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岐怒批張文順:他就是一臭說相聲的,沒有郭德綱,誰認識他是誰

今天刷視訊,83歲的曲藝名家馬岐老師又「開炮」了。

這次的目標是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德云社創始人之一,張文順先生。

關于馬岐先生,大家應該不是第一次聽說吧。頭條百科上這麼介紹:

百科介紹

我以前聽評書比較多,所以對他比較了解,無論是藝術,還是為人。

怎麼說呢,作為名門之后,馬岐的確有本事,基本功扎實,而且非常博學。

但是,他的性格比較接近年輕時的郭德綱,直爽率真,嫉惡如仇。

甚至有時候「口無遮攔」,好像天底下的事兒,沒他不敢批評的。

截圖

不但批評現在的相聲觀眾,只追求低級的倫理包袱,沒有提高欣賞水平,更表示出了對現在如日中天的德云社的不滿。

他說,郭德綱誤導了很多年輕人,把《探清水河》這種舊社會的「窯曲兒」當傳統藝術大肆傳播,「誤人子弟」。

網絡截圖

對于他的說法,網上爭議很大,有人覺得有理,有人認為瞎扯。

我個人看法,誰有權力定義文雅還是三俗?第一,德云社挖掘民間藝術,首先解決了相聲「活著」的底線問題。

從九十年代開始,相聲逐漸走向衰落,小品大行其道,如果沒有郭德綱,可能這種曲藝模式就成了歷史。

第二,曲藝存在的價值在于觀眾。

觀眾不喜歡,孤芳自賞半點價值沒有,群眾喜聞樂見才是主要評價標準。

網友評價

今天刷到馬岐先生又「怒批」張文順先生了,心里不是滋味。

馬岐說:「我知道現在德云社很火,我也見過德云社不景氣的時候。很多喜歡德云社的觀眾把張文順捧的太高,這一點我不認同。怎麼可能認同呢?」

馬岐直播

馬岐接著說:

「很多人說他是相聲表演藝術家、相聲大師什麼的,他真的不配。他就是一個臭說相聲的。我們都是臭說相聲的!

「為什麼我敢這麼說?我跟張文順是同學!我對他太了解了!現在還活著的人,就我了解他……」

「藝術家啊大師啊,自從有相聲這麼多年,只有兩個人能配得上,一個是馬三立,一個是侯寶林……」

馬岐先生

馬岐又說:「侯寶林給我和張文順這個班上過課,他親口說過一句話,他說,如果有人在路上遇到他,喊他一句藝術家或者大師,他會非常不開心,雖然臉上不會表現出來。」

「侯寶林為什麼會那麼說?因為他認為,藝術家啊大師啊這些名頭,是非常崇高的名譽,他覺得他不配。」

「侯寶林都說自己不配做藝術家,張文順更不配了!我也不配!我跟他一起學習了那麼多年,對他很了解。他的藝術水平也就那樣吧。」

「我就問你們一句!郭德綱如果籍籍無名,你們誰會認識張文順?」

張文順

馬岐最后說:

「如果張文順真的有能耐,幾十年前就該火了。不過,雖然他的相聲水平一般,但他是真的很愛相聲,比我要愛,這一點我永遠承認,也很佩服……」

「大家以后見到相聲演員,別動不動就叫藝術家啊大師啊,那是打他們的臉……」

馬岐說張文順不算藝術家,自有他的理由,但在我心中,張先生就是藝術家。

此背景,皆經典

第一次知道郭德綱大約在2005年,那時候他和張文順先生搭檔最多,也就在那個時候,漸漸熟悉并了解了這個歪肩膀的「壞老頭」。

當時讓我記住的就是他倆表演的小劇場,后面的背景一大片黃,是一幅畫,貌似是清明上河圖吧(老觀眾有印象不?)

創業之初

張文順先生的代表作之一,他和郭德綱表演的《論相聲五十年之怪現狀》。這個相聲不同于那時期郭德綱其他的相聲,包袱不算多,但是說的「針針見血」。

開場,老郭依舊不忘調侃張文順的歪肩膀,張先生還是笑呵呵地拿扇子一敲,郭德綱為了「對稱美」再反過來;

當郭德綱說讓張先生扮演「窮不怕」時,張先生拿著扇子,擺的那個造型太帥了,郭德綱可以按著那個造型給張先生塑個銅像。

表演

我很懷念當初的德云社,曾經陶醉在郭德綱的肆意調侃,于謙的大智若愚,徐德亮的才子風范,李菁的快板慢嘴中。

更懷念王文林先生似瓢的光頭,邢文昭先生低調的性格,張永久先生的臨場救火。當然,還有張文順先生不服老,不怕老,老頑童的作風。

不管叫他「張瘟神」,還是「張文腎」,他都欣然一笑,不管喊他是500年的老藝術家,還是「千年老王八」,他都嘿嘿一笑,智慧反駁。

老郭把他從醫院康復出來,說成「保外就醫」,他也會哈哈一樂,說他媳婦說他母親,老先生都不會計較。

因為這是相聲,這是舞台。

當年

台上無父母,台下講輩分。這就是中國傳統相聲的精華所在,處處歌頌的相聲未必是真正的相聲,報報菜名也不算好相聲,會兩個順口溜更只是淺薄而已。

張文順,他的去世說不上是巨星隕落,因為知道他的人為數不多,但是他帶來的笑聲是真正的笑聲!

不摻雜任何功利,不摻雜任何忌諱,不摻雜任何顧慮。

惋惜的是,德云社紅了,他卻離開了。

托孤

剛剛啟動時的德云社名聲很小,甚至有一次只有一個觀眾,但是張老先生會告訴郭德剛,一個人聽也要說下去。

是的,一個人聽兩個人說相聲,兩個演員對著一個觀眾。這就是一個真正藝術家的敬業精神!

一肩膀高,一肩膀低的老先生,戴著他那不是假發的假發,走了。

張先生去世

郭德綱傷心欲絕,德云社停演七天。

張文順靈堂上,郭德綱告訴大家:

「沒有張先生,就沒有德云社的今天!大家要永遠記住他……」

郭德綱和眾弟子放聲大哭。

葬禮上

后來,郭德綱專門寫了一篇文章。

洋洋灑灑,情真意切!

紀念這位生命中的大貴人。

老郭文章

最后說一件小事。

張老爺子是心理學家,王玥波曾經這麼評價。據說張先生曾經設攤給人看過相,你甚至不用開口,他察言觀色就能知道你想說什麼。

王玥波說過這麼一個段子,說張老爺子在公交車站設攤看相,遠遠看到一個女士老是打量他設的相攤,就知道有料。

于是就用江湖春話跟旁邊的王玥波說,趕緊讓開一些。

等王玥波走開了,那女子見張老攤前沒人,就走過去。

張先生

沒等女子開口,張先生沖她說道:「想往前走一步?孩子擋著道了?」一句話,那女子就淚流滿面……

事后,王玥波問他到底怎麼回事。

「你是怎麼知道那女人想再嫁,但是孩子拖了后腿的?」

張先生笑笑:「以后再說…」

直到張先生彌留之際,王玥波提及此事,他也是笑而不答,到今天仍然是迷。

張先生去世,老郭傷心

老爺子給郭德綱捧哏,笑面斜肩,在言語上卻是絲毫沒讓老郭占到便宜,不時如「冷廁蚊子」叮你這麼一下,甚至讓老郭都來不及反應。

所以,臨場現掛能力可見一斑!

其實,張老爺子本身在口齒上誠如王玥波所言,是有缺陷的,但是他給郭老捧哏的那些段子,大多都堪稱經典,與其「心理學家」的老江湖閱歷應該有很大關系。

不管真假,謹以此篇小文緬懷張先生。

喜歡他的相聲,更喜歡他的為人,無論馬岐先生怎麼看待,在我心中,張先生絕對稱得上一個藝術家。

今天刷到德云社25周年慶典演出,心里就在感慨,還少了一個人啊。

少了個老頭兒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