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治中國六十年的帝王寒浞,史學家為何卻將他從史書上抹去?

中國古代的帝王生活,是怎樣一幅光景? 錦衣玉食,不能形容其萬一。后宮佳麗三千,無法訴說其奢靡。

無論昏庸還是賢明,史書上總有記載,只因他們將全天下的權力都集于一身, 欲之所在,頃刻即達。

只因他們的決定,整個中華民族的歷史都會發生改變。然而世人沒想到,曾有一位帝王,沒能享受這種 待遇。

歷史久遠,資料難以補足, 編撰的虛假無法,勝過對史實的追求?可足足 六十年的統治時間,難道還不能總結出 只言片語

若非性格惡劣,殘忍狠毒,又何至于這般悲涼。史學家們不能容忍,后世也只能從 「野史」中窺探一二。

他便是 夏朝時期篡位的帝王—— 寒浞,當他只能給后世帶來惡劣影響以后,六十年的歲月,也成了 荒唐。

恩將仇報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儒家思想提出這樣的想法,原因就在于殘酷且真實的歷史,讓人一次又一次 失望。

農夫與蛇的故事,不止一次地發生以后,人們再也不愿意相信,德行真的能夠拯救改變怨恨。

寒浞便是 典型中的典型,無論在家族還是被流放到外面,他從來不曾思考應該如何報答別人的恩情。

因為是家里的獨苗,父母對寒浞總是十分 驕縱。無論犯下什麼錯誤,永遠有一個可以開脫的理由: 他只是一個孩子。

的確,寒浞是其父母之子,但并非是所有族人的孩子,當越來越多的族人用 忍讓退步,換來寒浞的 得寸進尺以后,終于忍不住要將他驅逐。

而他的父母一次又一次求情,卻從未換來寒浞的成長。

等到寒浞逐漸長大成年,他開始想盡一切辦法反抗。 不至于刀斧加身,卻也用繩子將父母困住,而他卻獨自在外逍遙灑脫。

人們再也不能用「孩子」這個詞語為其尋找借口,寒浞勢必要為自身行為 付出代價。

忍無可忍,寒浞最終被驅逐出部落,永遠不準歸來。可此時的他,依舊固執地認為,這是 部落和他的對抗。

于是,他從不選擇改變,也從不思考自己的問題。甚至被好心人家收留,他也只想著如何 壓榨這家人的價值。尤其是看到這戶人家的男主人武藝了得,寒浞果斷選擇 拜師學藝。

善良的慷慨,沒能換來寒浞的報答,反倒是一罐毒藥,讓這一家人家破人亡。而當寒浞堂而皇之地帶走所有 財物,他的心中更無絲毫 愧疚。

人之初,性本惡或是本善,誰也給不出準確的定論。但從寒浞的身上,儒家學子只感受到 冰涼刺骨的寒意,他似乎沒有在意的人,永遠只會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父母、部落、恩人,是寒浞人生不同階段,通往成功的 墊腳石。這樣的惡劣行徑之人,若是出現在史書上,人們難以想象其影響。

篡權奪位

歷史的發展,從不會在中途停下,寒浞的一生,也注定不會在半道上 戛然而止。無論史實還是神話傳說,寒浞最終加入 后羿的陣營之中。

他先是趁著后羿外出之時,將后羿的 得力大臣全部殺死,隨后又伙同其妃子,將后羿誅殺。

但寒浞還不過癮,連后羿的尸體也不放過。 碎肉、鮮血,寒浞登基的背景,遠遠比其他一位帝王都要殘忍。

得勢以后,曾經的族人也成了他的報復對象。 成王敗寇,是最殘酷的道理,同時也是寒浞最無情的刀鋒。當他將這一刀徹底砍向,將他養育長大的部落,整個中原都為之 戰栗

人們 憤怒,悲傷,卻難以反抗,一時之間, 中原與蠻夷,再無任何區別。

如此慘無人道的行為,也讓史學家們難得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面。君王個人的品行 有好有壞,卻從不會這樣無情。

哪怕暴虐如商紂王,也有 妲己分擔史官苛責的壓力,寒浞卻沒有。

寒浞更像一個 無所顧忌的魔頭,將規矩一次次打破。因此,他不配被稱為帝王,哪怕時間統治時間再長,也不過是 冰冷的數字。

當然,年代的久遠,神話的影響,寒浞的故事也無從考證。只是回到帝王生活,人們也應該思考一個問題。無論是怎樣 繁華與奢靡,都應該有身為天下之主的威儀。

賢明也好、昏庸也罷,總不該以荒唐示人。后世評定之時,從不會帶著主觀意向去批判、去贊賞,但 最真實的歷史、最樸素的情感、往往才是最有力的證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