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于謙:活得通透過得難受?「于氏家族」是一把雙刃劍

世界杯歷史上有一個經典畫面,齊達內頭頂馬特拉齊。

齊達內為什麼在世界杯決賽加時賽上突然失去理智?原因在于馬特拉齊說了一句垃圾話刺激到了他。

馬特拉齊究竟說了什麼?后來網絡曾出現過多個版本,而齊達內則曾在采訪中說過馬特拉齊侮辱了他的家人。

因此,被廣泛認可的版本里,兩人當時的對話是這樣的:

齊達內:你想要我的球衣嗎?(馬特拉齊在防守中多次拉扯齊達內的球衣)

馬特拉齊:比起球衣來,我更想要你的姐姐。(馬特拉齊知道齊達內有一個姐姐)

齊達內轉身,頭頂,紅牌,下場,退役。

雖然齊達內沖冠一怒的做法非常不理智,但他事后卻并沒有被很多人批評,相反馬特拉齊卻坐實了惡棍的名聲。

為什麼要回顧這件事?因為有位網友說了一句戲謔之言:齊達內但凡有德云社于謙十分之一的心理素質,也許那屆世界杯冠軍就是法國隊了。

這就是本文要說的于謙和于氏家族。

于謙老師活得怎麼樣?目前網絡上給他最多的評價大概就是:活得通透。

首先,于謙在德云社錢沒少掙。

據說郭德綱的商演出場費和于謙一直是對半分,這個比例在相聲歷史上并不多見,大部分逗哏和捧哏都是七三分賬甚至八二分賬,只有捧哏名頭比較大的情況下才可能對半。

不管是對半還是七三,以郭德綱的出場費衡量,于謙這些年都沒少掙錢,而且除了這些商演之外,其他影視、綜藝、代言和帶貨等收入也都不低。

可以這麼說,于謙在德云社這些年基本上已經實現多少人夢寐以求的財務自由,和他去德云社之前的收入相比幾乎是天壤之別。

其次,于謙沒有郭德綱那麼多爭議。

說相聲掙錢的時候外界都說郭德綱于謙兩人,但等到發生爭議事件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只有郭德綱,從2006年開始,在郭德綱身上發生過的各種各樣爭議中,于謙基本上都處于超然的地位,最多也就跟著敲點邊鼓,比如揶揄徐德亮王文林那次,其他大部分時候他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狀態。

郭德綱作為德云社當家人,自然錢沒少掙,不過同時他活兒也沒少干事兒也沒少擔,相比之下,于謙除了跟著說相聲掙錢之外,基本上活兒不用干太多事兒也不用擔太多,省心省事。

再次,于謙人脈廣人緣好左右逢源。

郭德綱很紅,但感覺他除了自己家人和徒弟之外,其他的朋友圈都顯得不是那麼自然,多少都有點兒商業互捧的味道。

于謙的朋友圈則顯得自然許多,他和北京曲藝團的老哥們關系一直不錯,在養馬圈、搖滾圈、影視圈和古玩圈都有不同的朋友,看起來更像是有共同愛好的同道中人。

所以,不論德云社和郭德綱走紅還是陷入爭議,于謙始終是口碑不變的那個人,人設比較牢固,想翻車都難。

能掙錢,人緣好,不惹事,事兒也不惹他,按理說,說于謙老師活得通透肯定沒有什麼問題,可為什麼標題里說他過得難受呢?

在這里就不得不說一下于謙身上的那把雙刃劍,于氏家族。

先說一件小事,實不相瞞,在某些地方,筆者和具俊曄有些相像,那就是光頭造型。留光頭時間久了,什麼「燈泡」、「省電」和「刺眼」等戲謔之詞都遇到過,早已經沒有任何不適,哪怕現在又多了一個「鹵蛋」。

但是,有一天去參加孩子學校活動,回來后兒子很不高興,問半天才知道,有幾個同學對他說:你爸是光頭強。

嗨,多大點事兒,光頭強就光頭強吧,總比熊二好聽。但兒子不答應:我就是不想聽他們說你是光頭強。

對于有些事兒,成年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比較強,孩子未必。自己的承受能力比較強,自己的親人未必。

回到文章開頭,馬特拉齊用惡俗語言調侃齊達內的姐姐,雖然齊達內是成年人,場合又是關系國家榮譽和集體榮譽的世界杯決賽,但他依然不能忍。

這件事還有另外一個版本,讓齊達內生氣的原因是馬特拉齊說齊達內是意大利人的狗。大多數人不太相信這個版本,如果馬特拉齊罵齊達內本人,哪怕再難聽點,估計齊達內都不會急眼,男人之間互相罵句臟話真不算什麼,但罵對方的女性家屬是不行的,所以齊達內會急眼,這更符合人之常情。

于謙和郭德綱的合作時間跨度有近二十年,在合作前期兩人的相聲還是比較正常的,郭德綱砸掛于謙也基本上屬于相聲正常范圍,比如于謙的父親王老爺子,于謙的岳父是蒙古海軍司令,于謙的三大愛好抽煙喝酒燙頭等等,這些砸掛不僅無傷大雅還很逗樂,至今仍然被網友津津樂道。

但是,郭德綱創作能力匱乏之后,他和于謙的相聲就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其中三俗的內容占了相當大的比例,而三俗的內容偏偏又基本上都圍繞著于謙和他背后的「于氏家族」,尤其是于氏家族中的女性成員。

以筆者聽到的幾段相聲為例,中間涉及到的于氏家族相當全面。

于謙父親到吉林「賣身」和「賣屁股」。

于謙媳婦和郭德綱有一腿。

于謙的母親解開衣裳招呼于謙班主任和校長過來吃奶。

于謙的兒子叫郭小寶。

等等吧,如果有心人去扒一扒郭德綱于謙近些年的相聲,關于于氏家族的葷段子可謂數不勝數,其中包括出軌、賣身、濫交、扒灰等各種庸俗、低俗內容,說郭德綱相聲三俗其實一點兒都不冤。

此外,圍繞著于氏家族還有很多倫理哏段子和屎尿屁段子,幾乎全由于氏家族來當這個靶子。

可能有些郭德綱的粉絲會拿郭德綱的話來強行解釋,說這叫「台上無大小,台下立規矩」。

這麼說吧,相聲歷史上逗哏拿捧哏砸掛當然不新鮮,馬志明也沒少砸掛過黃族民,但絕大多數相聲演員砸掛搭檔都比較含蓄,點到為止,分寸感很強,不會讓觀眾感到牙磣,拿捧哏家里的女性家屬當葷段子主角更是非常罕見。

相反,郭德綱砸掛于謙和于氏家族的內容不僅數量上極大,而且非常不講究技巧,直接奔著下三路使勁,而且還唯恐觀眾聽不懂非要描繪得活靈活現,說是相聲舞台上的毛片都不算冤枉,更糟糕的是,這些「相聲毛片」的主角大部分都是于氏家族的女性。

所以,于謙幾乎創造了一個記錄,相聲史上犧牲最大、被砸掛最狠且最沒有底線的捧哏,沒有之一。

于謙的粉絲可能會心疼一句:于老師不容易。但對于路人而言,這于謙掙的就是挨罵的錢,而且是全家挨罵的錢。

對于郭德綱來說,于氏家族的存在和于謙的巨大犧牲,方便了郭德綱賺快錢,畢竟不需要什麼創作能力,只要把酒桌上那些下流的葷笑話主角換成于氏家族基本上就算一個段子了。

但對于于謙來說,于氏家族雖然讓他賺了大錢,但也實打實傷害了他,一方面徹底拉低了于謙的相聲格調,讓他成為相聲史上一個奇葩的笑柄。另一方面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于謙家人。

于謙的父親接受采訪時說過,于謙曾經阻止他們去現場聽相聲。言外之意,于謙的心里其實也介意自己家人聽到那些低俗砸掛。

說句不好聽的,如果于謙兒子的同學拿郭德綱針對于氏家族女性們的葷段子調侃,不知道于謙的兒子會不會像齊達內那樣急眼,總不至于和同學們一起笑吧。

說在最后,還是建議郭德綱和于謙的年輕粉絲們去聽一聽他們倆在2005年和2006年的相聲,你會發現他們不用葷段子、倫理哏和于氏家族一樣也能說出極好的相聲。

估計于謙老師已經實現財務自由了,作為他的早期支持者,不妨送他一句捧哏常用的台詞:別挨罵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