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云鵬從來沒提過,他的成功除了老郭力捧,跟一對姐妹花也有關系

作為一名德云社老觀眾,我可以說是看著岳云鵬一路成長起來的。

他的成功,除了自身努力和郭德綱力捧,跟一對姐妹花也有關系。

但是這個事,他從來沒提過。

年輕的小岳

2007年的時候,我在德云社劇場認識兩個好朋友,也是一對奇葩姐妹花。

網名是「紅袖添亂」和「星期七」。

她倆的組合,曾經深深的影響到了,岳云鵬和史愛東的風格的形成,才變成現在受氣包出身,又賤氣浪蕩的小岳岳。

今天就聊聊這對奇葩姐妹花。

從2006年現場看小岳,那個時候還是和刑文昭,李文山先生搭檔,在劇場的主要任務是撿場,搬桌子。

到和史愛東先生搭檔,形成捧強逗弱的互動風格,再到和孫越搭檔,延續了賤氣浪蕩的風格直到今天。

史留香

2007年的時候,小岳和史愛東先生算是正式搭檔了,形成了小岳的第一次大變化!

也是同一階段,我認識了兩位觀眾,就是前面提到的「紅袖添亂」和」星期七」。

我在多次現場見到過她們倆,后來也成了很好的朋友,也見證了她們倆對于岳云鵬的風格的形成起到的影響。

德云社門前

首先介紹一下,」紅袖添亂「(后邊簡稱「紅袖」),她是一個北京姑娘,那個時候喜歡「史愛東」老師,而且是捧角兒的那種捧。

我曾經多次的見到過她,在張一元茶館。

她們都是開場了之后才來,也不進到劇場里邊,跟那個時候張一元賣票的「徐姐」聊天。

但是售票的柜台基本能聽的到台上的聲音了,比如岳云鵬和史愛東是第4個上場,那麼等到第三段已經開始入底了,馬上就要結束了。

這個時候拿30塊錢給徐姐,從徐姐那拿一個折疊椅,搬到27號桌和6號桌中間的過道上坐下,基本她坐下,上一場節目就結束了,小岳和史愛東就上場了。

當年搭檔

這個時候她開始在那看節目。

等這段節目一結束,收起折疊椅,還給徐姐,背著包就回家了。

不論當天的底是何云偉,還是曹云金,基本上是不看的,除非底是郭德綱,她會留下來。

否則,張一元的正常演出還沒結束,她基本就到家了。

而「星期七「,在來北京之前,是在天津塘沽工作的,但是來北京看了一場德云社的演出后,大約一個月時間后毅然決定來北京北漂。

她來北漂最早認識的就是紅袖。

因為兩個人住的不算遠,而且都喜歡來德云社, 所以常常看到兩個人組隊來園子,組成那個時候讓德云社聞風喪膽的「姐妹花」。

岳史

她們倆最擅長的事情,是挨台下接下茬,首先要先說一句,接下茬和刨活是兩碼事兒,刨活是演員接下來要說的詞,在演員沒說之前,在台下先說了。

這是一種極其不道德的觀看演出的表現,這容易讓演員在台上變的很尷尬,極其的不道德。

演員是也最反感。

截圖

而接下茬,是在台詞之外,接上一兩句,有些可以形成一個大包袱,增強節目的互動性。

但是好接下茬的可遇不可求,一般這樣的觀眾需要的是膽大,懂相聲,聽得多,還得豁得出去。

也是考驗演員現掛的能力,應對的好,是錦上添花,應對不好也會出現問題。

劇場

那個時候的岳云鵬活并不瓷實,台上忘詞兒,背貫口吃栗子的事情還是會出現的,畢竟是失誤了,史愛東基本也不捧著小岳說,而是砸著說!

史爺

這個時候,基本就到這姐倆是根本發揮的時候,幫著史愛東一起擠兌小岳,而小岳那種無辜的,又有一點賤氣浪蕩的表情成為常見表情。

捧哏再往回打圓場,讓節目繼續。

就是那個時候形成因為多次舞台事故而出現的風格!

因為台上台下,有這幾個人的帶動下,變成了一場可以控制的互動節目。

德云

直到今天岳云鵬在台上原本他知道對的詞怎麼說,而故意往錯的上去說,從而形成一種包袱,讓台下和上台形成互動。

變成了當時舞台上表演的一種極其火爆的表演形式,但是這也讓很多年輕觀眾喜歡,但是被老相聲觀眾詬病的重要一點,因為正確的相聲表演技巧,不是這樣的!

正如郭德綱先生在小岳第一次開專場的時候說的話「你們」是花30塊錢,上這看胡說八道的來了……

岳越

而這姐妹倆的互動事跡還不僅僅如此,比如演員蹲在舞台邊,她們往上送紙。

演員說《白事會》的「爸爸去哪里了。」的時候,起身上廁所。各種事跡在后台流傳著,聽聞那個時候只要她們倆往舞台邊上一坐,后台肯定有人給岳云鵬和史愛東送信兒:

「那姐倆又來了,當然這方面老郭也知道,也領教過,但是老郭一般都會自己先找補一句「今天我往下看了看,憋著搗亂的今天基本都來了,今天咱們好好熱鬧熱鬧……」

其實手里的錄音還是挺多的,但是真不知道應該發哪一段,決定一個小岳專場時候的我錄的太平歌詞視訊,那句「阿姨,您別鬧」,就是沖著她們說的。

總之,岳云鵬有今天的成功,不僅要感謝師父郭德綱的力捧、前后兩任搭檔的助力,還不能忘了那一對熱評如火的「姐妹花」觀眾。

岳云鵬孫越

那麼,相聲舞台上,演員和觀眾互動,到底是好是壞呢?

不得而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