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各大節目組爭搶的寵兒到綜藝查無此人,郭麒麟怎麼了?

提起郭麒麟,大家第一個想到的都是他的爸爸郭德綱。不可否認父親的背景是他能夠走紅的重要條件,但小伙兒自身的努力也不能忽視。

2016年的郭麒麟,還在《歡樂喜劇人》第二季的舞台上給岳云鵬做助陣嘉賓,待岳越組合捧回冠軍獎杯,踏上走紅的康莊大道后,郭麒麟終于在2017年以參賽選手的身份正式登場。

首場比賽便選擇了自己在小劇場打磨多時、講來得心應手的原創相聲《我要戀愛》。

兩性問題向來是中國父母子女間心照不宣、避而不談的私密問題,大學之前嚴禁談戀愛,畢業之后又得立馬找對象結婚,反差之大讓很多孩子難以應付婚戀難題,遂淪為父母憂心的大齡剩男剩女。

而郭麒麟選擇的相聲《我要戀愛》,一方面踩在了觀眾們喜歡看熱鬧、喜歡看別人成好事的八卦點上;另一方面又包含了些父子之間難以言說的戀愛難題。

講到興處觀眾席一片吁聲,主持位上的郭老師再給個應景反應的話,起哄聲更加熱烈了。

雖然郭麒麟在這季《歡樂喜劇人》上的表現還算可以,可惜蛋糕總不能一家獨吞。本季比賽人才濟濟,代表遼寧民間藝術團的文松獲得冠軍,代表開心麻花的常遠、張小斐分別獲得亞軍和季軍,德云社勢頭稍弱,郭麒麟僅獲得第四名。

也不知道郭德綱是嫌獎杯太多了還是怕別人說自己黑幕親兒子呢。

在這之后,郭麒麟漸漸以除郭德綱之子這一名號外的自己和自己的相聲功底為觀眾所熟知,并因其喜劇天賦受到各大欄目組的喜愛,最多的一年狂上十三檔綜藝,被網友們調侃一個人養活了整個德云社。

這頭的郭麒麟奔波在綜藝錄制現場,忙的見不著人,那頭的郭德綱若是想見兒子、邀請這位綜藝大咖上自己內部的節目《德云斗笑社》,都得率領全社老老少少近二十口人去橫店影視城找兒子,配合郭麒麟的拍攝檔期。

等到真正擺脫郭德綱之子的身份、在娛樂圈闖出自己的名號,還得是2019年與張若昀、李沁、宋軼等人拍攝的電視劇《慶余年》。

郭麒麟在其中飾演張若昀同父異母的弟弟范思轍,一個有心眼子但不多、壞水全擺在臉上的紈绔子弟。好推牌九、喜歡雞腿姑娘,兩個有點搞笑卻又很貼切的特質擺在郭麒麟身上,簡直像是為他量身打造的地主家傻兒子角色。

本來郭麒麟的演藝之路該這麼一帆風順地走下去,相聲演戲兩手抓,平日里維持接地氣的搞笑男人設,時不時再以開跑車的話題引發熱議,讓觀眾們重新意識到他也是一個富二代。

然而,一場深夜爆料,卻給郭麒麟的演藝生涯打出一記驚天雷。

起因是一位名叫安珀wang的女網友在社交平台上曬出一段與郭麒麟的聊天記錄,指責郭麒麟睡完不認人。

細看聊天截圖卻發現事有蹊蹺,這位網友與郭麒麟似乎并不只是簡單的男女朋友關系,二人的聊天時間總在深夜,郭麒麟還向美女分享酒店地址邀請美女共度春宵。

往日那個沒心沒肺的富家小少爺人設出現崩塌,女友粉們哭暈在德云社門口,跑到郭德綱微博下找公公回應,不過自然得到冷淡處理,等風波自己平息。

事后,這位名叫安珀的網友自己出來回應,稱自己那晚喝醉酒,對郭麒麟忘記卡點送自己生日祝福的事不滿,一時怒氣上頭之舉,對吃瓜群眾們表示道歉并刪除原貼。

如今郭麒麟的隱身,一方面是經歷風波后人氣略有下降,另一方面是自己當初無節制減肥帶來的后遺癥——健康出現了問題,二十歲的身體里卻有五十歲的病癥,他不得不逼自己停下來調養身體。

哪怕坐享其成,郭麒麟都還有郭德綱及一眾師兄弟為他打下來的相聲江山,不說三代不愁,自己像尋常富二代那樣吃喝玩樂確實足夠的了。

然而,郭麒麟卻并沒有放棄自己的追求與熱愛,除了相聲這一原生家庭帶來的天賦與責任外,他還積極投入到影視與戲劇的拍攝錄制中,希望在父親厚重的羽翼之外獨自翱翔。

換做是你,會選擇自己奮斗還是躺在老爹的成就里當米蟲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