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皇帝為了方便享樂,發明了「三大方法」,看看哪個最奇葩?

在古代,皇帝被稱為 天子,是需要受萬民愛戴的,他們也是一種絕對化的 最高統治者的符號象征。

被稱為一代明君的,一般平日里更多的時間用于 處理朝政事務

而被后代評價為昏君的,那肯定是吃喝玩樂 不務正業樣樣沒少。但無論是明君還是昏君,都有一個愛好,那就是 寵幸后宮

畢竟皇帝金銀不缺,更不缺 后宮佳麗三千,但奈何妃子眾多,茫茫人海,這有 人間富貴花,那有 鄰家小碧玉

三個絕世美女放在一百個普通美女中,可能還能 一眼鎖定

但上千個美女放在上萬個妃嬪中,可能也只能辨得清眼是眼, 鼻是鼻,嘴是嘴。要說誰美, 問就是都美

為了享樂,皇帝們想出千方百計, 個頂個的奇葩,其中三位皇帝最甚,看看你覺得哪個最奇葩。

唐玄宗的「蝶幸法」

唐玄宗李隆基在歷史上有把他稱作明君,也有把他稱作昏君。身上的稱贊可以 裝幾籮筐,身上的批評也可以 背座大山

前半生是受 百姓愛戴驚才絕絕的少年天子,自從后半生遇到了楊玉環,真就是 一遇紅顏,誤半生

不過在唐玄宗還沒遇到楊玉環之前,也是一個 風流成性、玩性十足的皇帝。

在他的后宮里面,住著 好幾萬的妃嬪以及宮女。

對于皇帝來說,白天 處理政務忙到頭疼,晚上回到后宮有無數排著隊等著被臨幸的美人們,是件 無比幸福的事,但是每天侍寢的妃嬪都是 萬里挑一,誰都喜歡,誰都可以,那選誰呢?

唐玄宗日想夜想,走到后花園,抬頭一看幾只胡蝶緩緩飛到花叢中。

他一拍腦門,發明了「 蝶幸法」。

每日定時定點,太監們召集眾妃嬪到院子里,讓她們頭上 頂著鮮花。這時唐玄宗會放飛手上親手抓的胡蝶,胡蝶 聞著花香飛去,落在誰的頂上,那麼當晚就可以在寢殿等著唐玄宗來寵幸。

晉武帝司馬炎的「羊車法」

史料中記載了一位 風流成性的皇帝,那就是晉武帝司馬炎。

此人是位 極其好色的皇帝,要列個開后宮排行榜,晉武帝司馬炎 一定能穩坐前三。他執政期間,不要說后宮三千佳麗了,幾萬都不夠他選的。

想著后宮 秀色可餐的嬪妃們,看著面前 堆積如山冰冷的奏折,司馬炎心思早就飄遠了。腦海中一遍遍過著 美人擺陣圖的司馬炎,選誰呢?

腦洞不怕大,皇帝一呼萬應,什麼 稀奇古怪的法子都有人上趕著陪你玩。因為比起馬車、牛車,司馬炎更喜歡坐羊車,他就發明了「 羊車望幸」法。

這日,司馬炎坐在羊車上,太監拉著羊從各 眼巴巴看著皇帝的妃嬪們門前走過,羊走到哪,司馬炎就寵幸哪位妃子。

可是千千萬萬, 美女如云,有的妃嬪十幾歲入宮,可能人到中年,一輩子連皇帝一只手都沒見到。

要想往上爬,就得在皇帝面前 刷存在感,唯一的辦法就是 侍寢

為了爭得侍寢之后一飛沖天的 一絲生機,妃嬪們也是各使手段,在自己門口 放青草、插竹枝,就為了讓羊被這些吸引而停在自己門口,這都不在話下。

更有妃嬪一動小腦袋瓜子,知道羊對鹽感興趣,便在那些青草竹葉上 撒鹽水,這樣羊兒就走不動了。

清代的「翻牌法」

清朝時期,王朝已近 強弩之末,皇帝也不像前面幾個朝代的那麼會玩,畢竟人只有滿足了物質世界,才會有更多的 閑情逸致去享樂。

不同于前兩個皇帝的「 開盲盒」大法,清朝的皇帝發明了「 翻牌法」,不需要騎羊車,不需要飛胡蝶,更不用自己親自上門。

太監們只需要在皇帝用完晚膳的休息之余,將 綠頭牌端來,上面寫著所有妃嬪的名字。

皇帝想要誰侍寢,就讓誰侍寢,要是皇帝心里有個 白月光,天天翻她牌子也沒人敢說什麼。

不過皇帝也是個 高危職業,雖然擁有著 生殺大權,誰生誰死也就是皇帝一句話的事。

平日里可以有 帶刀侍衛寸步不離守著,但千防萬防 防不了床榻之人,隨便翻開史書, 被妃子暗殺的皇帝案件也是數不勝數。

所以清朝的妃子在被選中侍寢的時候,需要 沐浴凈身,太監們再抬著 裹在被子里的妃嬪送往皇帝的寢宮,以求最大化保證皇帝的安全。

這些奇葩的玩法都是皇帝們的 小腦洞,也算是皇帝與妃嬪們之間的情趣。

當然說「情趣」也 不完全對等。在這個 父權制朝代,這些女人要想在男人 主宰的世界生存下來,免不了使用些小伎倆。

在這個封建社會,她們做不了 仕官,入不了 朝堂,當不來 武則天

她們空有一身 好皮囊,但是對于 貪圖美色的皇帝又恰恰有其好處。簡直是 可悲可嘆可惜又可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