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云鵬:被欺負的「六妮兒」,被郭德綱看中,好運氣的「小傻瓜」

岳云鵬的人生明顯分割成兩部分,分割線是在被郭德綱看中并力捧的。

在前半生里,「被欺負」是岳云鵬的常態,即便進入德云社,岳云鵬也是底層,經常被師哥欺負。

在后半生里,岳云鵬猶如開了掛的龍傲天,在極短的時間里成了德云社的「角兒」,媒體用「相聲阿甘」來形容他,一個運氣好被師傅看中的「小傻瓜」。

1、被欺負的「六妮兒」

1985年4月15日,一個農民正在焦急地等待著一個孩子的出生,在看到孩子的這一刻,這個農民瘋了似的跑出家門,見到人就說:「我有兒子了。」

在這個年代,農村里沒有兒子是抬不起頭的,更何況這家已經連續有五個女娃娃。這兩口盼了那麼多年的兒子,在這一刻實現了,兩口子什麼憂愁都沒有了。

這一天是全家最開心的一天。

村里人專門放了一場電影《喜盈門》,慶祝這家終于有了后,對得起先人了。

農民指著電影里面最帥的人物說:「兒子的名字有了!」

這個孩子有了自己的名字——岳龍剛。

岳龍剛并沒有像名字那般「龍剛」,反而得了個「六妮兒」的外號。

因為太老實了,所以經常被欺負。

小時候去村里小賣部買東西,遇見村里的大孩子,岳云鵬總會無緣無故地受欺負。

掐脖子,挨罵,都是常事,岳云鵬從不敢給家里人說,大孩子說他的眼睛長在岳云鵬的家里。

嚇得岳云鵬都不敢回家,也不敢讓人知道。

這種感覺,即便多年后,岳云鵬紅遍全國,回想起來,還是非常痛苦。

13歲時,家里交不起68元學費,岳云鵬只好跟著五姐去北京打工。

那時,岳云鵬并不知道未來幾年會遇到多少委屈,他只是奔著唱歌的夢想去北京。

在他眼里,北京是實現夢想的地方。

如今看來,北京確實是岳云鵬實現夢想的地方,只是這夢想和唱歌有些許差距。

初到北京,這個老實的小男孩不懂拒絕,不會爭取,他被分配到誰都不愿意去的地方:石景山重型電機廠。

電機廠是所有工作中最累的,掙錢最少的,一月300元,而且還被分配到沒多少人愿意干的大夜班,從晚上10點到第二天凌晨6點。

第一次出來打工的岳云鵬,并不知道這些,他只覺得自己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不容易,滿心想得是如何保住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

他甚至買了一包煙,不是為了抽,而是點著夾在手里,要是自己睡著了,煙燒到手,一疼立馬就驚醒了,然后精神抖擻的接著巡邏。

工資漲到七八百,還經常無緣無故被克扣,岳云鵬忍了一年。

五姐不忍心小弟遭受這份罪,想讓他換份工作。

沒有門路的姐弟二人,只好一家接一家門店去問,看能不能碰運氣,找個服務員干干。

連問了兩三天,才找到一家餐館缺打荷的,從擇菜、洗碗到幫忙蒸屜,岳云鵬剛找到感覺,餐館廚師就換人了,岳云鵬也只能離開。

岳云鵬又找了一家餐館,做保潔員,專門打掃廁所。

有一天,餐館老板喝多了,吐了一地。

岳云鵬擦了擦沾在身上的污漬,趕緊收拾廁所里的污垢。

地面剛收拾干凈,他就被開了。

老板覺得岳云鵬沒有第一時間替他擦身上的污漬,而是先給自己擦,這樣沒有眼力見的人,留著干嘛?

這世間有許多隱形的規則,沒有人把這些規矩講給你聽,也不會有人手把手教給你,需要你自己去看,去琢磨。

岳云鵬老實笨拙,想不到那麼遠,看不到那麼深,為此他吃了許多虧。

他只能把這些委屈自己消化,默默接受,再重新開始。

這種委屈對岳云鵬來說并不算什麼,一直到2002年10月的一天,岳云鵬的委屈到了頂端。

那天晚上,岳云鵬因為算錯6元的啤酒錢,被客人整整罵了三個小時。期間岳云鵬各種哀求,說盡好話,哪怕打五折都沒能止住客人的謾罵。

或許,來自農村,就注定比別人低一層,可以毫無顧忌地問候他的祖宗。

無奈下,岳云鵬自掏腰包付了352元的菜錢,那桌人才消停。

客人剛走,岳云鵬就被開了。

沒有人在乎岳云鵬受到什麼樣的傷害,也沒有人為他覺得惋惜,誰會在乎一個服務員怎麼想?

岳云鵬不會抱怨,更不會反抗,老板讓他走,他就走。

現在看來,他這種老實到逆來順受的性格,卻成了他成功的最大助力。

在這之后,岳云鵬學過電焊,差點因過敏客死他鄉。

干過修理工、建筑工、刷過盤子、掃過廁所。兜兜轉轉又做回了服務員,只是這次命運拋給他的第一個選擇題。

2、幾個選擇題

2003年,岳云鵬在一家老北京炸醬面館做跑堂,每天穿著對襟衫,登圓口黑布鞋,戴著瓜皮帽,肩上搭一個小褡褳。

看見客人,門口高喊:「來了您吶,幾位里邊兒請!」

突然有一天,面館的熟客老大爺覺得岳云鵬很適合說相聲,琢磨著給他介紹一個師父。

這個師父呢,其貌不揚,在一個狹小的茶館說相聲,后台演員不足十人,台下觀眾還沒演員多,甚至有時只有一人。

聽說,這個茶館不怎麼掙錢,師父每周都要跑一趟外省參加一檔綜藝節目,補貼家用。

岳云鵬自己也不懂相聲,只以為它是小品的一種。

好在兩個地方離得不遠,每天干完活,走著去旁聽,兩不耽誤,倒也可以聽聽。

然而好景不長,飯店要搬遷,這時岳云鵬面臨一個選擇,是跟飯店一起走,還是留下來學相聲。

對于一個打工仔來說,服務員是他熟悉的工作,飯店是他熟悉的地方。

來北京這麼多年,岳云鵬受了那麼多委屈,無緣無故被開除了那麼多次,這次好不容易有個趁手的工作,放棄多可惜。

而學相聲,要先學藝,學成后能不能成角兒還不一定。

而且學藝期間,沒有工資,只管飯。

若是你,你選哪個?

人一般都會對未知感到恐懼,會選擇自己熟悉的生活方式。

岳云鵬卻選擇了未知的相聲,離開了熟悉的餐館和服務員工作。

他給家里人打了電話,說最近打不了錢,要先學個手藝。

父母家里日子雖不好過,但也支持岳云鵬的決定。

就這樣,岳云鵬開始了掃地、搬桌子、喂狗等這些雜活。

干活之余,開始練習基本功。別人都從相聲基本功開始,岳云鵬卻從普通話開始。

3個月后,和他一起從飯店里辭職的孔云龍,已經可以上台說相聲了,岳云鵬還在學普通話。

好不容易來了個新人欒云平,岳云鵬才有了上台的機會,還沒說多久,欒云平上台了,岳云鵬從欒云平手里接過掃帚,又開始掃地了。

若是你,心里會不平衡嗎?

岳云鵬會,但沒辦法,只能自己消化。

因為他上台20分鐘的相聲,說了5分鐘就下台了。

他不敢鬧脾氣,默默地掃著地。

就是這樣老實不惹事,也不行。

德云社后台有許多規矩,比如師父的衣服必須要徒弟來穿,哪怕師父不讓你穿,你也要拿來穿。

這些規矩,沒有人教你,你必須自己領悟。

岳云鵬老實,悟得慢,不知不覺中就得罪了別人。

所有人都建議開除他,覺得他不是這塊料。

雖然師父力保,留下了他,可是,自己的水平,自己知道。

不知道岳云鵬有沒有考慮,是不是該去找個賺錢的工作?

畢竟沒有多少錢供他揮霍。

若是你,你會留在一個看起來毫無發展空間的地方嗎?

岳云鵬卻選擇留了下來,師父說:「該讓你上的時候自會讓你上,不到你的時候,上去你也受罪。你把這事干砸了,日后你都干不了這行了。」

漸漸地,岳云鵬找到相聲的技巧,因為喜歡唱歌,自己琢磨了一個有關唱歌的小作品,抓住一個小機會,試了一下,反響還不錯,這給了他一個希望。

上台的機會逐漸增多,慢慢有些感覺,可依舊是個邊緣人物,就連德云社十周年大慶,也只能站在最邊邊的角落,「z位」,后來岳云鵬說到。

地位差到在河南演出,因為是自己家鄉,露臉的機會就多了點。

可這點機會也被某個師兄記恨上,逮著機會,在台上掐著岳云鵬的脖子,就扭打起來。

直到現在,岳云鵬也擺脫不了被掐脖子的命運,要不是于謙把所有人都轟下台,岳云鵬不知道要被打成什麼樣。

這件事似乎是個導火索,沒多久,郭德綱就和央視和北京電視台鬧掰了,德云社要求停業整改,郭德綱在行業里遭到嫉妒與打壓,所有的作品都被下架,「反三俗」喊了好多年。

而那些腕兒,大部分都走了,有默默地離開,也有高調的劃清界限。

那時娛樂圈最熱鬧的就是德云社,好多人等著看郭德綱的笑話。

這時候德云社的名聲差到最低,郭德綱似乎也沒有出頭之日。

而那些離開他的人,很快被主流市場接納,上春晚,錄綜藝,一時間風光無限。

這個時候,若是你,你會跟著離開嗎?

我們現在有上帝視角,知道沒多久那些離開的人會很快消失在人海,而郭德綱會越來越火,火出天際。

但,從當時許多人離開,也可以看出,那個時候大家都覺得德云社或許真的沒救了。

然而,岳云鵬再次選擇留下來。

也許是他比較遲鈍,還沒感受到這場風暴;也許是他不夠出名,離開德云社也沒有地方可去。

總之,這次德云社動蕩之后,是岳云鵬時代的開始。

郭德綱決定捧新人,注重人品,能力是其次。

而岳云鵬只是其中一個,連郭德綱自己都說:「誰知道哪片云彩有雨。」

碰巧火的是岳云鵬,《煎餅俠》上映時,一首《五環之歌》火得莫名其妙。

岳云鵬變成小岳岳。

同時,帶來的還有爭議,相聲圈內人根本不認同岳云鵬說的是相聲,甚至要求他演出時不能報是相聲。

岳云鵬委屈,想不通時找師父聊天,師父說,能掙錢就行,先掙錢吧。

岳云鵬就這樣委屈著說了幾年相聲,后來,岳云鵬在網上看到有人模仿他說相聲,他想都有人模仿我了,那是他認可我的相聲了。

有人認可,那就是相聲。

心定了,說相聲也就越發自在了。

岳云鵬火了之后,許多綜藝和電影找上門,掙錢比說相聲容易。

都說財帛動人心,要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有才氣的師兄都選擇綜藝和電影,而不是繼續留在德云社。

即便這樣,岳云鵬也不愿離開德云社,有他性格使然,也有他喜歡通過相聲和觀眾溝通的這種方式。

他曾說過,自己想寫部電影,把它拍出來。

而這部電影也一定與相聲有關,與德云社有關,因為這是他的根,是他的使命。

3、岳云鵬的好運氣

在岳云鵬剛火的那幾年,媒體都用「相聲界阿甘」來形容他,說他是師父選中的幸運兒。

就連郭德綱也說,我捧紅一兩個說相聲的,不難。

所有人都驚嘆德云社的資源,卻忘了岳云鵬的努力。

他曾在小園子里說了十年,說過《報菜名》、《地理圖》等吃功夫的傳統作品。也有自己創作的《保安隊的故事》等笑中帶淚的作品。

他的作品,百分之七八十是改編自流傳下來的傳統作品,并加入了一些新鮮元素;百分之二三十是自己創作的作品,而且沒有低俗的東西在里面。

許多人忽略了,無論多少人的台,他都能互動地很好,讓觀眾很開心,把節奏把握好。

很多人也都會覺得,他的成功,是因為郭德綱為了惡心離開的人,故意要捧一個資質最差的。

換作別人,早就不舒服了,心思活動起來了,但岳云鵬沒有。

他永遠記得師父對他的幫助,在他母親病重時,身上沒有錢給母親治病,是師父二話不說,讓他把母親接到北京來,幫他找醫生,給他出了醫藥費。

他是個感恩的人,吃了太多苦的人,別人給他一點甜,他都能記一輩子。

岳云鵬上小學時穿姐姐的舊衣服,被同學嘲笑,班主任蘇桂林老師在班里說,「衣服不在于男女款式,也不在于漂不漂亮,只要干凈就好。」

岳云鵬記了一輩子,現在回去也會專門看看蘇老師。

早些年,因為算錯6塊錢被餐館開除時,店里兼職大學生徐宏為他挺身而出,再三懇求經理把他留下來。

在岳云鵬走的時候,她從自己宿舍搬了一床被子給他,還幫他找工作。

岳云鵬后來丟了徐宏的聯系方式,在節目組找到徐宏時,岳云鵬現場難以控制地哭了起來。

他拉著徐宏的手,不停地說著:「姐,你要有什麼難處,你跟我說。」

對他好的人他都記得。

4、結尾

今年春晚,岳云鵬沒有登上春晚舞台,卻意外上了熱搜,好多人都懷念他。他用實力證明了自己并不只是靠運氣才成功的。

章子怡說過,有人說我運氣好,可是我想說,那些運氣給你,你可能接不住。

岳云鵬卻接住了,每次都很穩地接住了。

自己的努力,家人的支持,貴人的扶持,還有那一份機遇和運氣,成就了現在的岳云鵬。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