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一哥」岳云鵬走到今天,孫越的功勞有多大?

2015年,岳云鵬與搭檔孫越第二次登台春晚表演了相聲《我忍不了》,

岳云鵬萌賤萌賤的表演風格顛覆了人們對相聲的固有認知,無比洗腦的神曲《五環之歌》更是讓他在一夜之間火遍全國。

隨后,岳云鵬和搭檔孫越多次登上央視春晚的舞台,名氣越來越大,岳云鵬也成為了德云社的「一哥」。

岳云鵬能從一個一沒底子二沒天賦的農村窮小子成長為德云社的台柱子,除了師父郭德綱的力捧之外,還離不開一個人的幫助,

可以說如果沒有他,岳云鵬很難達到如今的高度,那就是他的搭檔孫越。

提起孫越,許多人對他的印象就是一個老實憨厚的大胖子,站在思維跳脫,耍賤賣萌的岳云鵬身邊,顯得似乎沒有那麼耀眼。

可就是這樣一個看似不起眼的大胖子,卻和郭德綱同一輩份,稱兄道弟,有著自己的獨立工作室,也正是他將備受排擠的岳云鵬帶上了事業的高峰。

那麼孫越為何能在德云社中有如此高的地位呢?

他是如何讓岳云鵬脫穎而出,登上春晚的舞台?

01 出身名門,天賦異稟

1979年,孫越出生于北京西城區,他的父母都是高學歷知識分子,其舅爺爺是著名相聲藝術家李文華,

生長在這樣的藝術世家中,孫越從小就對曲藝有著濃厚的興趣。

在孫越七歲的時候,他就可以口齒清晰地說出一大段相聲來,這樣優秀的天賦讓他的父母喜出望外,將他送到北京的相聲培訓班中進行長達七年的學習。

彼時的戲曲,相聲等傳統文娛行業日漸蕭條,前景渺茫,孫越雖有很高的天賦和優秀的基礎,但他的家人可以接受他的這一愛好,并不支持他以此謀生。

就這樣,孫越沒有直接踏入相聲行業,他報考了北京園林學校,畢業后被分配到北京動物園養大象,長頸鹿等動物,

這也是岳云鵬「孫越養了十年大象,結果大象越養越瘦,他卻越來越胖」的包袱由來。

孫越當起了飼養員,可他并不喜歡這一份工作,他的內心仍然渴望成為一名相聲演員。

于是他就在下班后到小劇場,廟會,茶館等地方說相聲。

孫越的相聲講的十分精彩,經常能逗得台下觀眾喝彩連連,笑聲不斷。

可有一位很特別的觀眾,他經常來看孫越等人的相聲,卻常常面色凝重,在輕松歡樂的氛圍中顯得格格不入。

幾次下來后,孫越覺得可能對方不滿意自己的相聲水平,便虛心向那人請教緣故,這人正是三上北京的郭德綱。

郭德綱前兩次進京,都以失敗告終,這讓他的一腔熱血漸漸平息,開始變得迷茫起來。

偶然間,他在小茶館見到孫越等人表演相聲,看到這幫稚嫩的孩子說「老活」,這讓郭德綱感動之余,也不由得對相聲行業的落寞感到悲哀。

兩人都是相聲的忠實愛好者,在見識到郭德綱的表演后,孫越震驚不已,誠摯地邀請郭德綱一同登台表演,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兩人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合作后,郭德綱重拾信心,開始創立北京相聲大會,

而孫越此時已經建立了自己的相聲社團「藝馨社」,兩人只得分道揚鑣,各自追逐夢想。

02 為報知遇之恩,加入德云社

藝馨社的創立讓孫越仿佛找到了歸宿,他終于可以投身自己熱愛的行業了。

可成功哪有那麼簡單,藝馨社的發展并不順利,孫越等人舉步維艱,全靠對相聲的熱愛才能勉強支撐。

而當初和他同台演出的老大哥郭德綱,則是成功地在北京闖出了自己的天地,他的北京相聲大會改名為德云社,生意十分紅火。

2009年,就在孫越等人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郭德綱找到了孫越,想要讓他臨時幫忙頂個場,搭檔自己力捧的新人岳云鵬。

岳云鵬雖然被郭德綱力捧,但一直沒能找到自己的穩定的搭檔,原因就是他的表演風格太過跳脫,許多捧哏都沒法與他產生很好的配合,

郭德綱對此發愁不已,便想起了台風穩健,技術過硬的孫越。

孫越一口答應了下來,沒想到從未合作過的兩人十分融洽,岳云鵬每次拋出的包袱都能被孫越穩穩接住,就像是合作多年的老搭檔一般默契十足。

演出結束后,孫越迫很焦急地問郭德綱的老婆王惠結款,郭德綱這才得知孫越和他的同伴們已經快支撐不住了,

于是郭德綱便向這位老朋友拋出了橄欖枝,邀請他加入德云社。

孫越聽完并沒有直接答應,而是面帶憂愁地說道:「哥,我過來沒問題,但我還有那十幾個師兄弟呢,我撤了他們不更完了嗎?」

郭德綱被孫越這種義氣所感動,當即爽快地表示,只要孫越肯來,他把孫越那幫人全收了。

就這樣孫越帶著藝馨社并入了德云社,成為了德云社的成員。

03 岳云鵬的貴人,相輔相成

成名之前的岳云鵬并不像現如今這般風光,相反的是,他的前半生是十分凄慘的。

岳云鵬出生在河南,兄弟姐妹比較多,家庭條件也很差,因此岳云鵬在國中時就輟學外出打工了。

他跟隨五姐到北京打工,初到北京,一沒學歷二沒技術的他到了一家工廠做保安,一個月工資僅有300元。

因為年幼,岳云鵬總在執勤的時候打盹被罰錢,一個月下來不僅一分錢沒發還反欠公司30元。

為了能活下去,他只能再去各種飯店端盤子當服務員,工資低是低了點,好歹能填飽肚子。

在一家炸醬面館做服務員時,岳云鵬遇到了年紀相仿的孔云龍,兩人很快成為了好朋友。

在招攬客人時,兩人時不時會來一段即興雙簧,這引起了面館常客趙鐵群的注意,趙鐵群平日里喜歡聽相聲,

看這倆小伙子有很強的表演欲望,便提出可以介紹他們去跟郭德綱學相聲。

兩人一合計,與其在面館打雜,還不如去學一門手藝,便跟著趙鐵群去見了郭德綱。

郭德綱見朋友拉來兩個啥都不會的毛頭小子,便將兩人收下到劇場打雜,跟著台上自學相聲。

岳云鵬文化水平低,普通話也不標準,因此屬于徒弟中「最笨的那個」,

其他師兄弟都陸續學有所成,開始在台上一展風采的時候,岳云鵬只能默默地在后台掃地。

郭德綱有意栽培他,讓他上台演出,可沒見過大場面的岳云鵬看著台下黑壓壓的人群,緊張地連詞都說不明白了,沒說三分鐘就被觀眾罵下了台。

2009年,德云社到河南演出,郭德綱再次給了岳云鵬上場的機會,

這一次讓他與當紅的曹云金搭檔,一來是磨煉他的技術,二來是為了讓他在父老鄉親們面前表現一下。

得到這個寶貴機會的岳云鵬很是興奮,在演出時作了許多表情表現自己,

不料這一行為被同台演出的曹云金視為「搶風頭」,曹云金當場掐住了岳云鵬的脖子,從台前扭打到台后。

其實在此之前,岳云鵬就受到了許多人的排擠和孤立,

這件事發生之后,更是有不少人都聯名提出岳云鵬沒有天賦,就連掃地都掃不好,讓郭德綱把岳云鵬開除得了。

可郭德綱卻始終沒有答應,他見眾人越來越不待見岳云鵬,便特意開了一次會,

語重心長地說道:「我就是讓他掃一輩子地,也不會趕走他,你們忍心看著這孩子回家種地嗎?」

即便岳云鵬基礎很差,可郭德綱始終沒有放棄他。

漸漸地,岳云鵬開始磨練出了自己的表演風格,開始成為一名合格的相聲演員。

2010年,何云偉,曹云金,劉云天等人相繼退出德云社,這些核心成員的突然退出讓德云社的事業一下子陷入了谷底。

在這種困境下,是岳云鵬挺身而出,扛起了德云社的大旗。

他賣萌耍賤的表演風格突然走紅,大受觀眾喜愛,逐漸帶著德云社走出了困境,

郭德綱也下定決心要捧紅岳云鵬,讓外界知道德云社離開那些人也不是活不了。

為了能配合岳云鵬特殊的表演風格,郭德綱請來了孫越和他做搭檔,

早期的岳云鵬表演雖然有趣,但內容卻有一點低俗,局限于屎尿屁和葷段子之流。

兩人合作一段時間后,孫越有點受不了他的這種風格了,嚴厲地對岳云鵬說道:「你再這樣下去,咱倆就別搭檔了,你的這些表演能逗笑觀眾,但根本到不了更高級的舞台!」

岳云鵬虛心接受了孫越的批評,開始調整了自己的表演風格,逐漸形成了現如今被大家熟知的「萌賤」風,

既能逗笑觀眾,又不顯得低俗不堪,這也是后來兩人能夠登上春晚舞台的重要原因。

岳云鵬在台上總調侃孫越為「師豬」,但在台下還是得恭恭敬敬地喊一聲「師叔」,

岳云鵬的相聲基礎并不牢固,每次表演后,孫越總是會耐心指出岳云鵬的不足之處。

表演相聲《當行論》時,原台詞是戲班伙計,因家里母親病重去當鋪當鐃鈸,卻被當鋪伙計認成了救火用的銅草帽,

岳云鵬嘴瓢說成了旅行用的銅草帽,而這一句應該是第二天去當鋪的台詞。

這種小錯誤一般觀眾是看不出的,但在內行眼中就是自己「刨活」了,

孫越當即指出了錯誤,岳云鵬靠著「賤」圓了回去,

在講到第二天「旅行用的小皮鼓盆」時,孫越嗆一句:「你昨天就說是旅行用的」,這一現創的包袱贏得了滿堂哄笑。

岳云鵬在台上十分放得開,思維跳脫,熟悉他的觀眾會發現他經常講著講著就有點跑題了,

這個時候孫越就會穩穩接住岳云鵬拋出的包袱,巧妙將話題重新引回來。

在岳云鵬走紅之后,許多娛樂圈導演找上門來合作,岳云鵬參演了幾部電影的配角,演技在線,效果都還不錯。

于是,一位和郭德綱私交甚好的投資人便邀請岳云鵬擔任自己電影的主演。

之前定好的導演見主演和劇本都如此不靠譜,一氣之下竟直接辭去了工作,最后還是郭德綱請來了一名導演。

孫越很有遠見地勸岳云鵬放棄:「咱不是吃這碗飯的,全靠人氣撐著,當配菜可以,做成主菜就有點強人所難了。」

后來果然不出其所料,這部《瘋岳撬佳人》電影票房雖然靠著岳云鵬瘋狂吸金能力沒有虧損,但評分實在慘不忍睹,

岳云鵬沒能演出主角的感覺,表演十分拘謹,口碑一跌再跌。

岳云鵬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他的忠厚老實,知恩圖報。

他火了之后,無數次提起自己的師父都是眼含熱淚,感激不盡。

對亦師亦友的孫越,他更是直言:「我做過一個噩夢,到了舞台上發現孫越不見了,我特別害怕......」,

坦言自己能走紅是運氣為主,特別感謝師父和搭檔孫越的信任與幫助。

岳云鵬能夠成功,除了師父郭德綱的苦心栽培外,離不開搭檔孫越的支持,兩人相輔相成,才有了現如今的「黃金搭檔」。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