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江河日下?呵呵!張云雷被雪藏?呵呵!郭德綱認慫了?呵呵

近日,一篇關于德云社的文章引發爭議。短短一天,閱讀量高達20萬。

這篇文章

德云社真的江河日下?郭德綱人到中年,開始認慫了?

還有,張云雷被德云社雪藏了嗎?

我只能呵呵。

評價郭德綱的相聲水平與德云社管理水平,本身是兩個層面的問題。

我認為德云社模式走到今天,一路摸著石頭過河,在相聲界既不容易也絕無僅有,管理過程中的洗牌在所難免。

期待郭老師在優化中前進,旁觀者也不必盼著崩析。

老郭

不禁讓人聯想到張云雷。

這兩年,曾經火爆一時的張云雷,似乎淡出了大眾的視線。

于是乎,一些人開始煽風點火,說張云雷被德云社雪藏了,郭德綱把他放棄了云云…

網絡報道

還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直接勸他退出德云社:

網絡報道

7月8日,德云社公布下周節目單,張云雷強勢復出,打破了被雪藏的傳聞。

節目單

所以。

那些黑子們,可以涼快涼快了。

聊聊張云雷。

其實從相聲藝術的角度來說,我個人覺得二爺和九郎這對兒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但是如果單從柳活兒的角度來說,二爺在同輩人當中稱得上是空前絕后了。

九辮

早年間,二爺小時候就是在德云社唱太平歌詞,當時的雅號就是少年太平歌詞老藝術家,后來嗓子倒倉就江湖杳無蹤跡,還真讓人好一陣遺憾。

10年前那場危機之后,二爺才重回視線,一臉青春痘一頭黃毛,說實話,那時候還真不太喜歡那種台風。

陌上人如玉

那時候二爺的嗓子雖然不比小時候那麼脆,但是萬寶曲庫的名號還是有的。

再后來慢慢出鏡率越來越高,才是由衷地佩服這個小角兒。

甭管是歌柳兒、戲柳兒都能信手拈來,這是極為難的。

本人票友三門抱,唯有京劇只能說自己是會聽不會唱的水平,京劇的水比相聲深得多得多。

九辮

其實作為一個老綱絲,我個人覺得二爺是走到了相聲的另一條路上去。

這條路可能更加的偶像化,更加的娛樂化,所以遭受到的非議和坎坷也就更多。

畢竟郭先生也說過,江湖險,人心更險;春冰薄,人心更薄。

笑顏如花

當你成為偶像的時候,你的一舉一動,甚至和你沒啥關系的事兒都會成百上千倍的放大,遠到當年那個為追華仔一家子走火入魔的楊某娟。

近到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肖哥哥227」事件,這些事和演員本身有什麼關系呢?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表演而已,劇情而已,當不得真。

馮遠征當初演家暴的心理變態難道這位老師就真的家暴嗎?李明啟演容嬤嬤難道就喜歡給小姑娘扎針嗎?

獅虎和二爺

演員演出為了塑造角色,努力的融入角色,等到演出結束,還要努力的和角色摘干凈。

說戲如人生,演員分得清,為什麼很多人分不清呢?

或者是明明分的清,卻假裝分不清?

大頭貼

記得二爺在南京剛出事的時候,就有新聞說什麼因情墜橋。

后來辟了謠,到后來因為一段陳年台詞,又把過去的視訊扒出來,有人抓著不放,喊打喊殺,這就是正人君子所為嗎?

我愛京劇,愛相聲,但是對于這個圈子里的一些事真是不敢恭維。

程派是我最愛的一個流派,可是到如今對于程派傳人藝術的爭論也打得和熱窯一樣,我總是不由想起程硯秋先生那句話:人生啊,就是演一場悲劇…

獅虎和二爺

從當年梅蘭芳先生那個時代,到阮玲玉那個時代再到今天。

人情如紙張張薄,世事如棋局局心,看看德云社這些年的風風雨雨,多少感概,恐怕也只有一聲嘆息。

張云雷

談起二爺,談起德云社,我就不由自主地想起程硯秋先生那出《鎖麟囊》:

這才是人生難預料,不想團圓在今朝,回首繁華如夢渺 ,殘生一線付驚濤,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自豪,種福得福如此報,愧我當初贈木桃…

希望二爺專心做自己,自由快樂!

總之,二爺好得很,德云社好得很,黑子們還是洗洗睡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