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被嘲諷后寫了首罵人詩,無一個臟字,沒點知識還以為是在夸你

入門見嫉,蛾眉不肯讓人;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主。

如果僅從這一句話來進行判斷,相信不少人都很難分清,這句話究竟是不是在罵人?或許是在訴說一位女子 悲涼的人生境遇

或許在她的身上,還有很多 不為人知的凄慘?普通人罵人,往往都是 直來直去,心里不爽直說便是,可 文人罵人卻不一樣, 拐彎抹角地說出心中所想,還得讓人琢磨半天。

若是遇到一些 難纏無賴的人,無論怎麼罵,都 不予理會,那就沒了意思。

棋逢對手的前提,是對方得坐到棋盤對面,若是連桌子都掀了,誰都討不了好。好在古人對顏面更加看重, 以文引之,以文擊之。

像唐朝大詩人 李白,在被人嘲諷后,還曾專門寫了一首 罵人詩,全文沒一個臟字,讓人搞不懂他到底有沒有在罵人。

《嘲魯儒》

魯叟談五經,白髮死章句。問以經濟策,茫如墜煙霧。足著遠游履,手戴方山巾。緩步從直道,未行先起塵。秦家丞相府,不重褒衣人。 君非叔孫通,與我本殊倫。時事且未達,歸耕汶水濱。

這首詩名為 《嘲魯儒》,是李白在皇宮之中不被重用、云游東魯一帶被嘲諷之后,專門為嘲諷他的那些儒生們所作的一首詩。

當時李白被原宰相 許圉師,推舉到 唐玄宗身邊,卻并未得到重用,再加上 高力士,將所有奏折全部攔下后,開始 自暴自棄四處云游。

本就心情不好的他,又被儒生們嘲諷, 只懂作詩,不懂治國良策,李白怎麼可能忍得了。

于是以詩歌回擊,嘲諷儒生們只會讀死書,死讀書,對政務 一竅不通。

用現代話來說就是,你們這群人啥也不知道,非要 指點兩句,顯擺自己的 文化底蘊。可其中嘲諷之意,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主要可分三個層面來看。首先是前四句,意思也就是說儒生們 讀了一輩子書,讀得白髮蒼蒼后,卻不懂如何治理國家、處理時務。

每當別人問起相關問題,就好像 如墜云霧,這書讀得再多,又有什麼用呢?

其次,則是后面幾句,以 秦始皇宰相李斯建議,沒收儒家之書為例,嘲諷他們別說讀不懂書,就連所讀的書籍都是錯的。

倘若儒家學說中的書籍,能夠 治國興邦,李斯又為何將他們全部毀掉呢?甚至如果反抗的話,還會被拉去修長城。

讀這樣的書,如同奴役一般,那為什麼還要讀,甚至引以為傲

最后,則是「 時事且未達,歸耕汶水濱」這兩句。暗指儒生 奉行儒學,想要效仿 叔孫通,輔助劉邦建國。

可就連你們的先賢叔孫通,都認為儒生 只會讀書,完全不可取,那麼你們還有什麼理由嘲諷我呢?

雖然沒被皇帝重用,但至少能夠寫出治國安邦的策略。可儒生呢? 效仿古書,紙上談兵,豈不是 滑天下之大稽。

通過這樣的方式,李白將一眾儒生嘲諷的顏面掃地。至于作詩還擊?別鬧了,在寫詩這一塊和 詩仙拼正面,與 關公面前耍大刀又有什麼區別?還不如像李白所說,干脆回到老家 汶水邊上種田。

除此以外,古人 言語相譏,分明已經知曉對方言辭嘲諷的情況下,卻完全不清楚其中 典籍出處,那就更加丟人。

古代罵人文化

事實上,想要更加深入了解李白作詩罵人這件事情,首先應該了解古人罵人的基本規則。 直言其名諱,以其親戚為半徑,進行肆意辱罵,是行不通的。

除去嗓門大之外,面子里子全都丟光。要麼罵得有氣勢要麼罵得有文采,否則旁觀者就不會認可。像現如今沖上去亂說一通,純粹就是小兒吵架,毫無營養。

舉個簡單的例子,諸葛亮 舌戰群儒罵王朗的時候,言語中也從來不帶任何臟字。可群儒硬是被諸葛亮說得 啞口無言,王朗也被活生生 罵死,足可以看出他的功力。

不過相較于李白來說,其實諸葛亮更多的是 取巧,前者是他沒選擇和群儒 深入糾纏,后者則是 王朗要面子,事情卻做得不咋地。

在這樣的情況下,諸葛亮取得最終的勝利,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一件事情。

反觀李白《嘲魯儒》, 明確告訴儒生自己的意圖后,還讓儒生們有充足的反應時間,去思考判斷,猜測有無遺漏,實在是 殺人又誅心。

至于開篇第一段話,其實就是駱賓王幫徐敬業寫的 檄文一紙勝千軍萬馬、一言如諸神相助。語言的魅力,可見一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