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民國轶事
後宮秘史
歷史名人
民間故事匯
历代皇帝
野史分享
三國風雲
趣闻历史
史料记载
古墓文物
全部
    
他是屢敗強敵、料事如神的東魏名將,最終卻死于非命
2023/07/18

他是五胡十六國第一名將慕容恪的六世孫,同樣是令南北朝聞之膽寒的東魏名將,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羯賊侯景對他就最是畏懼。他是個少白頭的俊后生,最初追隨表哥爾朱榮起兵秀容,頗受重用。

可惜爾朱家的人都是一根筋,他的遠見卓識屢屢不被采納,最后只能轉投高歡,高歡知道他的本領,將他留給兒子高澄,作為克制侯景的必殺器。侯景叛亂,高氏諸將皆不能勝。

他獨先敗梁軍于寒山,再破侯景于渦水,為高氏守住了基業。然而,他在水困西魏大將王思政時,卻應了自己的夢兆,難逃水厄,真是時也命也。他就是東魏尚書左仆射、燕郡公慕容紹宗。

金庸大俠在小說《天龍八部》中,刻畫了一個矢志復國的武林野心家慕容復,這貨自稱是鮮卑慕容氏的后裔,對于先人建立的燕國念茲在茲,總想克復祖業,為此不惜挑起戰火、涂炭生靈,也要火中取栗,其結局可想而知。而且刻薄寡恩的慕容復實施的一番騷操作,實在不類那個盛產俊后生的慕容氏的風格。

筆者此前曾寫過慕容家第一戰神慕容恪,那是何等英雄氣概,絕對當得起被前秦丞相王猛尊為古之遺愛,如果知道自己有慕容復這樣的不肖子孫,還不得從墳墓里跳出來把他帶走。

本文主角才是慕容恪的孝子賢孫,他料敵先機、克敵制勝,實為笑傲疆場的一代名將,這才不負祖先英名。他就是東魏尚書左仆射、燕郡公慕容紹宗。

深受爾朱表哥器重的后起之秀

慕容紹宗生于公元501年,原籍昌黎郡棘城(在今遼寧義縣)人,鮮卑族慕容部人,其六世祖為五胡十六國時期第一名將、前燕太原王慕容恪。慕容家帥哥出的多,慕容紹宗也生就一幅好皮囊,他長相英俊、身材魁偉,美中不足的是少白頭(蒜發),才剛二十出頭就早生華發了。慕容紹宗平常沉默寡言,好像一個老蔫兒,但遇事卻極有眼光,而且膽略過人。

慕容紹宗的父祖雖然都位至刺史,但在那個人命如草芥的亂世,地主家也沒余糧,而且父親死得早,沒給他和母親兄弟們留下太多遺產,因此慕容紹宗的小日子過得也不易。

眼見得北方的亂世沒有盡頭,慕容紹宗覺得必須傍上一個大款,才能保全宗族。他放眼四望,在搖搖欲墜的北魏,稱得上英雄的只有秀容(在今山西忻州)酋帥爾朱榮。因慕容紹宗的母親爾朱氏是爾朱榮的族姑,慕容紹宗和爾朱榮可算遠房表兄弟。

既然有這麼一個好親戚,慕容紹宗就率領族人投奔了爾朱榮。

爾朱榮早就聽說自己這個表弟是個人才,一見之下,果然不凡,因此對他非常器重,委以大任。慕容紹宗在爾朱榮賬下逐漸展露頭角,贏得了諸大佬的認可。

公元528年,爾朱榮率軍進入洛陽,改立長樂王元子攸為帝,是為北魏孝莊帝。面對那些總拿有色眼鏡打量自己的北魏權貴,面對千軍萬馬從不畏懼的爾朱榮著實有些不爽。這也沒有辦法,只要人類的鄙視鏈存在,只要權力的輪盤不停下來,已然過慣了高高在上的好日子的洛陽權貴們就不會真正平視爾朱榮,更不會安心地俯仰在爾朱榮的權力之下。

爾朱榮被洛陽權貴瞅毛了,決定暴走一番以便樹立權威。于是,他借口「洛中人士繁盛,驕侈成俗,若不加除翦,恐難制馭」,準備趁洛陽權貴們集體迎接新帝之際,全部予以誅殺,以血淋淋的事實警示北魏臣工,不換態度就換人。

聽到爾朱榮有如此瘋狂的打算,慕容紹宗急了,忙找到表哥極力勸諫,認為無故大殺朝臣,必失天下人心。可是已經讓豬油蒙了心的爾朱表哥哪里聽得進這番忠告,作為契胡的后代,一旦殺心泛濫,九牛二虎也拉不回去。慕容紹宗雖然很得爾朱榮信任,卻還沒達到言聽計從的境地,至少與那位爾朱榮異父異母的親兄弟元天穆還有不小差距。

爾朱榮不聽慕容紹宗的勸告,于當年四月十三日,在河陰(在今河南孟津)陶渚一舉溺殺北魏皇族、朝臣二千余人,就連胡太后與幼帝元釗也一同遇害。

對此,慕容紹宗心常怏怏。說老實話,建立后燕的鮮卑慕容氏和建立北魏的鮮卑拓跋氏(元氏)有著深仇大恨,當年參合陂一戰,多少慕容氏子弟死在拓跋氏的屠刀之下,之后慕容氏又有多少人在拓跋氏發起的滅國之戰中被無情殺戮。時過境遷,當慕容紹宗的曾祖轉投北魏后,這支歷劫脫生的慕容孑遺早已融入到北魏大家庭之中。慕容紹宗此時出言諫勸,不正表明北魏自孝文帝以來的民族融合政策取得了巨大成效嗎?

慕容紹宗繼續追隨爾朱榮征戰天下,于公元529年因軍功受封索盧縣子,不久又晉爵縣侯。由于史籍闕如,筆者不知慕容紹宗具體的戰功如此,但晉爵速度如此可觀,足見未及而立的慕容紹宗,打仗手藝已越來越精,儼然是爾朱榮的手下重將,就連爾朱榮的先鋒侯景都來向他學習兵法了。

就在慕容紹宗狂刷戰績的時候,北魏征東將軍羊侃發動了叛亂。羊侃出自泰山羊氏,也就是此前筆者介紹過的三國終結者羊祜的族裔。羊侃本來在北朝干得很不錯,不停地打怪升級,可他父親羊祉生前總有個南歸夢,在老爺子心中,南朝才是正朔,所以一直給羊侃灌輸不能久居異國,必須回歸天朝。

此時北魏政局混亂,軍閥暴起,民不聊生,也讓羊侃對北魏非常失望,再加上別人的勸說,他終于下定決心叛魏歸梁。

面對羊侃的據城反叛,北魏派出重兵圍困。羊侃苦等梁朝援兵不至,手下士卒傷亡慘重,箭矢用盡,萬般無奈之下,只好帶著少數族人沖出重圍逃至建康。梁武帝對羊侃冒險來歸給予了優待。後來,羊侃在侯景叛亂時死守建康,讓侯景只能望城興嘆。不幸的是,羊侃操勞過度病死軍中,這才給了侯景破城的機會。同樣是降將,羊侃與侯景的差距腫麼這麼大咧。

同時起義的邢杲整得比羊侃還邪乎,他本是河間士族,做過幽州主簿,因為戰亂流落青州,受到當地豪族的欺凌,遂憤而起兵,建號稱王,一度擁兵十余萬,讓北魏很撓頭。後來被元天穆、高歡、爾朱兆等擊敗。

慕容紹宗參與了平定羊侃和邢杲的軍事行動,表現比較搶眼,這也是他能夠迅速晉爵的緣故。他還因此升任并州刺史,終于成為一方大員。

遭逢庸主無奈跳槽高歡

就在慕容紹宗追隨爾朱榮步步高升的時候,那位不甘欺凌的孝莊帝卻揮刀斬向自己的岳父。爾朱榮和元天穆這兩個老伙計結伴上路,倒也不孤單。只是元天穆這廝胳膊肘往外拐,不知死后怎麼去見自己的列祖列宗?好在他本就不是拓跋珪的后代,其先拓跋孤為拓跋珪祖父拓跋什翼犍的四弟,大家早就分家另過了。像元天穆這樣的北魏皇族遠支,如果沒有和爾朱榮搭伙,無論如何也當不了上黨王的。

年輕氣盛的孝莊帝以為干掉爾朱榮就萬事大吉了,沒想到此舉一下打開了北魏深度動蕩的盲盒,此后的北魏沒有最亂,只有更亂。

孝莊帝出其不意下手,的確占到了先手,但爾朱榮的勢力龐大,爾朱家的男人各各典兵,他們豈能坐視老大被殺無動于衷?孝莊帝想著再接再厲,徹底消滅爾朱氏,就命河西賊帥紇豆陵步蕃率部進攻晉陽的爾朱兆(爾朱榮侄子,因為勇猛受到爾朱榮器重)。紇豆陵步蕃這貨名字挺長,打仗也不孬,一度將爾朱家這位新的話事人打得屁滾尿流。

徒手打得猛獸的一勇之夫爾朱兆無奈之下,只好派人向高歡告急。對此,慕容紹宗很有意見,他尤其反對爾朱兆將六鎮降卒交給高歡統領,曾進言道:「紇豆陵步蕃沒什麼了不起的,只要我們先驕其兵,然后奇兵襲之,不難破也。我們最大的敵人是高歡,其人雄才偉略,如同蛟龍一般,豈可假以云雨?那樣的話將不可制也,我輩早晚為其所擒!」哪知,爾朱兆根本聽不進去,反而把慕容紹宗囚禁起來,真是好良言難勸該死鬼。後來,爾朱兆雖然聯手高歡搞掉紇豆陵步蕃,但高歡在擁有了穩固的基本盤后,再也不是爾朱氏能夠駕馭的小弟了。

公元531年,高歡正式在信都(在今河北邢台)起兵,公開討伐爾朱氏的弒君虐民行為,擁立宗室元朗為帝,是為后廢帝(聽這個謚號就不吉利,果然在一年后,元朗就被高歡毒死了,那個年代弒君本是家常便飯,誰也別指責誰,一切都得靠實力說話),從此與爾朱氏徹底決裂。爾朱兆這才知道自己被高歡忽悠慘了,悔之無及,遂放出有先見之明的慕容表叔,任命其為長史、行台,駐守戰略要地壺關(在今山西長治),希望他能幫助自己抵御高歡。可惜,為時已晚。

公元532年,爾朱兆與高歡戰于韓陵(在今河南安陽東北)。這里曾是兵仙韓信的屯兵之所,今天卻成為決定東魏命運的戰場。高歡當時的兵力不足,騎不過2000,步不滿30000,不過這些士兵都是征戰多年的老兵,戰力不俗。高歡知道自己與爾朱兆眾寡懸殊,就學韓信背水決戰的方法,在韓陵山上布設圓陣,然后用牛驢阻塞歸路。高歡部下素知爾朱兆殘忍好殺,如今已無歸路,只能決死一搏。

開戰后,高歡自領中軍,從弟高岳領右軍,猛將高敖曹領左軍,拼死向前與爾朱兆激戰。交戰之初,中軍戰事不利,成為爾朱兆的重點打擊對象。見到中軍情勢危急,右軍的高岳急忙率領500騎兵沖擊敵陣,部將斛律敦整合被殺散的步軍緊隨其后,那位勇力不亞霸王的高敖曹復以千騎橫擊敵陣,如此不要命的打法,令爾朱兆的軍隊難以承受,瞬間四散奔逃。由此亦可看出,爾朱兆勇則勇矣,統合軍心的能力與爾朱榮相比簡直判若云霓。爾朱榮能以少勝多擊敗葛榮絕非浪得虛名,可惜爾朱榮橫死,爾朱氏再無能人,不亡何待?

面對敗局,爾朱氏眾將逃的逃,降的降,死的死,只有慕容紹宗念及表哥的恩情,毅然站出來豎起將旗,吹響號角,努力召聚逃散的士卒,然后略加整頓,就帶著他們追隨爾朱兆撤回晉陽了。

一年后,高歡招降納叛,羽翼已豐。爾朱兆卻在此時眾叛親離,士氣低落,失敗已然不可挽回。爾朱兆這位猛男全然沒有勝不驕、敗不餒的品格,最終在逃亡途中自行了斷。慕容紹宗帶著爾朱兆的殘部,保護著爾朱表哥的妻小,一路奔逃到烏突城(在今山西臨縣西)。還沒等慕容紹宗把氣喘勻,高歡的追兵已至城下。追兵帶來爾朱兆的死訊,慕容紹宗知道爾朱氏大勢已去,就請高歡善待爾朱榮家人,然后請降。

高歡早在此前的共事中就發現慕容紹宗的才華,知道如果不是爾朱兆有勇無謀,憑借慕容紹宗的輔佐,自己未必能贏。如今,高歡見慕容紹宗愿降,非常高興,不僅保留其原有官爵,還經常讓他參預軍議。至此,慕容紹宗跳槽成功。

偶爾立功的匣中利劍

公元534年,高歡將魏都遷至自己的大本營鄴城(在今河北臨漳),開始全力經營自己的家天下。起初,高歡命慕容紹宗和自己的親信高隆之共同掌管府庫圖籍等事務,高隆之是高歡麾下「四貴」之一,掌管府庫圖籍亦是當時安邦定國的大事,高歡能將此事交給降臣,而且還讓他和自己的親信一起共事,這雖有監視之意,但更多的還是考察擢用之意,主要看慕容紹宗能不能抓住機會。

就在這一年,殘破的北魏正式分裂,孝武帝不堪受辱,出奔關中依附宇文泰。在這位皇帝看來,宇文泰本事不凡,實力卻弱于高歡,依附他或許還有出頭之日,哪知道他這一去卻是才出狼窩又入虎穴。感謝元氏皇族的超凡生育能力,盡管這些年有那麼多鳳子龍孫被殺,依然有無數白版宗室可以補缺。高歡隨即另立宗室元善見為帝,是為東魏孝靜帝。此后,一國兩帝,曾經雄據北方的北魏正式分裂為東、西魏。

到了第二年,伊川豪強李延孫在父親被侯景攻殺后,收集余眾,盤距進出關中的要沖宜陽,以恢復伊洛為己任,受到當地百姓的擁護,勢力日強。李延孫派兵護送落難的元氏諸王進入關中避禍,受到西魏朝廷的嘉獎,也讓高歡頗為忌憚,就派慕容紹宗為西南道行台,率領厙狄安盛等諸路軍隊征討李延孫。

此仗打得很艱難,李延孫不僅雄武善戰,而且頗具將帥之才,更深得士民之心,多次擊敗對手,還臨陣斬殺了慕容紹宗麾下大將、揚州刺史薛喜。慕容紹宗一面嚴整部下,小心應對,一面攻心為上,分化瓦解。經過一番斗智斗勇,終于成功引發李延孫陣營的內訌,李延孫被長史楊伯蘭殺死,慕容紹宗乘勢進兵,大獲全勝。

在慕容紹宗成功交上投名狀后,高歡任命其為揚州刺史,不久又改任青州刺史,成為高歡麾下坐鎮一方的大將。然而,讓慕容紹宗不知道的是,就當他在新老闆的正確領導下奮勇前進的時候,一個小人卻在暗中向他射出了鬼蜮之箭。

原來,高歡的筆桿子、丞相府記室孫搴想給自己的哥哥謀一份好前程,就讓人找到慕容紹宗說項,希望慕容紹宗能夠聘哥哥為青州主簿。對于這位素以文才著稱、品行鄙漏的家伙,慕容紹宗非常看不上,就委婉拒絕了。哪知道孫搴卻因此懷恨在心,就向高歡誣告,說慕容紹宗在一次擊敗敵人后,曾立馬高岡說什麼「大丈夫當此亂世,宜提兵策馬恢復先祖基業」(這是什麼節奏?莫非慕容復致力恢復燕國都是跟慕容紹宗學的)。這不是含沙射影的噁心人嗎(這貨後來出席宴會醉死了,可謂死得很安詳,只是小人沒有惡報,有點不合理)?

所幸高歡素來對慕容紹宗頗為了解,知道他是個有能力沒野心的人。但畢竟這種事又不可不防,索性借此機會將他收回鞘中,另作他圖,于是,高歡下令將慕容紹宗召回朝中高高掛起。

在那個亂世,不論哪方政權,都迫切需要能征慣戰的大將。就在慕容紹宗被束之高閣后不久,公元538年,河南地區盜寇蜂起,洛陽城內外一片狼籍,西魏大將、史上最強老丈人獨孤信乘勢進據洛州,公然向西魏叫號。

高歡一時不趁手,只得放出慕容紹宗這頭猛虎,讓他與行台劉貴等火速趕往虎牢關,以雷霆萬鈞之勢猛擊立足未穩的獨孤信。獨孤信不敵,只得退回關中。慕容紹宗因功晉爵索盧縣公。之后,他又擔任過度支尚書、御史中尉等官職,雖然仍兼領西道大行台,但真正掌兵的時日并不長,大多數時候還是在大領導駕前排班聽用。

到了公元544年,慕容紹宗又一次獲得刷戰功的機會,由出任徐州刺史的他負責討平劉烏黑起義。劉烏黑這貨也不知從哪兒蹦出來的,撞上慕容紹宗這樣的大將只能自認倒霉,乖乖地領了便當,早死早超生。不過慕容紹宗因為此功升任尚書左仆射,看來劉烏黑還真特麼有點兒黑。

戰蕭梁敗侯景的必殺神器

公元547年,讓韋孝寬在玉壁狠狠削了一把的高歡終于挺不住了。臨終之際,他問自己的長子高澄道:「我死之后,侯景必叛。你能對付他嗎?」盡管高澄是個狂妄的權二代,卻深知侯跛子不是自己能對付的,就搖搖頭道:「兒子對付不了他!」高歡道:「算你小子還有自知之明。為了對付侯景,老子早就給你安排了一個必殺器——慕容紹宗。老子明知道慕容紹宗不會叛變,卻一直不讓他單獨掌軍,反而經常留在鄴城當文官,目的就是讓他將來為你所用。我死后,你立刻對其委以重用,讓他對你感恩戴德,那麼侯景不足略也!」高澄雖然有些混,但并不傻,見老爹如此為自己打算,哪有不聽的?

高歡死后,高澄忙著接掌權力,東魏政權開始重新洗牌。消息傳到河南,鎮守河南十四州,擁兵十余萬的侯景果然動起了歪心思,素來輕視高澄的他對著親信大聲叫囂:「高王在時,老子不敢有異志。如今高王歸天,老子可不會與鮮卑小兒(高澄,高家是鮮卑化的漢人)共事!」

就在侯景一面向西魏、南梁請降尋求外援,一面準備叛亂之際,高澄請出了坐冷板凳的慕容紹宗,對他好一頓安撫拉攏,這讓慕容紹宗頗為感動,表示一定會幫助高澄教訓侯景這個不肖之徒。侯景跟慕容紹宗學過兵法,而且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但慕容紹宗卻自有辦法戰勝侯景,堅決不做教會徒弟餓死師傅的傻冒。

侯景的輸誠沒有得到西魏的賞識,卻讓老糊涂梁武帝油然而生德感天地的幻覺,派出自己的侄子、貞陽侯蕭淵明統軍十萬增援侯景。梁武帝越老越不相信外人,啥事都交給自己的宗室去辦,也不看看這些皇二代、皇三代們都是啥尿性,讓這些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廢柴掛帥,由不得南梁不敗?

聽到侯景與蕭梁公然勾結的消息,高澄再不猶豫,立刻改封慕容紹宗為燕郡公,擔任東南道行台,并授予開府之權,可以節制徐、兗諸州軍事。同時,高澄又讓自己的堂叔高岳為大都督,和慕容紹宗一起救援彭城。看來,高澄還是有些不放心,對此慕容紹宗也并沒有過多在意,亂世之中的君臣互信絕對稀有,主君上點制衡手段也是題中應有之義。他相信只要自己表現到位,高澄一定會對自己有正確的認識。

侯景自恃其能,對東魏諸將一向非常輕蔑,曾稱韓軌為「啖豬腸小兒」,諷刺高岳是「兵精人凡」,直到聽聞慕容師父親自前來,才露出驚懼之色,喃喃自語道:「是誰叫這個鮮卑小兒派慕容紹宗前來的,難道高王還沒死透嗎?」

當初,蕭衍給蕭淵明下的指令是:「侯景的目的是要掃清鄴城、洛陽,報仇雪恥。你的任務是率領梁軍進駐寒山(在今江蘇徐州銅山區東南),在那里修筑水壩,引來清河河水倒灌彭城。大水一到,彭城必然淪陷,此外就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九月九日,蕭淵明大軍進抵寒山,侯景聞訊亦從懸瓠進駐渦陽,與梁軍互為犄角。此后,梁軍化身工程兵,開始修筑圍堰,切斷泗水河道。經過二十天的施工,水壩筑成,然后蓄水淹城。東魏徐州刺史王則見狀只得閉城固守,滔滔洪水幾乎淹沒了彭城,水位距離城墻頂端僅僅三塊木板那麼高。即便如此,梁軍仍未能達到以水破城的目的。對此,羊侃勸說蕭淵明利用不斷上漲的水勢,發起進攻,但蕭淵明借口蕭衍有令不得浪戰,堅決不從。戰場形勢瞬息萬變,前敵大將必須隨機應變,豈可如此固步自封?

救兵如救火。知道彭城危在旦夕的慕容紹宗不敢耽誤,率領十萬大軍馬不停蹄地趕到了寒山附近的橐駝峴扎下營盤。羊侃見狀,就勸蕭淵明趁著魏軍遠來疲憊,發起強攻。可是蕭淵明就是不從;第二天清晨,見魏軍還未歇過乏來,羊侃再次勸說蕭淵明出戰,蕭淵明仍是不肯。羊侃知道勝算已失,遂率領本部兵馬駐扎在水壩之上,以便乘高視下。當時,眾將多有想法,就與蕭淵明商量,蕭淵明也不知該怎麼應付,就生氣地說:「本帥自會隨機應變,爾等不要多言!」可惜,他的隨機應變就是以不變應萬變,等著歇過勁來的魏軍割韭菜。

眾將見狀,也沒辦法,只得各回各營。這些家伙沒事可干,就縱兵大掠,搞得當地百姓苦不堪言。當然,這在亂世也算常規操作,只能用「興,百姓苦;亡,百姓苦」來感嘆,卻也沒法制止,至少蕭大將軍管不了。好在,蕭大將軍管不了手下的部將,卻管得了自己的本部人馬,這貨唯一可取的就是嚴禁本部人馬搶掠,誰讓咱是蕭菩薩的侄兒呢?此舉讓蕭淵明在當地百姓心中獲得了個「義王」的美譽,在成為俘虜后受到優待,也算是意料之外的歡喜。

緩過勁來的慕容紹宗經過一番試探后,定下了先破梁軍,再戰侯景的策略。在他看來,侯景老謀深算,如果自己先攻梁軍的話,他一定不會救援。相反,自己如果先攻侯景,蕭淵明迫于壓力,必然分兵相助,到時候可能比較麻煩。

慕容紹宗擔心梁軍不好對付,就將部將召至跟前面授機宜:「此戰本帥將親自出陣誘敵,到時候會假裝不支敗走,梁軍輕悍,必然追擊。本帥將會把他們一步步地誘至我方預設的伏擊圈,到時候你們乘機殺出,一戰破敵!」一個很老套的誘敵戰術,如果遇上高能的梁軍主將,自然沒啥用,可是遇上蕭淵明這樣只會在口頭上隨機應變的貨色,那功效可就大咧。

果然,看到敵軍主將親自出馬,梁軍瞬間不淡定了,紛紛撲向慕容紹宗,對此,蕭淵明也控制不了。不得不說,此時的南朝比之后世的弱宋有骨氣多了。慕容紹宗指揮部隊邊打邊撤,將這群好戰無備的梁軍引入伏擊圈。梁軍將士追得興起,全然忘記了侯景此前串門時的諄諄告誡「追擊魏軍主將不可超過兩里」!侯景雖然不幫你,但此時的他也不會隨便害你!

看到梁軍如此聽話地闖進主帥布置的包圍圈,東魏諸將爭先恐后使出各種手段,對梁軍進行無情打擊,數萬梁軍在包圍圈中死傷慘重。

隨后,得勝的魏軍再次殺向梁軍大營,蕭淵明因為指揮不動部下,正在營中喝悶酒,結果在昏醉之中就和部下二百余將領當了俘虜。只有羊侃見勢不可為,率軍從大壩上沖下,一路安全退回國內,保命了南梁軍隊最后一絲體面。寒山之戰就這樣結束了,侯景果然平靜地遠觀梁魏兩軍的激情表演,沒有一絲表情。

眼看著南梁的十萬大軍被吃干抹盡,侯景這才給慕容紹宗寫了一封信問:「你來是為我送行呢,還是要決一雌雄?」慕容紹宗答:「來與你一較高下!」就這樣,攜大勝梁軍之威,慕容紹宗轉身面向自己此行的真正對手侯景,雙方在渦陽展開決戰。

當時,慕容紹宗順風布陣,占據自然優勢,然后鳴鼓長驅而進。但見鐵騎奔騰、旌甲映日,煞是威風。侯景見狀,下令緊閉寨門,想等著風停后出擊。

對于侯景這個曾向自己請教兵法并自學成才的家伙,慕容紹宗不敢有絲毫大意,他嚴厲訓誡諸將:「侯景是屬猴的,詭計多端,最善于捕捉戰機攻打對方的薄弱環節,你們一定要小心!」眾將剛剛大勝,哪里聽得進此話,只是唯唯兩聲,卻不怎麼放在心上。

果然,此時的侯景正躲在營中尋找慕容紹宗的薄弱環節。他見慕容大軍多是騎兵,人高馬大,甚是難整,但這些騎兵屬于輕裝騎兵,戰馬并未著甲,馬腿便是最大的弱點,而自己這一方恰恰就有訓練有素的削刀手,可專攻對方的馬腿。

于是,侯景偷偷打開寨門,放出一群身披短甲、手執短刃的士兵,他們突然發力攻入魏軍陣中,只砍對方的下三路,不論是人腳還是馬腿,撈著啥是啥。一番搏殺下來,東魏軍被砍得人仰馬翻、潰不成軍,就連慕容紹宗也著了道,從馬上墜落,幸好有親兵護住,沒有被捉,亦沒有受傷。至于大將劉豐生和張遵業就沒那麼幸運了,一個受傷,一個被擒。

魏軍高高興興地來,卻凄凄惶惶地一路退到譙城。看著慕容大將軍的狼狽樣,正在譙城駐守的東魏年輕將領斛律光和張恃顯不禁啞然失笑。見到兩個后生如此無禮,慕容紹宗也不生氣,只是激他們道:「你們站著發笑不腰疼,不知道老夫(彼時人壽命短,四十多歲的油膩大叔絕對有資格自稱老夫)打了這麼多年的仗,最難對付的就是侯景這貨,你們要是不服的話就去試試!」見兩個人躍躍欲試的樣子,慕容紹宗還不忘好心囑咐:「你們無論如何不要渡過渦水!」

二將隨后率軍進駐渦水北岸。斛律光人稱「落雕都督」,箭法精湛,就搶先率領輕騎隔著渦水射敵。侯景見狀,也來到渦水邊,對斛律光說:「汝為了立功,我為了保命。何若相逼,再則我和汝父是摯友,你如何射我?」見斛律光不回答仍只顧射箭,他又接著如同猜寶似地道:「汝小小年紀,怎會曉得不渡河來戰?這一定是慕容紹宗教你的!」斛律光不禁愣住了,真沒想到侯景人如其名,猴精猴精的,連這也能猜到。

就在斛律光發愣之際,侯景早命自家陣中的神射手一起向斛律光射去,一箭就洞穿了斛律光的戰馬。斛律光忙換了戰馬躲在一株大樹后面,哪知又是一箭飛來,將剛換的戰馬射殺,嚇得斛律光趕忙退回大部隊中。此后,侯景揮軍掩殺,斛律光果然抵擋不住,副將張恃顯被捉,自己慘敗回營。見到慕容紹宗后,斛律光不覺面露慚色,心中卻暗自慶幸,此次幸好沒過河,否則可能再也見不到眼前之人了。慕容紹宗也不多言,只是說了句:「年輕人,還笑我嗎?」

與此同時,另一位東魏大將段韶正沿渦河前進,見到天干物燥,居然在上風頭放起火來,想要燒死侯景。侯景立刻命令騎兵連人帶馬沖進渦河之中,將自己渾身打濕后,再上岸沖向段韶軍。段韶軍面對渾身濕漉漉的敵人,不知如何燒好,只得退卻。

斛律光、段韶連同那位帶面具的蘭陵王高長恭,是著名的北齊三杰。如今小高還小,三杰中的兩杰面對侯景皆束手無策,足見侯景是塊難啃的硬骨頭。

關鍵時刻,還得老將慕容紹宗出馬。既然侯景能夠找到自己的薄弱環節,那麼自己也要找到對方的薄弱環節,才能克敵制勝。

在慕容紹宗,侯景最大的短板就是糧草儲備不足。中原江淮地區經過多年混戰,早就民不聊生,侯景的手下又予取予求,根本不懂恢復民生,如此一來,侯景的糧草供應豈能跟得上?如果梁軍不敗的話,尚可在這方面幫些忙,可惜現在說這話早晚八秋了。

慕容紹宗找到敵人的短處后,就改變戰略,深溝高壘,同時嚴厲約束眾將,不得浪戰。侯景幾次約戰,慕容紹宗就是不理,一旦發憤攻城,在慕容紹宗的嚴防死守下又碰了一鼻子灰,只好比餓肚子的本事。數月之后,侯景的部隊好不容易搶來的糧食都吃光了,軍心日漸動搖。

侯景部將司馬世云派人偷偷給慕容紹宗遞交降書,約定做掉侯景。慕容紹宗算定機會來了,就派出五千鐵騎夾攻侯景,以防他率軍南逃。

侯景這次終于見識了老師的厲害,為了激發部下死戰的決心,他將忽悠戰術發揚光大道:「你們在北方的家屬都叫鮮卑小兒殺光了!」由于侯景在軍中積威多年,眾人不由得不信,就準備放手一搏。

慕容紹宗知道這群狼崽子的厲害,真要死戰下去,自己即便戰勝也是慘勝,有毛意思?于是他扯開嗓子大聲道:「你們的家屬都好好的,高丞相(高澄)說了,只要你們浪子回頭,一切官位照舊!」為了打贏這場至關重要的心理戰,慕容紹宗不顧危險,摘下頭盔,披髮仗劍,對著北斗起誓。要知道,東魏大軍中胡族眾多,雖然漢化多年,但胡風猶在,慕容紹宗如此作派,讓他們不得不信,瞬間沒了死戰的勇氣。司馬世云、暴顯等不愿南渡且一心請降的將領乘機發難,侯景大軍登時潰亂。

慕容紹宗揮軍掩殺,侯景大敗,只得率領八百由羯人組成的親信,南渡淮水,投奔南梁。侯景這貨一邊奔跑,一邊派人對慕容老師說:「你忘了高王是怎樣讓你坐冷板凳的了嗎?如果我今天被俘,明天鮮卑小兒就會覺得你老而無用,為了你的前途,請好好想想吧!」

慕容紹宗雖然感激高澄對自己的信任,但也知道侯景說的沒錯,在這個信用歸零的亂世,鳥盡弓藏是帝王們最喜歡的游戲,人品如高澄者必然不會不懂,更不會不玩。于是,他下令停止追擊,任由侯景安全逃入江南,繼續禍害歲月靜好的江南人民。

高澄對此沒有過多追究,就如他爹當年沒有追究放跑宇文泰的彭樂一樣。他論功行賞,別封慕容紹宗為永樂縣子,相當于慕容紹宗可以多領一份俸祿,他的兒子則可以多繼承一個爵位。至于這里面是否還隱含著別的含義,就請讀者大大猜猜吧。

怕啥來啥的要命水厄

慕容紹宗在寒山、渦陽先后擊敗梁軍與侯景,為高澄贏得了至關重要的開門彩,使得這貨有了改朝換代的資本。

此戰結束后,慕容紹宗沒來得及返回鄴城接受英雄凱旋的舉國祝賀,卻意外迎來奇怪的生命終結。慕容紹宗有大仙的本事,平常做的夢也很怪,對此,他不請教周公,自己解的就很到位。前文提到慕容紹宗是少白頭,二十多歲就生有蒜發(年輕人生的白髮),這要放在后世的動漫中,一定非常拉風,可是在古人眼里卻是不祥之兆。

年輕時慕容紹宗還不太在意,隨著知天命之年的來臨,慕容紹宗越發有些不安起來。他曾經夢到自己的蒜發全部掉光,成了一個大禿瓢,醒來后心有余悸地對心腹說:「蒜者,算也,難道這預示著我的命算將盡嗎?」

就在慕容紹宗睡不好覺胡思亂想之際,高澄又給他加派了個差遣。原來,侯景最早想投靠宇文泰,卻被老謀深算的黑獺哥擺了一刀。宇文泰將計就計,派大將王思政借機攻入河南之地,占領了潁川,并以此為據點,與東魏角逐河南。黑獺哥這麼做,太不地道了,高澄好不容易倚仗慕容紹宗搞定侯景,如今卻要為宇文泰做嫁衣,這讓年輕氣盛的高大公子怎麼受得了。于是,他讓慕容紹宗無論如何再加個班,把潁川的王思政給辦了再回來。在高澄看來,這不過是摟草打兔子的事,哪知卻要了慕容紹宗的親命。

王思政善于守城,在他的周密部署下,慕容紹宗溜溜地圍了潁川一年,竟沒有攻破。慕容紹宗實在受不了了,就效仿菩薩皇帝的水攻計,在洧水修筑堰壩,準備蓄水攻城。

公元549年四月,慕容紹宗聞報蓄水工程即將完工,突然萌生了一個蒞臨視察堰壩、一窺城中動靜的想法,說干就干的慕容紹宗打定主意后,就帶上劉豐生等人,乘船巡視堰壩。慕容紹宗看到潁川城經過一年的戰爭摧殘,確實變了模樣,他相信只要自己再加一把勁,潁川這支西魏伸向自己的手臂就會從此折斷。

然而,就在此時,那個困擾自己多時的念頭又一次浮上心頭。仗越打越老的慕容紹宗不僅為失蒜(算)擔憂,更為水厄苦惱不已。兵圍潁川以來,慕容紹宗不止一次地預感到自己將有溺死的水厄,為此,他經常在戰船中洗浴,還自己跳入水中,希望以此方法破解水厄。

他的參軍房豹勸道:「命由天定,豈是人力可以改變的。將軍果真有水厄,豈能禳除;若無水厄,何須禳解。」慕容紹宗聽后若有所思地笑道:「看來某家真的著相了!」此后一段時間,慕容紹宗不再折騰了,如今泛舟水上,他卻沒來由地又想起了水厄這個梗。

也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就在慕容紹宗等人準備回返的時候,東北方面突然狂風大作,一下就吹斷了慕容紹宗座船的纜繩,將座船徑直吹到潁川城下。

王思政在城上觀察對方多時,此前夠不著,只能干瞪眼,如今見到座船吹至城下,如何肯放過?王思政厲聲命令士兵用長鉤鉤住座船,同時讓城上萬箭齊發。鉤不住你就射死你。

慕容紹宗見狀大驚,也顧不上大將的體統,冒著箭雨就跳水逃生。結果甲胄加身,根本游不動,加上身中數箭,沒游幾步,就沉入水底,溺水而亡,年僅四十九歲。劉安豐亦死。真是瓦罐不離井上破,大將難免陣前亡。

東魏將士對于這個帶領他們打過無數勝仗的將軍如此慘死,無不痛惜,三軍號哭,再無攻城之心。高澄這個人渣聞報也是嗟傷不已,追贈慕容紹宗為使持節、都督青兗等七州軍事、尚書令、太尉、青州刺史,謚曰「景惠」。

北齊建立后,慕容紹宗被高洋追認為開國功臣,陪享太廟。慕容紹宗死的有些無厘頭,倒也讓他成功避免了禽獸王朝的迫害。其子慕容士肅繼續侍奉北齊,因謀反被殺,憑著慕容紹宗的關系,其弟慕容三藏不僅沒有被連坐,還襲爵燕郡公,不用取經就歷仕北齊、北周、隋三朝,官至大將軍、疊州總管。那位一心復國的慕容大俠,也不知道是否慕容三藏的后人?

END

呂布和黃忠兩人,誰的箭術更高?二人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2023/08/09
萬歷皇帝為何近30年不上朝?打開他陵墓的那一刻,才知道另有隱情
2023/08/03
宋太宗強幸小周后,讓畫師當場作畫,為此李煜寫了一首詩流傳至今
2023/08/03
歷史上真實的晴川:是康熙厭惡的兒媳婦,雍正登基后將她挫骨揚灰
2023/08/03
歷史上真正的甄嬛:一生無寵靠兒子笑到最后,死后拒絕與雍正合葬
2023/08/03
秦瓊兒子墓出土,揭開唐第一猛將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遲恭
2023/08/03
史上最牛和尚:權傾朝野玩弄公主和女皇,因太囂張32歲被亂棍打死
2023/08/03
北魏高皇后遷葬遇詭事:一丈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2023/08/03
收復新疆時,左宗棠下令:不留生俘、降了也殺!換來30年的安定
2023/08/03
三國中被劉備、諸葛亮嫌棄的大將,卻能輕松斬殺徐晃,他有多厲害?
2023/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