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遺傳承人」為何沒有郭德綱?答案就在王太醫與喜來樂的故事里

「非遺傳承人」為什麼沒有郭德綱?

相信這一定是無數鋼絲都想問的問題。的確,以老郭在曲藝方面的造詣,成為「非遺傳承人」,應當是名正言順的。

但此事似乎并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簡單,若說原因,我覺得應該在推薦申報環節上面,換句話說,這個提名是出自某個官方部門單位的,而老郭時至今日,雖然藝術加上實力在相聲界乃至曲藝界已位于群首,但說到底還僅僅是位民間藝人——「他們」的推薦里是肯定不會包括民間藝人的。

有個詞叫「能者居上」,意思是有本事的人就應當得以重視和重用,就應該給他更好的施展能力的舞台。

可現實中,能者,真的就能居上嗎?

當然不是。

工廠每年都要評先進。

車間有位劉師傅,若論技術,絕對是大拿,工作做得也不少,可是每次都上不了榜。為什麼呢?因為跟車間領導關系不好,提名時,別人都是找優點,而他卻是被找缺點。

當時的我年輕氣盛,覺得這樣做對老劉太不公平了。有一天跟他值班,我便把心里的不滿對他講了,沒想到他哈哈一笑,反問我,車間里兩百多工人,你說有多少是覺得我夠格的?

我說至少百分之八十。

他把手里的破搪瓷缸子往桌子上一dun,說了四個字:那就行了。

在某個段子里,郭德綱說,「一個行當一百年出一兩位藝術家就了不得了。現在藝術家如雨后春筍般往出冒,我覺得主要是因為名片管理制度不嚴格。」

把藝術家泛濫的原因「扣」在復印店頭上,不過是一個包袱,可笑過之余,回頭再看現實,也的確如此,甭說藝術家了,這年月連大師都跟收秋時的土豆子似的,一拽秧子撲棱棱掉一堆了。

往細想,這些大師和藝術家們,又有幾個是被老百姓認可的呢?

喜來樂是位民間郎中,本來與世無爭。

可有一年宮里的格格得了怪病,太醫們個個束手無策,后來聽說民間有個喜來樂,靖王爺便差人將其召到宮里。

喜來樂用汗蒸治好了格格的病,沒成想卻得罪了王太醫。

在王太醫看來,你喜來樂不出現,我王太醫就是宮里的大拿。現在你治好了格格,顯得是你的能耐,丟的卻是我的面子。

你不出現,我就是深不可測的太醫王。你喜來樂這一來,好嘛,把我戴了好幾十年的面具都扯成丁字褲了,我跟你沒完!

從那以后,王太醫便對喜來樂開啟了敵對模式。

但事實上,咱說喜來樂有跟王太醫相爭的心思嗎?人家根本就「無意苦爭春」。

不是每一個去公園的人都為了鍛煉身體,也有的是有夫之婦約會有婦之夫的。

有人把相聲當飯碗子,教授弟子也是為了讓弟子有個飯碗子。他感謝祖師爺是因為祖師爺賞飯,也正是為了報答祖師爺賞飯才替祖師爺傳道授業。

所以他的心思自然就在專業上,唯恐對不住祖師爺給的這碗飯。

可有些人不同,他把相聲當做沽名釣譽的工具,這麼說吧,如果趕明兒有個比說相聲更能讓自己飛黃騰達的機會,他會一腳丫子把相聲踢到二郎山去。

對于他們來說,相聲是否沒落,就像王太醫眼里的生了病的格格,治好治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治不好,別人也不能治好。

沒有人愿意承認自己嫉賢妒能,但這卻是大多數人都有的毛病。

我們「高雅之家」群的張高,進了KTV,絕對麥霸一個。說他沒媳婦他不生氣,可若說他唱得難聽,就會立馬急眼。還有一般人去K歌都喜歡喊上唱得不錯一起去,可他呢,卻是誰唱得不好才帶誰玩。

有人說相聲界之所以不團結,是因為郭德綱造成的。

我覺得這話說得有道理也沒道理。

有道理是,一片缺肥少料的果林里,突然有一株又粗又壯的,還掛了滿樹果子,您說其他的果樹能不著急上火生氣嗎?

沒道理的是,相聲這個行當,從有那年開始就這派那派的一直折騰,連他們自己都承認這一行是「牛x無義行」。

打小在麗春院長大的韋小寶說自己不懂男女之事,你肯定不信,這不是開玩笑嘛!可有些小寶偏偏就是要把自個兒塑造成柳下惠的模樣。

一個人一旦到了這一步,說實話,神也不會有什麼好辦法。

在老百姓眼里,相聲有主流和非主流之分。在非主流眼里,有主流的存在。但在主流的眼里,只要是有助于民間相聲和藝人發展的好事,非主流是不存在的。

比如一些名字起得響徹云霄的大演出,寧可恨不得把一輩子只會三段的那幾位從木頭箱子里拽出來,也不愿意給活躍在百姓舞台上的民間藝人們一張邀請函。

不過,甭看好事想不到你,可每到需要「典型」的時候,你卻會立刻出現在他們的腦海中,是萬萬逃不掉的。

說到這里,您是不是和我一樣,已經從一開始的,對「非遺傳承人」相聲沒有郭德綱有所不滿,轉換為覺得有與沒有其實都并不重要了呢?

是的,其實這本來也是無所謂的事,因為真正傳承人的標準,最終還是民間來定。真正的傳承人應該是誰,民間看得很清楚。

況且這世上,有什麼不是浮云呢?

正如有詩所言:

飽食安眠消日月,閑談冷笑接交親。

誰知將相王侯外,別有優游快活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