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譽為于謙接班人的孫越,他也許才是德云社真正的寶藏

有人說,郭德綱把德云社最好的捧哏留給了自己,把水平第二的捧哏留給了岳云鵬。這話很有道理,按目前德云社的人員來說,這兩位肯定是最出類拔萃的捧哏了。

當然,從郭德綱的安排我們就可以看出,他對岳云鵬真是不惜余力的提攜。把最好的捧哏安排給自己最疼愛的徒弟,這是郭德綱一貫的作風。早在德云社一期的時候,郭德綱就讓德云社最好的捧哏李菁去輔佐何云偉。

當年李菁跟著著名相聲演員師勝杰學相聲,又拜了快板名家梁厚民學習快板,還曾一同跟著郭德綱拜金文聲學評書。李菁自幼聰明好學,悟性極高,年紀輕輕就掌握了一身本領,相聲造詣有口皆碑。

而當時的何云偉只是初出茅廬的無名之輩,雖然何云偉同樣是塊相聲的好苗子,但當時他功底還不夠扎實。并且何云偉當時是拜了郭德綱,而自己是和郭德綱同輩份的師弟,按輩分何云偉得管李菁叫一聲師叔。

據李菁的回憶,當年自己很不高興。但郭德綱力捧何云偉,后台大伙都看得出來,李菁也只好勉為其難。

如今讓孫越去給岳云鵬捧哏,可以說是老郭復制了當年的模式,孫越作為相聲名家李文華的外孫,石富寬的徒弟。論輩分屬于謙的師弟,和郭德綱也屬同輩份。

但岳云鵬是郭德綱的徒弟,同樣,岳云鵬按照相聲輩分也要叫孫越一聲師叔,并且從年齡上講,孫越也比岳云鵬大了6歲。相聲造詣岳云鵬更是根本就談不上,連話都說不利索的主兒,原先跟后台掃地擦桌子,打雜的。

孫越又不傻,這還看不出來嗎,這是郭德綱要讓孫越把岳云鵬帶出來,德云社要力捧岳云鵬了。當然,論脾氣秉性,孫越和李菁還不太一樣,前者明顯城府更深,情商也非常高,這一點他繼承了于謙的優點,這也是為什麼廣大觀眾愿意把孫越認作是于謙接班人的緣故。

毫不夸張地說,岳云鵬在藝術道路上的成長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孫越的幫襯,盡管到今天為止,岳云鵬的相聲水平和風格仍然頗具爭議,但沒有孫越在他旁邊「拽」著他,他可能在相聲的軌道上偏離的更遠。

一個好的捧哏是整個段子中的節拍器,掌控著整體的節奏,有時候相聲中故事的進展需要通過捧哏演員來帶動,不然逗哏演員就會僵在哪里。最好的體現就是有一年德云社封箱演出的時候,孫越和高峰二位搭檔合說了一出《大保鏢》。由于演出安排出現了一些瑕疵,前邊的演員演出超時了,到了后面幾對演員明顯時間不夠了。

但相聲舞台就是這樣,往往后邊攢底的都是重量級演員,總得給郭德綱和于謙留出足夠多的時間,于是高峰和孫越就只能委曲求全。作為這二位來說,以大局為重,他們絕無怨言,但難點在于技術方面需要攻破的難題,如果濃縮時間,把原本40多分鐘的《大保鏢》用十幾分鐘把他說完,并且還不能讓觀眾覺得太趕。這就考驗兩位的水平了。好在高峰和孫越在德云社都是導師級別的存在,這點挑戰沒能難倒他們。

本來《大保鏢》前邊有大量的墊話才入正活,但高峰只留其精華,鋪墊沒幾句就開始入活,這時候如果捧哏演員的水平不行,接不住,掌握不好節奏,三個包袱才響一個,那基本就是交通事故現場了。

而孫越給高峰捧得那叫一個嚴絲合縫,快節奏的《大保鏢》恐怕沒有誰能夠輕易駕馭,平常看高峰在舞台上制造的氛圍遠沒有岳云鵬火爆。但真動起真格的來,高峰的水平就體現出來了。不愧為是德云社的總教習。

當然這還是得說,論硬實力也只有孫越才能跟上高峰的節奏,兩人像武林高手一樣,你來我往,孫越是見招拆招。高峰密集的包袱一個接著一個,像雨點一樣噼里啪啦向孫越這邊打來,而孫越不慌不忙,一個接一個將包袱平穩地抖開,頗有大師風范。在和岳云鵬搭檔當中,孫越確實詮釋出了什麼叫做「三分逗七分捧」。

孫越的能力不光得到了年輕觀眾的認可,有一年德云社演出,80多歲高齡的相聲界老前輩常寶華先生到德云社后台探班,老先生誰也沒找,點名把孫越和岳云鵬叫過來,他豎起大拇指對著孫越,又把臉扭過去對岳云鵬說:「你得好好珍惜他,這麼好的捧哏你上哪找去」。這段視訊至今在網絡上瘋傳,成為了孫越的一段名場面。

藝術水平上孫越沒得說,人品上更是受到同行和朋友們的認可,早些年間,相聲經歷過一段灰暗的時期,傳統相聲幾乎已經沒人聽了。孫越和一眾相聲演員們成立了一個相聲團體,艱難的生存,整個劇團也是過著有今天沒明天的日子。而正在相聲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候,郭德綱橫空出世,從此,德云社火爆得一塌糊涂。

這時候德云社為了吸納其他團體,考慮到幫助同行們度過難關,大伙一起說好相聲,一起賺錢,也為了壯大德云社自己的發展,于是他們開始招賢納士,成立了一個「德云相聲聯盟」,許多相聲團體因此都吸收進來。

孫越很快就進入到郭德綱的視野,之前有朋友托人給孫越遞過話,說很欣賞孫越的才華,希望他能加入德云相聲聯盟,共謀大業。一開始孫越有些猶豫不決,直到有一次德云社和孫越的相聲團體同在外地演出,在后台孫越和郭德綱、于謙相遇。兩人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勸孫越加入:「兄弟,來吧,到這里都好,什麼都管」。

而孫越的回答是:「郭老師,我放不下我手下這十幾個弟兄,不管再苦再難,這一路上他們跟著我一起經歷著風雨,我不能丟下他們,我加入可以,但我這幫兄弟誰管?」

郭德綱一下就聽明白了,他連磕巴都沒打:「我全要」

這才叫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孫越有機會出人頭地卻沒忘了跟著自己一起打拼的窮兄弟們。只要孫越還在德云社一天,昔日的「戰友」們就算有了靠山。

其實相比于岳云鵬、燒餅、張鶴倫這些人,這位有情有義,才高八斗的孫越才應該是德云社最需要的人,所謂德才兼備,大概如此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