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弟偷錄德云社內部資料,欒云平發現后立馬開除,郭德綱心如刀割

2015年9月17日,德云社總隊長欒云平,做了一件「先斬后奏」的事兒。

那天晚上,老郭正在玫瑰園別墅的書房讀《二十四史》,正讀得津津有味,欒云平推門而入,直接跪下,咣咣磕頭:

「爸爸,您得原諒我!我剛剛把您一徒弟給開除了!」

老郭收起書本,深情嚴肅起來:

「這麼嚴重嗎?平兒不著急,慢慢說。」

郭德綱欒云平

欒云平解釋道:

「郭鶴某偷錄下咱們德云社內部會議內容,被我發現了!問他原因,他不肯說實話,我把東子叫來了,然后他才老實了,他說要交給…」

老郭拍拍他的肩膀:

「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說啊吧平兒,沒事兒。為師我啥大風大浪沒經歷過?咱們多麼困難的日子都熬過來了,還有啥不能承受的!」

欒云平似乎難以啟齒:

「聽……云……軒……」

聽云軒

老郭楞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麼。喝了一口茶,嘆了一口氣。

「情況屬實?」老郭追問。

「絕對屬實。」欒云平語氣堅定。

老郭當年的評價

「行,我知道了。」

老郭又嘆了一口氣,聲音低沉:

「你是總隊長,看著處理吧。你的態度就是我的態度。但是,也要顧全大局,別弄得太難看,給他留點面子。他還年輕,以后還要吃飯。我和他畢竟師徒一場,沒必要做得太絕…」

欒云平聽到這兒,心里的石頭落了地:

「爸爸我明白了。我這先斬后奏,您不會怪罪我吧?」

郭德綱欒云平

老郭微微一笑:

「你說,我為什麼總是當著德云社400多人的面稱呼你為愛徒,為什麼把總隊長這個重要職位交給你?因為你最忠誠,最值得我信賴,也最懂我的心思。好了,忙你的去吧。」

欒云平站起身來,拱手道:

「爸爸您辛苦,我去處理事情了…」

「走吧走吧。我想靜靜……」

欒云平走后,老郭突然感覺心如刀割。

老郭

這是怎麼了?心愛的弟子一個個離開,各種原因吧,就是留不住。

我對他們夠寬容了,還要怎麼好?非得把德云社的股份分給他們,他們才滿意嗎?

所謂的內部會議資料,其實沒有多大價值,全部公開也無所謂!只是,這徒弟的行為明顯就是憋著壞心啊……

老郭又想到:

是他自己主動干的,還是金子慫恿他干的?能給他什麼好處呢?

八成是金子,他心眼多啊,退出之后挖墻腳的事情沒少干啊……

挖了不少人

2016年出爐的德云家譜里,被郭德綱稱之為「開場藝術家」的郭鶴某,正式被革字除名,理由是8個字:

「欺師滅祖,手段卑劣。」

40多名鶴字科學員里,第一個被郭德綱給字的就是郭鶴某。

雖然他的相聲水平一般,但是精通各種樂器,吹、拉、彈、唱樣樣都行,曾經深得老郭喜愛。

每次開箱封箱,唱曲的時候一定會帶著他。

老郭表演

周九良剛剛學習三弦的時候,有一次見到郭鶴某,恭恭敬敬地向他請教:

「師哥,啥時候有空,您點撥點撥我!」

郭鶴某鼻孔向上,敷衍道:

「最近我正在準備一部新評書,實在是很忙。這樣吧,等著忙完這一陣,我主動找你去,咱們哥倆好好切磋切磋!

「反正你記住一點,只要你肯下功夫,以后在德云社的樂器演奏這一塊,我第一,你就是第二!加油吧!我看好你……」

周九良

周九良喜笑顏開,又給他深鞠一躬:

「謝謝師哥提攜我,我一定加倍努力!我等你的信啊。」

這一等,就是五年年。

周九良失望至極,直到郭鶴某被驅出德云社,小先生仰天長嘯:

「彈弦的天才!可惜了……」

加入德云

說郭鶴某可惜,是因為不僅郭德綱器重他,德云社的創始人之一張文順也非常喜歡他,「鶴鳴」二字便是張先生起的。

寓意:「精通樂器,寄予其小鶴聲鳴!」

某一年,德云書館開張,郭德綱接自己的西河門師父金文聲到北京說書,專門安排郭鶴某負責接待和照顧金老先生。

這足以說明老郭對他的好感和信任。

金子

離開德云社后,郭鶴鳴投奔曾經的師哥曹云金,希望大展宏圖。

據說當年曹云金在給鶴字科學員上課的時候,對其中三位師弟關懷備至。一是曹鶴陽,二是劉鶴春,三是郭鶴鳴。

可見,郭鶴鳴對曹云金一直是感恩戴德的,這就叫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吧。

但是,郭鶴鳴在聽云軒也沒干多久,因為那里的報酬還沒有德云社高。

后來拜師評書名家賈慶華。

論起來,郭鶴鳴比郭德綱還要高一輩,再提起曾經的師父,就改口稱:

「德綱啊……」

如今

個人看法:

離職很正常,偷錄公司機密給同行這個性質就很不好了。而且這個同行還是本公司領導的痛點之一。

在正規公司,這種行為是可以報警抓人的。但郭德綱畢竟仁慈,開除了事,由他去了。

說實話,郭鶴某的伴奏的確棒,三弦彈的錯落有致,給郭德綱、張云雷、陶陽伴奏,是錦上添花,垮台的《畫扇面》也能救得下來。

離開德云社,非常可惜。

老郭評價

當然,也有網友說:

離開德云社的弟子里,除了何云偉曹云金跟郭德綱有點嘴仗,郭鶴某沒說過什麼吧,你看不上人家大不了老死不相往來就行了,修個家譜還給人按個叛徒名號?

家譜這東西無非是傳承的,頂多再給行內人看。可你非得拿出來讓所有人看,明擺著就是你不聽我的,我就斷你財路麼?這跟戲霸有啥區別?

郭鶴某的錯和那位賈老先生也有一點點關系,作為老一輩藝人不可能不懂得改投師門的忌諱,老頭能收就是錯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