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降輩分投奔郭德綱,曾因評書水平太次,導致德云書館關門停業

「他自降輩分加入德云社,說了很多年相聲,一直不溫不火,于是去說評書。曾因評書表演水平太次,導致德云書館上座率越來越低,最終關門停業……」

我有一個朋友,是資深綱絲,聽他講德云社往事,就像聽評書一樣,真實性多少姑且不論,反正是一件挺愜意的事兒。

下面,就聽他聊聊德云社的鄭好老師。

鄭好老郭

鄭好的原名可不是「鄭喜定」,而是鄭立軍。 他師承東北相聲名家,尤以學唱見長的王志濤老先生。

王志濤老先生于2009年5月27日病逝,鄭好老師很懷念他的師父。

有一個細節,鄭好社交賬號的名字叫「師父我想你-鄭好」。

由此可見,師徒情深啊!

王志濤

「鄭喜定」怎麼來的?

出自郭德綱于謙的一段相聲。

眾所周知,老郭早期善于給德云社演員設計個人標簽,起綽號。

比如李菁是「李少幫」,徐德亮是「耳釘徐」,何云偉是「何大拿」……

老郭相聲

王志濤先生的評劇唱的相當好,有喜歡評劇的朋友可以聽聽王志濤老先生的作品。

為什麼說鄭好自降輩分加入德云社?

從目前能查到的資料來看,鄭好師承相聲名家王志濤,是著名「相聲四大荃」之一楊海荃的徒孫。

所以,按照相聲界規矩,鄭好屬于文字輩演員,跟張文順、魏文亮、李文山、謝金……一個輩分。

為什麼鄭好又變成了郭德綱師弟呢?

師叔變師弟

退一步海闊天空

鄭好雖是一個相聲演員,但在投奔德云社之前,做了很長時間的沈陽文藝廣播電台主持人,并且受到了聽眾朋友們的喜愛,收入也比較穩定。

在郭德綱火了以后,鄭好拋棄了已經做的很好的工作,重新說起相聲,可見他還是很熱愛相聲藝術的。

同時,鄭老師在當年八月風波的風口浪尖上,接受采訪,寫文章力挺老郭,說明他是很講義氣,知道感恩的一個人。

現場表演

鄭好在德云社,一直是以穩重、博學這個形象出現的,前台后台他也很受德云社演員們的尊重。

鄭好多次表達過,演員們怎麼也得會說60段相聲才能在德云社混下去,而且也要求自己,奉勸同行多學習。

不過,鄭好雖然說了很多年相聲,卻一直不溫不火。個人覺得有三點原因:

1,搭檔不固定,頻繁更換。

2,風格偏「文哏」,包袱不夠密集,現場不夠火爆。

3,相聲天賦還不夠。

鄭好齊鶴濤

后來,德云書館第一次開張的時候,鄭好就去說評書了。第一次關門停業,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我個人看過商演也去過小劇場,后來也去過德云書館,對鄭好評書的印象,怎麼說呢,有好有壞。優點是穩重又不失小幽默,有時候還挺勾腮幫子的。

不過,可能是受到郭德綱影響有點多,說書的時候,閑白太多了。

說書

我個人不太喜歡一聊就聊個四五十分鐘,甚至一個多小時才進入正題。同樣的情況孫越等人也出現過。

孫越比較直,當時又加上隊長的身份在那兒,曾經解釋過:

「這個書館啊,現在沒有專人盯著,就是靠每個隊,輪到誰了,誰就派人說。說長書呢,連貫不起來……」

好多演員也沒專門學過說評書,會的那幾個段子吧,都是重復的。

金子說書

不同隊的演員溝通也不及時,好多情況都撞車。

孫越的設想,是能找個機會,幾個隊坐下來商量商量,可以找幾個長的書,然后安排好了誰說說哪段兒。

這樣觀眾能聽個完整的。

可是,這話說完了也就完了,沒有后文了。可見書館不好干啊!

當年的李云天

一件事兒,要不然咱就不做,既然書館開張了,就不是說把門開開了,弄個開館儀式,就湊合完了那麼簡單。

在演出過程中,各個隊說好聽點兒像擊鼓傳花似的,說不好聽了,跟個燙手山芋似的。

我很多次去德云書館,演員往那兒一坐,就說:「哎呀,今天真不知道說點兒什麼……」

然后就開始聊閑天。

徐德亮在德云書館

書館就那麼點兒地方,就那麼幾把椅子,就那麼幾塊錢的票錢,而且一禮拜就開一天,確實難。

觀眾也理解演員,往好里捧演員,這真的是德云社和眾演員的造化。

但是!好演員也好,角兒也好,是捧出來的沒錯,但絕對不是慣出來的。

慣子如殺子的道理,誰都懂,演員也是一個道理。他要想學真本事,在掌聲里,不那麼容易。

有時候就得像過去園子里那些老先生似的,該哄哄,該罵罵!

金文聲在德云書館

退一步,德云書館這扁敢往上頭掛,這門敢開,這票敢賣,我就希望德云社作為一個「公司」,能給一個更認真負責,更積極的態度。

而不是把攤子都丟給演員。

那個時候,德云書館的經營惡性循環……

后來真的就關門大吉了。

2008年開張,2009年關門,因為什麼?水平太次,留不住觀眾啊!

所以,包括鄭好孫越在內的很多演員,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德云書館

德云書館命運坎坷,2011年重新開張,郭德綱親自坐鎮,說了幾部書,后來太忙,漸漸就不再來了。

導致上座率又慢慢降低,不久后再次關門停業。

一直到2015年重新裝修,再次開張!

當年報道

當年,我給郭德綱留言:

郭老師,你的徒弟們未必誰都適合說對口相聲,更何況現在競爭這麼激烈。如果有人覺得自己有說單口和評書的潛質,不妨教他們說單的……

老郭到今天也沒有回復我。

老郭在書館

后來,德云書館再開張,一直到現在仍然堅持著。

雖然上座率還是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

如今,郭德綱徒弟李九春李云天梁鶴坤……成為書館的頂梁柱。

看看時間,已經是2021年9月份了。

網絡截圖

回到鄭好。

鄭老師是挺有學問沒錯,但是有時候可也不少出問題。舉個例子,我曾經聽他講過一個小段叫《文廟》。

老觀眾可能有印象,就是那個最后包袱是:「文朝丈廟兩相宜,別把打齋當打齊。先生不該查字曲,氣壞本縣賽東皮!」

這個段子雖然不長,里頭大概有三四個地方都錯了。比如說這個文廟吧,他是供奉儒家圣賢孔子的,里頭怎麼可能住著和尚呢?

又比如,那康熙字典叫「字典」,可是根本就不是字典。重點不在這兒,我就不一一細說了。

早年鄭好

我曾經收集了鄭好說書時的一些知識上的錯誤,然后給他寫了封信,雖然沒有回信,但是在等信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一個很要命的地方:

如果不用這錯的說,這段子就沒法說了,就不可樂了!

我也知道,段子不是鄭老師編的,很多都是傳統小段,從老祖宗那兒傳下來的,真要改吧,老大難!

岳云鵬也說過,他覺得好多傳統段子里面的東西都不合理:「比如賣吊票吧,現在劇場里哪有吊扇啊?!」

岳云鵬說書

至此,我深深地體會到:

相聲演員,想要傳承傳統段子、說好傳統評書確實并非易事!

作為觀眾,應該多關注他們,理性的捧場,當然也不能太嬌慣。

要多買票支持,讓演員有動力去多琢磨,面對傳統,去其糟粕,取其精華,進行精良的二次創作。

最后,把最美好的祝福,送給「命途多舛」的德云書館!

郭德綱和評書門徒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