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金朋友:別處辭職叫跳槽,德云社辭職叫叛徒?郭德綱不講武德

最近,有個自稱是「曹云金朋友」的人,不停地私信我,要跟我交流,話題無非是那些關于退社或者在德云社很倒霉一退出就變成叛徒之類的話。

在這里我單開一篇說一下我自己的看法,此后再也不提,也不會回這類話題了。

德云社早年

「曹云金何云偉之流就是叛徒,我希望他們永遠都吃不飽,他們對不起老郭……」

這麼說的朋友,可以看得出是真心喜歡德云社喜歡郭德綱,但是想法未免太偏激了。

咱們不能因為一個人犯了一個錯就去否定他這個人。

汪精衛雖然是大漢奸,但是在他年輕時參加「同盟會」的時候,還密謀「刺殺」晚清堅定的保皇守舊派攝政王載灃。

因為事情泄漏被捕,他還在獄中寫下了「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的壯語,在「武昌起義」之前激勵了很多仁人志士。

老照片

所以。

人的心態會隨著地位的變化而變化。

說何曹等人可惜,一方面是因為他沒有堅持住中國道德里最基本的一些東西,另一方面來說如果他們能堅持住的話,以他們的天分成就說不定會比現在更高。

也許能給我們來帶更多全新的作品,給相聲帶來更多全新的氣息。

當年情

來自「曹云金朋友」的吐槽:

「金子在德云社工作真倒霉!別的地方辭職叫跳槽,這里辭職就叫叛徒?一群人上趕著謾罵,罵了多少年了?有完沒完?郭德綱可真行!不講武德……」

對此,我想說,每個人心里都有一本賬,他和何云偉的退出,以人性和利益來說無可厚非!我覺得在這里掙得少了我就走,我為什麼要在這里跟你干耗著?

但是關注點就在這里了。

如果當年刑文昭李文山老先生退出,我不會說他們是叛徒,高峰高老板鄭好鄭喜定老師退出,我會說他們是跳槽,為什麼?

首先你要明白什麼叫學徒什麼叫兒徒!

網絡截圖

什麼叫學徒?

在過去相聲跟木匠瓦匠一樣都叫手藝人,家長把孩子送到你這里學手藝,三年學徒兩年效力!

學徒的時間里,師傅只需要管你吃住,一分錢都不給你,店里所有的臟活累活、給師傅搓澡捶背點煙低茶、買菜做飯看孩子都是學徒必須做的。

早年

那時候,比如一個木匠覺得店里忙活不過來,不會是招個人來打工,而是直接找個學徒來干活,因為學徒就是免費的小工,還比小工聽話。

師傅什麼都不用負責,比如說相聲的學徒,師傅根本不會去教你,你就在師傅說相聲的時候自己在一邊聽,連續聽上個幾個月一年之后,師傅會問上一句:

「你聽會什麼了?」

這時,你就得趕緊把自己聽會的一點說給師傅聽。如果師傅不滿意,一句指導都不會有,只會告訴你:

「繼續聽!別偷懶!」

你就只能繼續掃地干雜活。

金子近照

如果是搭班來的人不滿意還可以還嘴,學徒不行,你是學能耐來的,你敢還嘴,師傅就不教給你了,直接把你趕回家!

什麼都沒學到白干了幾年活不說,加上還得帶著禮物上門賠禮道歉。

否則你在這行的名聲就臭了,這一片所有說相聲的都知道哪哪有個小孩學藝不是材料、干活偷懶還頂嘴,你這輩子都不會學到說相聲這門手藝。

老郭狠心開除師門

什麼叫兒徒?

家長不是把孩子送到你這,是把孩子托付給你了。

學徒是直接送到店里就算了,如果收兒徒是需要立字據的,從此算老師的半個兒子,就算老師把你打「死」了也是活該。

兒徒的吃穿住行到結婚生孩子所有的一切老師都要管,日后老師去世了兒徒是要跟兒子一樣打幡抱罐的。

因為兒徒是老師要傾囊相授你讓給他往下傳承這門手藝的。

這就是為什麼有的地方學徒管老師叫師傅,兒徒卻管老師叫師父的原因。

老郭多傷心

老郭對何和曹的照顧有目共睹,從授藝來說,當時后台所有云字輩的徒弟里(雖然早期并沒有正式拜師給字),其他所有人受到老郭指點的活和次數加起來都不如何、曹里隨便一個人受到的多!

就算到了后來,何云偉越來越浮躁,鬧得越來越厲害,老郭還是因為他是大徒弟要給他樹立威信,所以一直偏向他。

老郭寵愛

從生活上說,曹何跟老郭學藝之后家里幾乎不怎麼管了,吃穿住行哪樣不是老郭和王惠給他們操心的?

換季了,給他們買衣服,想吃什麼了,王惠給他們做!

樸實的師娘

哪怕后來分開住了,他倆提一句想吃什麼什麼了,王惠也是做好了包得嚴嚴實實給他們送過去。

給他們找住的地方,生病難受了老郭兩口子給買藥看護,對親兒子也就如此了。

要知道當時老郭的經濟情況還非常差,一場相聲台下十來個觀眾是經常的事!

那會老郭除了要給劇場水電費場租,還要負責后台其他演員的工資,自己平時輕易都不舍得吃肉。

憑良心說,老郭和王惠對徒弟們真是比親兒子還好。

郭王夫婦

由曹云金何云偉再聯想一下其他人。

李菁本來默默無聞,老郭和張先生讓他做創始人之一,就是為了給他提一提輩分盡量留住他。

李菁相聲功底不行,活不好,老郭就想盡辦法給他在自己的作品里建立了一個說話慢慢騰騰,開口就太刺激了的喜劇形象,既然你的作品沒法讓人記住你,那我就讓他們從我的作品里記住你。

憑良心說,有多少人是因為老郭的相聲才知道記住并且喜歡上了李菁的?

如果老郭把對李菁的這份心,用在高峰和孔云龍身上,那麼高老板和孔老楞是不是早就紅了?

德云社火了,大家都變了

徐德亮心高氣傲,那會了解過德云社的都知道,一個月最多不過去個三五次,過冬了穿得邋遢,還是老郭拉著他給他從上到下買了一身新的。

他自己的作品比較無聊,靠老郭在自己的活里給他設計了一個「流氓沒溜」的形象才讓人記住了他。

真搞不懂怎麼一下子自己就覺得自己也是創始人元老的身份了?

徐德亮

退出就退出,君子不出惡語也就罷了。

老郭不說對你有恩,最起碼也是在你饑餓貧寒時帶你吃飯,退出了回頭就罵娘,讓人不齒。

暗諷郭德綱是狗皇帝

還有王文林。

王先生在進入德云社之前給人打小工給在功底賣便當,自己生活都有問題,在老郭和張先生拉他入社之后,才過上了衣食無憂的生活。

老先生還算厚道,退出后沒怎麼說過老郭的壞話。算不上有藝無德,只能說是一追名逐利的俗人罷了。

徐王

郭德綱后來聊到王文林,眼光里有淚花,講的也都是以前說相聲不掙錢的日子。

看得出,老郭還是非常感慨的。

老郭回憶

總之,什麼子無情,戲子無義,天天掛在嘴邊上就不當回事了。

何云偉能說《姚家井》,曹云金能說《大隋唐》,李菁能講《肖飛買藥》,徐德亮能唱《鞭打蘆花》。

也許是近些年社會價值觀有點歪曲,但法理可恕,道德難容!

如今的金子

最后,再回復一下「曹云金朋友」:

如果曹云金,包括何云偉李菁在當年八月風波前一天退出,我不會有二話。

畢竟人各有志不可強求,畢竟都得活著,都想過得好一點。

但在師父和德云社落難時離開,甚至離開以后,一個稱呼師父為「郭綱」,一個發6000字作文抨擊、揭短、反目成仇,人品如何大家自有判斷。

只能說,任何辯解都是蒼白無力的。

分開就分開了,再講誰對誰錯都沒有意義了,祝他們都好吧。

尤其是曹云金:

記住相聲才是你的根兒,可別浪費了老郭當年對你的苦心栽培,以及祖師爺賞給你的天賦。

老郭的胸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