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愛徒”高鶴彩:退出德云社另起爐灶,為何沒跟郭德綱鬧掰?

這是相聲界最風光的一場葬禮

也昭示了誰才是德云社真正的忠臣孝子

2009年2月16日 德云社創始人張文順去世

出殯當天 郭德綱攜德云社全體成員到場拜祭

一些相聲同行也紛紛前來吊唁

期間郭德綱數度落淚 跪在地上久久不能起身

作為師娘的王惠也哭到不能自已

最后只能由岳云鵬攙扶著離場

彼時欒云平也帶著女友含淚拜祭

現場撕心裂肺的哭聲一點不亞于師父郭德綱

磕頭聲更是整個靈堂都清晰可聞

痛哭流涕的模樣和旁邊表情木然的曹云金形成鮮明對比

眾人在對張文順先生作最后的道別時

郭德綱、王惠、岳云鵬、欒云平等人都在號啕大哭

而后來退社的幾人表情卻是這樣的

原來張文順先生的這場葬禮

早就預示誰才是忠臣孝子

果不其然沒過幾年 幾人就紛紛退社

曹云金更是在網上和郭德綱掀起一場「江湖互撕大賽」

發布長文歷數郭德綱七宗罪

不僅常常克扣學員工資 狂收學費

某次甚至因交不上伙食費就被趕出家門

生活上橫行霸道 對事業更是指手畫腳

不僅逼迫曹云金退出央視節目

甚至讓其在德云社內部也接不到商演

如此強壓以達到拿捏的目的

此事一出 文藝圈紛紛站隊

何云偉更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公開力挺曹云金

而欒云平則力挺師父郭德綱

發文回懟:想拿你賺錢為什麼還要逼你走

或許這就是郭德綱一直把「愛徒」掛在嘴邊的原因

為平息戰火 郭德綱則發文回應

「我寧愿相信是孩子酒喝多了」

最后又附上一句

「日后倘有馬高蹬短水盡山窮 都不管你我管你」

縱觀整個德云社

欒云平是郭德綱最信任的徒弟

師父師娘都把他視作左膀右臂

甚至直接將他提升為德云社演出部的副總

2010年曹云金打著「清君側」的旗號

大鬧郭德綱生日宴

而這個需要被清理的心腹就是欒云平

好在最后孰是孰非已然明了

曹云金身敗名裂 被逐出師門

優秀的新人演員不斷涌現

德云社成為相聲界的金字招牌

而台柱子岳云鵬 更是知恩圖報的典范

插著褲兜看四個姐夫下廚的岳云鵬有多嘚瑟

曾經的他就有多窘迫

小時候岳云鵬家里非常窮

上有五個姐姐 下有一個弟弟

排在老六的岳云鵬成了家里的香餑餑

大姐二姐很早就出去打工貼補家用

岳云鵬小升初時因為交不起學費

三姐四姐也被迫輟學打工

賺的錢都用來給他交學費

五個姐姐都很疼他

岳云鵬還透露過 自己第一條內褲就是三姐送的

我上國中了 還穿我姐的衣服呢

第一部手機也是姐姐省吃儉用給自己買的:

我有個姐姐當時在北京做服務員

當時一個月才600塊錢

她攢了兩個月的工資 給我買了一個手機

于是 岳云鵬下決心要出人頭地

在德云社沒日沒夜勤學苦練 終于走紅

靠著「賤萌」的形象 成為德云社台柱子 名利雙收

然成也蕭何 敗也蕭何

因為一場出國商演 岳云鵬甚至都沒能見到父親最后一面

「我沒有接到消息就往回趕

我沒有第一時間趕回去 而是選擇了演出」

這也成了岳云鵬一輩子的遺憾

因此 他便傾盡全力將愧疚彌補在幾位姐姐身上

「可能大家不太相信我這些年賺的錢百分之七十吧都給家里了

「他恨不得讓自己的家人短時間內成為比爾蓋茨那個水平」

師父郭德綱都心疼道:

他負擔挺大 他紅了之后

家里邊不管是姐姐也好

什麼親戚也好

他都愿意管著 都愿意給幫著忙

而岳云鵬不僅給五個姐姐每人買了套豪宅

還把外甥都送進德云社學習

而岳云鵬能對家里人這麼好

也離不開妻子鄭敏的支持

彼時鄭敏在醫院做護工時 同岳云鵬因相親結識

就被岳云鵬照顧家人的樣子感動

兩人在一起時 岳云鵬剛進德云社當學徒

工資只有兩三千

彼時鄭敏非但沒有嫌棄

還表示沒房子也愿意嫁給他

后來岳云鵬有了錢想給姐姐們買房子

鄭敏也立即表示支持

而她更會在岳云鵬走偏道時及時拉他一把

彼時爆火后的岳云鵬有些飄飄然

醉酒后抱怨總教習高峰沒自己人氣高 不配在后面壓軸

鄭敏聞言當即掄圓胳膊給了他一巴掌

你要瘋啊你 真事

鄭敏的真性情令老郭贊不絕口

家有賢妻 丈夫不做橫事

所以我跟他說 一定對這媳婦得好一點

有如此賢內助輔佐大局 岳云鵬十分感動

結婚十周年時 送給妻子一封手寫情書

感動了許多人

誰能想到「青梅竹馬不是你 情竇初開不是你

但往后余生 柴米油鹽都是你」

是國中畢業的岳云鵬寫給妻子的情話

而像小岳一般重情重義的徒弟

德云社還不在少數

誰說離開德云社的都是叛徒

每年德云社年會 郭德綱吃飯前第一句話就是

每年1月18號是我的生日 也是德云社的年會

在吃飯之前第一句話就是

列位 有沒有要單干的

只要有徒弟提出單干 郭德綱都會全力支持

找劇場 辦執照 對外宣傳

招兵買馬 另起爐灶

而高鶴彩就是單獨發展后還被郭德綱全力支持的一個

其實他是鶴字科第一批面向社會招的學生

與閻鶴祥、孟鶴堂、張鶴倫等人同期拜師

后來相聲事業遇到瓶頸期

高鶴彩家人又都在上海

他就萌生了出去單干的想法

郭德綱得知后欣然同意

還支持他在上海創辦「笑樂匯」相聲社

隨后又問道 「那到時咱們德云社如果要在上海開分社

你要怎麼弄?」

高鶴彩當時毫不猶豫地說

「沒事 師父您要開 我就關了」

徒弟的飲水思源念舊情令郭德綱十分受用

高鶴彩收徒時 老郭還帶上諸位徒弟

親自到場為他捧場

并按照德云社的家譜

以「筱」字輩排了藝名 就算是郭德綱認下了這四位徒孫

而能得到這樣的待遇

主要在于高鶴彩自立門戶后

不僅從未抨擊過師門

還處處維護師傅郭德綱和德云社

高鶴彩06年入科09年也是三年

三年學師 這交學費嗎當初

不交學費 一分錢不交

不要學費啊 他們都是管吃管住的

2016年 曹云金發千字長文詆毀郭德綱時

已經脫離德云社自立門戶的高鶴彩

發長文力挺師父

針對發票事件和學費事件為郭德綱證明

之后跟徒弟表演相聲時

還把這件事拿出來砸掛:

在收了我媽媽兩萬塊錢紅包后

毅然決然地把我收下了

我收你兩萬塊錢

你可記好了

那發票留住了啊

留那干嘛啊

以后能發微博用

苗阜攻擊郭德綱攻占西安市場時

高鶴彩也第一時間站出來力挺郭德綱

警告苗阜不要借機炒作

其實郭德綱也希望有能耐的徒弟出去單干

畢竟一場大型演出 真正出場的也就十幾個人

德云社幾百號人 不能指著一場演出養活

如今高鶴彩的「笑樂匯」辦得風聲水起

一周表演六場 幾乎場場滿座

創作的相聲段子也深受大家的喜歡

可以說他是離開德云社

單干的徒弟中最成功的一個

反觀和郭德綱撕破臉皮的曹云金、何云偉等人

因為「欺天滅祖悖逆人倫 逢難變節賣師求榮

惡言構陷意狠心毒」被德云社除名

恐再難翻身

2016年 高鶴彩帶著新家譜參加節目時

話里話外無不是對師父的感激之情:

我從學藝的那天起我所有的這一切 都是師父給我的

如果說師父沒有教我東西給我提供這個舞台

給我去練 誰也不要說自己活多麼好

我多麼有自己的表演風格 有自己的表演特點

如果沒有這個舞台把你培養出來

你何談你的什麼表演特點

就是不忘本嘛 對 做人這是最基礎的

一日為師 終身為父

高鶴彩以實際行動證明了

做人不忘本才能贏得滿堂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