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存折給前岳母,不給林洙拍照,不讓林洙的兒子在家洗澡

草莓粉碎机 2023/07/31 檢舉 我要評論

人常說:半路夫妻,永遠是賊。

其實這句話的意思是:婚姻本是一場交易,最終都是權衡利弊,各取所需。

對于半路夫妻而言,尤其雙方都已有過家庭,又是重組家庭,大家能再結合,已不是奔著愛情而去,盤算再所難免。

梁思成在林徽因去世后,在他60多歲的時候,卻選擇與林洙再婚,這讓他原來的同事和好友都一時無法接受,不能接受的原因是:那麼多優秀的女人,為何要選她?

甚至,梁思成與林洙在一起后,他之前與林徽因的共同好友,都選擇與他斷聯了。梁思成與太太客廳的精英圈子徹底遠離了。

林徽因去世后,梁思成身體也一直不好,再加上兒女們都成婚后,梁思成倍感孤獨。

除了身體不好,內心孤獨以外,梁思成的前岳母也已80歲。

用梁思成的話說: 「60多歲,多病的女婿去照顧80多歲的岳母,多少是有不方便的。」

上世紀60年代初,知識分子受到重視,梁思成的學術壓力越來越重。與此同時,他生活上的壓力越來越重。他也需要一個幫手。

就在這個時候,林洙走進了梁思成的世界。林洙起先是幫助梁思成整理一些資料,充當梁思成的助理。

據林洙在自己的書中說:「因為自己將工作做的細致,讓梁思成無后顧之憂,梁思成很信任她。」

後來,她就與梁思成走到了一起。此時的林洙40多歲,她是程應銓的前妻,而程應銓剛落難。

作為林洙的妻子,她卻沒有與程應銓共患難,反而選擇跟程應銓失婚,并且無情的帶走了兩個孩子,不允許孩子與程應銓見面。

其實,關于林洙與程應銓失婚一事,誰也不知道是之前累積下來的矛盾,集中在這個時候爆發。還是林洙確實勢力眼,在丈夫落難后,立即帶著兩個孩子離開。

外人永遠只能看到別人婚姻的表象。

程應銓跟親人說,林洙跟他簽字失婚時,說只有兩件事讓他感覺良好: 第一件,他作為中國建筑家代表出訪波蘭等東歐國家時,林洙作為年輕建筑學家的妻子感覺風光無限;第二件,他翻譯了不少好書,得到了不少稿費;

失婚之時,林洙說: 「程應銓事件過去兩年之后,可以復婚。」

可程應銓卻說: 「不能,我又不是太監,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1968年,程應銓穿上自己訪問莫斯科時穿過的西裝,跳進了他自己常游泳的地方自盡。

而林洙與梁思成的結合,顯然是不對等的。 此時的梁思成是建筑界的第一人,他有普林斯頓大學榮譽博士的學位。她每月的工資有400元左右,住著2層小樓,家里有浴缸,有保姆,有專車接送。

這樣的條件,在那個年代確實是充滿誘惑的。再加上,林洙的工作是建筑系的資料室的資料員,她雖然也有工資,但工資不多,還要撫養兩個孩子,再給自己的母親補貼一點,生活可以說捉襟見肘。

在三年困難時期,她10歲的兒子常因為吃不飽去找自己的親生父親。

但是,跟梁思成在一起后,梁思成每月會給林洙的孩子和其母親80元的生活費。這對半路夫妻,原本就是各取所需,權衡利弊,但林洙非要將它渲染成深情厚愛。

她說: 「我們很相愛,他給我的熱情超越任何年輕人,我們珠聯璧合。」

這欲蓋彌彰的行為,非但沒有讓別人相信,反而讓人更討厭她的居心。

他們真的是很相愛,珠聯璧合嗎?

梁思成生前為林徽因拍過許多照片,為林徽因留下了許多美好的瞬間。尤其在李莊那樣艱苦的條件下,梁思成也不忘與林徽因留下許多珍貴的照片。

據有心人留意, 林洙再婚的10年,梁思成沒有給她拍過一張照片。而她所謂的留存下來的那些年輕的照片,都是她的前夫程應銓給她拍的。

和梁思成婚后,林洙的孩子仍然住在姥姥家的小房子里,而梁家,連保姆都有自己的單間。

相反, 林洙的的兒子林哲每天晚上只能睡在廚房。但是,每周的周末,林洙會讓她的孩子到梁思成家里來洗一次澡。

而這樣貌合神離的關系,體現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梁思成長年身體不好,但記性去不差,他能將很多瑣碎的事情記得一清二楚,卻不記得林洙的生日。

相比之下, 梁思成對林徽因的細致入微,他對林洙的感情并沒有那麼深。林徽因生病期間,梁思成自學了肌肉注射,還每天燒好爐子,讓家里保持恒溫。

另外從對待兩位岳母也可以窺見一二。

有一次,梁思成的前岳母(林徽因的母親)發熱嘔吐,臥床10天左右才逐漸好轉。在這個過程中,梁思成用一個小本,將岳母的日常生活、身體變化、每天所說的話、做的事情,都詳細的記錄下來。

林洙的母親有糖尿病,有一次林洙外出,她擔心母親的病情,于是寫信問梁思成,母親的病情。

梁思成只是簡單的說: 姥姥的糖尿病我沒有去了解,我看她狀態很好。

愛與不愛,都藏在細枝末節里。

婚后,梁思成將自己的存折并沒有交給林洙。每次他要外出的時候,都將自己的存折交給前岳母,也就是林徽因的母親來保管。

也可能是因此, 林洙對梁思成的這位前岳母意見非常大。有時候,林洙外出,她寫信問自己的母親 ,問自己的孩子,甚至同事和朋友,就是不愿意提及林徽因的母親。

沈從文曾給程應镠的信里說:「林洙離開程應銓嫁給梁思成,是本性上的脆弱。」

而沈從文的所說的「脆弱」,如果往褒義的理解,是人性就是趨利避害。如果往貶義上理解,林洙就是勢力,就是想通過梁思成來改變命運。

那時候,政協委員可以優惠價買下當時高檔的生活用品高壓鍋,大家都紛紛登記 ,但梁思成卻沒有登記。

林巧稚調侃說: 「梁公還得回去請示新夫人。」

沈從文接著說: 「林洙就是愛錢。」

相比于林徽因,從小家庭走出來的林洙,無論怎樣,身上都帶著濃濃的世俗之氣。

林洙與梁思成結合后,輿論中一直有一個聲音:「她想做建筑界第一夫人」。

還有傳言,她將林徽因的畫像摘下來,準備取而代之,被林徽因的女兒梁再冰煽了一巴掌。

梁思成的朋友張奚若曾警告梁思成,若與林洙結婚,他將從此與梁思成絕交。

果然,梁思成與林洙結合后,梁思成的親人與兒女,幾乎斷絕了與他往來。

不過這些也都不重要,一個巴掌拍不響。人家兩口子的事情,一個愿打一個愿挨。

但是 林洙讓人詬病的是,在梁思成去世后,她一邊高調秀跟梁思成的的愛情,一邊悄悄拍賣梁思成留下的珍貴書籍和畫稿。

尤其對于梁思成與林徽因來說,有著重要意義的《營造法式》,這本書是梁思成與林徽因的學術起點,林洙卻悄悄的拍賣了,最后連影印件也沒有留下,讓學術界一片唏噓。

林洙的這一做法,是學術界的一大損失。她可以找出任何迫不得已的借口。

但是,我們所聽到的,林徽因愛上兩個人的說法,就是出自于林洙之口。這到底是何居心呢?

林洙還為此專門出了一本書《梁思成、林徽因和我》,這不得不說是一個橫跨哲學界、文學界和史學界的軼聞。

林洙爆出猛料,讓后人吃了這麼多年的瓜。林洙說:1932年6月的一天,林徽因跟梁思成說,自己同時愛上了兩個人,金岳霖和梁思成。梁思成和金岳霖還有一個君子約定,讓林徽因從中選擇,并且大家都會尊重林徽因的選擇。最后,金岳霖作出了退讓。

而事實上, 1932年6月,梁思成正在寶坻考察,而林徽因因懷孕留守在家。金岳霖,更是在美國休假。金岳霖從1931年6月就出國了,1932年6月仍未回國。

胡適與季羨林的日記中,關于金岳霖的出國時間也有過記載,與上面的完全吻合。

另外,梁思成與林徽因有一個好朋友,那就是費慰梅夫婦,她們之間友誼深厚。 如果說林徽因同時愛上了兩個人,能與自己的丈夫坦白,那費慰梅也應該是知道的。但是費慰梅卻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

林洙還說到徐志摩的八寶箱的問題,大家為了知道林徽因是否愛過徐志摩,便將目光聚焦到了梁思成的日記上。大家想知道,梁思成作為以上事件的親歷者,是否對以上的事情有記載。

梁思成的日記保存下來的有60多本,不斷有研究者想查閱梁思成的日記,但是都遭到了林洙的拒絕。

林洙跟梁思成在一起的十年中,林洙最輝煌的時候也就只有四年。在最后的四年中,梁思成的日子都是在醫院度過的,林洙一邊照顧梁思成的前岳母,一邊跑醫院照顧梁思成。

梁思成在病中,林洙成了他唯一的安慰。

後來,梁思成躺在北京醫院的病床上,跟朋友說: 「這些年,多虧她。」

林洙,要怎麼評價她才好呢?她在程應銓身上留下的是絕情,卻對梁思成表現出深情。

婚姻里的真真假假,或許只有當事人知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