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說他冷臉熱心,岳云鵬嫌他毒舌,欒云平為何穩坐德云大管家

郭德綱最愛的徒弟,目前是這3位——

郭德綱夸岳云鵬「親兒子不過如此」,老郭愛唱戲,岳云鵬一直給他買蟒袍。

郭德綱將燒餅朱云峰稱為「兒徒」,雖然燒餅人氣不高,但老郭對他的評價很高。

而郭德綱唯一的「愛徒」是欒云平,老郭對他委以重任,讓他擔當負責演出的德云社副總。

36歲的欒云平為何能被郭德綱如此信任?

人氣并不算高的「欒懟懟」,和師兄弟合影為什麼總能站在C位?

今天,影小妹就來給大家講講德云社「大總管」欒云平的故事。

01

1984年,欒博生于北京,從小家里人就愛聽相聲。

2005年,21歲的欒博第一次去德云社的小園子聽相聲。

如今,德云社上下總說欒云平畢業于清華大學,其實有捧的成分。

欒云平畢業于清華美院室內設計專業自考大專班,他的第一份工作是為裝修公司發傳單。

欒云平周末也要上班,沒法去聽郭德綱的相聲,干脆就辭職不干了。

那時候郭德綱還沒有火,作為鐵桿綱絲,欒云平向老郭表達了「我想學相聲」的愿望。

郭德綱測試了欒云平的口齒發音,覺得他可以。

沒想到,欒云平問了一個令郭德綱十分驚訝的問題:「是我給您錢?還是您給我錢呢?」

片刻的錯愕之后,郭德綱說:「誰也不給誰錢。」

郭德綱當時心里想的是:「哪有這麼愣的孩子?我都想大嘴巴抽他了!」

從被郭德綱面試,到第一次登台,欒云平只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這簡直是坐火箭的速度。

欒云平是逗哏,說了段《夸住宅》,他終于明白說相聲有多難,因為台下「沒人樂」。

郭德綱給了他4個字的評價「急功近利」,就把欒云平打發到后台干活去了。

當時,岳云鵬已經在小園子里打了一年多的雜,郭德綱對小岳岳說:「你別搬桌子了,讓他干吧!」于是欒云平負責搬桌子,岳云鵬負責掃地。

欒云平搬了3個月桌子,就被郭德綱再次準許上台。

岳云鵬都快抑郁了,眼見著師兄弟們一個個上台,他卻花了兩三年的時間搬桌子、掃地、喂狗……

02

對于學相聲來說,21歲確實太晚了,當時欒云平心里也虛,但郭德綱是真的看好他:「郭老師說不晚,他在這方面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當時,孔云龍和岳云鵬住在大院里,欒云平住在郭德綱家里,對此,他的解釋是:「倒不是我比他們高貴,因為我會開車,方便拉郭老師出去。」

欒云平天天給郭德綱當司機,師徒相處的時間更多。一開始郭德綱安排演出的時候,總是他來口述,讓欒云平執筆;后來成了欒云平安排演出,郭德綱檢查;再后來郭德綱干脆不檢查了。

欒云平謙虛地說:「并不是我比別人管理能力強,是我和郭老師相處的時間長了,大致了解他安排演出的思路。」直到現在,欒云平都一直負責德云社的演出事宜。

欒云平本來是逗哏,后來郭德綱安排他給燒餅捧哏,之后欒云平又和孔云龍搭檔了一段時間。

孔云龍是「德云社敢死隊隊長」,騎摩托車把人家夏利撞到報廢,昏迷了30多天,醒過來還失憶了一段時間,等恢復記憶,欒云平已經和高峰搭檔了。

高峰是郭德綱的師弟,欒云平是云字科的徒弟,兩人一直合作到了今天。

欒云平是傳統的捧哏,不爭不搶逗哏的風頭,但他對相聲的理解和造詣卻很深厚。

郭德綱一直在徒弟面前捧欒云平,其實也是為了給德云社的徒弟們立個標準,而欒云平就是德云社的護城河,說明郭德綱骨子里認為相聲的傳統不能丟。

03

相伴15年,郭德綱和欒云平的師徒感情相當深厚。

在《德云斗笑社》里,郭德綱偷偷給徒弟們做飯。欒云平每個菜嘗了一口,就覺得加甜面醬不是上海廚子的做法,很像是師父師娘在家里燒菜的路數。

在后廚找到郭德綱,欒云平感嘆道:「我能一口就嘗出來師父做的飯,師父也能一眼就認出來小時候的我,這師徒感情沒話說了。」

郭德綱血糖高,又愛吃香蕉,只要欒云平在,都是爺倆一人分一半香蕉吃。

「昨天散戲,長安后台,我吃香蕉,拿起一個,包開……分一半兒,我倆同時,我遞他接……很喜歡這種多年的默契。」所謂師徒如父子,也就是如此了。

郭德綱曾經給欒云平寫過扇子,上書「平兒很可愛,師父好愛你」,喜愛之情溢于言表。

欒云平早就結婚生女,女兒欒笑語已經9歲了。

「欒懟懟」在《德云斗笑社》里還黑了一把親閨女,說人家9歲都沒洗過臉,只用濕毛巾擦擦,因為「怕把自己淹死」。

欒笑語的小名「大盆兒」,是郭德綱給起的。當時欒云平的媳婦懷著孕來德云社吃飯,胃口特別大,抱著一個大盆吃面條,郭德綱笑言:「孩子生下來就叫‘大盆兒’吧!」

郭德綱自己是「鍋」是「缸」,于是給徒弟們的孩子取名也是鍋碗瓢盆類,岳云鵬的大女兒岳麓一小名叫「大碗兒」,李云杰兒子的小名叫「大盤兒」。

岳云鵬發過岳麓一和欒笑語的合影,還把欒笑語叫「盆兒姐」。

04

在最新一期《德云斗笑社》里,師兄弟們紛紛表達了對副總欒云平的「不滿」。

燒餅認為,如果人家來找岳云鵬演出,價格沒談攏,應該讓其他師弟頂上。

欒云平的回應很強硬:「絕對不能拿差的去頂,寧可這錢咱不掙了,不能倒了德云社牌子。」

燒餅又再次發難,問欒云平知不知道各劇場的收入和各支演出隊的收入。

欒云平直接懟了回去:「你怎麼知道各個隊的票房我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張嘴就這麼說呀?」

欒云平曾說,自己動用過「黑手指」,幾個隊長都被他罰過。

2019年初,每個演出隊的隊長都來認領過演出場次,結果年底只有3個隊完成任務,于是鐵面無私的欒云平把所有隊長都罰了。

但是因為賞罰分明,師兄弟們還是服氣的。楊九郎就說:「欒哥罰我錢,這是應該的,比如咱遲到或超時,咱應該罰,從來沒有懷恨在心。」

岳云鵬也給欒云平提了意見,認為他「話里帶刺兒的時候太多了」:「那個刺兒扎完之后,有可能人家疼好幾天,他自己一點感覺也沒有。」

對此,欒云平也曾反思過:「可能是說話比較愣,但是我都沒有認為是懟人,這個很可怕。」

郭德綱及時出來維護愛徒:「他最大的特點就是:冷臉子熱心。」

但是要管理德云社幾百人的演出,就是需要欒云平這樣一個能拉得下臉的人,老好人做不了管理層。

結語

一個月前,尚九熙、何九華和秦霄賢、孫九香這兩對搭檔分開,曾有不少粉絲去質疑欒云平的安排,當時從郭德綱到徒弟們集體力挺欒云平,足以說明他的威信。

郭德綱用兩個詞評價欒云平——聰明、適度——還稱贊他是「不可多得的一個相聲演員」。

欒云平之所以「不可多得」,既因為他身上有傳統捧哏的沉穩氣質,在物欲橫流的當下始終堅持對相聲的追求,也因為他憑借自己的孝順、聰明、公正贏得了郭德綱、王惠和德云社上下的信任。

「大管家」這差事,真的不好干,能干好了更是不容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