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民國轶事
後宮秘史
歷史名人
民間故事匯
历代皇帝
野史分享
三國風雲
趣闻历史
史料记载
古墓文物
全部
    
唐朝宰相薛元超的上位法寶:高干子弟、皇帝基友、顏值才華
2023/07/18

1972年2月,陜西文管所對乾縣梁山腳下的一座墓葬進行了發掘,該墓距離唐高宗與武則天的陵寢大約三公里,是乾陵十七座陪葬墓之一。經過一番努力,考古隊員從中找到了墓志銘,全文長達三千余字,詳盡介紹了墓主人波瀾起伏的一生,其細致程度遠遠超過兩唐書。

從內容看,墓主人是宰相級別的高級干部,深受帝國一把手唐高宗的信任。五十四那年,他獨自幫助皇帝治國理政,每天經手的公文更是多達數百件,李治曾欣慰地說:「得卿一人足矣!」有你一個人輔佐就夠了!

五年后,唐高宗又準備移駕洛陽,留墓主人在長安輔佐太子,臨行前,語重心長地說:「朕留卿若去一目,斷一臂,關西之事,悉以委卿」,沒有你在我的身邊,我就像少了一只眼睛、一只手臂,長安的事情,全部都交給您了!換成一句的話:「你辦事,我放心」。

如果用流行歌曲來形容,最應景的莫過于:「因為你是我的眼,讓我看見,這世界就在我眼前」,滿滿的基情。

這位股肱之臣就是薛元超,李治表姐妹和靜縣主的丈夫,兩人不僅僅有「你是我的眼」 這種肉麻的告白,還有白頭偕老、往后余生的山盟海誓,李治曾經對薛元超表白說:「憶昔我在春宮,髭猶未出,卿初事我,須亦未,倏忽光陰卅余載。昔日良臣名將,并成灰土,惟我與卿白首相見。卿歷觀書,記君臣偕老者幾人?」當初我當太子的時候,胡子還沒有長出來,你最初侍奉我的時候,也是如此。

如今三十多年過去了,以前的良臣名將都已不在人世,只有你,與我白頭相見。想想古往今來,這樣的君臣又有幾人呢?真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陪伴才是最長情的告白。

薛元超能夠和皇帝有如此親密的關系,自然是他平步青云、身居高位的重要原因,早在二十一歲那年,薛元超就當上了太子通事舍人,輔助剛剛入主東宮的晉王李治。

引薦人竟然是當朝皇帝李世民,他對兩人說:「元超父事我,雅杖名節;我令元超事汝,汝宜重之」,憑借這句話,薛元超的前途與錢途便有了保證。李世民為什麼如此看重薛元超呢?他不過是位二十歲出頭的小年輕,也沒有為國家立下多大的功勞。

這主要是兩個方面的原因,第一是薛元超有個好爸爸薛收,果然還是要拼爹。在兵荒馬亂的年代,薛收是李世民的文秘,什麼檄文、戰書,都是薛收的杰作,他寫文章,品質上乘,速度極快,效率很高,騎在馬上刷刷刷就寫完了,根本不需要修改。

而且具備一定的軍事素養,能夠為李世民提供戰術上的咨詢。

秦王當然很器重他,視為和房玄齡、杜如晦一樣的心腹。武德七年,薛收去世,李世民親自上門哭喪,哀慟左右。貞觀年間,他對房玄齡說:「薛收若在,朕當以中書令處之」,要是薛收還活著,大唐宰相必然有他一位。

正因為對薛收的高度認可,李世民對薛元超關懷備至。他六歲就繼承父親的爵位,九歲承蒙李世民召見,給予親切慰問;十一歲入弘文館讀書,過目不忘;十六歲以挽郎身份出席高祖李淵喪禮,十九歲娶李元吉女兒為妻,成了皇親國戚。

薛家本身也是名門望族,有條件提供良好的教育資源,薛元超遺傳了父親優秀的基因,身材高大,相貌堂堂,才華卓著。

據墓志銘記載,他年僅八歲就寫得一手好文章,房玄齡、虞世南都豎起大拇指,連連稱贊;二十一歲那年,李世民在玄武內殿夜宴王公貴族,讓薛元超當著眾人面吟詠蠟燭,也是寫得又快又好,唐太宗特意賞賜三十段彩綢以資鼓勵。

一方面是唐太宗對功臣的懷念,另一方面是薛元超門第高,潛力強,才能得到了唐朝上層的認可。兩方面的原因,促使唐太宗下定決心,將此人推薦給太子李治,作為日后高級干部的儲備人才。

貞觀二十三年,唐太宗駕崩,薛元超被任命為中書舍人,弘文館學士兼修國史,二十多歲的他,每天都跟在皇帝身邊,幫助李治起草詔書。

當時唐高宗也不過二十出頭,年輕人血氣方剛,想要大干一場,成為千古明君。薛元超常常談論社稷安危、君臣得失,讓李治很是受用,表揚道:「得卿疏,若處暗室睹三光,覽明鏡,見萬象,能長如此,召鉉而誰」,看到薛元超的奏疏,就好比是在黑夜中看到了光明。只要一天不見薛元超,李治就會憂慮國家的安定,足見對此人的高度重視。

到這里,除了幼年喪父,薛元超的人生可謂一帆風順,出身好,事業順利,還娶了皇家的金枝玉葉,可是水滿則溢,月圓則缺,禍福往往相伴相生,低谷說來就來了。

首先是母親去世,薛元超從小就沒了爸爸,和母親相依為命。三十二歲那年,父母均已仙逝,這對薛元超的打擊是空前的,他常常流淚,甚至傷心到吐血,整個人都憔悴了不少,完全沉浸在悲痛之中,唐高宗甚至都認不出來眼前的人就是基友薛元超。

除家庭變故之外,仕途也遭遇了危機,他的老同事李義府因為飛揚跋扈,罪行累累,觸犯眾怒,唐高宗好意提醒,李義府竟然敢頂嘴,把最高領導也惹毛了,于是被開除公職,流放窮鄉僻壤。

按照慣例,像李義府這樣的人在流放期間是不能騎馬的,薛元超不知出于什麼原因,為老同事爭取優待,得罪了李治,自己也被貶為簡州刺史。

沒過多久,薛元超的另一位老同事上官儀也落馬了,據說是因為挑唆唐高宗廢后,破壞皇帝的夫妻感情,薛元超被查出曾與上官儀書信往來,免官流放。

真是官場如戰場,伴君如伴虎,昨天還是人人巴結的高級官員,明天就有可能成為過街老鼠。在人生的至暗時刻,薛元超只能寫詩排遣愁緒。

誰能想到,這一流放就是整整十二年,薛元超已經年過半百,在唐朝,這個年齡入土不會有人感覺意外。

突然,朝廷大赦天下,薛元超重新回到政治中心,并被唐高宗委以重任,擔任正諫大夫、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三品,單獨輔佐皇帝治理國家,得到許多賞賜,包括良田、豪宅等等。時間可以沖淡往事,卻無法讓李治忘記白頭偕老的承諾。

薛元超還有個特長,善于發掘人才、舉薦人才,經他推薦的文武竟然有兩千多人,許多人的確成為了高官顯宦。仗義執言也是他的優點,有一次大理寺官員向李治上奏疑案,主審官認為應該給嫌疑人判死刑,薛元超了解了前因后果,當著皇帝的面提出種種質疑,主審官根本無法解釋,唐高宗見狀大怒,說:「向不得元超在,幾令我殺無辜」,嚇得滿朝文武沒有一個人敢說話,大理寺官員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公元683年,唐高宗駕崩,聽說基友去世,薛元超如喪考妣,抱病趕往洛陽奔喪,此時的他已經染上風疾,喪失了語言功能。現在連侍奉一輩子的皇帝都駕崩了,感覺人生已經看不到希望,加之身體狀況不佳,遂向朝廷提出退休養老。

按照制度,官員70歲左右才能退休,薛元超不過61歲,還差得很遠,武則天剛開始沒有同意,象征性地挽留,可薛元超夫婦一再懇請,朝廷總算是答應了,允許他以正三品金紫光祿大夫的身份退出官場。

由于病情惡化,薛元超未能頤養天年,很快就過世了,忌日在光宅元年十一月二日,朝廷聞知噩耗,追贈光祿大夫,使持節都督秦、成、武、渭四州諸軍事、秦州刺史,賜物四百段,米粟四百石,陪葬乾陵。君臣生前就是好友,誰也離不開誰,正好死后也可以做鄰居,在黃泉路上長相廝守。

有觀點認為薛元超請求退休,并非完全是因為健康,而是得罪了新皇帝李顯。當國中宗還是太子時,非常喜歡打獵,薛元超認為不妥,提出批評意見,得到李治肯定,李顯遂懷恨在心,等到高宗駕崩,薛元超趕緊提出退休,離開領導崗位,避免被新皇帝打擊報復。

但這個說法猜測的成分更多,薛元超勸諫得到高宗肯定是真,可史書沒有記載李顯是不是忌恨上了薛元超,他被迫退休實際上是后人腦補出來的,「風疾不言」這個理由其實已經夠了,連話都說不出來,還怎麼開展工作呢?

更何況還是宰相這樣的職務。早點退休,把位子騰出來,讓給年富力強的同志,對薛元超個人,對朝廷都有好處。而且僅僅過了幾個月,薛元超便油盡燈枯,不幸離世,說明他的確時日無多,根本無法勝任平時的工作。

「乘星忽遠,夢日俄窮。山河一望,冢塋相向。皇軒既終,國僑且喪。生也同德,歿而陪葬。千載游魂,一陵之上」,薛元超的人生與唐高宗的時代,隨著二人入葬乾陵雙雙終結。

和普通人相比,薛元超實在是太幸運了。良好的出身,皇帝的器重,過人的天賦,使他輕而易舉地平步青云。但人生總有遺憾,據薛元超自己說,還不止一個:「吾不才,富貴過人,平生有三恨: 始不以進士擢第,不娶五姓女,不得修國史」,前兩個都是對的,薛元超靠的是祖上的關系、功勞,并非科舉進入仕途;妻子是李元吉的女兒,也不是五姓女。修國史後來實現了,高宗曾命令他兼修國史,真正的遺憾就是前兩個。但話說回來,又有誰的人生是十全十美的呢?

-END-

呂布和黃忠兩人,誰的箭術更高?二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2023/08/09
萬歷皇帝為何近30年不上朝?打開他陵墓的那一刻,才知道另有隱情
2023/08/03
宋太宗強幸小周后,讓畫師當場作畫,為此李煜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晴川:是康熙厭惡的兒媳婦,雍正登基后將她挫骨揚灰
2023/08/03
歷史上真正的甄嬛:一生無寵靠兒子笑到最后,死后拒絕與雍正合葬
2023/08/03
秦瓊兒子墓出土,揭開唐第一猛將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遲恭
2023/08/03
史上最牛和尚:權傾朝野玩弄公主和女皇,因太囂張32歲被亂棍打死
2023/08/03
北魏高皇后遷葬遇詭事:一丈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2023/08/03
收復新疆時,左宗棠下令:不留生俘、降了也殺!換來30年的安定
2023/08/03
三國中被劉備、諸葛亮嫌棄的大將,卻能輕松斬殺徐晃,他有多厲害?
2023/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