一旦變法,貴族們就得去工作,這可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

但是,為了秦國,再難也得變法啊!所以,自從陰晉之戰結束以后,秦國歷經三代國君,一直在忙著為變法做準備。具體來說,大致就是強化中央集權,強化國君能控制的軍事力量。只有當國君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可以壓制那些舊貴族的時候,這時秦國才能真正完成變法。

如此,在這三代國君在位時期,秦國雖然依舊被率先變法的魏國暴打,領土也丟了不少。但同時,一個新生的強大種子,卻開始逐漸孕育而出了。

如此,這三代國君之后,公元前361年,秦孝公即位了。從秦穆公到秦孝公,已經過去了十六代國君。

秦孝公即位之后,因為有著之前三位國君,給他打下的基礎,所以秦孝公登基之后不久,就開始主持變法。而就在秦孝公開始進行變法工作之后,又有一個關鍵人物來到了秦國,這個人就是商鞅。商鞅原本在魏國做官,精通變法事宜。而到了秦國之后,秦孝公開始全力支持商鞅,對秦國進行各種改革。

在商鞅的變法之后,秦國開始承認土地私有制,允許土地買賣,改革軍事體系。商鞅變法的內容有很多,總之,經過商鞅變法之后,秦國徹底煥然一新了。

成功變法的秦國,幾乎等同于脫胎換骨。而接下來的秦國,自然就要開始逐步對外擴張了。和當年春秋時代相比,此時的秦國,擁有的最大的一個優勢就是,原本一家獨大的晉國沒了,分裂成了韓趙魏三家。而三國共存的局面,則是給了秦國徹底東出的機會。

如果晉國此時還在,秦國大機率可能還是無法順利東出的。

接下來,秦孝公在位的時候,奪回了當年被魏國奪走的河西地區,恢復了秦國的版圖。秦孝公之后,接下來的即位的秦惠文王,正式開始執行東出的作戰計劃。

秦惠文王在位期間,重用縱橫家張儀,通過靈活的外交手段,避免了被其他國家圍攻的局面,同時緩緩擴張。同時又重用公孫衍、司馬錯等人,積極對外開疆拓土。這期間,秦國打垮了身后的義渠國,又掃平了巴蜀之地。自此之后,秦國有了戰國七雄當中,最大的戰略縱深,而且身后再也沒有敵人,可以全力向東發展了。

秦惠文王去世后,接下來即位的秦武王,在位時間比較短,對秦國的影響還沒那麼大。而秦武王去世之后,秦惠文王的另一個兒子,也就是秦武王的弟弟登基,這就是秦昭襄王。

秦昭襄王登基之初,因為是幼年即位,所以秦國常年由秦昭襄王的母親,也就是當時的秦國太后控制,這就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那個羋月。羋月主政期間,秦國徹底吞并了義渠國和巴蜀,消化了這兩塊地方。

同時,羋月掌權期間,秦國開始專心打韓魏兩國,開始在函谷關以東,占領較大的土地。在秦國的暴打之下,韓魏兩國迅速衰落了下去。除此之外,秦國還利用齊國犯眾怒的計劃,和其他幾國聯合討伐齊國,直接把齊國打得一蹶不振。自此之后,齊國就開始執行綏靖政策,再也不管國外的事情了。

隨著韓魏齊三國被打壓下去,羋月也逐漸老邁,秦昭襄王開始掌權。秦昭襄王掌權之后,開始對剩下的兩大強國,趙國和楚國發力。首先,秦昭襄王派大將白起,對楚國開戰。在白起的進攻之下,秦國一口氣奪下了楚國的首都,同時占領了楚國的大片領土。并且在鄢郢之戰當中,消滅了楚國大量的有生力量。

此后,秦昭襄王又把楚國當時在位的楚懷王,騙到了秦國,徹底軟禁起來。進過這一連串的打擊之后,楚國也是國力暴跌。最重要的是,當時楚國正處于變法的緊要關頭。被秦國這樣一攪合,楚國再也沒有了完成變法的希望。所以在這之后,楚國著名的大臣屈原,才會投江而死,因為他實在是看不到希望了。

楚國被打下去之后,六國當中,就只剩下趙國還算強大了。所以接下來,秦國就開始和趙國交手。最開始的時候,秦昭襄王其實是想要避免和趙國決戰,因為當時秦國連年打仗,國力損耗也不小。但是后來,因為韓國用了一連串計策,導致秦國不得不提前和趙國進行決戰。

這場決戰,就是著名的長平之戰。

在長平之戰當中,因為秦國主帥白起,發揮的實在是太優秀了,導致趙國四十萬精銳,直接被秦國給全部消滅了。這一戰,直接把趙國徹底打得由盛轉衰了。當時趙國國內,一多半的青壯男人,都死在了長平前線。

所以,此戰之后,六國當中,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單獨抗衡秦國。所以,長平之戰結束以后,戰國時代的局面,就從原來的七雄爭霸,變成了秦國橫推六國。

不過,長平之戰結束后,因為秦國高層的內斗,丞相范雎擔心白起功勞過大,會威脅自己的地位,所以勸秦昭襄王退兵了。而秦昭襄王因為種種原因,最后也同意了這個提議。而這次撤兵,也讓秦國失去了馬上滅趙國的機會。

因為在這之后不久,其他幾個國家,不愿看到趙國被滅,開始紛紛前來增援趙國。于是,當兩年以后,秦國再度來襲的時候,面對的已經不是趙國,而是幾個國家的聯軍。就這樣,秦國難得遭遇了一次大敗。

這場大敗,再加上秦國之前連年征戰,導致秦國內部,青壯年士兵折損得也很嚴重,暫時國力大損。最關鍵的是,就在這之后不久,秦昭襄王就去世了。秦昭襄王去世之后,因為秦國高層開始長時間混亂,再加上秦國國力之前損失了不少。所以接下來的十年里,秦國開始暫緩對外擴張的腳步。

當然,到了秦昭襄王去世的時候,秦國一家的地盤,已經快要比得上其他幾個國家的總和了。除了楚國之外的其他五國,加起來也沒有秦國大。

而秦昭襄王去世之后,他的兒子還沒等正式即位,就去世了,這就是秦孝文王。秦孝文王去世之后,其子秦莊襄王上位。秦莊襄王上位之后,僅僅在位三年就去世了。這期間唯一的貢獻,就是滅了周王室。

而秦莊襄王去世之后,他的長子嬴政即位,這就是秦始皇。不過,秦始皇登基的時候,僅僅只有十三歲。所以秦始皇登基之后,大權長時間掌握在丞相呂不韋,以及王后趙姬的手里。

簡單來說,秦昭襄王去世之后,秦國三年之內換了四個國君,然后又遇上了主少國疑的局面。這種情況下,秦國自然不能對外擴張了。不過,這段時間,倒是也給了秦國一個休養生息的時間。其他六國雖然這期間整體上也在恢復,但因為秦國地盤最大,人口最多,所以算下還是秦國恢復的更多一些。

如此,又過了幾年之后,隨著秦始皇成年,秦始皇先是平定了王后趙姬的寵臣嫪毐,然后又驅逐了呂不韋,徹底獨掌大權。秦始皇掌權之后,秦國龐大的戰爭機器,就開始再次被發動。驅逐了呂不韋之后,秦始皇先是花了七年時間,繼續休養生息,并且控制整個國家。

七年之后,公元前230年,秦國首先滅掉了最弱小的韓國。緊接著,一年之后,又滅掉了趙國。滅趙之后,秦國又趁勢打了一下燕國,吞并了燕國的一多半土地。再之后,秦國又趁勢滅掉了魏國。

魏國被滅之后,秦國東出的大門,已經徹底打開。而僅存的幾個國家當中,此時唯一還能抵擋秦國的,就只剩下楚國了。當時的楚國,國力還是比較強的。所以當秦國滅魏之后,轉而滅楚的時候,第一戰,秦始皇派李信等人,率二十萬大軍滅楚,結果卻被楚國用四十萬人給擊退了。直到第二戰,老將王翦出馬,調兵六十萬,并且對峙了近一年之后,才徹底消滅了楚國的主力。

楚國主力被滅之后,秦國統一天下的大勢,就再也無法逆轉了。公元前222年,王翦徹底平定楚地。同年,王翦之子王賁,北上滅了燕國的殘余勢力,以及趙國的殘余勢力代國。

這幾個國家都被滅了之后,公元前221年,秦始皇揮師東進,進攻最后的齊國。此時的齊國,根本沒法抵擋,直接投降了。

隨著齊國投降,秦始皇徹底統一了中原。自此之后,后面的歷史,就是秦朝的歷史了。

從惡來身死,到秦襄公立國,再到秦穆公東出,秦孝公變法,最后才到了秦始皇統一六國,這才是完整的秦國歷史。

所以,秦朝的歷史,雖然只有短短十四年。但是秦國的歷史,哪怕是從秦襄公立國開始算,一直到秦始皇統一六國,也有550年之久。而如果從秦非子開始算起,那秦國的歷史,就已經快有七百年之久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