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軍途中,將軍發現驢耳朵被割,連忙下一命令,拯救了全軍的性命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杜甫

在我國的古代,完全和平的時期很少,大部分時間都處在戰爭階段,因此也涌現出很多的能人異士,為了在戰爭中脫穎而出,大部分的家族都會要求年輕子弟從小學習兵法,但兵法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不能隨機應變,很有可能變成第二個趙括。

但能夠隨機應變的人也不在少數,雖然司馬家在完成奪權后,西晉很快被滅,但不得不說司馬家的教育水平非常高,在歷史中名氣不大的司馬家后人司馬楚之,也是一位十分優秀的軍事家。

西晉滅亡

東漢末年分三國,戰火紛飛,經過多年的角逐,曹魏政權終于完成了多年來的夢想,統一了三國,但可惜的是,在曹魏的背后還有一個蓄謀已久的司馬懿,司馬家不費一兵一卒就完成了改朝換代,西晉出現在了歷史當中。

遺憾的是,西晉也沒有堅持太長的時間,因為西晉出現建立在向士族妥協的基礎上,所以西晉皇室并不是西晉唯一的主宰,在司馬炎死后,西晉很快就陷入了內亂,最終被匈奴所滅,中原地區進入了有史以來最混亂的時代。

雖然西晉被滅,司馬家族遭到了血洗,但幸運的是,司馬家還有一個后人逃出了生天,這個人就是北魏政權中大名鼎鼎的司馬楚之,為了給家族完成復仇,司馬楚之選擇忍辱負重,投靠了當時的強國北魏。

對于司馬楚之的到來,北魏皇帝自然舉雙手歡迎,要知道司馬楚之在司馬家族的教育之下早已青出于藍,文韜武略樣樣不差,內政外交、帶兵打仗,任何事交給司馬楚之都可以順利完成, 于是北魏皇帝開始重用司馬楚之,并在他的幫助下完成了統一北方的壯舉。

發現陰謀

在完成統一北方之后,北魏很快就將目光放在了死敵柔然的身上,多年來,柔然一直在挑釁北魏,雙方早已成為死敵,只有一方的滅亡才能解決仇恨,于是北魏皇帝便決定親自帶兵攻打柔然,而司馬楚之同樣肩負起一個重要的任務:運送糧草。

在冷兵器時代,真正決定戰斗結果的其實是糧草,也就是后方的補給,酒足飯飽的2萬士兵,可以輕松擊敗忍饑挨餓的十萬大軍,由此可見司馬楚之當時的壓力有多大。

不過司馬楚之毫不畏懼壓力,有條不紊的安排著所有事,在他籌集了足夠的糧草后,立刻親自押送糧草前往大軍駐地, 殊不知正是這個決定,改變了戰爭的未來。

為了防止被柔然突襲,當時司馬楚之基本上都是在走山路,但司馬楚之依舊不敢放松警惕,每日都要對糧草進行檢查,生怕出現問題,直到他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

某日,他突然發現有一只拉運糧草的驢少了一只耳朵,這件事立刻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因為殘缺的驢一般是不會加入運輸隊伍的,而且這只驢的傷口處十分的平滑,一看就是被人用利器割斷了耳朵。

難道是手下的士兵割斷了驢耳朵嗎?經過一系列的盤查,并沒有抓到兇手,而且大家這些天一直都在一起,如果有人偷吃驢耳朵一定會被發現, 此時,司馬楚之發現,這或許并不是自己的士兵所為,極有可能是他們之中混入了柔然人。

遭遇偷襲

司馬楚之之前和不少柔然人打過交道,他知道每一個柔然的探子在刺探情報的時候有一個習慣,那就是帶一點東西回去,以此證明自己消息的真實性。

在糧草部隊中,如果帶回去糧草很容易被發現,所以這只驢耳朵很有可能是被柔然的探子割掉回去交差的。

想到這里,司馬楚之立刻冷汗直流,如果真的和他想的一樣,三天之內柔然的部隊必定會出現,憑借這些押送糧草的士兵肯定不是柔然的對手,即使他們加快腳步,也無法比的過柔然的騎兵。

既然避無可避,那就只能應戰了,不過應戰也不是硬碰硬,經過深思熟慮,司馬楚之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原地駐扎,修筑城墻。

這件事自然引發了極大的轟動,因為聽起來就像是天方夜譚,這里沒有工匠,也缺少材料,怎麼可能修建城墻呢。

不過這并沒有難倒司馬楚之,既然修建石頭城墻不現實,那就修建一個土墻吧,于是他便將士兵分成兩個部分,一個部分原地開始和泥,另一部分去砍伐柳條,將柳條和泥土活在一起,就可以快速壘出一個城墻。

在此之外,司馬楚之還下了一個命令,讓所有士兵疑惑不解,那就是在土墻里瘋狂加水,這難道不是在降低城墻的堅硬程度嗎,不過司馬楚之并沒有和大家解釋原因,只是讓大家照做。

那麼司馬楚之的想法是否正確呢?在城墻建造好的第二天,柔然的先頭部隊果然出現了,但他們一到這里就傻了眼,因為在這個荒郊野嶺竟然出現了城墻,這和情報完全不相符,但箭在弦上、不得不服,柔然還是發動了進攻。

如果是一般的土制城墻,柔然還是不怕的,因為很好攀爬,但當他們準備攀爬的時候才發現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因為看似粗糙的城墻上,竟然有大量的冰塊,這些冰塊不但讓城墻變得更加堅硬,讓城墻變得十分光滑,不僅爬不上去,而且連攻城梯也很難搭建。

這時戰士們才知道司馬楚之的用意,如果只是在城墻表面澆水,最多形成一層薄冰,沒有任何用處,但在城墻鑄造期間就澆入大量的水,相當于整個城墻全部結冰, 只要冬天不結束,城墻就會一直保持堅固,即使在戰斗過程中受損,也可以通過澆水讓城墻越來越厚,再加上他們是輜重部隊,可以毫無顧忌的和柔然打消耗戰。

經過幾次進攻,柔然發現始終無法克服城墻的問題,最終只能遺憾的離開,而司馬楚之這一戰,幾乎沒有任何損失。

除了幾個輕傷的士兵,沒有任何傷亡,不僅如此,司馬楚之成功保護糧草后,也讓北魏大軍有了充足的補給,成為了北魏大破柔然的基礎。而司馬楚之也憑借這一次功績獲得了封賞,不僅成為了北魏的駙馬,還成為了北魏的瑯邪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