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民國轶事
後宮秘史
歷史名人
民間故事匯
历代皇帝
野史分享
三國風雲
趣闻历史
史料记载
古墓文物
全部
    
張文順去世:德云社停演七天,郭德綱再也不愿唱全本的《大實話》
2022/11/22

2009年2月15日,張文順留下致德云社同仁絕筆信,希望大家團結,振興相聲事業,將德云社做大做強。

之后第二天,張先生與世長辭。

靈堂中,郭德綱咬著牙發狠:辦一堂最好的白事,我看他們誰死得過張文順!

「你知道張先生為什麼能陪你到今天,是因為他知道你肯定能成事。」

張先生去世后,孟凡貴告訴郭德綱。

張文順先生去世后,德云社停演七天,高調祭祀。

德云社為張先生舉辦了隆重的葬禮。

張文順的遺像則掛在德云社后台,與郭德綱的師父侯耀文的遺像并列。

很多人不知道,就連「德云社」這個名字,郭德綱最初起的的是「文德云社」,把張文順排最前面。

1、

1995年,22歲的郭德綱借了四千元錢,第三次來到北京。

失敗了兩次的他,這次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求收留。

他想擠進主流相聲隊伍,和其他人一樣, 「穿一個小西裝,抹個紅嘴巴兒,演一場一百塊錢,一個月兩千塊錢」,但是幾經波折也沒能成功。

他租住在城南大興黃村的一間磚房內,除了床,連放桌子的地方都沒有,就只有一個小板凳。

沒有說相聲的機會,他就坐著板凳上,趴在床上給人寫劇本。

對那時的他來說,幸福,就是能有一張桌子。

唯一愿意給他演出機會的,是豐台的一個小評戲團。

有一天散戲后已經是晚上十點,沒有去大興的公共汽車,,郭德綱只能從南二環步行回五環外的黃村。

走了十幾公里,他實在走不動了,攔了一輛黑車,身上也只有一塊錢的他問能不能用手表抵車錢。

黑車司機不敢拉他。

從晚上一直走到凌晨4點,才回到出租屋。

凌晨四點的北京,郭德綱仰望繁星點點,看不到任何希望,難受的眼淚,奪眶而出。

他說,那是他來到北京第一次哭。

成名后,郭德綱把「黃村一夜」的經歷寫成了相聲《夜行記》,他問搭檔于謙:

我能不能走二環?

「為什麼他們不讓我走二環,我自己我能躲著車,撞死我活該」。

每次說到這里,台下都哄堂大笑,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真的走過二環。

那一夜的經歷,讓郭德綱刻骨銘心。

有一天,郭德綱去北京琉璃廠買書,拎著書出來有些累,看到一家茶館,就進去歇會兒腳,喝口水。

發現茶館里有一個大胖子和一幫十幾歲的孩子正在說相聲,郭德綱坐下來聽。

別的觀眾都樂的時候,就他不樂。

但是聽到行里面的黑話,郭德綱一個人樂得不行。

就這樣他連續去聽了好幾天,每次都坐在后排。

這個大胖子覺得挺有意思,就和郭德綱聊天。

郭德綱也來了興致,上了台,票了一段《金龜鐵甲》。

說完,孩子們都驚了,其中有個大眼兒的孩子心說這是哪路神仙,沒見過這麼說相聲的。

這個孩子,就是李菁。

而那個胖子就是王玥波。

沒想到,擂台打完,京味茶館的馮老板過來說:

「郭先生您留下吧。」

這句話的可意義非凡了,這讓三次進京、不知道未來為何物的郭德綱有了一個說相聲的落腳處。

「「德云社」故事開始之地,京味茶館」

此后,老郭把充滿江湖氣的原生態相聲帶入京味茶館。

「大白胖子王玥波」,「小黑胖子郭德綱」,兩人一高一矮,兩個人開始搭檔說相聲。

老郭又找到了那種單純的快樂。

他也逐漸認識到,自己和電視上那幫明星不是一路人:

「只有在劇場說相聲才有意思。」

很多年后,郭德綱評價當時的自己,「我就是條來北京爭飯的瘋狗。」

2、

在這期間有一個斜肩膀的老先生經常來看他的相聲。

第一次聽到郭德綱說相聲就忍不住稱贊,就對旁人說過: 這小子是個角兒。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德云社的重要創始人:張文順老先生。

要說張文順這個老爺子,那真不是一般人。

張文順出生豪門,是北京大柵欄金店張家的少爺。

對讀書學習沒什麼興趣,跟普通人一樣,他也愛去茶館聽相聲,甚至還能說上一兩段。

在師專讀大一的時候毅然決定輟學,后來成了北京曲藝團第一科學員。

師從佟大方,當年和張文順同班的同學都是如今相聲界的大碗,比如李金斗、王謙詳...

張文順在曲藝團里公開和小他一屆的師妹談上了戀愛。

當時團里有規定不能談戀愛。

戀愛的事情東窗事發,團里領導要開除他,后來又說,只要他能改正錯誤,就不開除了。

「他們就是十一二歲的小毛孩,老子都二十了還不讓談戀愛?!」

結果,張文順不愿意妥協,也不愿意背叛愛情,扔了一句:「玩去吧孫子。」

離開北京曲藝團后,張文順和師妹結婚生子,相扶到老。

之后,張文順干過裝修,開過飯店。

據說北京前門大街改造的外裝修就是張文順承接。

雖然一直做著生意,但是張文順心中最愛的始終是相聲,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登台表演。

在改革開放之后,他加入「北京實驗藝術團」,重新站在了舞台上,他的單口和捧哏藝術獨具一格,機智幽默的包袱兒信手拈來,隨意揮灑。

后來他下海經商,頗有一番造詣,最鼎盛的時候,手下管著近200號人。

但是骨子里還是喜歡說相聲。

看到台上賣力氣表演的郭德綱之后,張文順便來到了后台,主動跟郭德綱攀談起來。

「合意友來情不厭,知心人至話投機。」

當時郭德綱只有25歲,張文順已經年至花甲了。

兩個人卻一見如故,聊起天來完全忘記了時間。

等到二人反應過來時,已經到了晚上了。

張文順很久沒遇到這麼投機的人了,便對郭德綱熱情邀請,二人又一起吃了頓涮羊肉。

此后,張文順便日日前來。就這樣,二人成為了很好的朋友。

郭德綱還有一手做菜的本事,很對老頭胃口。

只要有空,郭德綱便炒好幾個菜后,就給老頭打電話。

老頭得到信,就樂顛顛地提著一掛啤酒來蹭飯。

推杯換盞間,老頭鼓勵郭德綱自立門戶,早日成角。

見郭德綱遲疑,老頭真誠地說:沒事,我捧您。

于是郭德綱以「讓相聲回歸劇場,做真正的相聲」為宗旨,拉上李菁和張文順成立了「北京相聲大會」(德云社的前身)。

開始在廣德樓等茶館演出。

演出順序一直都是張文順單口相聲說四五十分鐘,郭德綱單口說一個小時,李菁快板書半個小時候。之后張文順和郭德綱來個對口相聲,讓李菁休息一下之后,三個人來個群口相聲。

當時郭德綱沒錢,還是張文順拿的啟動資金。

「我不要錢,我就是想為這個年輕人拿到一個安身立命的飯碗。」

張文順還特意動用自己的很多關系,想讓郭德綱進入曲藝團,遺憾的是張文順為此辛苦了一段時間,最終也沒能成功。

1997年,張文順鼓勵郭德綱學習京劇富連成社,收徒弟壯大自己的隊伍。

并且把「北京相聲大會」改名為「文記德云曲藝研習社」。

文就是張文順的「文」。

「德」字不僅取自郭德綱的名字,還因為張先生的子女是「德」字輩。

張文順曾言道「聽風太凄涼,聽雨太殘,云是鶴的故鄉,云里的聲音最美」。

因此張文順先生自號聽云樓主,而他的書齋命名為「聽云軒」。

「云鶴九霄,龍騰四海」其實是「文記德云曲藝研習社」學員的字科,進了這個研習社的學員都可以用自己所屬科的那個字起藝名。

后來改名 文德云社,可是這個方案被張文順老先生否決了。

張文順老爺子覺得,四個字的名字也不好聽,不如三個字的德云社朗朗上口。

2003年,相聲大會正式更名:」德云社「。

因為名字這件事,還有記者特意采訪過張文順,問他覺不覺得憋屈。

張文順則風趣地回答 ,「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個老頭兒,他愿意成為郭德綱背后的老頭兒。」

最艱難的歲月里,是張先生給郭德綱和德云社最強有力的支持,「印象深刻的一次,台上14個演員謝幕,台下只有6個觀眾,票錢總共60塊,大伙怎麼分?」

張先生不為錢,甚至是賠著錢辦德云社,他深信相聲有需求、有觀眾,就算一時「見不著亮兒」,他也相信德云社和相聲有振興的一天。

2000年,北京曲藝團李金斗的大弟子劉穎要出國學習企業管理,當時和他搭檔的人就是咱們的謙大爺。

這下謙大爺沒有搭檔,業務上缺人,曲藝團打算從民間借調演員。

經張老爺子推薦老郭成了謙大爺的搭檔。他與老郭脾氣相投,惺惺相惜。

這為日后搭班埋下了伏筆。

3、

2002年,一個北京小孩到大柵欄內聯升買布鞋。

抬眼看見對面廣德樓的大招牌,只見上面寫著郭德綱,張文順,李菁等人的名字,雖說已經開演了一個鐘頭,可他還是毫不猶豫抬腿邁了進去。

后來,天天往廣德樓跑,連聽8天后,變成了郭德綱的鐵桿粉絲。

這個小孩叫何偉。

后來有一天,何偉遇到了來這邊串門兒的王玥波。

王玥波人高馬大身材魁偉,看見何偉便問,成天來啊?

何偉點點頭,都一禮拜了。

王玥波說,那走唄,跟我到后邊瞅瞅去。

何偉屁顛屁顛跟著王玥波來到后台。

郭德綱說,這孩子之前有印象,連著來幾天了。

王玥波便說,他也會說幾段。

張文順先生一聽,挺好啊,咱這會兒正缺人手,看這小子挺機靈,使一段瞧瞧。

何偉拒絕了,并說要等一個星期。

怎麼要等一個星期呢?何偉是為了準備相聲必備的道具——大褂!

一周后,有了大褂何偉上台表演了《連升三級》。

演完,張文順一樂,對老郭說,學你學得太像了,要不你把他收了吧。

于是老頭拿出自家「聽云軒」中間的「云」字,加在何偉名中。

老郭「云」字輩的徒弟,由此而起。

同一年,16歲的曹金來到北京。

已經有了一些基礎的曹金,見老郭頭一面,不服氣,這人才27歲,能當我師父嗎?

等看完老郭使的一段《賣布頭》,當時就震驚了。

隨后,拜到郭德綱的門下,并住入老郭家中,改名為曹云金。

很長一段時間里,德云社的演出一直非常慘淡。

2002年的一天,在廣德樓,天寒地凍,快開演了沒觀眾,全體演員在門口往里喊人。

喊了半天,還真喊進來一位,戴一眼鏡個兒挺高,可能是天太冷想進來暖和暖和。

到點開演,台下就這一位。

邢文昭先上場說單口。台上一個人台下一個人,四目相對。

說到一半,那位觀眾手機響了,他特不好意思,對邢先生說:「對不起,我接一電話。」

邢先生停那兒巴巴等著。

接下來郭德綱上場,上去就跟他說:「你要好好地聽!上廁所必須打招呼!我們后台人比你多得多,關上門打起來你跑不了!」

現在說起來都像段子,挺可樂的。

但當時是真辛酸。

郭德綱說,他對那位觀眾感恩戴德,想找到他,「我要送給他一張終身有效的票,讓他任何時候都可以看我的演出,我為他說一輩子相聲。」

4、

在郭德綱最艱難的時候,張文順始終站在他身邊,一起熬過了那段最艱難的歲月。

他常掛在嘴邊的兩句話, 一是德有多高,藝有多高;二是想發財,別說相聲。

德云社剛剛有起色,就被圈內很多人排擠 。 

為了護著郭德綱,張文順沒少得罪圈內的人。

有一位藝術家號召眾人抵制德云社,得知消息的張文順勃然大怒,他硬是要沖到對方台前去辯理,郭德綱趕緊將張文順攔住。

張文順依舊很生氣,他說:有能耐台上比試,台下陰人什麼東西!我找他講理去,我打丫的去,我張文順癌癥,讓他弄死我!

此時的張文順已患有食道癌,身體一日不如一日,不得不長期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為了讓張文順不覺得寂寞,郭德綱讓德云社的徒弟分班一晚上呆在房間里服侍。

誰去醫院看他,他都是樂呵呵的,「能看出來他是忍著病在跟我們開玩笑、抖包袱,看得我們心疼。」高峰說。

張文順正在考慮德云社的發展,所以也收高風為養子,讓他幫助郭德綱。

2008年11月,德云社舉辦了慶祝張文順70壽辰相聲大會。

滿足張先生的心愿,因為他太愛相聲了。

演出當天,張文順更是扛著病痛折磨,歪著肩膀只手撐著桌子與郭德綱,表演了全本的《大實話》。

觀眾是樂瘋了。

2009年的一個下午,郭德綱和妻子忙完后提著水果去醫院探望張文順。

那天張文順的精神狀態很好,郭德綱知道張文順有話要對他說,于是他讓其他人離開病房,病房里只剩他們爺倆。

郭德綱打了個激靈,明白了這是有話要對他說。

他關上門,坐到在椅子上。

郭德綱故作輕松:說吧,要干嗎?

張文順愣了片刻,突然向他抱拳,鄭重其事地說道:「我快不行了,老伴閨女外孫,要勞你照顧了。」

老郭遲疑了兩秒,說道:「都有我呢。」

聽到郭德綱這句話,張文順雙手合十表示感謝,那一刻郭德綱再也忍不住了,霎時淚流滿面。

2009年2月15日,張文順先生已經不能發聲,留下致德云社同仁絕筆信,希望大家團結,振興相聲事業,將德云社做大做強。

之后第二天,張先生與世長辭。

張先生去世后,孟凡貴告訴郭德綱,「你知道張先生為什麼能陪你到今天,是因為他知道你肯定能成事。」

一次新浪娛樂采訪郭德綱,談到德云社往事的時候,他總會提及張文順。

「張先生是德云社的創始人,沒有他就不會有如今的德云社。」

張文順先生去世后,德云社停演七天,高調祭祀。

郭德綱寫了一副挽聯:東海風起悲公一去空余恨,西山日落哀哉兩字不堪聞。

橫批:氍毹英豪。

德云社為張先生舉辦了隆重的葬禮。

靈堂中,郭德綱咬著牙發狠:辦一堂最好的白事,我看他們誰死得過張文順!

張文順的遺像則掛在德云社后台,與郭德綱的師父侯耀文的遺像并列。

每個月的初一、十五,郭德綱都會給兩位恩人、貴人上香。

讓所有的德云弟子時刻銘記先生恩德。

靈堂之上,面對亡人,郭德綱哭成了淚人。

某媒體曾記錄下德云社祭奠張文順先生的場景:張文順先生去世,郭德綱非常悲痛。在搭建靈堂的時候,起初他情緒平穩地點香悼念,但隨著眾人陸續來祭拜,郭德綱難以抑制自己的感情,流淚不止。夫人王惠陪他站在一起,悲痛心情溢于言表。

在祭拜的時候,張文順的干兒子高峰以及徒弟張德武更是心情悲痛、叩首有聲。

據稱,老人去世時面容安詳。

《大實話》就成了德云社的社歌,從此紀念張文順。

當初郭德綱唱全本的《大實話》都是張文順來給捧的。

在張文順去世后郭德綱唱過一次全本的《大實話》,是由張文順的女兒張德燕來捧的,只是緬懷一下老先生。

之后,觀眾有要求想聽《大實話》,郭德綱都會說,全本的《大實話》被張先生帶走了。

郭德綱就沒唱過全本的了。

承諾張先生的事情,郭德綱也都一一兌現。

張文順的女兒女婿在德云社擔任中層干部,張文順的外孫寧云祥一開始在德云社說相聲后來轉向幕后。

張文順一直有個心愿,就是想寫一本書,叫《我認識的郭德綱——德云社春秋十年》,但因病重,僅寫了一頁紙。

【圖片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作者刪除】

呂布和黃忠兩人,誰的箭術更高?二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2023/08/09
萬歷皇帝為何近30年不上朝?打開他陵墓的那一刻,才知道另有隱情
2023/08/03
宋太宗強幸小周后,讓畫師當場作畫,為此李煜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晴川:是康熙厭惡的兒媳婦,雍正登基后將她挫骨揚灰
2023/08/03
歷史上真正的甄嬛:一生無寵靠兒子笑到最后,死后拒絕與雍正合葬
2023/08/03
秦瓊兒子墓出土,揭開唐第一猛將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遲恭
2023/08/03
史上最牛和尚:權傾朝野玩弄公主和女皇,因太囂張32歲被亂棍打死
2023/08/03
北魏高皇后遷葬遇詭事:一丈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2023/08/03
收復新疆時,左宗棠下令:不留生俘、降了也殺!換來30年的安定
2023/08/03
三國中被劉備、諸葛亮嫌棄的大將,卻能輕松斬殺徐晃,他有多厲害?
2023/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