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50歲,青樓睡了30年,齊名李杜:守不住肉體,但也要守住靈魂

古代詩人眼觀森羅萬象,耳聽八方觀念,寄情于山水之間,也流連于鶯歌燕舞之中。

與李白杜甫齊名, 人稱「小李杜」的唐代詩人杜牧,精通經史,一氣呵成寫出 《阿房宮賦》,流傳千年的辭賦,也在秦樓楚館縱情深色,留下許多的風流韻事。

少年壯志凌云,實現理想抱負

出自名門望族的杜牧,其祖父乃唐德宗時期的宰相,與「詩圣」杜甫同出一脈。杜牧幼時在家族熏陶之下,博通古今,才華卓絕。

唐朝,正值動亂時期,杜牧有感而生,心系家國,時常關注著戰事。

由此還特意去研究《孫子兵法》,并且寫下自己對于軍事上的理解與策略,有次還被宰相李德裕給采納了,實施之后一舉得勝。

杜牧26歲,參加進士科考試時,遇到了此生的貴人。

當時主持考試的是 禮部侍郎崔郾正參加酒席,恰巧老友太學博士 吳武陵前來赴宴,吳武陵告訴崔郾他最近遇到一位有志之士,想舉薦給崔郾,就是最近引起眾人熱論寫下《阿房宮賦》的杜牧。

吳武陵稱此人,才華斐然,恰好崔侍郎這會兒有空,待我細細給你誦讀。于是吳武陵聲情并茂地開始朗誦起來,而崔郾在聽到那句:

「嗚呼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不禁拍手叫好,稱贊道,23歲就能寫出如此文章,的確是個才子。

吳武陵

吳武陵早已預判到,崔郾會是這般反應,于是問崔郾,此人可否擔得上狀元美名。

崔郾直接袒露,狀元早已被選出來了,若是將眾議后的狀元換人,怕是多有不妥。

吳武陵直呼可惜,但仍然不肯放棄,問崔郾,狀元之位已有人選,那退而求其次,給此人以第五名進士之名,那麼就可以讓其入朝為官,豈不是皆大歡喜。

在吳武陵的旁敲側擊,威逼利誘下,崔郾應下了吳武陵的要求。而此時酒席上有人探聽到,吳武陵舉薦的人是杜牧后,開始冷言酸語。

說杜牧才氣斐然不假,但 愛流連于煙花柳巷,風月場所,實在品行不端

崔郾左右為難,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已經允諾下的事情怎可反悔,自己也折服于杜牧的文章,還是相信吳老與自己的眼光。

于是杜牧進士及第后,入朝為官,實現他幼時的理想抱負。

直到幾年后,被當時的淮南節度使 牛僧孺,推舉來到無數文人墨客、才子佳人向往的煙雨 揚州,在這里杜牧開始他的風流之路。

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幸名

此時的揚州實乃溫柔鄉,江南女子柔情似水,婀娜多姿,是引得風流人士流連忘返。

本就風流浪蕩不羈慣了的杜牧,來到這樣的勝地,有家不回,常住秦樓楚館,日日笙歌,飲酒吟詩作賦,寫下眾多關于揚州的詩句。

牛僧孺得知杜牧每日醉生夢死,直嘆此人不該放蕩形骸如此。于是嚴令訓斥杜牧,囑咐他一定要潔身自好,收斂自己,約束好自己的行為。

而杜牧卻表示自己縱情于聲色,只是為了能在工作之余閑暇時間,放松的一種表現方式而已,并沒有影響自己的工作。

牛僧孺眼見著自己打探來的消息,被杜牧三言兩語給敷衍而過,怒其不爭,但也無奈。

牛僧孺如此縱容杜牧,其實是因為此時朝野間正值黨派相爭,而以牛僧孺為首的「牛黨」,和宰相李德裕為首的「李黨」,同時對于杜牧才情都極為看重,于是兩黨都在爭先搶后爭奪杜牧。

但杜牧此人極為厭惡黨派相爭,也從不掩飾自己的嗜好。在兩黨的幾經勸阻之下,杜牧仍舊不改其風流灑脫的性格,時常沉迷于紙醉金迷、夜夜笙歌的風月之地,于是逐漸被兩黨給拋棄。

才子佳人愛慕往事

風流才子杜牧,也曾有紅鸞心動之時,如今被珍藏在故宮中的《張好好詩》是杜牧親自揮灑筆墨,為曾心愛之人寫下的詩。

杜牧與 張好好初遇,是在自己好友沈述師家中吃酒席,聽歌賞舞間,對歌女張好好情愫漸生。

但緣分甚是捉弄人,就在杜牧準備表達自己心意之時,張好好已被人納為小妾,杜牧只得一場空歡喜。

但天若有情,自不會讓有情人分離,幾年后,杜牧在洛陽與正在臨街賣酒的張好好重逢,得知其被丈夫拋棄,杜牧心中感慨命運弄人,深感同情,于是有感而發親筆寫下 長篇五言古詩《張好好詩》

此佳作因書寫飄逸,筆法秀麗,后人給予較高的評價,被傳世收藏,于是杜牧就此也被稱為書法家。

杜牧一生灑脫不羈,周轉多地,病逝于 五十歲那一年的冬天,親自寫下自己的墓志銘,結束了自己的風流人生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