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被眾位相聲名家肯定的郭德綱,卻會被一些不懂相聲的人說?

對郭德綱以及他的相聲,許多名人都有過評價。

馬季先生說,郭德綱讓相聲火起來了,這是好事,值得鼓勵和支持。

楊少華先生說,郭德綱為相聲立下了汗馬功勞。

馬志明先生說,郭德綱在相聲傳承上用心了,

姜昆也曾說過,「郭德綱的相聲比我的貼近觀眾。」

李立群認為郭德綱基本功好,表演風格不瞎吆喝,思維比較新,這很難得。

除了以上這些相聲圈人士,其他影視娛樂圈的大咖也曾對郭德綱的相聲給予過極高的評價。

如陳佩斯直言郭德綱的相聲「好看」,范偉稱郭德綱是真正懂幽默的人。馬未都則說自己經常在車里聽相聲,但是能讓他開懷大笑的并不多。德云社20周年演出他去看了,四五個小時非常火爆,「可以說我們現在不缺相聲了。」

再如竇文濤認為郭德綱是「祖師爺」專門派下來給相聲加油添力的人。陳凱歌稱贊郭德綱有大將風度。馬東更是直言郭德綱的相聲才能可謂驚為天人。

關于郭德綱的相聲,圈內圈外名人大咖的評論還有很多,總的看來,褒獎得多,說不是得少。

我為什麼喜歡郭德綱和他的相聲?

其一,郭德綱的相聲聽起來很放松,他能把包袱用到極致,這個極致就是不令人失望。他的包袱經常會在觀眾不經意的時候出現,而且很密集,聽他的相聲,是名副其實的爆笑連連。

其二,郭德綱出身于普通家庭,從學藝到成名,經歷了很多坎坷,但他不懼艱難,一直向前,最終有所成就,我覺得這樣的人應該得到尊重并且佩服。

其三,也許都是70后的原因,我認為小到一個人,一個家庭,大到一個社會,要進步,并非要把過去的全扔掉全拋棄,首先要敬畏傳統文化,這一點郭德綱不但做到了,而且做得非常好。

三是,就我本人而言,在80年代末也曾有過闖蕩京城,因被坑,餓到跑到菜農家地里薅人家不要的菠菜的經歷。所以我能深刻體會到郭德綱剛起步時的不容易,并且為像他這樣的普通人終成大事而感到高興。

在我看來,當一位普通人依靠自己的本事改變命運之后,作為依然還普通的我們,應當為他開心,為他高興。因為他用自己的努力,為我們這些普通人爭了光!這才是一個正常人應有的態度。

但是,很顯然,我的想法過于簡單了,因為現實中往往并非如此——

某些人,當看到曾與自己一樣的普通者逆襲后,不但不會開心祝福,反而會產生強烈的不平衡,因為這種不平衡長期得不到釋放,便會轉化為嫉妒,甚至仇恨。

這就是為什麼那些一天不出工就只能稀飯飽腹的人,容不下同樣也是靠本事生存的郭德綱的原因。

就是這類人,往上數祖宗十九代,一直給大戶人家做著家奴,面對剝削欺辱,他們沒有絲毫怨恨,覺得是天經地義的。不但如此,若某年某月某天主家給他們三塊掛著二兩肉筋的骨頭,他們能感動到恨不得把祖宗牌位撅斷了給主家燒炕用。

您以為他們很大方?錯了!

甭看他們能給主家捐出祖宗牌位當柴火,可對跟他們一樣的人時,卻總是咬得死死的,連說夢話都盼著人家能更窮一點,能更不幸一點。誰若是翻身過上了好日子,那可了不得了,從吐唾沫到潑臟水,從編造謠言到寫匿名材料,從白天冷嘲熱諷到夜里不睡覺詛咒,恨不得人家趕緊倒個大霉,重新過上跟他一樣的可憐日子。

口說無憑,舉例為證。

我們「高雅之家」群里的張高,上學那會兒成績很穩定,不是倒數第一就是倒數第二。

張高最好的伙伴是和他成績不相上下的另一位同學,兩人好到什麼程度呢,你要是敢對張高說那個好伙伴的不是,他立馬就能跟你翻臉,嚴重了能跟你豁命。

可后來,他的那位好伙伴突然開了學習的竅,用起了功來,很快從差等生變成中上等了。

此時的張高態度發生了徹底的轉變,別人上課看黑板,他卻惡狠狠地盯著昔日好伙伴,同時還把牙咬得錚錚作響,據說他的「地包天」就是在那個階段形成的。

除咬牙切齒之外,他還在硬紙片上畫了個小人兒,寫上人家的名字,白天當鞋墊踩在腳下,晚上抽出來用針猛扎。

更狠的一次,課間休息,他看見那位同學去公廁,尾隨而去,撿了塊大石頭扔進了女廁后面的糞坑里,然后又迅速地返回到了教室中。

女生將此事告了老師,老師征集線索,張高檢舉揭發,說自己親眼看見是那位同學往女廁糞坑里扔的石頭。

因為有其他同學作證,那位同學很快被證實了清白,張高也承認了自己誣陷他人的事實。

當老師問張高為何要如此做時,他聲淚俱下地說:因為他學習好。

老師又問,學習好的有很多,你為什麼要專門針對他呢?

張高說,別人好不好,我不生氣。可他不行,他原來和我一樣,現在不一樣了,我受不了。

在現實中,像張高這類的人并非少數,他們「恨人有,笑人無,嫌人窮,怕人富」,心里活躍著奇形怪狀、卑劣且丑惡的心思。

他們是名副其實的「壞人的菜,好人的害」,對權貴,他們卑躬屈膝奴顏盡顯,可是在普通人面前,他們咬牙切齒面部猙獰,若是哪個人靠本事成了事,比他強了,他們就會使出各種下三爛的功夫,攻擊謾罵、造謠詆毀,肆意抹黑,說夢話都詛咒人家趕緊倒個大霉。

郭德綱的相聲好不好?

從相聲的基本要求來說,反正現在尚在的先生們,能與之不分伯仲的,可以說沒有。

有些人,他們也承認郭德綱的相聲說得好,但是他相聲的內容太「三俗」,這樣的相聲沒有教育意義。更有甚者,他們說郭德綱的相聲破壞了文明進步,毀了一代人。

這種評價,用心何其毒也!

一個從市井傳承下來的傳統曲藝,一個本質就是逗三教九流一笑一樂的玩意兒,為什麼要賦予它那麼多的枷鎖?

況且,您喜歡聽教育相聲,那就去好了。喜歡吃愛吃豬囊子肉酒去吃好了,干嘛要罵愛吃五花肉的呢?是不是太過霸道了?

再說直白點,你愛看《天鵝湖》,愛唱《圖蘭朵》就去好了,卻跑到人家民間小曲兒這里說三道四,莫不是工地里不要錢的饅頭吃多了吧?

郭德綱的相聲好不好,各有各的看法,而無論是什麼看法,我認為都應當得到尊重。

但是,正如網上的一個視訊中有位身著灰藍色沖鋒衣的老人那樣,說自己之所以罵郭德綱,是因為不喜歡郭德綱的演出風格以及身高和頭型。

看他那副義憤填膺聲嘶力竭的模樣,老青年不禁啞然失笑,此人一定是一個看天不藍,看地不平,認為生活處處都在與他作對的人。他其實壓根就不喜歡相聲,也從來不聽相聲,更不是在為相聲更好地發展而發聲。他口口聲聲說馬三立和侯寶林的相聲好,可我敢斷言,當年兩位大師在世的時候,也一定被他如此罵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