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時期,各方勢力都打成了一鍋粥,為何卻沒有外族入侵呢?

中國古代歷史中, 北方游牧民族一直是中原文化的巨大威脅之一

早在春秋戰國年間,他們就已經存在。到了漢代,以游牧維持生計的他們更是發展到一定規模, 就連漢高祖劉邦都被圍困在白登山上

如果不是劉邦找人賄賂匈奴單于新寵,漢朝的發展甚至都有可能會受到影響。由此可見,游牧民族的發展和威脅, 遠比人們想象的還要強烈。

那麼到了漢末三國時期,為什麼沒有外族入侵呢?

尤其是《三國演義》之中, 所有參戰的外族,都好像是來中原「打醬油」一樣,還沒發揮出太大實力就被打發回家?

事實上,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主要有以下幾方面的原因,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點還是在于, 當時鎮守漢朝邊疆的大將,可不是個好相與的角色

犯我大漢者,雖遠必誅

自漢朝提出與匈奴和親以保證國家穩定發展以后,漢朝上下一直憋著一股勁。

身為中原大國,卻想著如何討好別人,維持自身的發展,這讓漢朝上至皇帝、下至百姓, 渾身都不得勁

至漢武帝時期,這種屈辱更是讓人迫不及待地想要洗刷。為此, 漢武帝厲兵秣馬,整頓國家,力求用武力征服匈奴

時至公元前119年, 大將衛青以及霍去病兩人出擊匈奴

且不談衛青率領漢軍正面擊敗匈奴大軍,就霍去病年僅19歲時, 兩次指揮河西之戰,殲滅并招降匈奴十萬眾,就讓匈奴人從此不敢小覷漢朝。

在彼時的匈奴人看來,漢朝已經完全變換了另一個模樣。 想要挑戰這樣強大的國家,也根本就不現實

自那以后,匈奴人一直變得十分老實, 即便心有不甘也沒啥用,主力大軍都被漢朝軍隊打沒了,參與的匈奴族人想要光復游牧民族的興盛,實在有些勉強。

至于后續的其他民族,雖然在匈奴離開以后,有了一定的發展空間, 可奈何當時漢朝邊疆大將們時不時地就跑道草原上「刷經驗」,這真是讓他們一點脾氣也沒有。

因此,到了三國時期, 外族基本上都被打得元氣大傷,漢朝內部無論打得多麼激烈,他們都根本無法參與。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這就好比現如今排名前列的世界強國相互交戰, 一些小國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想參與也沒關系,只是以舉國之力投入戰場,最終被別人輕而易舉的殲滅,的確有些不劃算。

更重要的是, 彼時犯我大漢者,雖遠必誅成為每一個漢人骨子里的認知。三國怎麼打都沒關系,這是自家人的事情。可如果胡人敢插手進來,那就必須怪不得漢人一致對外了。

面對如此「狡猾」的漢人, 外族有心無力、有心無膽,只能老老實實守好自己一畝三分地。想要插手三國?算了,還是老老實實發展自身最好。

在這樣的情況下,外族自然只能靠得遠遠的,根本不可能繼續對三國爭霸指手畫腳。 一直等到后來西晉內部發生八王之亂以后,沉寂了數百年的胡人才終于積蓄了一定的能力。

只不過彼時外族之所以能夠南下中原, 其主要原因也在于晉朝邊境對胡人的主動吸收,給了他們南下的機會。否則漢人一直對外,也不至于五胡亂中華的悲慘發生。

三國時期對外族的打壓和吸收

其次就是三國前期, 北方諸多割據實力對外族的打壓和吸收

《三國演義》中,曹操曾如此評價袁紹: 「干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忘命」,這實在算不上什麼好話。而掌控幽州地區的公孫瓚,也沒有被曹操高看。

可這兩個人在真實歷史上, 卻是實實在在的將外族打壓得喘不過氣來

以袁紹為例, 用恩威并濟的方式收復烏恒,讓這一族在自己大后方不敢有任何小動作。等到官渡之戰結束以后,袁尚、袁熙為什麼能夠投奔烏恒,原因就在這里。

公孫瓚也同樣如此,彼時幽州之外有鮮卑、高麗等一眾外族, 但和袁紹較量的過程之中,公孫瓚依舊能夠將這兩個部落民族死死壓制

由此可見,這些外族倒是想參與三國之間的紛爭, 可他們連第一關都過不了,又怎麼可能影響到中原內部的競爭。

等到后來曹操統一中原北方,將青幽并冀司、雍豫兗涼徐十個州全部占據以后,更是進一步對北方外族進行打壓。原本袁紹、公孫度還比較好說話, 可曹操一來直接讓他們在臣服和滅亡中做出選擇

無奈之下,烏恒、高麗、鮮卑等一種外族只好投降, 曹操的舉措讓外族問題徹底解決

面對如此不講道理的曹操,這些外族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咬碎牙和血吞。

至于南方的外族,那就更不用提。諸葛亮七擒孟獲,讓蜀國南部的外族心服口服。雖然《三國演義》的描述過于神話諸葛亮, 但他攻心為上、攻城為下的方針確實沒有變化

而東吳集團則在盤踞江東之時, 也對山越地區持續不斷地發動進攻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孫權都沒想著對山越地區趕盡殺絕, 結果山越主動爆發叛亂,強烈要求和孫權掰掰手腕。無奈之下,孫權只好安排賀齊、蔣欽等將領平叛。

盡管過程比較緩慢,但最終的效果也十分明顯,這些外族再也沒有對東吳的統治構成影響。

至此, 中原之外的所有外族都只能干瞪眼,看著三國打得異常激烈,卻不敢有任何小動作。

特別是赤壁之戰期間,曹操為什麼能夠對外號稱八十三萬大軍進攻孫劉聯軍? 其實說白了就是沒有把北方外族放在眼里面

倘若換一個更加孱弱的中原執政王朝,如此數量的軍隊離開北方,外族不可能不動心。

鎮守邊疆的田豫

當然,要說曹操對外族一點防備都沒有,也不太現實。

除去曹操本人生性多疑之外,另一個原因就在于「非我族內、其心必異」。可為何曹操依舊如此大膽? 關鍵就是當時鎮守漢朝邊境的大將田豫,幾乎讓所有外族都吃了大虧

對于外族人來說,只要田豫還在漢朝邊境,那曹操無論調走多少兵馬, 他們都很難攻破田豫的防線

到了那個時候,好處一點沒撈著,結果被漢朝大軍追著打,那就太不劃算了。

《三國志·田豫傳》中曾記載, 田豫原本是公孫瓚陣營中的人。當初劉備帶著關羽、張飛兩人一同投奔公孫瓚的時候,田豫還經常和關羽一同討論兵法。

劉備倒是想把田豫挖走, 只是當時劉備的個人實力的確讓人不放心,所以田豫仍然選擇了留在公孫瓚身邊。

到后來袁紹擊敗公孫瓚,曹操又擊敗袁紹以后, 在幽州地區逗留的田豫被曹操挖掘出來替他鎮守邊疆。對于曹操的看重,田豫頗有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豪氣。

為此,他專門向曹操建議如何應對烏恒、鮮卑等北方游牧民族。 甚至對每一個民族的不同作戰方式,田豫都專門做出了講解。常年和外族人打交道,田豫絕對算得上最了解他們的人。

看到田豫如此出眾的才能,曹操也明白。帶他南下和孫劉聯軍打仗, 那就純粹是明珠暗投。只有讓他鎮守北部邊境,才能讓北方游牧民族無法更進一步。

而田豫也果然沒有辜負曹操的期望,在面對這些游牧民族的時候,他不僅成功堅守防御, 甚至還以劣勢兵力主動出擊,重創鮮卑、烏恒等部族

所以三國亂戰之時,還真不是外族不想攻擊中原。南方外族暫且不談,因為實力弱小, 他們的影響力始終有限。可北方部族不一樣,盡管實力強大,卻依舊無法攻破田豫的防御,還被田豫追著打。

中原王朝即便打得如此膠著,也依舊保持如此強悍的戰斗力,這和開掛一樣,讓外族怎麼參與進來。

而除去田豫之外,漢朝北部邊境抵御外族的大將還有很多。他們或許沒有田豫這麼出名, 但在面對北方游牧民族的時候,往往都能打得有來有回

經歷多次失敗以后,這些外族也不得不認清現實, 選擇向漢朝的諸侯實力們妥協

等到后來曹丕建立魏國,中原北部的軍事力量再上一個台階,他們的機會也就變得越來越小。

結語

天下熙熙、皆為利往;天下攘攘,皆為利去。

游牧民族對中原的侵略和野心,從來沒有停止過。

甚至就連中國最后一個封建王朝,前身都是北方游牧民族。這完全可以看出外族的野心,遠比人們想象的還要大。

只要他們找到機會, 就絕不會放過對更加繁華的中原文化展開入侵,并趁機吸收中原知識。

好在三國時期, 諸侯軍閥們雖然混戰不休,但依舊保持一致對外,這才守住了陣地。而像田豫這樣的大將,更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他們,讓外族十分頭疼。

至于后來的五胡亂中華,那畢竟是中原文化最衰弱的階段之一,這才給了他們機會。可五胡亂中華后期, 武悼天王冉閔的《殺胡令》一出,胡人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