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里一對奇異父女:父親毀了曹操的江山,女兒滅了司馬懿的天下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遙想千余年前那一場曠日恒久的三國大戰,不僅蕩氣回腸更成為后世人們茶余飯后的閑談暢敘。

東漢末年群雄割據,三國鼎立逐鹿中原,前有孫家父子占據江東以南,得玉璽卻命運多舛,后有曹孟德因禍得福,隨同袁紹討伐董卓,挾天子以令諸侯,再有劉玄德桃園三結義,三顧茅廬引臥龍出世,這才有了三國鼎立的天下之分。

雖然很多讀者在讀《三國演義》之時,心中的最大愿望還是希望正統皇叔劉備能一統天下,但無論從軍事實力還是社會地位上,劉備代表的蜀國與實力強勁的魏國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曹操廣納賢士以一己之力對抗孫劉兩家,儼然有一副稱霸中原的態勢,可最后的結果大家都知道,司馬懿臥薪嘗膽,曹操曹丕曹叡相繼離世后,篡奪了曹魏打拼下的果實建立晉國。

不過在這之后卻有一個女子毀掉了司馬懿苦心孤詣興建的晉朝,更為巧合的是,幾十年前,她的父親也曾親手毀掉曹操的基業。

狼狽為奸的賈家與司馬家

賈充的起仕離不開父親賈逵在曹魏陣營中的扶持與提攜,東漢末年飽讀詩書的賈逵不甘做一個迂腐書生,他決心效忠明主通過自己的學識知識興建大業,就這樣實力最強的曹操成為他的首要選擇。

賈逵不像荀彧、程昱這樣的江湖術士,相比下來,他更喜歡通過自己的學識知識列舉先賢名仕從而為曹氏家族出謀劃策,而這一呆就是幾十年。

魏國的君主也從曹操變成了曹丕,再到如今的曹叡,雖然魏國的實力一天不如一天,可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賈逵也在魏國內部占有了更多的權力和地位。當然在那個年代,家中只要有一個人在朝中為官,那真可謂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為了讓賈氏家族長盛不衰,賈充,也就是我們本文的主人公之一,被父親賈逵破格提拔到了軍中,只不過相比于勤勤懇懇父親操勞一生,賈充的膽識和野心卻要比父親大的太多了。

因為父親與當朝的司馬懿關系甚密,賈充也就經常和司馬懿的幾個兒子一起談論國家大事。

久而久之,賈充發現司馬師和司馬昭的言語中不斷流露出父親司馬懿開創偉業建功立業的決心和抱負,便深知曹氏政權已不穩固,決心和司馬一家掀起一場起義的旋風。

有人會說既然賈充這麼厲害,那麼他為什麼不自己起義反而要扶持司馬家族,其實在封建時期古人對家族地位十分看重,賈充和父親雖然很有能耐,但無奈賈氏家族卻沒有太多名人,相比于司馬一家實在是差的太多。

隨著司馬懿篡奪曹魏政權后,在歷經了司馬懿年歲已高和司馬師體弱多病的相繼離世后,司馬師,這個賈充最為要好的朋友順利繼位晉朝皇帝,而賈充的位極人臣也帶給了司馬昭日后的苦果。

西晉的開國元勛

公元260年,43歲的賈充迎來了改變自己人生的抉擇時刻,有實名無實權的魏帝曹髦和當朝丞相司馬昭的矛盾日益激化。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曹髦的厲聲苛責不過是飛蛾撲火前的最后瘋狂掙扎,老辣的司馬昭才不會上當,父親司馬懿留給他的最大財富就是隱忍。

年幼的曹髦還是沒能沉得住氣,雖然歷史和時代的選擇注定是司馬家族,可曹髦仍要做最后魚死網破的掙扎。

況且對于他來說還有一點是自己最后的殺手锏,那就是封建年代作為帝王無上的地位,奪權相比于弒君那可真的是微不足道,司馬家族顯然不想背上這個反賊的稱號。

與此同時,賈充這個先父侍奉了三代曹魏君王的功臣后代也就有了自己的用武之地。盡管在官場摸爬滾打已久的賈充圓滑世故,可在歷史滾滾向前的車輪前,他也知道要做司馬家族的功臣就要背上曹魏反叛罪人的稱號。

也正因如此,幾十年來,曹魏的冤魂一直在賈充的夢中縈繞,讓他經常夜不能寐。盡管如此,賈充依然是司馬家族最值得信賴的外姓人之一,甚至晉武帝司馬炎的繼位都離不開他群情激奮的力保。

此后賈充在晉朝的地位大有獨一無二、抗衡天下之大勢。只不過他一生都在愧疚和驕傲中來回拉扯反復自己的人生,甚至于家庭和后代都繼承了他內斂沉穩、野心蓬勃的個性。

而在賈充所有的孩子中,賈南鳳顯然是最像他的那一個,曾經自己保晉廢曹,在幾十年后,自己的女兒卻親手將司馬家族的天下毀于旦夕。

亂世奸后賈南鳳

父親賈充為了擴充自己在西晉的勢力,將賈南鳳嫁給了皇帝司馬炎的兒子司馬衷,其實這種政治聯姻在當時很是普遍,更不用說跟了皇帝的長子以后最次也是個貴妃,賈南鳳也算是攀了高枝。

可這太子哪里都好,唯一不足的就是先天大腦受損是個傻子。得知此事的賈南鳳沒哭也沒鬧,心甘情愿地跟了司馬衷。

司馬炎為了感謝自己這個深明大義的兒媳婦更是多次賞賜金銀珠寶,可他卻不知道自己這個兒媳婦心比天大,不久后西晉的政權就要毀在她的手里。

司馬炎當然知道兒子智力欠佳,為了順利選擇繼承人聯絡了幾個大臣出了考題,誰知賈南鳳花了大價錢串通出題官蒙混過去。

司馬衷繼位后,朝堂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個傻子沒有半點治理能力,而賈南鳳也開始了自己的雄圖大業。

先是將托孤大臣楊駿和輔臣司馬亮斬殺,自己獨掌晉朝大權,再而給司馬瑋設下圈套,過河拆橋,鏟除了自己最后的一塊心病,自290年司馬衷繼位后不久,西晉的大權已經完全旁落在賈氏家族。

權力越大野心就越膨脹,已經垂簾聽政的她還不滿足,甚至還打算廢立司馬太子,立賈氏子弟為儲君,自己要做天下第一個女皇帝,但過于自大的賈南鳳還是沒能成功。

在被司馬倫的禁衛軍攻破城門后,這位蛇蝎心腸的女人也以一杯毒酒結束了自己的性命,而這一場內斗也直接引發了16年的八王之亂,西晉的滅亡也在所難免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