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越:和郭德綱稱兄道弟,沒有他的提點,岳云鵬走不到今天

2009年,德云社在河南舉行演出,結果卻鬧了個大笑話。

當時風光無限的曹云金正在臺上做自我介紹,可回到家鄉的岳云鵬急于想表現自己,總是不合時宜地朝觀眾扮鬼臉

曹云金立馬被惹惱,他轉過身,一把抓住了岳云鵬的脖子,兩人就這麼打了起來。

事后的岳云鵬表現的很慌張,還委屈到幾度落淚。

那時的他在德云社平平無奇,身份地位遠不及曹云金,被打罵也只能受著,忍著。

有一次,岳云鵬好不容易有次上臺說相聲的機會,卻因過度緊張,發揮極差,不到三分鐘就在觀眾一片罵聲中下了臺。

不僅師兄們奚落他,連師父郭德綱都禁止他一年之內再登臺。

德云社很多師兄師弟都覺得岳云鵬根本就不是說相聲這塊料,他們經常欺負這個「軟柿子」,甚至還聯名請求郭德綱將他趕出德云社。

岳云鵬一直處在被排擠的狀態,直到遇上他的「貴人」孫越。

01

孫越,1979年10月13日出生于北京市西城區,其姥爺是知名相聲表演藝術家李文華先生。

孫越這孩子打小就聰明,7歲便能流暢說出20多分鐘的相聲。

有這樣的天賦肯定得抓住啊,爸媽便把孫越送到北京市西城區少年宮的相聲培訓班學習,這一去就是七年。

11歲,孫越去參加北京市少兒相聲大賽。

依靠與生俱來的天賦和常年的學習,孫越的表現十分精彩,不出所料獲獎了。

1995年,孫越拜入趙小林門下學習相聲,后因趙小林失婚問題,孫越被于謙引薦到相聲名家石富寬那兒,學藝水平開始突飛猛進。

然而為了讓孩子日后能有個穩定的工作,家里人卻把孫越帶去包分配的北京市園林學校讀書。

就這樣,1999年7月,孫越在北京市園林學校畢業了,然后被分配到北京動物園工作。

成為飼養員之后,孫越并沒有丟下相聲,而是經常跑去小劇場、露天看臺、茶館等地說相聲,這完全是憑借著心中的熱愛。

此時的他還不是一位專職的相聲演員,但相聲已成為其生命的一部分。

2009年,孫越的人生發生了轉機。

他和小伙伴創建的藝馨相聲社加入了德云社,他也離開了北京動物園,打算真正去干相聲了。

02

在德云社中,郭德綱與孫越既不是師徒,也不是合伙人,而是平輩,更確切的說像是知己。

孫越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而郭德綱只是想去北京討生活,兩人的第一次見面,是在郭德綱第三次進京的時候。

上世紀的九十年代,相聲行業非常不景氣,好多相聲演員都紛紛轉行,去影視、音樂方面謀出路。

堅持熱愛相聲的人可不多,而郭德綱和孫越就在其中。

三上北京,頭兩次都以失敗告終,這次的郭德綱也十分迷茫,幾乎無事可做。

閑暇的他時不時會去琉璃廠買書,在琉璃廠旁立著個小茶館,隔三岔五有年輕人在里面表演相聲,這就包括了孫越。

看著這些年輕人賣力地表演相聲,這也不免讓郭德綱有點感動。

有意思的是,孫越等人能把臺下觀眾都逗樂,卻唯獨郭德綱不笑,

碰到這種情況也讓他們感到納悶,這人是什麼個意思?

一來二去,聽相聲的次數多了,郭德綱和孫越等人便熟悉起來。

相互了解后才知道都是同行,而且在見識過郭德綱的本事后,孫越覺得很不可思議,原來相聲還可以這樣說!

由于郭德綱只比孫越年長六歲,加上都熱愛著相聲,所以彼此也是聊的很開。

在孫越的誠摯邀請下,郭德綱答應了和他們一起說相聲。

有了郭德綱的加入,這個小茶館也慢慢熱鬧起來。

他們的表演也從免費到買票才能看,雖然票價很低,但至少有了收入。

好景不長,在各種外力因素下,郭德綱與孫越分道揚鑣了。

孫越還在當動物飼養員,而郭德綱與另外兩人創辦了北京相聲大會,也就是德云社的前身。

從1999年到2009年,整整10年,孫越都一直待在動物園喂大象。

可此時的郭德綱卻大不一樣,他當初創立的北京相聲大會已更名為德云社,且名氣大的很。

突然有一天孫越發現滿大街、鋪天蓋地都是郭德綱和他的相聲時,才猛然意識到,這位曾經和他在小茶館一起表演相聲的好哥哥已經是一個名人了。

德云社的走紅,也讓更多的人發現相聲之路還是行得通的。

在這之后,北京好多相聲團體開始活躍了起來,看相聲的觀眾也是越來越多。

看到此番此景,孫越就和好友們商量,既然大家都是搞相聲的,不如也湊一起試試看。

說干就干,在一幫人的共同努力下,藝馨社就這麼誕生了。

成功是偶然的,不是隨隨便便能成的。

雖然藝馨社看著像是個公司,但其實運營起來十分吃力,孫越和朋友們也是活得很難。

正當孫越等人快撐不下去時,「救命稻草」來了。

2009年,郭德綱找到孫越,說他有個商演,想請孫越給自己的徒弟岳云鵬當捧哏,孫越當場就答應了,這也是兩人首次登臺合作。

在德云社演出幾場之后,郭德綱覺得這小伙子實力不錯,于是他向孫越拋出橄欖枝,詢問其是否愿意加入德云社。

圈內大佬發出邀請,孫越自然是十萬個愿意。

一是藝馨社處境艱難,二是以后有了堅定的靠山。

可問題來了,他去了德云社,這幫一起奮斗的伙伴該何去何從呢?

于是他請求郭德綱把藝馨社全員都收了,要去一起去。

沒想到老郭非常講義氣,二話不說,直接照單全收。

就這樣在2009年,孫越和他的好兄弟們一起加入了德云社,成為了德云社的一員。

03

本身功底就扎實的孫越,在加入德云社之后,可謂是如魚得水。

他先后和郭德綱、于謙、侯震等人一起搭檔說相聲,其人氣也是慢慢變高。

要說到合作表演相聲,自然離不開一個人,那就是孫越的老搭檔—岳云鵬。

岳云鵬出生于1985年,老家位于河南。

岳云鵬兄弟姐妹眾多,家庭經濟條件也有限。

為了撫養孩子們,父母只能拼盡全力去干活,久而久之,父親的身體也拖垮了。

考慮到減輕家庭負擔和養活自己,岳云鵬只能無奈離開學校,前往千里之外的北京討生活。

社會畢竟還是看學歷的,像這麼早就出來打工的,只能干一些最臟最累的活。

生活在底層,時不時還要遭人侮辱。

這段黑暗的經歷也讓岳云鵬記憶深刻,十分渴望能出人頭地。

一次偶然的機會,岳云鵬有幸得一位叫做趙老先生的引薦,去德云社學習相聲。

就這樣,岳云鵬與相聲的不解之緣開始了。

進入德云社的岳云鵬也不是一帆風順的,由于文化水平低,最開始只負責打雜,還沒資格說相聲。

一開始,郭德綱也沒想著要收他當徒弟,只是讓他在一旁聽,順帶著考察一下這個年輕人。

在德云社學習的那些年,岳云鵬從雜工到登臺,從險些被開除到成為頂梁柱,

除了自身的努力外,也與孫越對他的提點息息相關。

2010年,德云社遭遇出走風波,很多人都跑了,郭德綱決定讓岳云鵬撐起場子。

不巧的是,岳云鵬的搭檔要回家幾個月,這下可讓人犯了難。

情況緊急,郭德綱找來了經驗豐富的孫越,讓他和岳云鵬搭檔表演。

一場合作下來,不僅郭德綱、于謙認為兩人很搭,就連他們自己都覺得合得來,

于是孫越和岳云鵬就組成了固定搭檔,開始了多年的同臺表演。

在和孫越搭檔之前,岳云鵬只能算是小有名氣。

面對舞臺,岳云鵬總是會感到非常緊張。

這種狀態下表演,很容易出現意外,比如忘詞,掉節奏等。

每當岳云鵬緊張到忘詞或拖慢進度,經驗豐富的孫越就會適當提醒,助他掌控好全場。

在孫越全身心的照顧下,岳云鵬每場相聲的完成度越來越高,控場能力也不斷加強。

相聲演員最難克服名利的誘惑,一心想出人頭地的岳云鵬也不例外。

孫越也曾很嚴肅地告訴岳云鵬,說相聲不是一兩天的事,需要沉下心打磨。

當時岳云鵬的相聲還是不入流、常打擦邊球的風格,

兩人合作沒多長時間孫越就發現了這個最大的問題,他告訴岳云鵬如果想長久、想登上大雅之堂,這嘩眾取寵的表演方式肯定不行。

在孫越的苦口婆心下,岳云鵬反省了自己的問題,思考該如何轉變方式,呈現更好的表演。

事實證明,孫越的指點是完全正確的。

后來改變相聲風格的岳云鵬一路高歌猛進,事業越來越旺。

2015年,岳云鵬登上央視春晚,參演小品《我忍不了》。

在老搭檔孫越的精彩捧哏下,大獲成功。

自此之后,直到2021年,兩人共上過五次春晚,這人氣實在是夸張。

在有次春晚直播中,岳云鵬表演出現失誤,幸得孫越機智救場,從而化解了一次危機。

這使得岳云鵬做夢都害怕孫越會離開他。

在臺上,岳云鵬會喊孫越為老師,其實這不是調侃,而是小岳岳的真情流露。

無論是生活還是相聲,他覺得孫越對自己的提點和照顧非同一般。

在岳云鵬的個人社交號上,經常能看到他曬和孫越的合照,兩個「小胖子」一直都是笑嘻嘻的,可見除了臺上,場外的私交也很鐵。

對岳云鵬來說,叔叔輩的孫越扮演著亦師亦友的角色。

兩人搭檔十二載,孫越還給岳云鵬寫信,情真意摯的勉勵他繼續加油,今后將繼續與他同行。

正所謂「紅花還得綠葉陪」,而那簇綠葉就是孫越。

他出身相聲世家,卻甘愿給草根出身的岳云鵬當捧哏,十多年如一日的提攜和幫助他。

毫不夸張的說,沒有孫越,就沒有現在的岳云鵬。

孫越能和郭德綱「稱兄道弟」,而岳云鵬又在孫越的幫襯下成為德云社當之無愧的「一哥」,這一切都歸因于相聲。

或許這就是緣分吧!

在緣分背后是他們都有一顆對于相聲事業的熱愛之心,愿意為之奮斗、為之拼搏。

堅持不一定能成功,但不堅持一定不能成功。

孫越從一個毛頭小子到成為德云社大佬,也是幾十年摸爬滾打的結果。

人生就是偶然和必然的結合,有實力還得有運氣。

孫越扎實的相聲功底,機緣巧合下進入德云社,與岳云鵬組成「黃金搭檔」,彼此成就了對方。

我們應該慶幸中國相聲還有這樣優秀的人,也希望孫越日后能帶來更多優秀的作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