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沈從文「毀掉」的九妹,精神失常后下嫁泥瓦匠,48歲時被餓死

草莓粉碎机 2023/07/28 檢舉 我要評論

沈岳萌站在烏宿河灘邊,微風拂過她的長髮,輕輕地撫摸著她年輕而纖細的身軀。她穿著一襲潔白的旗袍,宛如一朵婉約的百合花,散發著清新的芬芳。夾在她手中的精裝書,在陽光下閃爍著晶瑩的光芒,仿佛蘊藏著一段遙遠而神秘的記憶。

沈家曾經是邊城鳳凰的驕傲,擁有九個孩子,而最為人所知的是老五沈岳煥。然而,戰火的摧殘使得沈岳煥不得不離開家鄉,脫下了軍裝,遠離親人,追逐著他內心深處的光明。他改名為沈從文,這個名字充滿了激勵人心的力量,宛如燃燒著的烈火。

母親佩服兒子的勇氣和決心,她驕傲地拍拍沈岳煥的肩膀,對年幼的沈岳萌說:「你五哥將來一定會成就一番偉業!你要永遠聽從他的話。」母親的話語在沈岳萌心中深深扎根,成為她前進的動力和信念。

沈岳萌是沈家九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她天生靈動聰慧,乖巧而聽話,是全家人的心頭寶貝。然而,自從與五哥分別以后,她隨著家人在鄂西邊境流離失所。時光如白駒過隙般飛逝,四年匆匆而過,沈從文再次見到妹妹時,她已經不再是那個稚嫩的少女,而是一個青春正盛的少年。

沈從文注視著沈岳萌,心中涌動著濃濃的親情和溫暖。他回想起童年時的點點滴滴,那個活潑可愛的小妹妹如今已經展翅飛翔。他走近她,輕輕地握住她的纖手,滿含深情地說道:「妹妹,你長大了,變得越來越美麗了,內心的堅沈岳萌聽著哥哥溫柔的話語,眼中閃爍著感動的淚花。她的心里充滿了對沈從文的依賴和崇拜。在這漫長的分別中,她始終懷著對哥哥的思念和期待,無論風吹雨打,她都默默等待著他的歸來。

他們的相遇仿佛是命運的安排,是時間的交錯。沈岳萌的眼神透露著堅定和決心,她輕輕地咬了咬嘴唇,然后抬起頭,眼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五哥,我一直都在等你回來。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為你提供力量和支持。」

沈從文被妹妹的堅定和深情所感動,他深深地注視著她的眼睛,感受到她內心的火焰和決心。他知道,沈岳萌不僅是他的妹妹,更是他在人生旅途中的依靠和精神支柱。他緊緊握住她的手,輕聲說道:「妹妹,有你在身邊,我感到無比的勇氣和動力。我們一起面對未來的挑戰,創造屬于我們的輝煌。」

自沈岳萌跟隨母親離開五哥以后,她一直在鄂西邊境一帶流離失所。漫長的四年過去了,再次與沈從文相見。

時光已將沈岳萌的稚嫩少女模樣漸漸抹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她的眉宇間流露出清逸與俊秀,仿佛沈從文看到了年少時的自己,一種親切的歡喜油然而生。

或許是從這一刻開始,沈從文就有了將妹妹培養成第二個文化女神林徽因的意圖。他深知教育的重要性,尤其是對于一個出身鄉下的家庭來說。

當初,沈從文渴望進入燕京大學的國文班,但由于學歷和經濟的限制,他只得成為北大的旁聽生。然而,他并沒有因此氣餒,而是夜以繼日地奮斗學習,在《晨報》、《語絲》等著名刊物上發表文章,盡管名聲不穩定,卻遠遠不夠供養一家三口在北京這座城市生活。

為了更好地賺錢,并且培養妹妹,1928年,沈從文決定帶著母親和沈岳萌前往上海。白天,他忙于與胡也頻、丁玲等人合作籌辦雜志,而夜晚則是堅持通宵寫作,同時還要監督妹妹的學業。

沈岳萌,那個天生善于言辭的小姑娘,她的眼睛里閃爍著聰慧的光芒。年幼的她就展現出驚人的記憶力和口才,讓周圍的人都為之驚嘆。她總是能夠與哥哥們一起斗嘴,用靈巧的言辭和機智的回答,讓他們望塵莫及。

眾人都看到了沈岳萌的潛力,以為她將來必定能在文學道路上大放異彩。然而,沈從文卻選擇了讓她學習法語,這個對于鄉村女孩來說似乎太過高大上的選擇。

沈岳萌對法語的學習感到困惑,她不理解為什麼要學習這門陌生的語言,而不是繼續培養她的文學天賦。她在課堂上埋頭苦學,但心里卻常常充滿疑問。

然而,正是這個貌似不切實際的選擇,讓沈岳萌的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畢竟,沈岳萌之前沒有接受過正規的教育,她的母語基礎非常差,學習外語對她來說就像登天一樣困難。而且,根據沈家的經濟條件,根本無法送她去國外深造。但是,沈從文沒有認真考慮這些問題,他專門聘請了一位大學法語四年級的學生,為妹妹單獨授課。

沈岳萌是個渴望成為才女的年輕女子,她的哥哥沈從文是她心目中的楷模和支持者。每當她對學業感到困惑時,哥哥總會給她希望和夢想的力量。他告訴她,只要她努力學習,將來他一定會帶她去法國,成為像林徽因那樣的才女。沈岳萌對哥哥的話深信不疑,他的話語成為她前進的指南,她凡事都依據他的主意行事。

時間來到1929年,沈從文在上海公學和青島大學執教,作為教職工家屬,沈岳萌有幸享受插班借讀的特權。然而,她卻在錯誤的方向上花費了太多精力,雖然她努力學習,卻無法取得進展。

沈岳萌發現學習法語非常困難,但她不敢向哥哥坦白實情,只能努力背誦。她獨自躲在小房間里,捧著字典,盡力閱讀《堂吉訶德》,雖然有很多內容看不懂,但她依然強迫自己堅持下去。她堅信母親曾告訴她的話,要聽哥哥的話,也相信哥哥所承諾的未來將帶她去法國。她心中憧憬著成為像林徽因那樣的才女。

然而,她并不知道林徽因出身名門,從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曾在中學畢業后游歷歐洲。這樣的經歷使得林徽因與沈岳萌無論如何天資聰穎,也無法相提并論。

與此同時,沈從文深陷對張兆和的熱戀中,對妹妹的教育顧及不周。他在文學道路上獲得了許多成就,這增加了他作為家庭之主的自信心。然而,多年的時間過去了,沈岳萌在學業上卻沒有取得任何進展,反而沾染了一身文藝青年的通病——脆弱、感性且固執。她陷入了自己幻想的世界,難以理解現實與夢想之間的差距。

時光荏苒,轉眼到了1934年。那年的春天,微風拂過湖南的鳳凰城,沈岳萌的心中蕩漾著愛情的漣漪。

劉祖春帶著自己才華橫溢的文字走進了沈家的客廳,與沈岳萌的命運交織在一起。他們年紀相仿,都懷揣著夢想,曾一度默默無聞,但在沈岳霖和沈從文的慷慨相助下,劉祖春終于邁入了北大的大門,成為一位備受矚目的作家。然而,命運卻并未將他與沈岳萌緊緊相系。

初次見面時,劉祖春和沈岳萌彼此心動。他們的目光交匯,靈魂仿佛在那一瞬間交融。從那時起,劉祖春每個周末都來到沈家,與沈岳萌長談不休。他們一起探討文學、藝術和人生的意義,分享彼此的內心世界。沈岳萌的聰明才智逐漸展露,她勇敢地表達自己的觀點,用心靈和劉祖春相互呼應。

沈從文和張兆和明了兩人之間的情愫,默默地為他們創造機會,讓他們單獨相處。他們的愛情像春花般在歲月的風中緩緩綻放,溫暖而純凈。九妹的青春歲月也因此被染上了最美的色彩。

然而,命運卻從未對沈岳萌的愛情寬容。劉祖春的才情令人贊嘆,但他內心深處隱藏著一片陰影。在某個夜晚,他向沈岳萌坦白了自己的過往,曾經的挫折和痛苦。沈岳萌被劉祖春的真實故事所觸動,她努力理解他,給予他支持和鼓勵。然而,這段深入靈魂的情感也因為劉祖春心中的痛楚而變得復雜而沉重。

世事如夢,轉瞬間來到了1937年。那一年,整個世界都被戰火所籠罩,全面抗戰的號角吹響,國家危難之際,劉祖春這位曾經文學才子的心中燃起了熱烈的愛國情懷,他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放下手中的筆,投身到保家衛國的偉大事業中去。

北大的畢業典禮上,劉祖春站在舞台上,目光堅定而堅毅。他的內心深處早已鑄就了一腔赤誠的愛國之情。全國上下正面臨著敵人的侵略,他深知自己肩上的責任和使命。于是,在那個崇高的時刻,他下定了決心,將自己的青春和熱血奉獻給了國家和人民。

在告別的時刻,劉祖春找到了沈岳萌,毫不掩飾地向她坦白了自己的選擇。他告訴她,他打算前往山西參加抗日隊伍,為國家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這是一個充滿英雄主義和悲壯情懷的決定。然而,對于陷入熱戀中的少女沈岳萌來說,她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無論劉祖春去哪里,她都愿意陪伴在他的身旁。毫不猶豫地,她昂首對劉祖春說道:「我不怕任何艱險和困難,我愿意與你共同面對。」

沈岳萌的堅定回答讓劉祖春深感震撼,他為她的真摯情感和無私奉獻所感動。然而,與此同時,他也清醒地認識到,革命者必須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生命,而沈岳萌并沒有像他一樣對革命事業懷有堅定的信念。他明白,為了愛情而置身于危險之中并不必要。

考慮到兩人尚未訂婚,劉祖春覺得自己沒有權力也沒有勇氣將這個年輕姑娘卷入革命的洪流之中。

誤會便因此而產生。盡管劉祖春努力解釋,但沈岳萌始終無法理解那種偉大的國家情懷。她內心認為「劉祖春更加熱愛革命,勝過愛她自己」。而當時緊張的時局不容許劉祖春在愛情中有太多牽掛。

1937年的7月27日,劉祖春匆匆趕往沈家,向張兆和借了20元路費。內心充滿著紛亂的情感,他艱難地抑制著涌動的感情,最終沒有與沈岳萌道別,這樣一段美好的感情故事就這樣匆匆畫上了句號。

時光在指縫間悄然溜走,讓人們扼腕嘆息。劉祖春投身抗日戰場,沈岳萌則在家中默默祈禱著他的平安歸來。他們的故事被時光的洪流沖刷,成為了歲月中的一抹淡淡的印記。

沈岳萌,一個曾經笑靨如花的少女,如今卻身陷悲傷的陰影之中。失去了愛情,她變得脆弱而頹廢,整日只能獨自躲在房間里哭泣。沈從文心疼妹妹的狀況,決定給她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

他將沈岳萌安排到了西南聯大的圖書館工作,希望她能在書海中尋找到新的方向。沈岳萌接受了這個工作,但她的內心卻仍然充滿了失望和絕望。她不再相信愛情,也對事業失去了興趣。

日復一日,她只是機械地完成工作,對周圍的書籍充耳不聞。她沉迷于宗教信仰,尋求心靈的慰藉,卻無法真正撫平內心的傷痛。她只是默默地吃齋念佛,試圖尋找生活的意義。

然而,命運的殘酷戲弄從未停止。戰火席卷了昆明,敵機的狂轟濫炸讓沈岳萌所在的圖書館陷入了一片混亂。在警報解除后,她回到自己的住處,卻驚訝地發現房間被洗劫一空。所有的希望似乎一下子離她遠去,留下的只有絕望的空虛。

愛情和生活的雙重打擊讓沈岳萌徹底崩潰了。她無法承受如此的折磨,她的內心被撕裂得支離破碎。她陷入了瘋狂的境地,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對世界的理解。

沈從文看著妹妹的痛苦,心如刀割。他感到無助而愧疚,因為他無法改變她的命運。他曾經努力為她尋找出路,但結果卻是如此殘酷。他的心里充滿了無盡的懊悔和痛苦。

在昆明的街巷間,沈岳萌沉浸在無盡的憂愁之中。她失去了工作,沈從文負擔沈家兩個孩子的責任讓她感到沉重。內心的掙扎和痛苦令她無法擺脫,而沈從文的不務實和揮霍讓妻子對他產生了怨言。

沈從文感受到了這些怨言,他的文人心靈因此受到了傷害。他原本可以將沈岳萌送給其他兄弟,以解決眼下的困境,但他不愿意放下自己的虛榮心。

有一天,沈荃從外地來到昆明,探望他們兄妹。他驚訝地發現曾經活潑可愛的九妹如今變得面無表情、神情呆滯。這個變化讓沈荃無法接受,情緒失控,對沈從文充滿了怨恨,甚至拔槍欲與他決一死戰。

在沈荃的壓力下,沈從文只能勉強向大哥沈岳霖寫信,請求他將九妹帶回沅陵縣城照顧。然而,九妹的病情并沒有得到好轉。

她度日如年,無所事事,生活作息混亂,情緒時好時壞。有時她會突然心血來潮,給村里的孩子教授外語,帶給他們一絲希望和快樂,但隨后卻又陷入了發病的黑暗中,消失數日。沈岳霖束手無策,只能將她困在屋中。

在這個孤獨的環境中,九妹偶然結識了一個名叫莫仕進的泥瓦匠。有一天,莫仕進來到沈家尋找瓦片。當他移開一塊瓦片時,驚訝地發現底下坐著一個女子。好奇心驅使,他開始與九妹對話,彼此漸漸熟絡起來。

隨著時間的推移,工程完工之日臨近,莫仕進準備領取工錢并與九妹告別。然而,九妹卻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舉動。她從窗戶跳了下去,決意與莫仕進私奔。

烏宿村的日子過得平靜而安詳,沈岳萌與莫仕進組成的小家庭相依為命。盡管他們的生活簡樸,卻充滿了一份無言的默契和真摯的情感。

沈岳萌在莫仕進的陪伴下逐漸恢復了生活的樂觀與活力。她開始與烏宿村的居民交流,分享著自己的歡笑和溫暖。有時,她會在夜晚帶領村里的孩子們唱歌跳舞,那快樂的聲音回蕩在烏宿村的夜空中。

然而,夕陽西下時,九妹常常會坐在酉水邊,凝望著遠方。或許她心中仍有一片未平復的波瀾,思念著那個曾經深愛的劉祖春,雖然已混淆于莫仕進的身影之中。

沈家兄弟們終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九妹,但看到她的憔悴容顏和歷經滄桑的眼神,他們的心沉重而無力。他們為無法給予九妹一個更好的生活而感到愧疚,卻也無能為力。

烏宿村的日子仿佛靜止在那個時刻,沉浸在九妹與莫仕進的溫馨世界中。然而,命運的輪回注定了這段忘年之戀的命運。在1959年的大饑荒中,沈岳萌無力抵抗病魔和饑餓,最終離開了這個世界。她的尸骨葬身于烏宿河灘上的荒草叢中,與歲月共存。

沈從文回望著九妹的墳墓,心中涌動著無盡的思緒和悔意。他曾將九妹當作自己生命中的一個重要角色,但卻無法給予她真正的幸福與尊重。他在九妹離世后,才意識到自己曾經的虛榮和自私,沒有將九妹的幸福置于首位。

沈從文深深反省著自己的過去,他明白浪漫的情感需要理性和務實的支撐。愛情需要更多的關懷和珍惜,而不僅僅是一時的沖動和追逐。他意識到,一個人的幸福不能僅僅依賴于他人,而應該建立在自己的堅韌和獨立能力之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