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號為何忌諱「正」字?只因使用過的皇帝不是亡國,就是死于非命!

草莓粉碎机 2023/07/24 檢舉 我要評論

年號是中國古代王朝用來紀年的一種名號,貫穿整個封建專制時代,并影響東南亞其他諸如朝鮮新羅、日本、越南等國。

皇帝對年號的命名非常重視,就像給孩子起名字一樣,要追求美好的寓意,所以都會選擇美好的字眼來做年號。

還要避免和前代年號重復,要回避前代古陵名、夷狄之宮名、僭偽匪類之號,要審查國姓、避忌國號等等,真是各種講究。

但朝代更迭,歷世無窮,美好的字眼終究有限,盡管歷代帝皇在年號用字上,慎之又慎,還是不免會出現重復的、以及犯忌諱的年號。

比如晉惠帝司馬衷,十個年號有六個抄襲漢朝,「元康」抄漢宣帝劉詢,「建武」抄漢光武劉秀,「永平」抄漢明帝劉莊,「永寧」抄漢安帝劉祜,「永興」、「永康」抄漢桓帝劉志,還有一個「永安」抄東吳景帝孫休。

只有「永熙」、「太安」、「光熙」三個原創,因此被后世史家諷刺為「最可鄙者」。

更有甚者,一個朝代的都還照抄,比如漢哀帝劉欣的「太初元將」,就抄漢武帝劉徹的「太初」;晉惠帝司馬衷抄了漢光武劉秀的「建武」,他一個朝代的晉元帝司馬睿又照搬過去;魏孝武帝元修照抄明元帝拓跋嗣的「永興」;唐肅宗的「上元」是抄的高宗李治。

······

曾對「乾德」年號很自得、以為是自己原創的宋太祖趙匡胤,在得知前蜀王衍已經用過,羞愧之余,不禁發出「宰相須用讀書人」的感慨,但終宋一朝,仍舊在年號問題上沒少犯錯:

宋仁宗從「景祐」改「寶元」,結果和西夏李元昊的戰事是接連失敗,趕緊丟掉「保佑元昊」的年號,換上「康定」,不成想又被大臣提醒這是謚號,還是不吉。

宋神宗的「熙寧」撞上劉宋文帝之母胡道安的陵名,他兒子徽宗的「崇寧」又撞上劉宋明帝之母沈容姬的陵名。

更巧合的是,徽宗最后一個年號「宣和」,正是契丹大遼南京城的東門名;而宋孝宗的「隆興」,居然和哲宗時自稱天子、私立偽號的趙諗撞上。

因此,明朝人張燧感慨,當國改元時,最需要學識廣博之人參與,如此,才能避免出現笑話。

同時,張燧還吐槽他皇明的廷臣不讀書,成祖朱棣的「永樂」居然是前涼張重華、宋朝方臘、南唐張遇賢那樣的割據匪類所僭的年號;

武宗朱厚照的「正德」則是西夏的僭國年號;穆宗朱載坖之「隆慶」更是女真金虜的宮殿名號。

如果廷臣個個知識淵博,豈能犯這樣的錯?宋太祖的宰相要用讀書人論果不虛言啊!

其實,張燧也有點強人所難了,再知識淵博的人,也不可能把歷史上所有的年號及使用者都倒背如流,美好的字眼人人都想用,撞車的幾率自然就高。

像使用頻率比較高的字眼,比如「大」、「太」、「天」、「元」、「永」、「建」、「明」、「乾」、「景」、「隆」、「神」、「皇」、「光」、「興」、「圣」等等,真的很容易撞衫。

但,有一個比較美好的字眼,卻經常被歷代皇帝命名年號時避諱,這個字是什麼呢?他就是——「正」。

「正」字的寓意,在謚法中極為美好,內外賓服曰正;清白守潔曰正;靖恭其位曰正;心無偏曲曰正;守道不移曰正;等等。

特別是和「文」字搭配時組成的「文正」,由于司馬砸缸公的宣揚,更被認為是文臣「謚之極美,無以復加」。

這樣一個美好的字眼,卻被皇帝命名年號時屏棄在外,為什麼呢?

因為,古人認為,「正」字的文意為「一止」,如果使用「正」字做年號,有點不吉利。

偏偏還有個詭異的巧合,歷史上但凡使用過「正」字做年號的帝皇,多數不能令終,更是為「正」字做年號非吉兆添加注腳。

自從漢武帝建元,兩漢帝王沒有一個使用「正」字當年號名的,到三國時期,率先使用「正」字的,是魏齊王曹芳的「正始」,以及高貴鄉公曹髦的「正元」,結果眾所周知,前者被廢,后者被弒,「竟俱不祥」。

北燕高云也用過「正始」,但他不僅是傀儡,最后還被殺害。

北魏宣武帝元恪是最后用「正始」的皇帝,他在位期間,外戚擅權,殘害皇族,天災人禍,起義頻頻,北魏之亡,實亡于元恪。

接下來,北魏明元帝拓跋燾有「正平」,孝明帝元詡有「正光」,兩位皇帝都無一例外地遇弒。

南朝梁蕭正德有「正平」、蕭棟有「天正」、蕭紀也有「天正」,均死于非命無一善終。

在彩云之南的云南,大理國也有幾位皇帝使用「正」字,比如段素順之「明正」、段素真之「正治」、段思廉之「正安」,他們均為權臣之傀儡,最后被迫出家為僧。

還有段興智之「興正」、「利正」,小段不僅是高氏家族的傀儡,最后還遭遇亡國。

再有前蜀王建之「通正」,宋朝雷進之「正法」,前者是割據僭偽,后者是叛逆反賊,皆非「吉征」。

再之后,金海陵完顏亮之「正隆」,遇弒;金哀宗完顏守緒之「正大」,元順帝妥歡帖木兒之「至正」,均是亡國之主。

還有明英宗朱祁鎮的「正統」,有土木北狩之變;明武宗朱厚照的「正德」,則有無子絕嗣之患。

唯有西夏崇宗乾順之「正德」,渤海康王大嵩璘之「正歷」,堪堪平順,但他們又是西陲東鄙之僭偽,豈能與中國之主比擬?

是以,綜合前代帝皇使用「正」字做年號的例子,幾乎均為不吉,「豈盡偶然耶」?因此,「正」字自然引起后世令主們的避諱,在擬定年號時,「亦宜稍避」。

別說「正」字不吉,甚至援引到「政」字上,把「政」字都帶得不吉了。

比如北周武帝宇文邕之「宣政」,他當年三月改元,六月就駕崩;后理段正淳之「天政」,這位金庸世界的情場高手,在歷史中卻是先當傀儡,后被迫退位出家為僧;后蜀孟昶之「廣政」,遭遇亡國之殤又死得不明不白;還有宋徽宗之「政和」,父子倆攜帶家眷北狩······

到了大清朝,一直沒把自己即位原因洗清白的胤禛童鞋,是個不信邪的鐵血漢子,為了標榜自己的正統性,楞是把自己的年號命名為「雍正」,還因為「維民所止」而大興文字獄。

盡管蕭奭在乾隆初年撰寫的《永憲錄》中,大力地為先皇胤禛挽尊,批判前代人認為「凡有正字者皆非吉兆」是荒謬之論,還把漢世祖劉秀之「建武」、明太祖朱元璋之「洪武」拉出來,指出其年號字眼內「俱有止字」、但這兩位帝皇皆稱賢君、誰能說不是吉兆?云云,卻到底也掩蓋不了胤禛同學最終是死于非命的真相。

說到底,「正」字用到年號上,還是不吉啊!畢竟有那麼多例子擺著,使用過的帝皇們,不是被廢黜、各種死于非命,就是國事糜爛、被俘虜、生不出娃,甚至亡國滅族,如果說這只是巧合,也太邪門了點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