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聲演義:本該親師兄弟的趙津生高峰郭德綱,三人為何水火不容?

趙津生,師承天津名家范振鈺先生,從小喜愛相聲,經人牽線,拜師范振鈺,幾十年來在天津小劇場說津味兒相聲,雖沒有大紅大紫,但是在天津當地,喜歡聽相聲的朋友們,沒有人不知道趙壞水兒趙津生的。

趙津生

高峰,現在德云社總教習,師承也是天津名家范振鈺先生,目前在德云社演出,被郭德綱稱為一步步奔著老藝術家道路走的。上面說的趙津生是他大師哥。

高峰上大學的時候,還真的像個優秀好學生的樣子啊!

郭德綱,師承北京相聲名家侯耀文先生,以上兩位的師父范振鈺先生是郭德綱的義父,當年郭德綱來北京闖蕩,遇到范振鈺先生,當時范振鈺正要去央視《曲苑雜壇》錄制相聲,想收郭德綱這個徒弟,但是相聲界最忌諱跳門,所以范振鈺當時給天津楊志剛打了一個電話,問他郭德綱到底是不是你徒弟。

郭德綱這個狀態就像他段子里的一句話,提上褲子就不認人了。

而得到的回復是「也是也不是」。也是這句話難住了范振鈺,你要說是你徒弟,那郭德綱就可以打著楊志剛的名聲在北京相聲圈闖蕩,如果你說不是你徒弟,那我范振鈺今天就收了他,可你回復也是也不是,我也無可奈何了!最后不得已,范振鈺先生收郭德綱為義子。

現在確認他們三人的關系,趙津生高峰親師兄弟,郭德綱雖是范振鈺先生義子,不是徒弟,但是相聲界有句話叫師徒父子,所以這麼論的話,趙津生,高峰,郭德綱三人,絕對算是親師兄弟。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在范振鈺先生去誕辰九十三周年的座談會上,語言犀利的說郭德綱很多東西都是偷我們天津的,有機會我還要揭發他。

這是趙津生在師父范振鈺先生誕辰座談會上發表的視頻截圖,他當時說的就是要揭發郭德綱。

郭德綱是你師父的干兒子,你在你師父誕辰座談會上說這話,你不怕你師父聽到了會難過嗎?

還有一件事很揪心,大家看下圖中,趙津生坐在第一位,旁邊一次坐著的有快嘴兒李伯祥,田立禾,魏文亮等人。

看旁邊眾人,李伯祥那是跟郭德綱關系老鐵,田立禾更是和郭德綱搭檔說過相聲,還有王文林都在。

要知道這些人都是捧郭德綱的,他們跟郭德綱關系還是很不錯的,天津衛視第一屆相聲主題春晚,郭德綱就邀請他們參加。

其實從另一方面來看,郭德綱這也是給這幾位介紹資源,要不是郭德綱,他們也不會出現在天津衛視相聲春晚舞台上啊!

那麼既然關系很好,你們又怎麼能眼睜睜看著有人說郭德綱壞話,不但不阻止,還坐在旁邊好像認同一樣。

田立禾和高峰在天津相聲春晚表演的節目

魏文亮和于謙在天津相聲春晚表演的節目

還有趙津生,郭德綱也算是你的小弟弟吧!你為什麼要這樣說他,直到看到幾年前一次春晚節目,是由姜昆戴志誠還有這位趙津生三位說的相聲節目后,我才知道,原來是為了戰隊問題啊!

那一年姜昆帶著趙津生上了春晚,這也是趙津生第一次上春晚,或許是這次提攜,趙津生從此就站隊姜昆這邊了。

而郭德綱這幾年跟姜昆鬧得確實不愉快,所以趙津生能說出這幾句話,完全可以理解成就是幫姜昆出氣。

這一年春晚,姜昆算是提攜了趙津生,帶著他上了春晚,所以趙津生幫姜昆出氣,這就能想通了。

過得剛好里,郭德綱寫到有一位天津相聲藝人為了上春晚,給人家撿掉在桌子底下的鋼筆,還是跪在地上撿,

而說到高峰,那就要說一下當年范振鈺先生去世后,趙津生帶拉入門的那三位小師弟的事了。

相聲門有規定,若師父去世,作為大弟子的趙津生完全有權利帶拉師弟入門,當然如果師弟們有作出有辱師門的行跡,大師兄也是有權利替師父清理門戶的。

高峰和趙津生這對師兄弟的矛盾還是要從史曉軍網上不雅視頻說起。

史曉軍最會緩緩地時刻,說了一輩子相聲默默無聞,一次直播天下知。

史曉軍,按理說也是范振鈺先生的弟子,只不過他是在范振鈺先生去世后第三天,還沒有入土為安的時候,由大師兄趙津生帶拉入門,在師父范振鈺先生的靈柩前磕頭拜師的。

拜師以后,這位在相聲界也只是平平無奇的存在,直到有一次這位史曉軍在網上直播的一段內容,惹怒了高峰以及高峰的師哥劉春山。

直播中,史曉軍好像喝醉了一樣拿著話筒胡亂的唱著歌,而最重要的是他身后有兩個人高舉白布,布上寫著范振鈺徒弟五個字。

用我們的眼光看這件事,就是這位史曉軍實在是想要有點流量,想的都憋不住了,而他所能攀附的人只有范振鈺先。

而范振鈺先生的名字經常出現在郭德綱的相聲段子里,所以史曉軍只想著借著師父的名字給自己弄點熱度而已。

而這種做法確實幼稚而且是對范振鈺先生的不尊重,所以當直播視頻公布以后,作為范振鈺先生的徒弟劉春山和高峰第一時間聲明,自己的師父范振鈺先生總共收徒十三人,并且說過以后再不收徒,而這位史曉軍就是假冒偽劣,冒充范先生的徒弟。

劉春山和史曉軍私聊記錄,誰發的,估計是炒作的那個人發的吧。

高峰和史曉軍微信聊天記錄,我想知道誰公布的,就他倆私聊

等到劉春山和高峰發微博聲明之后,這位史曉軍第一時間很誠懇的拍了一段視頻道歉,可以說聲淚俱下啊!

然后就是大師兄趙津生出面說,史曉軍是我帶拉入門的,所以他絕對是范振鈺先生的弟子,這次他這個直播,確實是醉酒胡鬧,以后絕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

看著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可是細品一下,這位史曉軍真的算是一個人才啊!

本來全國網友都認為他高舉「范振鈺徒弟」行服就是借范振鈺先生來炒作,可是大家都錯了,人家是要炒作自己,但不是借范振鈺,借的是德云社的劉春山和高峰。

試想一下,什麼樣的事,能讓自帶流量的德云社實力藝人劉春山和德云社的總教習高峰兩人連續兩天發微博聲明這件事呢?

兩位德云社重要人物,發微博怒斥這件事,先不管這件事到底怪誰,這個炒作已經算是到位了。

來看看劉春山的論文,比我寫的好哈哈哈!

不得不說這位史曉軍真的是用心良苦啊!辛辛苦苦拜師范振鈺先生,一生幾十載從未見他認真的說過幾段相聲,也不知道拜師為什麼,說白了,就是一個想要躋身相聲界,在相聲家譜里有自己一筆,然后借著相聲界弟子身份瞎混的一個混子而已吧!

介紹一下范振鈺先生,他的師父是班德貴先生,班德貴的師父是馬三立先生,也就是說范振鈺先生那是正經的馬三立先生的傳人,馬三立先生的徒孫。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