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本山、郭德綱、洛桑,如果三人按照才華排名,誰是第一?

人最重要的價值在于克制自己的本能的沖動——塞·約翰遜

人,生于天地間,是其靈長目,人科,人屬的物種,優于其他生物。

胡適先生曾說:除了思想,什麼是我?

發出這樣的提問,恰恰證明人類是超出其他物種的自我精神世界,那是直接區別的存在。

巨觀來說,人類是渺小的,如風中的一抹飛絮,而作為其中的我們,平凡又普通,過往的一幕幕,只有我們殘存的記憶來證明。

我們常說:人生有三天,昨天,今天和明天。

昨天是已經悄然逝去的過去;明天是瞬息萬變的未來;只有今天才是我們能緊緊握住的當下。

不可否認,生命的是希望,他的本質是絢爛和激昂。

趙本山、郭德綱、洛桑,如果將這三人的才華排序,我可能會將洛桑排在第一位。

生如夏花之絢爛

人生是一場單程票的旅行,一旦發車便沒有回頭路,在車上我們用一生的時間看盡了世間繁華。

這一路,我們經歷了春去秋來的季節更替,在花開花落中感受到生命的循環;在大喜大悲間悟出了平靜的生命。

洛桑,全名洛桑•尼瑪,是一位著名的相聲演員,之所以加上「著名」前綴,是因為他從小便具備各種模仿能力,甚至能以假亂真。

1968年,他出生于四川康定,其父親是藏族,母親是漢族,所以他還有一個漢族名字---楊虹。

洛桑的出生帶給了這個家新的希望,尤其是在六七十年代,出生當天,全家拿著紅雞蛋分給鄰居,向他們分享這份喜悅。

洛桑從小便展現出自己的獨特之處,只要是他聽到的聲音,見過的舞蹈動作,都能分毫不差地模仿出來。

也是他的這份才能,讓他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于是慢慢將精力投放到藝術領域,可想而知,「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他的文化課成績就稍顯的不盡如人意。

好在父母都是開明的人,并沒有阻止他培養興趣愛好,于是在洛桑13歲時便考入了中央民族音樂學院舞蹈系。

先不說他當時的年齡,當年四川康定只有兩個錄取名額,其中之一就有洛桑,他的優秀可想而知。

「他是個天才」大學里,老師只要一提到他,一邊贊嘆他的才能,一邊又忍不住自豪,這是自己的學生。

就這樣,一帆風順的洛桑在他的學業生涯上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之后,他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中華全國總工會藝術團,成為一名專業的舞蹈演員。

在這里,不可置否,他依舊是最閃亮的,可慢慢地,他的身體開始發胖,這對一名舞蹈演員來說是致命的打擊,試問有誰會看一個胖子跳舞。

迫于壓力他不能登台表演,只能被分到說唱團,在團里幫忙,搬運各種道具。好像所有人都遺忘了曾經舞台上最閃亮的星星。

巨大的生活差距,讓他心理失衡。這也是他不得不面對的殘忍事實,也是這一個小小的絆腳石,讓他迷上了酒精。

那段時間,他一度精神抑郁,甚至不想面對這個艱難的時刻,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短暫地忘記了現在要面臨的選擇,或許這就是清醒著的痛苦。

好在他遇到了一生的摯友,同為說唱團的郭德綱,當時的郭德綱青澀中透著一股傻氣,也一直沒有登台演出的機會。

或許是同病相憐,兩個失意的年輕人只能相互取暖,團里人經常能看到兩人動不動就聚在一起喝酒。

這也使得兩人的關系越來越好,洛桑性情豪爽,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絕學傳授給郭德綱。

一瓶酒,一碟小菜,兩人毫無顧忌地訴說著自己的理想。當然,從現在來看,那時的大話都在將來一一實現。

夕陽西下,曾經那兩個談天說地的少年也隨著亮光,慢慢淡去。

短暫的逃避現實,讓洛桑逐漸對酒精著迷,經常不吃飯也要喝酒,郭德綱經常開玩笑到:洛桑沒有錢買下酒菜時,都能一口白開水,一口白酒。

確實,當時的洛桑生活拮據,又時常要喝酒,他將大部分工資都用來買酒,可還是不夠。

一天,洛桑一本正經給郭德綱借錢,并煞有其事地打了個借條,說發了工資就還,郭德綱當時也沒當回事。

可物是人非,這個借條成了洛桑留給他唯一的東西,至今也被他珍藏,泛黃的紙條,記錄了兩人在那段艱辛歲月里的革命友誼。

眼光高遠的郭德綱自知在說唱團前途渺茫,便說服洛桑一起回天津,也不知為何,洛桑呆了一段時間后,便吵著要回去,可他身無分文,郭德綱見挽留不成,便湊了兩百塊錢給洛桑救急。

放不下心的郭德綱當天把洛桑送到車站,兩人揮手說著再見,眼看好友的身影消失在人群,莫名的心悸。

回北京不久后,洛桑遇到了此時已小有名氣的尹博林,尹博林的弟弟尹卓林,師從相聲大師馬季,不過他自己也沒有專業的學習過相聲。

偶然的機會,尹博林發現了洛桑模仿的天賦,不僅是口技,就連楊麗萍老師的孔雀舞,洛桑只看一遍就能完美復刻。

相聲講究的是「說學逗唱」,而洛桑的天賦正好完美契合。于是尹博林幾次三番勸說洛桑和自己一起去說相聲。

當時的洛桑也沒有正經的工作,平靜的生活讓他感到迷茫,不知道該往何處去,尹博林的提議正好給了一個新的方向。

于是兩個便開始了一段傳奇人生,尹博林利用自己的編輯策劃能力,將洛桑的天

賦發揮到極致,為洛桑量身打造了一檔「洛桑學藝」的表演節目。

不出意外,洛桑的天賦在尹博林創意的加持下,讓他們徹底火了。

那個年代,一台四四方方的電視就是唯一娛樂消遣的方式,于是大家下班就蹲在電視機前等節目的播出。

娛樂方式的單一性,讓觀眾更加珍惜這檔節目,小品與相聲的結合,具有情節性的同時還兼具娛樂性,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大大提高了觀眾的審美能力。

1993年,兩人的節目有了一定的觀眾基礎,被推薦到更大的舞台,這年,倆人搭檔被邀請參加央視的《曲苑雜壇》,巨大的喜悅淹沒了洛桑,也徹底開啟了他的成名之路。

至此《洛桑學藝》系列節目直接紅遍全國,而洛桑也被全國人民熟知,此時的他年僅25歲。

舞台上的洛桑無疑是優秀的,最經典的一幕是他一個人,一張嘴就是一個樂隊,小號,長號甚至是架子鼓等樂器的聲音,伴著尹博林的歌聲,帶給觀眾極致的享受。

舞台上,洛桑盡情展示他的才華,這一刻他做到了萬眾矚目,甚至被觀眾稱為「當紅笑星」。

隨著知名度的提升,洛桑的商業價值被資本家發現,于是拍廣告,接代言,一時間他開始忙碌,但帶來的可觀收益又讓他干勁十足。

照這發展趨勢,洛桑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后,第一件事就是在北京買了房子,精心添置了必需品,立即把遠在家鄉的父母接到北京。

為了全家出行方便,還準備了代步車,一家三口也算是在北京住下來,深夜洛桑回家,總有一盞亮起的燈,父母的愛總是藏在這些不經意的小細節,如暖流般浸潤你的心。

成功是可以復制的,在經歷洛桑的爆紅后,不少人渴望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實現「功成名就」。

可洛桑的模仿卻不是任何人就能復制的,很多人究其一生也只能模仿一類聲音,可在洛桑身上,并不存在這一弊端,不論是樂器還是動物,他都手到拈來。

洛桑與趙本山在外形上也有幾分相似,模仿起來更是栩栩如生,語氣,語調甚至動作都頗有幾分本尊的神韻,因此被后人稱為模仿趙本山第一人

那個時代的演員,誰不是十年如一日的默默沉淀,大幕拉開,好戲登場。

機會從來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可以說洛桑生逢正當時,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台下十年功。

死如秋葉之靜美

洛桑成名后,四面八方涌來的鮮花,掌聲和贊美,簡直要吞沒了他。

沉寂得太久,以至于在享受到無數贊美的同時,一丁點質疑,便能點燃他的憤怒因子。

1995年10月2日,洛桑的生命永遠定格在這一時間。

這天,演出結束的洛桑帶著父母和師傅尹博林到飯店聚餐,這也是他將父母接到北京第一次慶祝。

當天,他興致沖沖地拿著相機,只為記錄下這天。

席間,幾杯下肚,他摟著自己的母親,表達著自己的愛意,這溫馨的一幕都在攝像機里,可遺憾的是,這一幕卻成了洛桑最后的畫面。

觥籌交錯間,洛桑的通訊工具響個不停,突然的聲音打斷了這場家庭聚會,不知那邊說了什麼,洛桑接聽后,喝完桌前的酒,塞給母親三千塊錢,囑咐她給自己買點東西。

說完便起身,打了個招呼說有朋友找便離開了。師傅尹博林看到他走路有點飄,還說讓他路上注意安全。

等洛桑到時,桌上除了三兩好友還有幾個外國友人,突如其來的夸贊,膨脹了洛桑的虛榮心,又是幾杯黃酒下肚。

這時幾個不和諧的聲音出現,聲稱他們不認識洛桑,更不知道他是誰,對于桌上的追捧很是無語。

心高氣傲的洛桑聽到這話,臉上便掛不住了,極大的落差感讓他如鯁在喉,隨即起身離開。

看到洛桑跌跌撞撞走出包廂,剛才吹捧的那些好友絲毫沒有阻攔。

這時已經深夜十二點,還有為了生計在擺攤的小商販,推著小推車,在暖黃的燈光下不停忙碌。

平坦的馬路上,洛桑像是想到席間的羞辱,甚是氣憤,便加大馬力,享受深夜酒精帶來的模糊快感。

就像是掉進一個無止盡的黑洞,不同聲音循環在耳邊,等到意識回籠,才看見眼前停靠的一輛大貨車,「呲」的一聲。

疾馳而來的小轎車,完全不受控制地撞了上去,巨大的聲響足以驚醒沉睡中的人。

時間仿佛停止般死寂,遺憾的是極大地沖撞,即使彈出安全氣囊,可洛桑也永遠停在了這一刻。

原來那輛大貨車當時爆胎了,正停在路邊更換輪胎,可司機粗心地忘了在貨車后方放置警示牌,以提醒來往車輛。

洛桑的車當場報廢,而他本人第一時間被送往醫院進行救治,但也無濟于事,那時他年僅27歲。

當天聚餐結束后,母親知道洛桑要出差,提前為他準備好行李,還盤算著明天做洛桑最喜歡的小籠包和紅燒肉。

可等來的卻是警察的電話,對方的一句話,讓老兩口差點站不住腳。

連拖鞋都沒換,倆人趕到醫院,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兒子。

太陽依舊升起,可身邊卻沒有兒子催促般的呼喊,終于母親像是撐不住般倒下了,白發人送黑發人,這對父母是極其殘忍的事情。

終是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可還是讓洛桑葉落歸根,埋葬在四川青城山。

不僅是洛桑父母,尹博林在很長一段時間郁郁寡歡,時常回憶起師徒兩人在台上表演的時光。

不少人提議,讓他繼續《洛桑學藝》這一節目,他果斷回絕,說到:洛桑就像是一座無法超越的高山,沒有一個人能像他一樣有這樣的天賦。

年少成名,利益場上的浮華讓洛桑迷失了雙眼。

正因為他與生俱來的才華,仍不少人嫉妒,在極端評價下,氣性不定,導致了最后的悲劇。

我們無法讓時光重來,可他血慘慘的后果給了后世警惕。

只希望洛桑能在家鄉的山上,無拘無束,與花鳥為伴。

時代更迭,慢慢的人們忘記了洛桑,只有寥寥影像記錄著當年的風采。

不少觀眾依舊懷念那個為人們帶來了無數歡笑的洛桑。

或許我們從馬季的評價:他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可知洛桑的才能到底有多高。

人生這段旅途,就像是早已寫好的劇本,是悲是喜,是遺憾后悔,還是得償所愿,我們都逃不開既定的命運。

從種種來看,洛桑的才華不低,相比趙本山和郭德綱,排在第一應該是實至名歸。

花開花落,葉落生根,這是自然界的生長規律,冬去春來,短暫的沉寂是為了下一次的成功,所以我們在這無常的人生中學會淡然。

當我們能敞開心扉面對失敗,那我們就能在無盡的歲月里,品到「人間至味是清歡」。

謝謝觀賞,關注我,了解更多精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