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德云社牌匾引爭議,與曹云金學費之爭,揭露相聲界黑幕

德云社「德」字之謎

「‘德’字寫得不對,好心好意告訴你家‘德’字寫錯了,缺德啊,把我們中國文化怎麼宣傳的?我祖宗都被你寫錯了,‘德’字被你寫錯了你還好意思啊」

2021年,南京的德云社小劇場忽然迎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楊女士怒斥

只見該女子一上來就指著德云社的牌匾一頓怒斥,稱那個「德」字寫錯了。她還表示自己曾好心好意去跟德云社工作人員溝通,結果對方卻對她的好心建議不理不睬。

該女子一氣之下,這才做出了在德云社門口破口大罵的行為。而且她罵得十分難聽,不消音都放不上網絡的那種。

楊女士怒斥

之后該女子還一度口不擇言:「這缺德啊!你把我們中國文化怎麼宣傳的?上面寫什麼奉高堂孝父母,我祖宗都被你寫錯了,德字都被你寫錯了,你還好意思啊?」

這一罵再加上德云社本身的熱度加持,瞬間就讓該女子和德云社雙雙登上了熱搜,引起了一眾網友的熱議。那麼真如該女子所說的,德云社的「德」字寫錯了嗎?

楊女士怒斥

其實是,也不是。先從字體上看,德云社牌匾上的「德」,和字典上的「德」字確實有出入。它那個「德」字將下面的一橫寫到了上面,似乎真是個錯別字。但此「德」并不能這麼理解。

事后德云社的相聲演員鄭好曾出面回應稱,德云社牌匾上的「德」字,其實早在康熙時期就屬于一個異體字。

鄭好微博

異體字,也就是古人所謂正確字體的另一種寫法,嚴格來說不能算是個錯別字。

而且無論異體字與否,德云社現如今牌匾上的「德」字,乃是老郭的恩師侯耀文先生的墨寶,意義非同一般。

資料

人家尊師重道,感恩侯耀文的付出與教誨,將這幅字用作招牌牌匾一點毛病都沒有。再者,古往今來,牌匾就是要標新立異,足夠獨特才能吸引更多人的目光。

而德云社的「錯字」「德」,就恰好與那堪稱天下第一錯字的承德避暑山莊,牌匾中那個「避」字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所以談不上有什麼大錯,更不值得去人家門口大罵一通。

德云社招牌

因此該女子的行為也被大家貼上了蹭熱度的標簽。畢竟孟鶴堂那句:「吃一口唐僧肉長生不老,罵一句郭德綱大紅大紫」,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而此事雖然或多或少給德云社帶來了點影響,但不得不說,老郭還是得「感謝感謝」人家,畢竟她可給德云社送上了個絕妙的砸掛素材啊!

孟鶴堂

學費之爭

「我02年只身一人來北京學藝,一年八千塊學費,500塊的住宿費,500塊的伙食費,一年算下來是2萬塊,我學藝三年加起來就是6萬塊。」

曹云金自稱在北京拜師學藝每年2萬,究竟是郭德綱太貪心,還是他喝飽了奶就罵娘化身白眼狼?

曹云金爆料

2016年曹云金出走德云社一事,終于在郭德綱亮相家譜聲稱將其除名后,漸漸落下了帷幕。那時候輿論幾乎一邊倒郭德綱,大家將曹云金罵得狗血淋頭。

誰料就在這個當口,后者卻發了篇6000余字的小作文痛斥郭德綱背信棄義,胡亂收取學費,妄為人師枉為人徒,并由此牽扯出了一段學費之爭。

曹云金長文

據曹云金所說,自2002年開始,他除卻基本的8000元學費之外,每個月還要交500飯錢、500生活費,七七八八一年算下來得要2萬左右。

也就是說他學藝三年最少都花了6萬塊,這對于一個單親家庭來說,無異于一個天文數字。并且在這三年中,他給郭德綱當牛做馬一天也沒閑著。

曹云金長文一部分

為此曹云金在寫小作文時還曾感嘆道:「那時候家里就咱兩人,師娘一個月才回來一次,你的生活也拮據,我在你家給你洗衣做飯,養狗沏茶買菜做家務,學藝三年,就是這麼過來的。」

事后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曹云金甚至還貼出了所謂的「藝術培訓住宿費」發票,勢要證明郭德綱到底有多虛偽。不久后郭德綱也發長文回應了此事。

郭德綱回應曹云金

在那篇名為《天涯猶在,不訴薄涼》的文章中,老郭特意強調了曹云金說的全是假話。

因為他前言不搭后語,明明先前特意出書,向大眾廣而告之自己當年收徒分文不取,還讓他們幾個徒弟白吃白住好幾年。現在卻倒打一耙,說他郭德綱貪得無厭。

郭德綱長文

除此之外郭德綱也反問曹云金:「如果真的這麼收費,岳云鵬這一幫窮孩子的學費從哪里來?而且這麼多年為什麼我只收你一個人的學費?」

很顯然,對于這個問題曹云金很難自圓其說。至于所謂的住宿費發票,老郭則發文暗指對方作假。

郭德綱長文

與此同時,對于有沒有學費這件事,當年叛出師門的何偉,也就是郭德綱曾經的愛徒何云偉,也在直播中承認自己從未交過學費。

要知道,那場直播中何偉可是敢喊郭德綱為無德郭剛的,卻不敢在學費這件事上造假,足以見得學費風波孰是孰非。

曹云金、郭德綱

那麼曹云金到底為何要在學費上胡謅呢?原因很簡單,想必他只是想憑此證明自己并非白眼狼,出走德云社也實屬迫不得已,不愿背負上欺師滅祖的罵名罷了。

不過話說回來,在北京學藝術還包吃包住包服裝,就算真的要交20000元那也不算多,就算老郭要收這個錢也無可厚非。只能說這對師徒走到了如今的地步,真是既可悲又可嘆啊。

曹云金、郭德綱

相聲界的黑幕

大膽爆料相聲界收徒要先收錢的行業潛規則,郭德綱有多不怕得罪人?

早前接受采訪時,老郭曾談到過相聲界一個惡臭現象。他表示這些年相聲界收徒弟其實就是在收錢,一個相聲大師收徒弟的費用,1年最少也得要20萬。

郭德綱采訪

上過春晚的那批人就更不得了了,學費30萬一年。

而郭德綱本人對相聲界這種潛規則十分嗤之以鼻,畢竟人家還沒學能耐你就收好幾十萬,又不保證對方將來一定能回本,這不就是變相詐騙嗎?

郭德綱采訪

除此之外,老郭還曾透露過相聲同行之間的那點齷齪事。這事兒發生在他師父侯家人身上,當時他和某個同行住在一個院子里。

有一回曾有一個「偽警察」忽然來到小院,以各種理由要把侯先生帶走,最終出于無奈,侯家人只能交點錢疏通疏通。

郭德綱采訪

這時候那位同行出來了,他特意為雙方打了個和,侯先生這才沒被帶走。可之后侯先生卻發現,原來那「偽警察」就是這個同行招來惡心自己的。

所以郭德綱總是感嘆:「同行之間才是赤裸裸的仇恨,這上去就是名和利。你上去了我沒上去,我上不去,就要給你弄下來。我弄下來拿磚把你糊了我也很痛快,最起碼你沒好啊。」

郭德綱采訪

總而言之就一句話:「我好不了反正你也別想好,你好了我就受不了。」

并且這樣的情況,在郭德綱那兒也屢見不鮮。老郭曾坦言,其實自己對于相聲界的沒落一直都看得很清楚。由于相聲的藝術表演形式特殊,所以往往會涌入大批的「白紙」。

郭德綱采訪

這些人完全是憑借一腔孤勇,再加上無與倫比的自信踏足了相聲行業,這才導致了該行業的沒落。

到最后他們既不愿意向上爬,更沒有能力往上走,就一直待在一個安全區,彼此維持著一個微妙的平衡。

郭德綱采訪

而這個時候「郭德綱」出現了,他拼了命地向上爬,身上的沖勁嚇壞了那些所謂的相聲藝術家、著名相聲大師。

為了「郭德綱」不讓超過自己,這些相聲大師們只能鉚足了勁給他下絆子,所以老郭多年來才會受到無數排擠與打壓。

郭德綱

當然現下再談起這些事時郭德綱絲毫不慫,畢竟現如今人家有實力有地位,再不會輕易被他人絆倒了。

這也算是苦盡甘來了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