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演義:德云社十條家規,謙哥最離譜,張鶴倫實在是飄了

德云社家譜大家都熟悉,一次新修家譜,郭德綱將云字科弟子曹云金何云偉等人逐出師門,并且專門用紅筆標注此人什麼欺師滅祖,什麼大逆不道等等,一時間鬧得相聲界滿城風雨。

到后來又有這個大師兄閆云達退出德云社,沒多久原來的青年隊隊長侯鶴廉也發微博賺錢養家不容易,也退出德云社了。

搞得最后欒云平都說了,以后這個家譜就用鉛筆寫,不然老得改,今天你走了,明天他來了的,用鉛筆,能用橡皮擦。

不過這個家譜能用鉛筆是因為要隨時更改,但是家規可是一丁點都不能改的,今天我們就來聊聊德云社的十大家規。

家譜是記錄德云社在職人員的一個名單,郭德綱為什麼要新修家譜,就是因為你們都走了,就應該把名字除掉。

德云社班規第一條不準欺師滅祖

這一條在任何一個行業都是必須要遵守的,欺師滅祖的人也必定會遭人唾棄。而德云社這些弟子中,說到欺師滅祖的,有兩位,曹云金不算,人家只能說是待不住了要走,真正的欺師滅祖是何云偉和郭鶴鳴。

何云偉退出德云社以后,發微博司馬光砸缸,京劇打面缸,這些都是小場面,開直播大罵郭德綱缺德,最重要的是拜師侯耀華,這才是欺師滅祖。

郭鶴鳴,當年郭德綱夸他一個人頂的上一個樂隊,曾經郭德綱最早的愛徒還不是欒云平,而是這位郭鶴鳴。

結果他三番兩次打破郭德綱底線,已經是郭德綱相聲評書兩門弟子的他又拜師評書門一位大輩,直接成了郭德綱師叔,這個跨門可是大忌啊!本來在德云社那麼好的哇發展平台,結果退出之后,現在都不知道在干嘛了?

這位就是當年郭德綱最愛的徒弟,那時候愛徒這個稱號可不是欒云平,可惜現在都不知道在干嘛?

侯耀華發文,帶小偉來看看他三叔,拜托何云偉以前叫侯耀文師爺,你這是給何云偉長輩呢,

德云社家規第二條不準結黨營私

當年郭德綱力捧的四位台柱子德云四少,一時之間全部退出,對外媒體來說,郭德綱人設不保,對內德云社來說,德云社除了郭德綱以外瞬間成了空架子。

所以那段時間郭德綱真的很介意徒弟之間三五成群,到時候一個要走,其他都跟著走,只是后來郭德綱不怕了,畢竟走出去的沒一個混的好的。

當年曾經三進三出的趙云俠在第二次回來之后,郭德綱有意讓他擔任德云五隊隊長,此人收到風聲以后,就著急給其他弟子私下聯系,讓他們都來自己五隊。

這件事被老郭知道以后,連夜改變計劃,讓燒餅做了隊長,為什麼呢?就因為這位趙云俠在德云社弟子中結黨營私,搞幫派。

這位就是當年差點做了五隊隊長的趙云俠,三進三出,擔得起這個俠字嗎?

這位就是現在德云社五隊的隊長燒餅,看到他臉上的雀斑了嗎?當年就是因為這一臉雀斑,郭德綱才叫他燒餅的。

德云社班規第三條不準在班思班

這個郭德綱解釋過,意思就是不準身在曹營心在漢,有一段時間德云社有些弟子是一種主業一種副業,有的在某單位上班,然后也在德云社說相聲,結果弄得單位班沒給人家上好,劇場里說相聲也是心不在焉的,最后搞得兩邊都不安寧。

所以郭德綱就提出了這個班規,你要學相聲,好好學,我不收你學費,只要你好好學就行,別干這這個,想著那個,目前德云社弟子中沒有人犯過這條班規。

德云社班規第四條不得狂妄無恥

這里可以把狂妄和無恥分開來說,我先說幾件狂妄自大的事。

有一年德云社后台閑聊,郭德綱段子里的正洗腚鄭好老師再說這一些什麼,旁邊坐著的張鶴倫就隨口說了一句,你這說的不是廢話嗎?

就這一句話,郭德綱聽見了,鄭好到沒有打小報告,但是郭德綱聽到了就不能不管,要知道鄭好本身比郭德綱還大一輩,自降一輩來德云社發展,郭德綱都不敢輕蔑人家,后來罰張鶴倫一個月不準上台。

還有孫九芳頂撞謝天順這件事,有網友說在后台打起來了,那倒是沒有,只能說年輕人跟老先生有時候想法不同,在一塊演出就有了點矛盾,頂撞了一下,郭德綱直接摘字查看。

孫九芳用了兩年孫樹超的本名,謝天順人家寶字輩的,郭德綱都要叫師爺,你那能頂撞人家啊!

還有秦霄賢孫九香,有一次小劇場演出,粉絲給秦霄賢送了很多禮物,台上表演時間耽擱了,秦霄賢一直在拆粉絲送的禮物,這時候台下有位觀眾因為等的時間太長就喊到,我是來聽相聲的,不是看你們拆禮物的,什麼時候開始演出啊!

這時候台上孫九香就說了一句,不愿意看你就出去,結果這位觀眾直接告到德云社總部,最后結果是秦霄賢孫九香停演一個月。

所以說,別狂妄自大。至于無恥,這幾位還談不到哈哈!

可能有點名氣了,就有點飄了,而鄭好剛好是屬于高峰那種性格,只要安安心心說相聲就好,從不想著大紅大紫

張鶴倫,你這是飄了啊!敢說人家鄭好老師廢話

德云社家規第五條不準誤場蹲班

這個誤場就是不準遲到,演出都是提前安排好,節目單一早就掛出去的,到時間你就要上台,別像秦霄賢似的,老是遲到。

蹲班這可不是留級啊!蹲班指的是,一場演出時間基本都是有控制的,一個節目說白了讓你在台上演半個小時,你最多三十五分鐘就要收場下台了,因為剩下是別人的節目時間了。

別賴在台上不走拉攏粉絲。整場節目都是安排好的,六個節目,沒段半個小時,最后大軸可以看情況延遲,這些都是有規定的。

德云社班規第六條不得刨活陰人

上面我說了,一場演出,幾個節目都是提前定好的,有節目單的,大家演出之前也是知道別的師兄弟都演的是什麼節目的。

德云社七隊孟鶴堂的隊伍里就發生過這種事,有一次演出,郭德綱在一檔節目里收了一個徒弟叫王耀宗,拜師后叫王鶴宇,那次他上台之前看到自己節目過后,是劉筱亭的節目。

劉筱亭演的那段他也會,然后上台后,那就開始飄了,光是跟劇場前排女粉絲互動握手就占了一半時間,然后自己表演的作品包袱少,就在台上跟觀眾互動說,你們知道嗎?

下面那個節目是劉筱亭表演的,那個段子里的包袱就是什麼什麼,你們到時候別笑啊!故意氣他啊!這就叫刨活陰人。

當年郭德綱做評委,這小子台上拜師

自稱小萬人迷哈哈!

這是口盟弟子表

德云社班規第七條不準吃空挖相

其實這點怎麼說呢?最近有網友就提出,現在德云社鶴字科弟子朱鶴松有點吃空挖相,但是最后老郭也沒說什麼,看來人家不算是。

說相聲跟吃飯一樣,不要吃相太難看。這兩年朱鶴松被稱作是德云社最火的捧哏。我自己也搜索看了幾段他的演出。

多少有點話多,搶逗哏包袱的手段,可是業內人士說,這不叫搶逗哏包袱,這叫反包袱。而且能把逗哏抖出的包袱反回去的都還是很優秀的捧哏才能做到的。

到底怎麼鑒別吃空挖相和話多的捧哏,我目前還不能斷定哈哈!

德云社班規第八條不準帶酒上台

這一點可精彩了,也實在是謙哥,要換做別人,郭德綱早就讓他停演一年了。

這就要說說于謙醉酒版《汾河灣》了,晚上八點半上台演出,人家謙哥只是中午飯點兒喝點小酒沒毛病吧!

不過這從十二點吃飯時間一直就喝到晚上七點了,這就嚴重了吧!

知道什麼叫喝了吐嗎?于謙知道,郭德綱著急的在侯濤等著,燒餅在台上已經拖了半個小時了,在拖不下去了,就等著側慕旁邊做個手勢,自己就能下台了。

孟鶴堂開車去接于謙,回來說,師父,我干爹在車上睡著了,走不下車了,是拉著過來的。

然后就是眾人喊著叫著,把謙哥叫醒,然后就是礦泉水猛灌催吐,就這樣就上台了,那晚,可把郭德綱累壞了。

郭德綱說,那天夜里四點多,于謙酒勁過了,給我打電話,開口就說對不起,沒把我樂死哈哈!

這段大家看過嗎?

老郭上台先說,哎呀一股子酒味啊!

看著表情,老郭還挺好看的啊哈哈!

說實話,這段我看了,感覺于謙正常,倒是老郭有點太沖動了。

于謙談到那次醉酒上台的事情

德云社班規第九條不準賭博嫖娼

這兩點任何一個公司企業應該都要這樣管制員工。

后者是犯罪,肯定要管制,前者怎麼說呢,小打小鬧也不行,孩子們出來學藝,有名氣的大腕自然不缺錢。

可德云社里還有很多每個月只能賺幾千不到一萬的孩子,要是這每天晚上在宿舍打撲克一晚上輸幾百也是一件大事啊!

畢竟在台上不管怎樣,下了台都是十幾歲二十歲的孩子,那個能抵得住誘惑啊!

德云社班規第十條不準打架斗毆

這個也是必須要有的,要知道現在在網上搜索德云社打架事件,第一跑出來的是李鶴彪打記者事件,第二就是德云社成員機場圍攻狗仔事件。

目前德云社師兄弟之間,內心怎麼想的咱們不知道,最起碼現在不知道,但是面子上都是很團結的哈哈!

我就想問問,這是誰截的圖,手機屏幕放不下最底下一層字了嗎?

總結

以上就是德云社十條班規,俗話說,無規矩不成方圓,為什麼德云社以前是師徒制后來改成合同制了嗎?

還是要有點規矩,以前德云社就是一個說相聲的小園子,哪有什麼合同啊!就是我是你師父,你是我徒弟,大家都是為了掙錢來的,差不多我不虧你,你也不虧我就行了。

可就是這種以道德底線來衡量的規則,還是不能穩定雙方的心思,所以才有了一系列因為演出場次惹得不必要的麻煩。

最后郭德綱將師徒制改為合同制,大家按照合同來,你要不愿意,你別簽合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