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演義:近年來為什麼那麼多人要噴郭德綱的妻子王惠?

王惠,郭德綱的妻子,在我的印象中,王惠就是我們國家傳統的中國好媳婦,以前說賢內助應該是什麼三從四德,什麼相夫教子的,現在好媳婦標準就是人家王惠嫁給郭德綱的時候,可沒問郭德綱要房要車吧!

郭德綱干事業,人家王惠賣車,賣首飾支持了吧!郭德綱跟前妻生的兒子郭麒麟,人家王惠視如己出了吧!

這樣的人,有什麼污點讓你們噴啊!說人家吃的胖,臉像整容了的,首飾衣服包包都是名牌,隨便穿一身就要十幾萬。

我覺得王惠現在很好,最起碼旺夫

胖點才好呢哈哈!

一句話,沒花你家錢,人家郭德綱賺的。聽著,認認真真給你說幾點王惠的那些事,你會發現這個人簡直就是好到無可挑剔。

當年郭德綱干事業,劇場弄好了,可是一天天的入不敷出,眼瞅著要交房租了,郭德綱沒轍,其他人更是沒辦法。

王惠直接開著自己娘家爹給她買的夏利車就給賣了,賣了錢給郭德綱交房租,郭德綱段子里經常說的一句話是「原諒我對車的了解僅限于夏利」.郭德綱知道感恩。

知道以前德云社發展有多艱難嗎?大家都看過郭德綱在安徽衛視《颶風行動》那個節目里被安排睡在玻璃櫥窗里的那件事吧,有網友說郭德綱是為了賺孩子奶粉錢,不至于,郭麒麟小時候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郭德綱父母一位是警察一位教師,郭麒麟小時候不缺奶粉錢。

真的不知道這個時候郭德綱在想什麼,什麼樣的動力,能讓郭德綱堅持這麼多年。

這段郭德綱說了一句話,剛泡好的面是硬的,泡了一會軟了,硬的能吃,軟的也能吃。

郭德綱賺的錢哪去了,全部砸進德云社里了,電費,水費,房租,啥不要錢能行?

在對郭麒麟這方面,還有一個小故事,有一次郭麒麟來北京德云社,到了后台之后,很多人給郭麒麟買巧克力,零食,都寵著郭麒麟,郭麒麟就很開心,拿著零食給王惠媽媽說,你看,這麼多人給我買都零食。

小孩子不懂,可王惠知道啊!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是郭德綱的兒子,郭德綱現在火了,所以這些人才會給孩子買零食。

王惠就對郭麒麟說,兒子,你知道嗎?叔叔們給你買零食就是因為你爸爸郭德綱,你現在雖然還小,但是你不能一輩子都活在你爸爸的照護下面,有一天你要活出樣來,讓大家繼續喜歡你,這才是最主要的。

后來郭麒麟在一次綜藝節目中說起了這件事,他說非常謝謝自己的媽媽對自己的教育方式,如果只是知道寵孩子溺愛孩子,那我也不會有今天。

王惠和兒子郭麒麟

郭麒麟逆襲了

這是郭麒麟回想起他跟王惠媽媽之前的一些事。

對待郭德綱的徒弟,大家知道嗎,何云偉居然結過兩次婚,當年何云偉在德云社到時候認識了一位網友,兩人很快就戀愛并且結婚。

當年何云偉結婚買戒指的錢都是王惠給的,結婚用的被子枕頭的都是王惠親手一針一線縫制的。師娘而已,能做到這種地步,還要怎麼說呢?

說到何云偉,大家別忘了他自己都說過,師娘做的魚很好吃,自己特別愛吃,每次師娘都會給他做一盆。

有時候何云偉演出結束,到了吃飯的時候發現沒有魚,還會發小脾氣,這時候師娘趕緊走過來吩咐別的弟子趕緊去買魚,給這位叛徒做魚。

我就想問何云偉,現在的你還想吃熬魚嗎?

還能吃得到嗎?

還有李鶴彪,因為喜愛相聲,好好的山東的小飯店轉手之后就拿著錢來北京學藝了,錢花完了,沒學到本事,坐在北京一家小面館里吃碗面決定回老家的時候。

看到面館電視上播放著郭德綱的相聲,一問才知道這位叫郭德綱,他的劇場就在哪哪,撂下筷子就去找了。

結果德云社招生的時候,郭德綱覺得他年齡大了,不適合學相聲了,就沒要他。

好不容易找到一位真師父,可人家不要自己,無奈的李鶴彪就蹲在德云社劇場旁邊的墻根下,自己也不知道現在該咋辦。

師娘王惠剛好走過來,看到墻根下蹲著這麼一個看著兇狠卻又蔫不出溜的李鶴彪,王惠說自己第一次看到李鶴彪都有點害怕。

就問李鶴彪,你在這干什麼啊!旁邊有人就跟王惠說,這位來招生,師父說不適合學相聲了,王惠大概知道了一些后,就問李鶴彪,那你準備干什麼去啊!這邊不要你。

李鶴彪也是老實人,就說,自己也沒地去了,實在不行就只能回老家給人家飯店打工了。

聊天中王惠得知李鶴彪是為廚師,就對他說,你要不嫌棄,就先來德云社后廚幫忙,最起碼有工資有住的地方。

就這樣李鶴彪才留下來了,一步步后拜師,難道說這樣的師娘王惠,你還要噴嗎?

德云社第一巴圖魯李鶴彪

看看現在李鶴彪在郭德綱心里的地位,王惠生日,鶴字科就李鶴彪一人在場。

還有呢?知道張鶴倫三進三出的事兒吧!他三進三出為哪般?一句話,郭德綱看不上。

當年遠在東北烤串的張鶴倫在電腦上就喜歡聽郭德綱的相聲,于是就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去北京找郭德綱拜師學說相聲。

真的是說到做到,張鶴倫第一次在德云社招生到時候,表演的是一段二人轉,結果郭德綱覺得寧肯收一張白紙自己教,都不能要這個學的太多太雜的,就沒要。

張鶴倫這個人就是執著,人家不要他,他還不回去,就在德云社劇場附近找了一個保安的活先干著,等德云社第二次招生,這次張鶴倫說了一段單口相聲,結果郭德綱說這個人口音太重,普通話都不標準,又沒要。

張鶴倫就繼續自己保安的職業,等第三次招生,這一次張鶴倫唱了一段太平歌詞,結局還是郭德綱不要。

不過這次與前面兩次不同,這次郭德綱旁邊坐著王惠,還有人跟王惠說,這人算上今天已經來了三次了,師父都不要,說他口音太重不合適。

于是王惠就對郭德綱說,人孩子都來了三次了,說明人孩子喜歡相聲,你怎麼就這麼認死理,就不給孩子一次機會呢?

就這樣郭德綱讓張鶴倫留下來了,現在的張鶴倫可是郭德綱最欣賞的一位弟子,張鶴倫能走到今天這個地位,一方面是自己執著,另一方面你說王惠幫了多大忙。

張鶴倫,張力捧,確實有實力

疫情期間,德云社第一時間捐款捐物,王惠親自帶著弟子們搬運物資,這是有目共睹的吧!

德云社這些弟子中,岳云鵬接受采訪到時候說過,那時候自己沒結婚,來到師父家,師娘就帶著自己來到他們房間,打開衣柜說,這件衣服你試試,這件衣服你也試試,郭德綱在旁邊喊「那件我都沒上身呢」,王惠笑笑不理他,全給岳云鵬拿走了。

岳云鵬甚至說,師娘我沒內褲了,王惠大驚,這也要我給你買啊!

還有孔云龍,郭德綱于謙帶著弟子們去外地演出,其他弟子就跟師娘在北京,有一天王惠回到家發現郭德綱的摩托車不見了,就知道是三兒騎走了。

因為王惠知道孔云龍這孩子楞,就趕緊打電話讓他趕緊回來,別在外面瞎晃。

怕什麼來什麼,回來的路上,孔云龍騎著摩托撞上了停靠在路邊的夏利車上,當時夏利車直接報廢,孔云龍昏迷一個多月。

接到電話的王惠趕緊給郭德綱打電話,自己在醫院伺候著孔云龍。

于謙回憶說,當時王惠嚇壞了,你想一個女人家,外地的,北京醫院也沒熟人,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王惠也很自責,孔云龍家里條件不是很好,當年第一批拜師的孩子每人出三千塊,作為給師爺侯耀文和三位引保代三師兄買禮物。

當時只有孔云龍沒有出錢,是郭德綱給的,現在有遇到這事,王惠害怕了,要是人家孩子怎麼了,可怎麼跟人家父母交代啊!

好在孔云龍睡了一個多月醒了,可是還有呢,孔云龍啊除夕夜點煙花炸上天,眼睛受傷了。

師娘王惠哭著對孔云龍說,孩子沒事,你要是真的眼睛看不到了,師娘我就在出山唱京韻大鼓,你就給我拉線。

這就是王惠對家里這幫徒弟,用的都是真心。像陶陽剛來德云社晚上哭著不睡覺,還要王惠哄著睡覺。

像曹云金剛來的時候感冒輸液,王惠陪著,一整夜的輸液。

這樣的王惠,你會噴她嗎?

說人家矮胖,你看看以前人家可不胖啊!生完孩子胖了,這個你也要詆毀嗎?

這是王惠開始鼓曲社的前兆啊!

除非你是宋祖德,說王惠剃個光頭就跟郭德綱一副模樣。

你如果自愿跟宋祖德一樣,那你就噴吧!

最后說一下,王惠當年嫁給郭德綱,連一個像樣的婚禮都沒有,不像現在的要房要車的,王惠從來沒有要求過郭德綱什麼,當然現在郭德綱有錢了,自然要給王惠穿那些名牌,苦了幾十年,好不容易有錢了,干嘛不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