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林沖、楊志還冤的梁山好漢:能戰平呼延灼,卻被宋江打壓入地煞

提起《水滸傳》,大概人們腦子里第一時間響起的,是劉歡那首膾炙人口的「好漢歌」, 是「大河向東流啊,天上的星星參北斗啊!」。

梁上好漢108將,個個經歷不凡,頭角崢嶸,演繹了一出出精彩的故事,讓人們嘖嘖稱嘆。

其中有位叫孫立的梁山好漢,花名為地勇星病尉遲,他武力超群、義勇雙全,卻在水泊梁山上排位不高。

甚至連36天罡都沒有把他排進去,只被宋江排在了72地煞中第3位次,完全不匹配他的經歷和身份,想弄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就不得不從孫立如何落草梁山說起了。

身不由己,孫提轄棄官劫大獄

要說孫立,本是登州兵馬提轄,無論白道還是黑道,大家都賣他一個面子,因此在登州小有威名,混得還是不錯。

按照他本來的人生軌跡,大概會在體制內慢慢往上爬,不過沒有天大的機遇,終老一生估計也難走到登州的權力高層,但求個富貴終老,兒女滿堂倒也不難。

不曾想,因為一只老虎,徹底改變了他和家人的命運。

當時登州地界出現了一只猛虎,四處殘害獵戶,引起鄉民恐慌。登州府為平息此事,重金懸賞打虎英雄,四方好漢聞風而來,其中就包括解珍、解寶兩兄弟。

這兩兄弟來頭不小,之前是嘯傲山林的登云山土匪,後來山寨被破,兄弟倆流浪江湖,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看到殺虎的懸賞,兄弟倆喜出望外,決定搏一搏。

若能成功獵殺老虎,則不僅能收獲一筆賞金,還能立下響亮的名號,怎麼看都不虧。

于是,兄弟倆風餐露宿、跋山涉水,耗費了很大心血,終于在一處山崖殺死了老虎,不料卻沒布置好,導致虎尸滾下山去,恰好掉入毛太公的一處宅院里。

天降橫財,毛太公自然喜出望外,面對登門討要虎尸的解珍兄弟倆,毛太公心念一轉, 仗著人多勢眾反而污蔑兩人要搶奪他的虎尸,將二人扭送官府打入大牢。

原來,毛太公的女婿在登州府為官,毛家早對高額的賞金垂涎三尺,如今機會降臨,毛家人自然不會放棄。

所以為了騙取賞金,僅僅將解珍兄弟關入大牢還不夠,為保險起見, 他們決定還是斬草除根,讓獄卒暗中殺人滅口。

恰巧,獄中中有個叫樂呵的,是解珍兄弟的姻親,暗中阻擋了毛家的滅口計劃,但他一時也無法救出二人, 只好向他的好友求助,就是孫新顧大嫂夫婦二人。

孫新夫婦也沒有太多辦法,最后只能求到哥哥孫立頭上。孫立本來并不愿出手,但孫新如果鋌而走險去劫大獄。

無論最后成敗與否,都會影響到他的仕途,為了不讓弟弟白白送死,孫新只好一番精心的籌劃之下,安全地救出解珍兄弟, 然后帶著弟弟弟媳連夜逃出登州。

欲投梁山,病尉遲臥底祝家莊

離開登州,沒了去路的孫立,在弟弟和解家兄弟的勸說下,只能投奔水泊梁山。陰差陽錯,走到半路時,一幫人卻恰好撞見了梁山大隊人馬正準備第三次攻打祝家莊。

祝家莊所在的獨龍崗毗鄰梁山,和李家莊、扈家莊一向同氣連枝,向來不服梁山,早就被宋江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正所謂臥榻之側,豈容他鼾。所以在宋江的鼓動下,梁山決定打下獨龍崗。

不料,梁山首戰即告失利,讓宋江大大失了面子。後來梁山用計離間了李家和祝家,二打祝家莊,此時李家選擇了袖手旁觀。

只有扈家前來支援,雖然林沖陣前擒下了扈三娘,但梁山依然攻打失敗,只能退出祝家莊。

孫立等人遇到梁山大軍后,聽聞前兩次攻打失敗后,主動請纓這次由他們兄弟二人先去祝家莊臥底,因為孫立的師兄欒廷玉正好擔任祝家莊的教頭。

宋江最后同意了,并和孫立定下了里應外合攻破祝家莊的計劃。

近莊后,孫立等人雖然被接納了,但暫時還得不到信任,因為幾人來得太巧了,難免讓人懷疑他們的動機。

後來,還是吳用堪破了玄機,于是宋江他派遣石秀帶隊襲擾祝家莊,然后和孫立激斗良久最后被擒下。

此戰之后,孫立的勇猛和武力贏得了祝家莊眾人的贊嘆和欣賞,也讓祝家莊的莊主放下戒備,給予了孫立帶隊防御莊園的機會,從而為之后的失敗埋下了伏筆。

等到約定之日,孫立在內放出之前被擒的石秀、秦明等人,并在后方放火從而擾亂祝家莊的大本營,宋江等率主力在正面猛攻,祝家莊眾人猝不及防。

后只能敗下陣來,最后祝家莊被梁山大軍占領,欒廷玉下落不明,成為懸案。

不管別人怎麼評價孫立,作為登州勢力的小團隊,孫立等人的投名狀交得很完美,至少幫了宋江很大的忙,所以孫立等人上梁山也就是順水推舟的事了。

屈居地煞,地勇星低調保身家

上梁山以后,孫立的勇武和智謀都得到了不俗的表現,在隨后梁山的一系列行動中大放異彩,贏得了眾人的認可。

其中,孫立最為亮眼的一戰就是單鞭戰平後來的五虎將之一——雙鞭呼延灼。

當時的呼延灼還沒有落草梁山,而是跟隨朝廷大軍前來圍剿梁山。呼延灼是北宋名將呼延贊之后,威名赫赫。所以看到呼延灼率領前軍來叫陣。

宋江不敢掉以輕心,派出了秦明、林沖、花榮、扈三娘、孫立五人全力應戰。

其中,林沖和呼延灼大戰五十回合不分勝負,而花榮和扈三娘先后戰勝各自的對手后卻被呼延灼輕松擊敗。

最后還是孫立上陣,手持單鞭與呼延灼大戰四十回合,戰成平手,呼延灼看到戰況不利,也只好鳴金收兵,暫時后退,梁山取得首戰大勝。

而這一戰也奠定了孫立此后的地位,梁山大聚義時,孫立位列第39,比他曾經的小弟解珍、解寶兄弟倆座次還低,有人說他比楊志和林沖還冤,這又是為什麼呢?

後來者分析,大概有兩方面的原因。其一,孫立背叛師兄,有違道上義氣。

要知道,梁山好漢們最信奉的一個理念就是義薄云天,梁山上為兄弟兩肋插刀的人數不勝數,孫立雖然大義上幫了梁山,但小義上有虧。

自然讓眾好漢們看不起他,明里暗里地都對他有所排斥。

其二,孫立抱團取暖,被宋江打壓

后期的梁山,實質上已經是一個復雜的軍事集團,其中派系林立,山頭多多,孫立作為登州系明面上的代表人。

自然會被大統領宋江所排斥,對其暗中打壓,一切都是為了權力的集中的控制。

也許正因為看透了這一切,孫立此后異常低調,一切聽從差遣調令,不再出頭露面,安排什麼任務就按部就班地完成,一切以保全自己為先。

而他曾經的小弟解氏兄弟,則因為宋江的器重,一路敢打敢沖, 最后死在征方臘的途中,而孫家兄弟則得以安全重返登州,最后在老家落葉歸根、得以善終。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