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民國轶事
後宮秘史
歷史名人
民間故事匯
历代皇帝
野史分享
三國風雲
趣闻历史
史料记载
古墓文物
全部
    
袁世凱有多狠毒?冷宮的姨太太偶遇舊情人,袁氏生妒就設下毒宴
2023/07/28

袁世凱有一妻九妾,十七個兒子和十五個女兒。此外。還有幾個兒媳和一些孫子、孫女。家中還有管事的、賬房、男女教師、中西醫生、廚役、裁縫、花匠以及男女傭人,跑上房的和跑各房的老媽、丫頭等等,總計有幾百個人。這麼多的人一切都要以袁世凱為中心,服從他的命令,聽憑他的擺布。她們之中有的是寵擅專房,有的被打入冷宮。這些人的命運,完全由他個人的好惡來決定。至于他的好惡,到底有些什麼標準,那就很難說了。

袁世凱有個姨太太叫金媛嬡,原是上海名妓,她出身官宦人家,通詩書、知書達理。特別是歌喉婉轉動人,在群芳之中,恰如鶴立雞群。后因父親是位清官,又歿于任所,家里沒有積蓄,生活十分貧苦。她母親不得已,只好忍痛將她送入勾欄,開始了賣笑生涯。但媛媛因受家教熏陶,性情落落,自視甚高,從不愿與人茍合。

老鴇叫六八子者,金陵最大的妓院老闆。他看中了這棵搖錢樹,也不急于讓她接客。相反,大大抬高她的身價,就是陪茶、清唱,也要百金方可。 其實媛嬡相貌不過中等,她的長處不在于美艷,而在于高雅。

事有湊巧。其藩司有事求于袁世凱,特地備辦了海參宴席請他。席間,袁世凱趁著酒興,對藩司說道:「我聽人家說,南方的煙花,遠勝于北方的胭脂,不知此話是否當真?」

那藩司一聽這話,就知道這是袁世凱出的價碼,就忙答道:「千真萬確!千真萬確!南方一村姑,恐怕也要強勝北方的名花呢!」

某藩司見袁世凱既已開了價錢,事情不難辦成,便連日派自己的心腹。帶了上萬兩銀子,專程去上海訪美。這位藩司在上海有個同年。對上海的情形很熟悉。閑談時,提到過金媛嬡其人,認為是群妓之首。眼下正是用得著的線索,因此對他的心腹交代說:「此次去上海,你不必花時間去探訪了,只要能求得金媛媛,就算大功告成,早日回來。」那心腹領命而去。

不到10天,果然購得金媛媛回來。藩司大喜,命人將她帶到院內相見。一見之下,才發現金媛媛人品雖端莊秀氣,但姿色平平,心中老大不高興,以為這銀子只怕丟到水里去了。

那心腹見主人不悅,在旁提醒說:「嬡媛小姐的歌唱得極好,主公何不一聽?」藩司只得點點頭。金媛嬡唱了一曲《琵琶行》,哀怨之情,達于極點,連藩司也不免淚下,這才有了轉機,認為送給袁世凱,或許不至于掃他的興吧!銀子已經花了,人也來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送過去再說。

袁世凱是何等人?他是花月場中常客,豈有不識貨的。話雖這麼說,袁世凱這個人也很懂權術,見了嬡媛并不喜歡,但卻不露聲色,相反,還連連稱謝,似乎十分滿意的樣子。

金媛媛哪里知道此中的奧妙,開始還興高采烈,叫唱就唱,叫跳就跳,一味想得袁世凱的歡心。但久而久之,她發現袁世凱對她相當冷淡。除了宴客,請她出來陪客,以歌附酒之外,從來不大光顧她的寢臥之處,幾個月都難得打一個照面,自視甚高的金媛嬡受到這種冷遇,滿腔熱情,化為一瓢冷水,加上其他姬妾因不滿她高居第二,她們不斷訕笑奚落她,她的日子過得實在慘得很,比之《琵琶行》中的商人婦,更有過之,從此伴著眼淚過,不僅人比黃花瘦,就連那動人的歌喉,也似乎不幫她的忙,不是吭聲長嘯,便是嗚咽悲哽,充當歌姬都不是適合的人選了。

嬡媛在這寂寞的內院中,郁郁寡歡,無人訴說,不覺回想起先在上海那種芳林獨步的生活,特別是她的戀人張一舟。一幕幕的往事,涌上心頭。

張一舟是何許人?他是一個風流倜儻的留學生,家里巨富,深戀媛媛,真是一擲千金,在所不惜。

可是,張一舟如今怎麼樣了?他知道媛媛貪財而陷入袁氏的魔窟的情由嗎?思來想去,輾轉反側,茶不思,飯不想。隨她下嫁的陪娘,見她這個樣子也痛心已極,勸道:「姑娘,你這樣下去會弄壞身子的。凡事想開些。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一個姑娘家,一旦自毀芳容,那些可惡的男人還會有菩薩心腸,把你超度苦海嗎?」好不容易才說動了媛媛,打起精神作人。

無巧不成書。有一天,袁府家丁到內院報告袁世凱說:「有一位留學生剛從日本東京回來,說與主公家有世誼,現在客廳求見呢!」袁

世凱問道:「他姓什麼?」

家丁說:「姓張。」

袁世凱啊了一聲,說:「叫他稍待,我立刻去見他。」

家丁出去了。,這件事恰恰被媛媛的陪娘聽見了,她想:「姓張的留學生?莫非是媛嬡日夜想念的那個冤家來了?」

想到這里,靈機一動,便悄悄轉到客廳隔壁的一間茶水間里,想探一探虛實。

在茶水間里,只聽袁世凱一見面就說:「我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張先生的三公子!怎麼?一晃幾年,你就學成歸來了?」

那人道:「是的。正準備入京,路過此地,特來看望世伯的。」

袁世凱連忙叫:「來人,上茶來!」

陪娘認為正是時候,將早已準備好的香茶兩杯,用朱漆盤托著,送了出來。

上茶時,一方面口稱「公子請用茶」,一方面兩只眼睛盯住張某,看個不停。看來看去,確認此人正是張一舟后,便退了出來。急匆匆往媛媛房中跑去,媛媛此時半掩房門,坐在梳妝台前,面對自己的花容,正在暗自傷神。冷不防陪娘一頭撞了進來,不覺嚇了一跳,陪娘上氣不接下氣地對嬡媛說:「小姐,張一舟來了!」

媛媛一聽,又嚇了一跳,說:「陪娘,你瘋了?」

陪娘說:「誰瘋了?他現在在客廳,正和主公說話,還是我上的茶呢!」

媛嬡不禁轉愁為喜,連連說:「那我要去見他!」

陪娘說:「那怎麼可以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主公的脾氣,那會捅婁子的。」

媛嬡不高興地說:「那要我怎麼樣?」

陪娘說:「你先去瞧瞧人,若的確是他,再作計議。」

媛嬡于是與陪娘一道,來到茶水間,從門縫瞧那來人,不是那冤家對頭,又是誰呢?此時,若不是陪娘有言在先,嬡媛真要沖出去,擁抱她的情郎呢!

正在激動中,但袁世凱對張一舟道:「既來之,則安之,在此多盤桓幾日,我今天便備宴為你洗塵,還有我的夫人為我們高歌一曲,以助清興,如何?」

張生道:「世伯如此厚愛,侄兒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袁世凱這時又喊了一聲:「來人!」陪娘應聲道:「在。」袁世凱吩咐道:「馬上通知廚房,備上等酒菜一席,在東廂房宴客。還有叫媛媛來伴唱!」

陪娘應了一聲:「知道了!」便退了下來。

這時,那張一舟突然聽到媛嬡二字,自言自語了一句:「媛嬡?」袁世凱見他在說媛媛,便隨意答道:「對,金媛媛,上海著名的金嬡媛,世侄生長在上海,想必對這個名字也不陌生的。」那張一舟連連說:「啊,對對對!這個名字聽說過……。」

以后的對話,因為陪娘已拉媛媛離開茶水間,所以就不知道了。也沒有必要知道。眼下緊迫的事情,是如何在伴唱時不讓老袁察覺他倆是舊相識,而又要舊相識不錯過這個千載難遇的重逢良機。

在陪唱過程中,嬡嬡因有感于情人就在跟前,卻不能相認,那張一舟雖屢屢顧盼于她,但雙目相接,他卻又急于躲閃。因此,嬡嬡長期以來存在的唯一希望,她忍辱貪生的唯一精神支柱,開始搖晃了。在這種情緒支配下,她所唱的一字一句,無不是血肉滲和,凄楚幽咽,不忍卒聽。一曲剛完,自己成了一個淚人,肝腸寸斷,由陪娘扶著,離席而去。回到房里,與陪娘商量,覺得心有未甘,便請陪娘等張一舟出門時,再試探張一舟的態度。陪娘領命,候于大門之外。

等張一舟辭別袁世凱,出得門來,陪娘迎上前去,啟口道:「張先生可知今日伴歌者何人嗎?」

張一舟道:「知道,這是上海歌妓金嬡媛,對嗎?」

陪娘說:「既然知道是她,何不相認?難道忘了你們的海誓山盟嗎?」

張一舟臉紅道:「豈敢相忘?但她既已嫁于袁世伯,又談什麼海誓山盟!」

陪娘嘆道:「先生之言差矣!金嬡媛實鐘情于公子,而公子久不歸,嬡嬡為當道之迫,嫁給袁世凱大人為妾,實在是不得已。加上過門之后,袁大人不喜歡她,她在袁家郁郁不歡,已經人將老,珠將黃了,奈何公子一點也不顧舊情,援之以手,實在太忍心了吧!」

張一舟聽了這席話,頓時良心發現,眼淚奪目而出。陪娘見他前情未斷,趁勢開導說:「如今世界上她就只有你一人了,你若再冷落她……她……她除了香消玉殞之外,也無路可走了!」

張一舟這時在陪娘面前跪下,乞求道:「請老者援手。」

陪娘說:「這個自然。」便叫他附耳過來,細細交代了二人會面的時間、地點。

誰知隔墻有耳,袁世凱家中密探多,陪娘的一舉一動,早已引起她們的疑心,相約之事,也聽得一清二楚,約會之期未到,袁世凱已洞悉其中奧妙了。

到了約會那天,袁世凱也不帶侍從,一個人悄悄跟蹤而往。至條街,在一家客棧前面,但見張一舟徘徊于門前,急不可待的樣子,袁世凱也不驚動他,心想:夜深人靜如果不是幽會,誰會在這僻靜的地方等人呢!于是,認定密報不誣,便匆匆回府,命一仆人說:「我剛去某街某巷某客棧前,失落一個荷包,你去找一找!」意思是叫仆人去嚇張一舟一下。而自己卻來到媛媛房中,說要她陪自己吃夜宵。媛媛心中有約,正急于出門,但又怕露了馬腳,只得奉陪。

酒過三巡,媛嬡突然喊腹痛。袁世凱哈哈:大笑道:「腹痛,真是痛得不是時候啊!豈不辜負了張一舟那小子的一番美意嗎?」

媛嬡知道上了袁的當,但已經遲了,袁世凱在酒中下的藥太厲害了,不到一個時辰,金嬡嬡便玉殞香消了。

所幸陪娘不在場,得免于難。她聞變之后,立即偷偷出門趕到張一舟所約的客棧門前,張一舟開始還認為媛媛爽約,聽了陪娘告變之詞,一下子昏倒在地。幸陪娘搶救,才醒過來,陪娘說:「事急矣!公子還不快走,恐性命不保!」

這一下提醒了張一舟,兩人互道珍重以后,抱著滿腔仇怨,各奔生路而去。

毒哉袁世凱!

呂布和黃忠兩人,誰的箭術更高?二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2023/08/09
萬歷皇帝為何近30年不上朝?打開他陵墓的那一刻,才知道另有隱情
2023/08/03
宋太宗強幸小周后,讓畫師當場作畫,為此李煜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晴川:是康熙厭惡的兒媳婦,雍正登基后將她挫骨揚灰
2023/08/03
歷史上真正的甄嬛:一生無寵靠兒子笑到最后,死后拒絕與雍正合葬
2023/08/03
秦瓊兒子墓出土,揭開唐第一猛將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遲恭
2023/08/03
史上最牛和尚:權傾朝野玩弄公主和女皇,因太囂張32歲被亂棍打死
2023/08/03
北魏高皇后遷葬遇詭事:一丈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2023/08/03
收復新疆時,左宗棠下令:不留生俘、降了也殺!換來30年的安定
2023/08/03
三國中被劉備、諸葛亮嫌棄的大將,卻能輕松斬殺徐晃,他有多厲害?
2023/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