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孩子攔住乾隆叫爺爺,乾隆不信流放他,戍邊大員大怒:斬了他

乾隆作為中國歷史上最長壽的皇帝,一生在位時間長達60年,他利用祖輩留下的良好根基,再續了「康乾盛世」,在他統治前期,清朝國力也依然處于巔峰狀態。

對此,乾隆帝自然將功勞歸于自己,喜好游山玩水的他,在工作之余也經常外出游玩、放松取樂。據記載,乾隆一生共六下江南,盡管每次都對外宣稱是「微服私訪、體察民情」。

只是,他的表現更像是去旅游,帶著妃嬪、大臣,大張旗鼓地造訪地方上的官府,官員們為了取悅皇上,也是搜刮民脂民膏,孝敬給萬歲爺。

有意思的是,當乾隆第五次江南旅程結束后,返回途中卻被一老一少攔住,這個小男孩還聲稱乾隆是自己的爺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這個孩子也最終被戍邊將軍斬首,又是什麼原因呢?

乾隆帝六巡江南

乾隆十四年時,乾隆帝頒布兩則圣諭,昭告天下:自己打算仿照祖父康熙巡游江南地區,并給列了幾點理由:一是江南地區的官員請求皇上臨幸;

二是大學士、九卿援據經史及康熙帝南巡事跡,建議皇帝效仿;三是江南經濟發達、人口稠密,應該前去考察民情,了解百姓疾苦;四是孝順母后,以盡孝心。

江南也就是今天的長江三角洲地區,特指浙江長江以南至錢塘江口,加上揚州一帶,江浙兩省的核心地區,乾隆時最繁華的是江寧府、蘇州府、揚州府和杭州府。

這里地盤雖然不大,但它是著名的魚米之鄉,經濟人文在全國均占據著十分重要的地位。同時,這里的才子學者居多,數倍數十倍于其他省份。

僅以科舉而言,從順治三年到乾隆六十年的150年里,共舉行了60多科,其中,江浙兩省出了50多位狀元,占全國狀元總數87%;出了近40位榜眼,占榜眼總數62%;出了近50位探花,占探花總數77%。

從乾隆十六年到四十九年,乾隆一共六次前往江南地區。因為乾隆好大喜功,重視排面,因此沿途的官員都會提前一年開始準備,建筑行宮、修繕名勝古跡,還趁機搜刮百姓錢財。

百姓們叫苦不迭,但乾隆沒有制止官員們鋪張浪費的行為,反而給建造行宮的地方官員們賞賜。總而言之,乾隆出游江南勞民傷財,甚至連他本人都心知肚明。

他在四十九年的御制《南巡記》里曾這樣指出:不具備君主之「無欲」,扈駕人員之「守法」,官員之「奉公」,民人之「瞻覲親切」......如果不能保證這四個條件,不可言南巡,可見每一次南巡都很奢侈。

過了十幾年,乾隆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對軍機章京吳熊光說:「朕臨御六十年,并無失德,惟六次南巡,勞民傷財,作無益,害有益,將來皇帝南巡,而汝不阻止,必無以對朕......」

祖孫膽大攔圣駕

雖然那時候乾隆對南巡做了深刻的反思,但這絲毫不影響當年南巡時的愉快心情,也絲毫沒有改變他的作為。在第五次南巡結束后,七十歲的乾隆起駕回京。坐在馬車中的乾隆欣賞著窗外的景色,心中可能在感嘆歲月的流逝。

突然,馬車停下,乾隆招呼貼身的太監去前面詢問情況。這時,在車隊前列的護衛趕過來,對乾隆說,有一對祖孫阻擋在車前,想要見圣上一面。

這要是在平時,祖孫兩人準會被乾隆直接處死,但乾隆此刻游玩結束,心情正好,就多問了一句:「他們為了何事要見朕,是有冤情狀告?」

通過一番詢問之后,護衛支支吾吾地說,有一個14歲的男孩自稱是流落民間的皇室血脈,是來認親的,而且還是乾隆的孫子。身邊的太監立馬明白此事不好張揚,就建議乾隆先帶上祖孫倆,等到了前面的縣城再做打算。

震驚之余,乾隆還是召見了祖孫二人,于是他們一行人暫時停在了一處小縣城內。廳堂上,一老一少跪拜在乾隆面前,原來是一個老和尚和一個十幾歲的少年。

老和尚自述是受人所托,照料四皇子的私生子,現在孩子已經長大,而老和尚已經年邁,所以才帶著少年來認親。可四皇子三年前已經病故,而且既然是私生子,恐怕也難以查證。

乾隆仔細觀察少年,面對皇上也從容不迫,言談之間還有幾分四皇子的神色。但當時也沒有親子鑒定的技術,乾隆只好將這兩人帶回京,打算讓他們與四皇子的家眷對質。

機智大臣識破詭計,戍邊將軍將其斬首

回到京城后,乾隆先是叫來了四皇子的福晉詢問此事。她回答說并不知道四皇子在外有私生子,而且四皇子的子嗣大多夭折,更不可能有人知道這孩子的真實身份。

這下連乾隆也沒有辦法了,只得召見大臣們一同商議。大臣們各執一詞,有的說「這個孩子確實長得像四皇子,而且氣度不凡,很有可能是皇室的子孫「。

也有的大臣反駁說「長相相似并不能作為證據,如果今天輕易認下這個孩子,那麼今后會有更多的人來借此招搖撞騙。」正當大臣們爭執不下時,有一個叫做保成的大臣建議乾隆,由他親自詢問祖孫倆,如果是假的,一定會有破綻。

乾隆爽快地答應了。不久之后,保成將詢問報告呈送給乾隆,乾隆看到后,立馬將老和尚處死,將少年流放。那麼保成到底在報告里說了什麼呢?

原來,保成將老和尚與少年分開詢問,因為還不能否定這少年是皇室宗親,所以過程中對他們也是以禮相待。起初時,兩人所說的沒有區別。

正當保成打算休息一段時間時,身邊郎官悄悄提醒他,少年一直盯著保成腰間的金玉配飾,面露貪婪之色。于是,保成斷定,這等貪財之徒一定不是皇室子弟。

說回這個少年,他雖然此次保住了性命,但被流放到新疆一帶。沿途的官員對他卻是不敢怠慢,因為朝廷內對他的判決不重,這讓大家起了疑慮,生怕是乾隆礙于臉面不想承認這個孫子。

于是,少年接受不少禮物和錢財,雖然是個流放犯人,日子卻也過得滋潤。消息傳回京城,乾隆很是憤怒,他重新下旨,將少年流放到今天的黑龍江一帶。

讓乾隆沒想到的是,一路上少年仍然「招搖撞騙」,官員對他也是有求必應。這時,少年來到了邊境附近,他找到負責戍邊的將軍,像以前一樣,向他要禮物。

沒想到,這個將軍是個剛正不阿的人,一聽到要求,就勃然大怒,心想區區一個假冒皇族的犯人也敢四處行騙。他立馬下令把少年五花大綁,同時寫了文書上報朝廷少年的行騙過程。還沒等文書送出去,就將他斬首示眾。

其他的官員本以為乾隆會遷怒于這位將軍,卻不想,乾隆反而因此獎賞了將軍。隨著少年死去,他的身世徹底成為一個迷,至今不知真相如何?

也許他的確是乾隆的孫子,只不過流落民間,對于金錢十分看重;也許他就是一個騙子,想要趁著乾隆年邁,賭上性命換下輩子榮華富貴。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